「對,你立刻收拾包袱,我們立刻走。」

半個時辰后,南初月和橘秋坐在回南府的轎子上。

她心裏有種不好的預感,之前剛剛和君耀寒約定給南家銀鋪送銀子,這邊蘇慕容竟就出來了。

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蹊蹺,她必須把所有隱患按死在萌芽中。

西離,南府。

前一陣子,南昕予為了能重新奪回君耀寒的心,當真回南府偷錢財珠寶。

但她還沒得手U盾時候,被蘇慕容的心腹嬤嬤——佩嬤嬤發現。

佩嬤嬤及時阻止南昕予,並給她換上丫鬟衣服去見還被禁足的娘親。

蘇慕容得知女兒為了君耀寒回來偷錢財,不由冷冷搖頭。

「如今老爺身邊哪裏還有值錢的東西,所有值錢的鋪面和夜明珠那老死頭子都給南初月了,還輪得到我們苦命娘倆么?」

南昕予慌了,拉住娘親衣袖抽泣。

「那怎麼辦呢娘?我要是拿不到銀子四殿下是不會要我的,而且我在太子妃的那件事傳的沸沸揚揚,其他富貴弟子也不會要我的。」

「沒關係。」

蘇慕容安慰女兒。

「這世上沒有不愛美色的男人,也沒有不愛錢財的男人,只要女兒你將來能接受南家產業,不愁四殿下不跪上門來求你。」

南昕予還哭,「可,可是爹已經把南家大半產業都給南初月那個賤人了。」

這時佩嬤嬤笑道:「哎呦呦二小姐,你可真是善良天真,老爺就算把藥鋪都給南初月了,我們也能再搶回來。」

「搶回來?」

南昕予不敢置信看着佩嬤嬤。

佩嬤嬤點頭,「對,只要老爺肯放夫人出去,我們就有辦法把產業都搶回來。」

說着,佩嬤嬤把一個紙包交給南昕予。

靠近她低聲道:「二小姐,你每天去祠堂罰跪的時候將這裏的粉末放一點在香爐里,老爺每天都回去上香,不出三天,他一定放夫人出去。」

。【重磅消息!星研科技宣布拯救金融危機!將為全球企業提供技術支持和資金支持!】

【利好全球!星研科技是全球最強企業,各項技術無人可以超越,他們有這樣的底氣!】

【星研科技:一萬億!我們是認真的!】

【全球表率!他是我么的榜樣!】

夏國媒體鋪天蓋地般的報道,星研

《黑科技時代:黎明》第211章全球操盤 徐州城陷,城池上綉有黃金神龍的紫楚軍旗隨風搖曳,狂吼殺喊聲激蕩在蒼穹之下。

清風蕭瑟,落葉飛舞,空氣中瀰漫着濃郁的血腥之氣,城牆下,徐州城眾將士見城池被攻陷,眸子中紛紛騰起驚愕之色,身上的氣息變的羸弱沒有了先前的瘋狂,恐懼的目光紛紛向南宮勇看了過去。

「轟!」

一道響徹天地的碰撞之聲傳來,楚非梵和南宮勇的身影同時向後倒飛出去,紫楚眾將士紛紛策馬向楚非梵奔襲而去。

「噗!」

楚非梵口中一道濃郁的血柱飆飛出去,手中的長戟也跌落在數米之外,他強行的撐起身子如刀的眸光向南宮勇看了過去。然而南宮勇的情況和楚非梵也差不多。

南宮勇手中兩柄巨錘跌落在地面上,嘴角滑落下來的鮮血染紅了身上的黃金鎧甲,艱難的直起身子一隻手捂在胸口,蒼白如紙的臉上充滿的震驚之色。

「唰!」

「唰!」

「唰!」

林沖,潘少安,花木蘭,羅世信,蘇白五人快速從馬背上躍下,手中的兵刃全部直指在南宮勇的身影上,如果他稍有異動便立刻會身首異處。

冷修寒和衛離將楚非梵的身影攙扶起來,三人向南宮勇走了過去:「諸位將軍休傷他性命,此人留着還有用!」

南宮勇被羅世信和林沖拉了起來,他瘋狂掙扎卻根本無法掙脫兩人的束縛,眼眸中充滿了不甘之色。

「花校尉,潘騎尉,徐州城的士兵願意投降的我們歡迎,要是有人還想繼續戰鬥,殺!」

楚非梵低沉的聲音響起,暗藏着濃烈的殺伐之氣,起身向徐州城中走去。

城下徐州城中的眾將士見南宮勇都被紫楚大軍擒獲,一個個面如死灰知道大勢已去,在做掙扎只是無謂的犧牲。

「哐!哐!哐!」

一陣兵器落地的聲音傳來,徐州城被圍的士兵紛紛丟棄手中的兵刃成了紫楚國的俘兵,他們雖心有萬般不敢,可一切就已成定局,主將南宮勇強悍無匹,天下無雙都被紫楚新帝擊敗,他們還有什麼勇氣在奮力反抗?

