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樣,川桑,看到自己畢生的積蓄轉化成這些飛艇的動力,成為守護木葉的力量,是不是很感動啊!」

宇智波帶雨滿面春風地走了過來,手中拿著一個托盤,上面有兩壺清茶,即便吊艙略有晃動,茶杯依然四平八穩。

「謝謝!」

川次郎接過茶杯,呷了一口,慘白的面色稍稍緩和,道:「想不到……我購買債券資助的,居然是傳說中的飛艇部隊……今天能有幸目睹真容,實在是大飽眼福!」

木葉飛艇的存在並非什麼秘密,在上一次中忍考試中,第二場絕地求生試煉時,木葉就動用了七架飛艇。

但木葉飛艇具體的編製、調度,這都是高度機密,川次郎曾經嘗試過刺探相關情報,但是警務部和暗部雙重領導的飛艇部隊,猶如濃霧中的陰影,難究詳細。

飛艇編隊的速度並不算快,等到抵達木葉西線指揮部的時候,已經是第二日傍晚時分。

戰戰兢兢地走下飛艇,川次郎眼睛一亮,心中大喜,這一趟冒險說不定真會有大收穫。

只見以志村團藏為首,木葉指揮部一眾高官一字排開,正在歡迎飛艇部隊的到來。

喉結微動,川次郎咽了口口水,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活生生的志村團藏。

雖然早在新聞中見過了無數次,可只有當真正直面這位木葉之絕凶虎的時候,才能感受到那份巨大的壓迫感。

這是一個身高八尺,腰圍九尺六的惡漢,渾身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讓人望之便不寒而慄。

只見團藏噔噔噔幾步上前,一雙肥而有力地大手,鐵鉗一般緊緊握住了自己身旁那個年輕警官的小臂,虎目含笑,道:「帶雨警官,老夫可是等得你好苦啊!」

宇智波帶雨呲牙咧嘴的拔出了自己的手,不用看也肯定紅腫了,他一邊哈著氣,一邊道:

「報告團藏大帥,幸不辱命,宇智波飛艇特別行動隊,前來支援前方戰事!」

團藏微笑著點頭,道:「可惡的岩忍,居然勾結空忍者村,對我們進行空中打擊,哼哼,殊不知,就算打空戰,我木葉也不曾怕過誰!咦?」

似乎是剛剛注意到,團藏瞟向一旁的川次郎,皺眉問道:「這位是?」

還不等川次郎開口,宇智波帶雨連忙介紹道:

「這位是幫助我們飛艇部隊的木葉義商川次郎君,這次能夠如期抵達,多虧了川桑的幫助。」

豎起一根大拇指,帶雨接著道:「大帥你可以放心,我們警務部已經嚴密偵查過了,川桑身家清白,檔案完備,是木葉大大滴良民!」

「哈哈,既然是良民義商,那麼也一起來赴宴吧,走你!」

團藏爽朗一笑,捉住川次郎的胳膊就往大廳里走去。

……

川次郎覺得自己的胳膊大抵是全廢了,很難想象這樣巨大的力量,只是志村團藏不經意間散發出來的,那麼當他認真的時候,該多強?

