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這家公司最近計劃在納斯達克上市,若是你能吃下一部分業務,那你就發了。」

「巴菲特先生,別開玩笑了。」

「那家企鵝公司我也了解,雖然在中國那邊的表現也不錯。但是,企鵝此前一直在中國那邊發展。再加上,中國互聯網才發展幾年。他是有潛力,可放在我們美國,估值也不會多大。就像新浪,網易,不也就幾十億美元?別說是吃下一部分業務,哪怕吃下全部,我們也賺不了多少。」

「呵呵,你可想錯了。你知不知道,臉譜網屬於誰的?」

「臉譜網?」

「臉譜網的ceo是馬克,對了,另外還有一位大股東,據說是一位中國人。」

羅恩突然好像想到什麼,「巴菲特先生,你別告訴我,臉譜網也是企鵝公司的。」

臉譜網的另一位大股東,據說叫張寧。

好像,企鵝公司的創始人,也是叫張寧。


該死的中國人的名字,看起來好複雜,這不會是同一個人吧。

好想跟男主HE[穿書]

「你說呢?」

巴菲特沒有回答,而是看著羅恩。

下意識,羅恩立即拿出電話。

「給我查一下臉譜網大股東與企鵝創始人是什麼關係。」

結果,這一查,臉譜網大股東與企鵝創始人,系同一人。

當這樣的消息反饋到羅恩耳朵里,羅恩早已經色變。

「天吶,又一個天才出現。」

如果說企鵝公司,或許羅恩沒有看在眼裡。

但是,對於在幾百個國家有業務的臉譜網,羅恩那可是眼紅得很呀。

在他眼裡,臉譜網已經是奇迹的代名詞。

並且,此前羅恩也沒有少打臉譜網的主意。

可是,當後來臉譜網自製的電子股票出現之後,羅恩也絕了希望。

不過,現在聽到巴菲特又提到臉譜網,羅恩激動的說道。

「巴菲特先生,你是不是得到消息。」

巴菲特點了點頭。

「目前臉譜網已經準備回收電子股票,另外,這一次不是臉譜網上市,我剛才說了,是企鵝。」

「企鵝?」

羅恩不解道,「這有什麼不一樣么?」

「當然不一樣。」

「企鵝這一次上市的子公司,不但包括臉譜網,同時,還包括日本的日本原創漫畫平台,以及日本企鵝視頻,日本雅虎,還有企鵝在內地的分眾傳媒。另外,還有一個你聽到估計會吐血的企鵝基金。」

「企鵝基金。」

不說企鵝基金還好,一說,羅恩整個人都不好了。

天吶,居然是企鵝基金。

我怎麼沒想到。

我怎麼沒想到企鵝基金與企鵝公司會是一家呢?

