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

二愣抱著嚇得渾身發軟的樂小依,目光一直都注意樂小米方向的,看到她手臂血流,也是驚叫出聲。

而風淺笑幾人想要去風裡刀身邊,可是根本脫不開身。

四周的人沒有給他們關切樂小米的機會,刀劍迅速朝幾人砍來。

風裡刀神情森嚴地抱緊懷裡的人,顧不得去看她傷口,即便應付著周圍的人,他想先帶她走,可以開始這些人都沒有給他這個機會。

他心裡很焦急,大將軍去哪兒了,怎麼還不出現,再不出現,他們這些人就都得死在這裡。

最安全的倒是被風淺笑幾人圍在中間的二愣和樂小依,黑衣人都知道他倆沒武功,所以都沒急著收拾他們,而是專門攻擊幾個武功的人。


樂小米臉色煞白地顧不得疼,眼睛注意四周的情況,風淺笑幾人身上的傷痕越來越多,就連柳清月也是挂彩了好幾處,而與黑衣人首領還在打的柳清晨,也十分狼狽。

樂小米從來沒有這麼無助過,再打下去,也只是讓她眼睜睜地看著他們一個個死在眼前,特別是風寒笑,他已經打得相當吃力了,強行運功還讓昨晚的內傷加重,口裡吐血,身上又中了好多刀。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他快堅持不下去了,再打下去,第一個死的就是他!

「里刀,他們抓我,一定是要抓活的嗎?」樂小米顫抖著嘴唇問。

「嗯!」風裡刀嗯了聲。

樂小米顫抖放開抓住風裡刀衣服的手,顫抖著手去衣袖裡拿司徒傲給她的刀。

「住手!!都給我住手!!都住手!!快住手!!」

樂小米右手有傷,左手拿著刀顫抖不已地抵在脖子上,因為手抖,還割傷了脖子。

「小姐!」

風裡刀驚訝得不敢動,害怕他抱著她一動,那刀就割在了她脖子上了。

圍著風裡刀的黑衣人都詫異地停下圍攻。

樂小米讓風裡刀將她放下地,見別處還在打,奮力大喊:「住手!!快點住手!!!」

與柳清晨對打的黑衣首領,看到樂小米脖子上的刀,眉頭緊皺地擊退柳清晨,忙飛身過來。

其他黑衣人也停下了,而風淺笑幾人看到樂小米脖子上橫著的刀都大驚,急忙帶著二愣樂小依閃去風裡刀身邊,柳清月和柳清晨也渾身是傷地去了幾人身邊,渾身戒備。

「都給我住手,否則我就死在這兒,讓你們也別想得逞抓活的回去交差!」樂小米渾身發軟,卻咬牙強忍住,滿臉的決絕!

「你以為你威脅有用?」黑衣人輕蔑地冷哼。

「那你殺啊,幹嘛停下來?殺啊!」樂小米大吼,只有這樣吼,才能減輕她的害怕。

黑衣人微微挑眉,「我們的目的只是你,我可以放他們一條生路,但你得跟我們走!」

樂小米有些心動,說不一定她跟著他們走,大家都還有活路。

「休想!」風淺笑還沒等樂小米開口,就開口了。

「小姐,你別想跟他們走,我們是你的暗衛,如果沒保護好你,我們會以死謝罪!」風裡刀語氣嚴肅地說。

樂小米看向黑衣人,「皇後為什麼要抓我?」

黑衣人面無表情開口:「接令辦事!」

樂小米也知道自己問了個傻問題,他們知道什麼,只是聽命於人!

「如果我今天不跟你們走呢?」

「他們所有人都得死!」黑衣人眼裡殺意濃濃。

樂小米心一抖,意眼看著護著她的大家,各個身上都受了無數次傷,在打下去,大家都只有死路一條。

「我跟你們走,你們真的會放過他們?」

「小姐!!!」風裡刀四人大驚。

「小姐,你不許跟他們走,如果你跟他們走,我們寧願戰死!」風寒笑忍著身上的痛,焦急地說。

樂小米沒理他們,而是盯著黑衣人。

「我們的目標是你,其他人沒興趣!」黑衣人嘴角揚起點笑意。

「那好,我跟你們走!」樂小米毫不猶疑地說。

「小姐!」風裡刀手抓住她肩膀力很大,這是表示,他不會放她去。

樂小米戒備地盯著前面的黑衣人,神情嚴肅地開口:「風裡刀,你想大家都死在這裡?如果你們覺得沒護好我,一定要以死謝罪的話,那請你們在死前還為我做一件事,幫我把他們四人護送到安全的地方,至於後面,死不死你們自己決定。」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小姐!!」風裡刀四人大驚。