川次郎揉著自己的胳膊,第一次覺得眼前這個偉岸男子或許真的壓制了土影和半神也說不定。

「前線物資短缺,招待不周,還請諸君見諒!這杯酒算是賠罪,我幹了,你們隨意!」

川次郎用手肘輕輕捅了捅身邊的帶雨,低聲問道:「帶雨警官,這位紫發的年輕人是什麼來頭,怎麼看起來像是指揮部的二號人物?」

帶雨咪了一口杯子中的水酒,答道:「這是旗木亞索參謀長,是我們團藏大帥的高徒!」

「參謀長?是負責情報的?」川次郎眼睛一亮。

「這……我不知道。」帶雨遲疑了一下,然後搖了搖頭。

看著帶雨的表情,川次郎若有所思。

……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等到月上高穹時,大廳中已經是一片杯盤狼藉。

雖然說是物資短缺,招待不周,但實際上當晚的宴席質量還是相當不錯的。

由於有多個哨所拱衛,安全不成問題,團藏大帥還破例允許大家喝酒。

雖然團藏本人依舊鐘情於可樂,但是手下眾人酒喝的可不少,便是團藏高徒,那個紫發的小鬼也有了幾分醉意,醉醺醺的,走路一搖三擺。

「亞索處長。」

在散席之後,同樣走路有些發飄的宇智波帶雨找上了亞索,他四下一望,除了幾個醉倒的傢伙便無別人。

於是從懷中拿出一封密信,低聲道:「這是加藤助理讓我捎給您的最新情報。」

「哦!多謝啊!」

亞索隨手將密信放入懷中,然後便搖搖晃晃地朝自己的房間走去。

而這一切,恰好落在了裝醉而未醉的川次郎眼裡。

……

翌日清晨。

「亞索君,擦把臉吧。」

大蛇丸將擰乾的熱毛巾遞給亞索,鼻子微微皺了一下,對於濃烈的酒氣有些不喜。

「你放心,這次是特殊情況,我不會變成朔茂那個樣子的。」

亞索搖搖頭,昨晚喝的可是真酒,醉也是真醉。

川次郎雖然心懷叵測,但並沒有什麼攻擊亞索的敵意,亞索自然也沒法開啟數據化模式,實打實宿醉的感覺,可真有的受的。

擦了擦臉,接著又喝下大蛇丸熬制的醒酒湯,亞索起身從床邊柜上拿起了密信。

窗外又是下著雨,屋子裡採光不算明亮。

在這昏暗的光線下,亞索拿著信封來回翻看檢查了數遍,也沒在封蠟上找到絲毫被破壞的痕迹。

果然是術業有專攻,川次郎這位素質優秀的老牌間諜,做事就是縝密。

如果不是讓塔姆帶著雷克塞暗中守了一夜,亞索幾乎都要懷疑,那個叫做川次郎的間諜並沒有對密信動手呢。

真沒想到,雖然只是中忍,但隱身術和土遁術,川次郎純熟得離譜,如果不是踩著真眼,如果不是挖掘機的地聽術,塔姆還真的會被騙過去。

……

「亞索處長,亞索處長!」這時候門外傳來了宇智波帶雨焦急的聲音。

「義商川次郎君昨晚離開了,留了一封書信,好像是生意上有些急事。」

帶雨跑了過來,手裡拿著一個寫有「」符號的封印捲軸,有些為難的道:

「飛艇中隊買煤其實用不了那麼多錢,你看還剩下這麼多呢,我本來打算退還給川桑的,沒想到他走得那麼急。做生意沒有資金周轉,恐怕會很艱難吧?」

「這可不行!」

一把奪過捲軸,亞索皺眉道:「你這是想要侮辱熱心市民守護木葉的決心嗎?」

將捲軸美滋滋的塞進自己的懷中,亞索語重心長的道:「我們不能讓川桑這樣的好人心寒那,只有好好珍惜他的每一分錢,才是正確的做法!」

「對了,大蛇丸,幫我給宿糧丸打個電話說一下,我之前訂製的忍具包上,再加兩個貓眼寶石吧,畢竟寶石的光芒關鍵時刻,也能起到迷惑敵人視野的作用嘛。」

…………

…………

還有點低燒,人好多了,謝謝大家關心,並非是流感,應該是喝了過期可樂導致的腸胃炎……

謹記:txt2016電子書免費下載站網址:防丟失 ?有獰滅暗中行事,蒼狼盟和南宮向將怎樣不利軒轅山,鬼臾區已有分數。與蒼兒交流完后,他便配合虛境里的二人,預先安置好芒鷹烽火營,做足了防備工作。

接下來,就輪到了江南君入虛境前,與他在密室商議好的大事–捉內鬼。

這個內鬼,為助蒼狼盟成事,首要之舉就是促使軒轅山空山。要達這醜惡目的,他必會力陳五嶽的重要性,遊說盟主儘快出兵,同時找理由留住芒鷹烽火營,出征五嶽的,只能是盟軍主力。

鬼臾區按計劃在中軍帳升帳,然後拋出問題,專等內鬼上鉤,沒想到隊列里,第一位走出的是晦敏。

「這最先出列之人,竟然是他?」鬼臾區心裡咯噔一下,暗發狠話:「晦敏呀晦敏,小妖王可是待你不薄,西海私獄那麼大的案子,本該判你死罪,卻不單放你一馬,還讓你繼續安穩地做那天使將軍,你可不要吃裡扒外,來個二次叛變!你若再對他不忠,跑去蒼狼盟做走狗,老鬼我發誓,定要親手將你這白眼狼碎屍萬段!」

晦敏不知內情,更看不出鬼臾區心中所想,出列后,向堂上深施一禮道:「啟稟盟主,依末將之見,五嶽穩固,為人間界穩固之根本。五嶽倒,人間界崩,五嶽平安,人間界平安。故而此番敵人對那五座大山的進攻,無論是虛是實,神鷹盟出兵都勢在必行,此乃其一。」

