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哥怎麼樣,裡面有沒有火油?」餘光看見張起靈的動作,吳邪走過去詢問。

張起靈沒說話,曲腿一跳往上攀爬一截,再度朝著縫隙中探去,這次他很快收回手並且一躍而下。

沒等吳邪詢問就朝他攤開手掌,完全漆黑,跟挖了煤似的,掌心還有一坨黑色的膠狀物,上面還有綠豆大小的棉團,隱隱有燒過的痕迹。

看著眼前漆黑的手掌,吳邪眼睛一眯,拿著手電筒看向張起靈剛剛查看的位置,並順著那條縫隙慢慢往上移動。

發現那條縫隙是連貫的,一路螺旋往上,直至頂部的古樓模型。

這一幕看的他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啥也不說拉著張起靈就往水潭跑,一路上跟受驚的兔子似的,連蹦帶跳的跳進水裡。

「噗通!」×4

冰冷的潭水給了幾人極大的安全感,蘇莽抬手抹掉臉上的水漬,朝著幾人一仰頭:「哥幾個,接下來怎麼說?」

吳邪轉頭心有餘悸的看了眼石壁擺了擺頭:「暫時我也沒招了。」

「淦!」這種束手無策的感覺讓蘇莽很是煩躁,眯眼看著石壁,腦中慢慢浮現出一個瘋狂的想法。

不過他的辦法有點嚇人,還得先問一下其它人。

「哥幾個,這些火油出現在這隻有兩種可能,要麼是機關,要麼是用來啟動機關。

既然如此我們乾脆一把火點了,先下手為強,就算出了什麼意外我們也有防備。

你們覺得怎麼樣?」說完蘇莽就舔著嘴唇目光灼灼的看著對面。

「這……」吳邪遲疑了,這完全是在玩命啊。

「我同意!」胖子率先舉手贊同,咧嘴兇狠一笑:「老話說得好,實踐才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管它什麼歪門邪道,弄它一下不就什麼都知道了!」

阿寧在心中權衡了一下利弊,又看著眼前的看著水潭:「同意!」

「啞巴呢,有什麼想法?」

聽到有人叫自己,張起靈面無表情的抬頭吐出兩字:「可以!」

此時就只有吳邪還沒有做出決定了,感受到所有目光都朝自己看來,頓時一股如山嶽般沉重的壓力朝他壓來。

沉默片刻,吳邪吐出一口長氣:「呼~注意安全!」

「好!」蘇莽點點頭,隨即慢慢起身上岸,並揮手招呼:「胖子,來活了!」

「沒問題!」

五分鐘后,蘇莽和胖子一人一邊手持打火機面色凝重的站在石壁邊上,往上攀爬一截來到填滿火油的縫隙。

準備工作完畢,蘇莽面色一狠立馬開始倒計時:「3」

「2」伴隨著兩聲「咔噠」聲響起,一股微弱的火苗在兩人手中竄起,

「1」

話音一落,兩人幾乎同時將打火機丟進縫隙,然後立馬轉身跳回地面,朝著水潭撒丫子狂奔。

正如阿寧所說的那樣,火油一點就著,一條火龍瞬間就從縫隙里噴出。

胖子甚至都聞到了頭髮燒焦的味道,苦著臉嘀咕:「完了,燒禿嚕瓢了!」

在水中扒拉幾下冒出水面,趕緊抬頭望去,所看到的場景直接讓蘇莽瞠目結舌,爆出粗口:「握草!」

只見兩條面目猙獰的火龍朝著頂部螺旋極速蔓延,熊熊燃燒的火焰印記布滿整個溶洞。

炙熱的氣浪不斷在洞中迴旋,讓洞里的溫度瞬間拔高了十幾度,同時整個溶洞空間亮如白晝。

「啞巴,你們老張家可真會玩!