「小米,要走大家一起走!你不能做傻事!」二愣迫切地開口。

「小姐,我不走我不走……」樂小依哭著說。

樂小米手裡緊緊地握住刀,意眼戒備地注意四周的動靜,開口:「你們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皇后要抓活的,那麼,到皇宮以前,我都沒有生命危險,而且我也不會輕易就死,甚至,我相信鬼域城的人會在到達皇宮前救出我。

即便我落到皇後手里,我都有活下去的機會,如果,我不走,大家就都死在這裡,有必要嗎?」

風裡刀想了想盯著對面的四人:「那我們四個跟她一起走,反正你們這麼多人,也不怕多押我們幾個!

至於柳二公子和柳小姐,他們是左丞相的子女,想必你們還不敢真殺了他們。那麼,柳二公子,弘毅和樂小依就交給你們護送他們到鬼域城產業地方。」

「風裡刀……」

樂小米想要開口,卻被風裡刀打斷了,「小姐,這是我們四人的讓步,作為你的暗影,我們沒有護你周全,已經是很汗顏了,如果再讓你犧牲來護我們周全,那我們便無顏苟活!」

「你……你個木魚腦袋!」樂小米氣得不輕。

「如何?你們這麼多人,害怕我們四個重傷的人?」風裡刀盯著對面的人。

黑衣首領想了想點頭,「好,那四個我會放他們走!」

樂小米無力感,也只能這樣了,她用意眼看向柳清晨,開口:「二公子,清月,謝謝你們,你們做的已經仁至義盡了,沒必要再把命搭進來。認識你們,我很幸運!同時拜託你們幫我將二愣和小依帶走,感激不盡!」

柳清晨想了想點頭:「好!」

「小米,我不走!我不走!」二愣迫切地搖頭。

「小姐,我也不走……」樂小依也開口。

樂小米語氣嚴厲:「二愣,小依,你們沒武功,你們安全了,他們四個保護我,輕而易舉,你們能明白嗎?」

二愣愣住,心裡一陣難受,然後點頭,「好!」

他明白她的意思,如果沒他們,即便跟這些人走了,風裡刀他們還有能力護著她脫身。

「小姐……」樂小依淚眼朦朧地搖頭。

穿越到骨傲天 ,握緊手裡的刀,緊緊挨著脖子,看向黑衣首領:「半個時辰,他們離開半個時辰,我們五人就跟你們走,否則我就死在這裡,看你們怎麼去跟你們那個狗屁皇后交代!」

黑衣人果斷拒絕:「不行!一刻鐘!」多拖一點時間,就多一分變故。

「大不了大家死在一起就是了,你有拒絕我的資本嗎?」樂小米嘴角冷笑,手裡的刀割著脖子,血隨著刀尖低落。

「你!」

黑衣人看著她決絕的眼神,氣得不輕,咬牙切齒:「兩刻鐘!否則,我們就憑本事帶走你!」

「二公子,清月,你們快走!如果將來我還活著,定會報答你們這份恩情!」樂小米雙目盯著黑衣人,用意眼看著柳清月二人。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依米,你要活著!」柳清月伸手去拉樂小依的手臂。