鬼臾區越聽心越涼,眼中也漸現凶光,挑著濃眉問:「哦?那麼其二呢?」

晦敏心無旁騖地侃侃而談,「這其二,末將認為,神鷹盟乃正義之軍的聯盟,既是聯盟,保衛軒轅山這座盟軍大本營,就人人有責,不可僅推給神兵一方。值此非常時期,神兵和盟軍駐軍,需共同調用己方資源,為守護大本營出力。再者,芒鷹烽火營中,無論將軍還是士兵,都是軍中翹楚,能憑藉火影幻術殺敵於無形。這一優勢,其他陣營無法比擬,所以末將建議,五嶽重要,泰山又是五嶽之重,盟主何不從芒鷹烽火營中抽調兩個營的力量,前往泰山抗擊敵軍?其他四岳,則由盟軍分路狙擊,瓦解蒼狼盟的勢力。末將斗膽妄言,不知這提議合理否,請盟主裁奪!」說完又退了回去。

芒鷹烽火營在神宵與追潮犧牲后,進行過重組,現在是八個營。由這八營中抽調兩營,派往泰山,其他四岳則由駐軍對付,這建議合情合理,帳中將領里回應最積極的,就是泰山派掌門心若的師弟,榮淵。

鬼臾區聽晦敏說完,繃緊的臉盤即刻緩和,卻無關他的直言,而是長吁一口氣,想道:「原來內鬼不是你!」

正在慶幸,帳簾一撩,打外面鑽進來一人,拄著老樹根做的拐,一路摸著往裡走。眾人迎光看,來者是那人見人厭的仙首,華留仙錦書聖。

鬼臾區對他不僅毫無好感,心裡還窩著火。奈何身為盟主,不可隨意表露喜惡,以免落人口實,只好面無表情地問:「出兵五嶽,是華留仙此番入山的訴求,此會為你而開,卻不知為何獨貴尊缺席?」

錦書聖畢竟貴為仙首,又身帶殘疾,鬼臾區是客客氣氣,給他留足了面子。 ?鬼臾區以出兵五嶽的名義召集眾將,拋出誘餌,意圖引出神鷹盟的內鬼,不料人群里走出來晦敏。等確認晦敏清白,帳外又走進來錦書聖。

錦書聖看上去,不僅形容憔悴,面色還透著青灰,因拄拐杖不便行禮,便躬身請罪:「盟主見諒,在下聽見中軍帳的集合鼓聲,就出了營帳。本以為離這兒沒幾步路,無需勞煩身邊的弟子相送,就一個人向前去,誰知還是迷失方向,連問幾人,才摸了回來。我因大意而延誤開會時間,是對盟主以及各位盟友的大不敬,還請盟主責罰!」

他的狡辯之辭,像在哄孩子,鬼臾區聽得那叫一個氣,卻還是不好與他當眾對質,唯有大度地笑道:「華留仙言重。你我皆為一族之首,若無戰爭,見了面還得平起平坐,這’責罰’二字,老鬼可當不起。就事論事,出兵五嶽,我們正好討論到一半,華留仙有何高見不妨講出來,也好和晦敏將軍的建議,做個綜合。」

晦敏一說完,錦書聖就出現,這點子踩得夠准。鬼臾區言明不怪罪他,還主動詢問他的意見,他馬上就擠弄五官,變戲法似地擠出一臉真誠,道:「盟主如此寬容,真乃我神鷹盟之福。既然要我說,我就說兩句。晦路天使將軍的話,我在帳外聽到了。他所言不虛,泰山在五嶽中,確實是最為重要的軍事要地。但就目前而言,雪狼泣月之夜未到,真正的雲霄大戰還沒發生,芒鷹烽火營作為神鷹盟主戰力,為我軍核心之所在,豈可輕易推向前線?」

他的意見,明顯與晦敏相反,帳里的人都屏了呼吸,豎起耳朵細聽。

他繼續道:「況且五嶽不可失,神鷹盟大本營更不可失,軒轅山對我們決勝六界之戰有多重要,不言而喻,我們自然是要用最精銳的部隊鎮守。在下剛一得知五嶽有難,就匆匆趕來,向盟主建言,往五嶽分兵,可沒產生過勞動神兵的念頭。我只知道,無論五嶽有多危險,芒鷹烽火營也不能擅動。各位難道就沒想過,萬一五嶽戰場需要增援,我們山外還有大批分散的盟軍可調遣嗎?」

他提到山外盟軍,在旁人看來,確實比晦敏考慮得更加周全。眾將又是一頓交頭接耳,不少人在點頭,只有鬼臾區呆坐不動,額角還冒出了層層冷汗。

他悄悄打量眼前的瞎子,心驚道:「此人心胸狹隘,又心狠手辣,已是眾所周知。但不管他做過多少壞事,一般人都會認為,作為一族之首,絕不至於要喪心病狂到出賣整個仙族的利益。我想軍師與我一樣,也是受這所謂常理的制約,才沒懷疑到他這條毒蛇頭上,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主張軒轅山空山,算不算是露出了馬腳?難道內鬼,真的是他?」