…………

徐州城,紫西王府管轄內,除了武陵城外最大的城池,城中街巷縱橫,閭檐相望,酒樓林立,坊肆林立,宇閣飛金。

十里畫廊,雕梁繪棟綿延而去,雖然因為大戰全部都是門窗緊閉,但絲毫不影響往昔的繁榮昌盛。

楚非梵將城中安防事宜,俘兵的安置和百姓的安撫,全部交給了底下諸將和溫伯牙幾人,而他卻在小桂子的攙扶下向南宮勇的府邸中走去。

兩人的身影剛剛來到南宮勇府外,就見嘉遠從裏面沖了出來,面帶敬畏之色,聲音雄渾有力:「皇上,這府邸我們已經徹底清查過了,一干人等全部押扎了後院,有專門的士兵在看守。」

「皇上,可安心在此休息療傷。」

楚非梵看了眼臉頰上佈滿血漬的嘉遠,揮了揮手,聲音低沉:「行了,趕緊下去將你的儀容好好收拾下,寡人這裏有小桂子和世信就可以了。」

看着嘉遠提戟向府外走去,楚非梵示意小桂子和羅世信兩人向南宮府後庭走去。

良久。

三人來到了後庭一處廂房外,楚非梵讓小桂子和羅世信在門外守候,一人推門向房間中走去。

「咯吱!」

小桂子在門外剛剛將房門關上,楚非梵口中一道血霧噴出灑落在了地面上,他看着地面赤紅刺目的鮮血,心中暗語:「好一個南宮勇,竟可以將寡人傷的如此嚴重,混世小魔王的威名果真不是浪得虛名。」