牛逼!」蘇莽神情佩服的給張起靈豎起大拇指。

趁著幾人發獃的空檔,胖子餘光掃過不遠處的幾個背包,頓時心中一稟,立馬雙手一撐跳上岸,幾步跨過去抓起背包就往水潭扔:「接著!」

看著迎面飛來的黑影,蘇莽下意識伸手一抓,迅速背在背上。

這時候沒人管背包是誰的,接住一個就立馬背好,小心警惕著周圍可能出現的動靜。

可很奇怪,直到胖子跳回水裡四周依舊沒有半點異樣出現。

就在幾人疑惑不解時,幾人敏銳的發現洞中的亮度突然降低兩度,石壁上燃燒的火焰竟然同時暗淡起來,開始變得搖拽不定,一副隨時都要熄滅的樣子。

「空氣!」對於常年下墓的張起靈來說,他幾乎是瞬間就明白髮生了什麼,立馬高聲大喊。

等蘇莽他們想明白張起靈所說的空氣是什麼意思的時候,已經晚了。

溶洞中憑空吹起一股強大的氣流,一陣陣如同厲鬼嚎叫的聲音響起,緊接著四周的石壁也開始出現響動,仔細分辨竟是鐵鎖滑動的聲音。

直到這時在場的幾人終於明白了這些火油是用來幹什麼的了。

溶洞本來是處於一種半封閉式的狀態,也就代表著裡面的空氣流動並不順暢。

突然燃起的大火會極速消耗空氣中的氧氣,使其出現短暫的真空狀態,而同時其它地方的空氣就會被猛地抽進這裡。

這樣一進一出之間就會產生強大的氣壓,從而啟動石壁內部的機關,這一環扣著一環的精妙設計真的讓人拍手叫絕。

「轟隆隆~」隨著鐵鎖滑動的聲音越來越大,蘇莽心中湧現出現一絲不安,似乎即將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等不及查看四周的變化,立馬高聲大喊:「往出口跑,先出……」

話還沒說完,蘇莽突然腳底一滑,並且還有一股強大的吸力從水下出來,還沒等他有所反應,嗖的一下就被拉進水裡。

順著水流一路磕磕碰碰,蘇莽感覺腦瓜子都被撞起幾個大包,他也試圖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地方,可根本沒用。

水下的石頭經過幾百上千年的浸泡早已變得光滑無比,往往是剛抓住一角立馬就滑開,哪怕是用寒鐵手套也抓不住。

終於,在蘇莽感覺肺里的氧氣即將消耗殆盡的時候停下了。

四周漆黑一片,使勁拍了拍腦袋強忍著眩暈和嘔吐感,掙扎著爬起來撿起被衝到腳邊的手電筒開始觀察四周。

印入眼前的是全是細小金黃的沙子,而自己更是在一處還留有水漬的沙坑之中。

這種景象彷彿讓他回到了沙漠。

7017k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想到蘇酥的囑託,秦天不敢怠慢,開著陸巡出門買菜去了。

「秦先生還會做菜啊!」

「這些真的都是你做的嗎?」晚上,看到一桌豐富的菜肴,柳如玉一臉的驚奇。

秦天在圍裙上擦擦手,道:「都是些家常菜。委屈大明星了。」

「紅酒我已經醒好了,你們先喝著。」

「火上還熬著湯,我先去看看。」

說完,他急忙溜進了廚房。

柳如玉和榮姐,都想不到,這個威風八面的男人,在家裡竟然是這樣的。

都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樣。

柳如玉拉著蘇酥的手,感嘆道:「蘇總,我真是羨慕你了。」

「這樣的男人,可是天下少有了。」

蘇酥笑道:「大明星過獎了。他啊,除了會幾手針灸,也就是做飯還湊合。」

「讓他去忙。來,我敬大明星一杯。」

「這幾天真是辛苦你了。希望咱們以後合作順利。」

在座的,除了蘇酥和柳如玉、楊榮,還有柳青、宮麗和林雀。

任務完成,大家都很開心。柳青、宮麗和林雀,也都精心的打扮。

六女圍坐一桌,可謂互相輝映。

她們談笑風生,秦天發現自己真的成了多餘的。

柳如玉有心事,吃了一會,就放下了筷子。

「蘇總,時間不早了。現在,我要再次借您的先生一用了。」

「我爺爺的病情不容耽誤。秦先生說,今天晚上凌晨,是最好的下針時間。」

蘇酥急忙道:「這個可不敢耽誤!」

「秦天,你吃好了沒有?快跟大明星走吧!」

秦天解下圍裙,把食譜和心決交給蘇酥,叮囑她一定要重視。

然後才道:「走吧。現在趕到省城,時間應該正好。」

他吩咐冷鋒看好家,上了從省城來時候的那輛阿爾法。

大家都心事重重,夜幕之中,離開龍江。快速朝省城的方向駛去。

看著車窗外似乎永無盡頭的夜幕,秦天總有一種感覺。

那就是這一趟再臨省城,治病的事情,只怕不會那麼簡單。

因為,這病,不只是安國本身的事情。而是關乎整個省城,乃至南江的格局啊。

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有很多人,是不希望安國的病被治好的。

至於變數是什麼,他現在還看不太清楚。

凌晨時分,阿爾法終於下了高速,進入了省城。

「怎麼這麼多人?」

「什麼情況?」副駕駛昏昏欲睡的榮姐,忽然低呼了一聲。

與此同時,司機也緊急把車子停了下來。

秦天原本在閉目養神,聞言心中一動,睜眼看去。

只見寂靜的夜幕下,高速兩邊,黑漆漆停滿了車輛。

車旁,如標槍般挺立,只怕得有上百人。每個人面色凝重,如臨大敵。

見之,令人心生寒意。

司機吁了口氣,道:「不要擔心,是咱們的人。」

「他們應該是來迎接小姐的。」

只見一個黑衣年輕人,快步朝車子走來。他臉色陰鷙,腰間隆起。

很顯然,攜帶有致命的殺氣。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