「我命大著呢!」樂小米燦爛一笑。

「小姐……」樂小依哭得稀里嘩啦的。

「二愣,沒見到我前,照顧好小依!」樂小米意眼盯著二愣。

「好!」二愣無比沉重地點頭。

「那我們走了,依米小姐,我相信我們還有碰面的機會!」柳清晨朝樂小米抱拳。

「我也這麼相信!大恩不言謝!」樂小米盯著前面的黑衣人一笑。

「月兒,我們走!」柳清晨說著就拉著二愣朝外面飛去。

「依米,下次見!」 美女總裁的近身狂兵 ,抱著樂小依朝外圍飛去。

樂小米的刀一直沒有離開過脖子,而她手臂被砍了一刀,很嚴重,血還在流,要不是強撐著,肩膀又被風裡刀抱著,她早就倒地了。

「小姐!」風淺笑看她發白的嘴唇,忙拿了一顆葯塞在她嘴裡。

風語笑忙拿出手絹給她纏著手臂上的傷口。

步步為營,腹黑少爺別惹我 ,別等還沒有到皇城,你們就流血死了。」樂小米眼睛一直盯著黑衣人,意眼注意四周的黑衣人動靜。

四個人身上的傷都不輕,她這只是手臂上一刀都受不了了,何況是他們四人還好幾處傷。

一群黑衣人看著中間幾個撕衣服包紮傷口的人,神情都有些怪異。

黑衣首領神情有些不耐煩地盯著樂小米,如果她身邊沒那個男人,即便她刀橫在脖子上,也威脅不了他,可那個男人實力在他之上,他不得不小心謹慎。

上頭的人可是再三強調這個女人要抓活的,怎樣傷都沒事,只要命還在就成。

如果這個女人今天真死在這裡,他們這些暗影,一個都別想活。

樂小米的視線擴大到最大的,一直在注意有沒有人去追殺柳清月幾人,看樣子,這些人的目的真只是抓她,其他人無所謂,包括放走柳家兄妹,他們也不在意。

看樣子,這皇后也是不畏懼柳丞相,不怕這兩人回去告訴柳丞相他們差點死在皇後人手裡。

一個後宮女人對柳丞相都沒一絲懼怕,要抓她也不畏懼鬼域城,這皇后勢力到底有多大?

還有,這皇后要抓她的目的怕不是單單說威脅鬼域城吧?

她即便是鬼見愁再寵愛的徒弟,也不可能為了她,讓鬼域城陷入絕難,而且也沒必要觸動這麼高手來這麼遠追人。

看樣子,她對於皇後來說,還另有目的。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樂小米額頭上的虛汗不斷地流,她敢保證,時間一到,神情鬆懈下來,她就會無力倒地。

風裡刀幾人也好不到哪裡去,但是他們畢竟是武功高強的人,意志力比樂小米不知道強了多少倍。

「時間到了!」黑衣首領估計著時間到了后便提醒。

樂小米不知道柳清月幾人現在情況如何,但是她能做的也就只有這麼多了,便傾吐了口氣,神情有些恍惚地放下手裡的刀。

「帶走!」黑衣人開口!

「啊!!!」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周圍的黑衣人迅速地跑來要將五人點穴帶走時,一陣慘叫聲響起,樂小米幾人身邊的黑衣人也被掌力震飛。

樂小米意眼迅速擴大,然後驚喜地仰頭看向空中的身影。

「大將軍!」風裡刀幾人也看到了來人,都是驚喜。

黑衣首領大驚,頓時戒備起,沒想到他來得如此快!

俯視著地上的人,發現她手臂傷得不輕,臉色慘白,軒轅昊心裡一陣排山倒海的震怒。

樂小米也看清楚了軒轅昊的樣子,滿是詫異。

雖然神情冷傲如高高在上的王,但他身上的衣服可以說用『狼狽』二字來形容!

他臉色也是一臉蒼白,一臉的倦容,到處都是破爛的,而且還有好幾處傷!

他也遇見麻煩了?

還是他毒發了,又遇見這些殺手!!!



「大將軍,你真要與皇後作對?」黑衣首領緊張又戒備地看著上空的人。

「敢傷她,你們都得死!」

傲視群雄的聲音如同來自地獄的魔鬼般,冰寒刺骨!

「啊!!!」

下一瞬間,還沒等那個黑衣首領摸出身上專門制約軒轅昊的東西,脖子已經被人拗斷了,人被摔飛出去打到幾個黑衣人。

「啊……啊……啊……啊……」

隨後的幾分鐘內,樂小米眼前就只看到一個殺人狂魔,手起刀落,一聲聲慘叫聲接二連三地響起。

僅僅幾分鐘,三十多個黑衣人全部倒地,再無生還的機會。

樂小米腦袋發空地看著意眼視線下,血流成河,彙集流入下方的河水裡,染紅了河水……

風裡刀幾人也都驚呆地看著眼前屠殺的一幕,他們見過太多殺人的場景,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讓他們頭皮發麻的屠殺情境。

三十多人,半盞茶功夫都沒有到,全部被一劍封喉,沒有一個活口。

軒轅昊冷冷地掃了眼四周,見沒有一個活口了,才轉身朝被嚇傻了的人走去。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