「玄天戰榜五十九名的南宮勇都強悍如此,那派在他前面的那些人就可想而是強大到什麼程度?」

一念至此。

楚非梵來到床榻上盤腿坐下,強忍着體內傳來撕裂的痛楚,開始了神級帝王決的修來。

「滴,恭喜宿主完成系統發佈的緊急任務,首戰勝利,佔領城池四座,斬敵將過百,俘兵一萬。」

「滴,恭喜宿主獲得緊急任務大禮包獎勵,請問宿主是否開啟?」

小賤的聲音在楚非梵的耳畔響起,他這次想到大戰初始之際系統發佈的緊急任務,要不是小賤突然提醒任務完成,他差點都忘記了任務的所在。

「緊急任務大禮包獎勵?」

「小賤,馬上幫我開啟!」

楚非梵心中有強烈的預感,這次的大禮包絕對不同往日,應該獎勵特別豐厚。

「滴!」

「恭喜宿主開啟緊急任務大禮包獎勵成功,本次宿主獲得四項神秘的獎勵都需要宿主親自開啟。」

「神秘獎勵?」

「小賤這可不是你的風格,搞得這麼神神秘秘的讓人興奮不已。」

「滴,宿主你已經是一國之君請注意你的形象,你現在的樣子真的好賤啊!」

聽到小賤的嘲諷,楚非梵一臉無所謂的樣子,內視着體內的系統頁面,臉頰上騰起疑惑之色。

「四個問號?」

「滴,宿主這四個都是宿主的獎勵,你點那個都可以,至於會出現什麼東西,那就要看宿主的運氣了。」

「有點意思!」

楚非梵注視着眼前陳列一排的四個巨大的問號,目光停留在了第三個上面,手指頭輕輕一點問號瞬間消失。

「滴,恭喜宿主獲得神秘軍團召喚卡一張,請問是否馬上使用?」

「神秘軍團召喚卡?」

楚非梵腦海中思緒飛速旋轉,不斷回憶著自己知道的歷史中強悍的軍團,良久,他尷尬的輕笑一聲:「開啟,馬上幫我開啟。」

「滴!」

「神秘軍團召喚卡已經開啟,本系統為宿主準備了三支軍團,至於能獲得那支就要看宿主的運氣,請問宿主是否開始選擇?」

聽到小賤的聲音,楚非梵神情一凝,聲音急切:「等等!小賤三個神秘軍團都是那三個?」

「滴,宿主獲得的神秘軍團召喚卡中三個軍團分別是,燕雲十八騎,背嵬軍,陷陣營,請問宿主是否馬上開始選擇?」

「燕雲十八騎?」

楚非梵雖然對後面的背嵬軍和陷陣營不是非常的了解,但是這燕雲十八騎他可是非常清楚的。雖說是後世撰寫出來的軍團,但這支僅僅只有十八人的軍團卻被稱之為地獄之鬼。

後世小說中評價他們快如風,烈如火,所到之處,寸草不留。強弓彎刀,善騎善射,以一敵百,未嘗一敗。 @17歲的表游

全世界亂穿,我覺得最可怕的還是孩子。

作者提到用類似電療的道具,預防孩子按下夢中的按鈕。但這種方法,適用於嬰兒嗎?為了防止心懷不軌的人穿越,人類的孩子一出生就開始電療預防,這簡直太可怕了。

但如果不加以控制,孩子們身體被成年人交換。教育的公平,乃至是傳統倫理的衝擊,是破壞性的。

教育方面,一批研究生博士的穿越者,同18歲的少男少女一起高考,不加以控制,知識階級的上層固化將更加嚴重。

倫理方面,為了讓富豪提高擁有年輕身體的機會,一些企業鼓勵夫妻生育,嬰兒們一出生就加以按鈕穿越的引導,成功后給予大量的金錢。

即便是因為群穿,大家放棄勞動,價值崩壞,錢變得不值錢了。

但是嬰兒如同白紙一樣充滿無限可能的身體,是絕大多數中老年人都無法抗拒的。

長此以往,世界上不會有新的靈魂,孩子的出現是為了老人的轉生。

當生育變成一種可交易的資源,人類勢必會將自己的文明親手送上斷頭台。

@不知

《亂穿是一種病》我認可作者寫的質量和腦洞,但是我還是決定棄書。

因為我看書習慣帶入,我不由得想像自己存在的時候會是什麼樣子,這不像那種靈異的絕望恐怖感,畢竟那種自己帶入的時候還能幻想金手指或者先知的優勢,這本小說里的絕望感在於,如果你真的存在於這個世界就真的只能一步步的感受人類世界如此崩潰,如果這種病真的存在於現實…人類的滅亡感覺指日可待,這不是一個英雄一群人可以拯救的…

另外作者暫時避而不談女性生育方面的置換,以及亂穿開始后的出生率…但是我們想像下就知道…必定是無比恐怖的負增長,畢竟血脈和情感24小時后就會消失,生孩子這種需要經歷至少九個月痛苦的活動化作最愚蠢的行為,而且作者暫時將大量維持必要生活的人排除出了第一次置換。

不過作者留了後手,讓這個置換的產生原因給到了高科技文明身上,如果作者要繼續就讓世界破滅或者直接研發對抗病毒的解藥…

md我不該看的…

今晚睡不着覺了

……

……

感謝!

亂穿的情節線遠遠短於孩子的成長期,所以小說里這主要是成年人的遊戲。

孩子們只是成年人世界的一面鏡子,很多時候我們自己覺得可以接受的東西放孩子身上就能感覺有邪惡扭曲感,比如電療。

人類是自我調節,適應能力很強的生物,社會環境改變之後道德也會變,本書只是在探討這些可能的變化,這些變化的可怕其實是次要的,意識到我們自身文化和道德的非必然性是主要目的。

我們不是天然就如此生活,現有的一切只不過是技術碰撞下的一種偶然,這種狀態隨時會因為另外一種技術或者社會文化而改變。

這是本文的核心,其實也是科幻的核心。

因為這些感覺到害怕是完全正常的,因為現實世界人類的道德和文化本來就是非絕對和善變的,意識到這一點對個人來說不是什麼壞事。 夏文楠閉嘴不言,有點想要隱藏的意思。

宮玉看他的神色,猜測道:「難不成你要去打獵?」

對於貧窮的山裡人來說,來錢最快的捷徑莫過於去山裡打獵了。

夏文楠不會騙人,看了看宮玉,只得點頭應聲:「嗯。」

宮玉反對道:「你不知道打獵很危險嗎?」

夏文樺因為打獵傷了腿,她現在還焦頭爛額的,要是再傷一個,那豈不是火上澆油?

夏文楠道:「我會很小心的。」

「切!」宮玉嗤了一聲,不以為然道:「難道你二哥去打獵的時候,沒有想過要很小心嗎?」

夏文楠狡辯道:「我二哥那是被別人連累,要是他一個人的話,應該會沒事。」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