羅恩抓著自己的頭髮,不時尖叫。

不過,羅恩沒有想到正常。

世界上同名字的公司太多了。

別說是不同業務上的公司同名,同業務上的同名,都有同名的。

就比如摩根士丹利,他們叫摩根之外,另外還有一個叫摩根的,也就是摩根大通。

外界為了區分這兩家摩根,一個都叫他們大摩與小摩。

企鵝基金,他真的聽到要吐血了。

這一家在伊拉克戰爭之時的石油死多頭,當時10億美元全倉買漲原油。

當時的羅恩還以為這家基金公司傻的可以。

可是,卻沒想到。

到最後,傻的可以卻是自己。

企鵝基金因為一場伊拉克戰爭,大賺了500多億美元。

而他們摩根士丹利,卻因為長期看空原油,結果被一場突如奇來的戰爭,虧得慘不忍睹。

… 「4000億美元的盤子,1000多億美元的融資額度,你們若是能吃下一部分,哪怕是僅僅一部分,你說,你們還發不發?」

腦海里回憶著巴菲特的指點,羅恩興奮的離開辦公室。

他要吩咐摩根士丹利旗下所有產品經理人,不管用什麼辦法,都要想辦法拿下企鵝一部分承銷金額。

只是,當羅恩走到業務部的時候,企鵝兩個字,突然閃現在他的耳邊。

「你們說企鵝對不對。」

羅恩興奮的要跳起,抓著徹諾的衣服,大聲的說道。

「是,是,是的,羅恩先生。」

「太好了,徹諾,你立了一大功。剛才你說什麼,你仔細的跟我說一遍。」

徹諾被羅恩抓得有一些呆了,但這會兒,他哪裡知道羅恩心裡所想。

隨即,徹諾便將剛才發生的一事,跟羅恩詳細的說了一遍。

只是,當徹諾全部說完,羅恩已經雙眼通紅。

「徹諾,你是說,那個傢伙就是個瘋子。」

「是的,羅恩先生,這傢伙是我看過最瘋的瘋子。」

徹諾完全沒有意識到威機已經來臨,仍是說道。

「最後,我看他實在是吹得太離譜,就將他打發走了。」

「我,我……」

羅恩這一刻,差一點吐血。

看著眼前的徹諾,羅恩一腳踹了過去,「徹諾,你給我滾蛋。」

「啊,羅恩先生。」

「羅恩。」

這會兒,徹諾怎麼也想不明白,自己為何被羅恩踢出公司。

直到,當企鵝公司真正上市之後,徹諾才真正的明白。

那時的自己,犯了一個多麼不可饒恕的錯誤。

……

從美國各金融證券公司走了一圈,張寧發現,自己之前的計劃有一些行不通。

原本之前是只想讓3家證券公司承銷,但現在看來,4000億美元的盤子,以及1000多億美元的融資金額,別說是3家,哪怕是30家,都有一些夠嗆。就拿剛才去的高盛集團來說,高盛對於企鵝公司的上市非常有興趣。但是,他們對於1000多億美元的融資額度,也是大為傻了眼。

正為此事頭疼之即,突然,卻有一個人前來拜訪。

羅恩。

摩根士丹利的ceo。

張寧微微一笑,他就知道,他們還會再回來的。

只是,如果是此前,張寧對於摩根士丹利還有一些興趣。但現在,他卻興趣缺缺。

這倒不是張寧不歡迎摩根士丹利做他的承銷商,現在企鵝公司這麼大的盤子,誰能來接,他都歡迎。只是,也正是因為企鵝公司盤子太大,也遠非一家兩家公司可以接得下來。摩根士丹利哪怕也還不錯,恐怕,最多也只能接個幾十億美元。

「張寧先生,您好,很高興認識你。」

有一些尷尬,羅恩還是來找了張寧。

這麼大的一個業務,若是沒拿到,真是業內的恥辱。

「您也好,羅恩先生,歡迎您來到我們臉譜網,不對,應該說是企鵝了。」

「謝謝。」

男神老公哪裡逃 ,羅恩稍稍放心。

「首先我要向您表示歉意,因為我們員工的失職,之前真的很抱歉。」

「沒關係。」

張寧一點也不介意,「那麼,羅恩先生,您是想說,你們想成為我們企鵝的承銷商。」

「咦……」

羅恩有一些驚訝,這個張寧,這麼好說話。

只是,哪怕再驚訝,既然張寧主動開口,羅恩也猛是點頭,「對,對,是的,我們摩根士丹利是全美最知名的金融證券業公司之一,願意為您提供最優質的服務。」

「很好,我就喜歡這樣的公司。相信這一次您前來,也應該了解了一下我們企鵝。這一次我們企鵝大概有4500億美元的盤子,融資的金額在1000億左右。那麼,既然摩根士丹利如此優秀,不如,我們1000億美元全都給你們承銷,你看如何?」

「天吶,這麼好?」

羅恩差點就要尖叫的與張寧狠狠的擁抱,可是,當最後一聽到1000億美元的時候,羅恩的笑容比哭都難看。

「張寧先生,您真會開玩笑。1000億美元,我們哪裡接得下。」

這不是開玩笑嘛?

摩根士丹利的市值也都僅僅只在1000億美元左右,這要是接下企鵝公司1000億美元的盤子,那非得將摩根士丹利賣了不可。

「那你們能接多少。」

張寧有些鬱悶。

唉,公司弄得太大了,連上市都是一件麻煩的事。

「20……」

羅恩本來直接想說20億美元的。

20億美元,可謂是摩根士丹利最大的一筆承銷業務。

可是,當想到企鵝公司的1000億美元的融資金額,一下子,又有一些說不出口。

最後將心一狠,「50億美元。」

「張寧先生,我們摩根士丹利願意接下50億美元的承銷任務。」

只是,對於50億美元,張寧卻是鬱悶的緊。

相對於1000億美元的盤子,50億美元,只是很小的一筆。

雖然,摩根士丹利的50億美元,比之其他的摩根大通,高盛之類的,大方多了。

但是,這麼多的一些證券金融公司加起來,仍是接不下1000億美元的盤子。

這樣的現象,不由得讓張寧想起了後世阿里巴巴的上市。

阿里巴巴當時定的股價是60美元一股,總估值大概在1200億左右,融資額度為200億。200億的一個資金,與現在的1000億美元來說,只是1/5。可就是這樣,哪怕200億美元的融資額度,也是由美國將近20多家金融證券公司聯合承銷,這才完成。

現在一度將資金提到1000億美元,這一些公司,一下子頭都大了。

似乎是看出了張寧的不敢興趣,羅恩連忙解釋,「張寧先生,這已是我們摩根士丹利的極限了。你也知道,任何一家公司,現金流都不會很大。哪怕像我們這一些的金融證券類公司,也不可能一下子拿出太多的現金流。」

「羅恩先生,你說的話不錯,不過,你也知道,哪怕就是加上你們的50億美元,也與1000億美元相差很遠。」

羅恩這會兒沒有說話了。

張寧說的也是事實。

如果盤子都接不下, 她的冰糖,他的雪梨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