會議的結果,不用問,自然是鬼臾區採納錦書聖之言,命芒鷹烽火營的八位戰鷹將軍,率十萬神鷹戰士留守大本營。

其他各路兵馬,則按文錄官整編的番營冊,點出番軍名稱,分合成五股向五嶽開拔。萬眾矚目的泰山戰場,則由湘路天使將軍湘翔,與泰山派的榮淵共領三萬人馬前往。 ?儘管有獰滅與江南君虛境相助,軒轅山也不能一時半刻就化險為夷。內鬼不除,隱患會始終存在。

鬼臾區升帳點兵,目的是點出內鬼,以絕後患。經過探查,他不得不將最大的嫌疑目標,鎖定在仙首錦書聖身上。

在將領們看來,這次中軍帳的會議意義重大,標誌六界之戰,將迎來一次大轉折。神鷹盟與蒼狼盟首戰尚勝負未分,戰爭進程就直奔了第二階段。

會議結束,將領們依舊議論紛紛。每個人都領到了離山的盟主令,神鷹戰隊駐軍將集體由大本營開拔,這可是大事。他們雖有諸多感想,但也不敢久議,再在中軍帳前小呆片刻,便各自散去,準備啟程。

計劃進行得順利,軒轅山很快要空山,鬼臾區傳戰鷹將軍赤焰進帳,連書十數道盟主密令,蓋好合權制印章,封好火漆,派他火速分發給將要開拔的五路將領,以及山外分散各處的盟軍。

其中一道,赤焰見寫有自己的名字,忙拆開來看,內容是關乎芒鷹烽火營之後的行動。

所有這些密令,鬼臾區最不放心,對赤焰叮囑最多的一道,接令人是妖族天使兵團的柏路天使,柏瑞。

柏瑞統領天使兵四萬,士兵大多屬於犬妖脈系。他們個個嗅覺靈敏,且擅長火炮的製造與使用。

火炮是戰爭必備的軍需,雖然人界尚未普及,在軍事能力遙遙領先的妖界,早成了三軍軍備里的重要武器。

神鷹盟成立之初,鬼臾區就曾專門指定柏路天使兵團,為整個盟軍提供火雷火炮。

此次按照江南君計劃,要派火雷專家入四川,於暗中攔截南宮向組織的境外商隊,阻止他們從雲南邊境運電火雷珠彈入中原。此項任務關係重大,最適合執行之人,非柏瑞莫屬。

柏瑞遠在漠北,接到密令后,研究一番電火雷珠彈的結構,對這樣的雷彈構造,也是一籌莫展。

天使兵使用的火彈,全由他親自設計製造,可從來就沒想過,還能在彈殼內裝進如此精密的機巧彈簧。

若是普通火彈,他的人馬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妥妥地拆除。而電火雷珠彈,具有這般精密複雜的結構,就需格外謹慎。動錯一根彈簧,只怕就能引起爆炸,不僅炸死拆彈之人,還會暴露神鷹盟的行動。

他最終定出的毀彈方案,分為兩步。

第一步,是先拆開彈體,倒盡浮在機關表面的火藥,毀去第一炸的威力。彈內散彈數量太多,無法逐個拆除,便將手腳做在彈簧支架上。

改變彈簧支架的構造,就是第二步。

依竹星留下的圖看,一個雷珠彈內,有十格微小的彈簧。彈簧若失去彈力,就推不出散彈,大概只要在彈力上做對文章,就能解決問題。

他沒有實物在手,但想想也知,彈簧不可取出,便設計用粘土封死彈簧,再用細鐵絲卡死支架,這樣一來,敵人縱然按下機關,雷珠彈也變成了啞彈,難說還會當場爆炸,炸敵人自己個粉身碎骨。

方案制定完畢,他迅速集齊二萬人馬,喬裝打扮成普通的人間百姓,分散開來潛入四川,用各種方式混入當地的貿易商行,甚至鏢局,監視這裡所有商賈馬隊的動向。 宇智波斑開始教導帶土,成為近似於授業師徒的關係,這是亞索前段時間才發現的。

亞索的第一感覺,就是讚歎命運的慣性還是奇妙,雖然時殊世異,但這兩個宇智波一族歷史上數一數二的天才,命運最終還是交匯在了一起。

不過亞索猶豫了很久,最終還是沒有阻止他們的結合。

因為老師講,宇智波斑確實是帶土最好的老師。

老師說,亞索真不認為水門這傢伙是個好的授業老師,甚至連雞湯老師也有些失格。

首先,水門這人雖然很陽光,很有感染力,但是作為老師他有個最大的問題,那就是不太會講課。

就飛雷神術這個壓箱底的忍術,三個弟子居然沒有一個學會,這就很成為問題了。

野原琳不談,卡卡西和帶土的資質可都不差,但他們連飛雷神術和的皮毛都沒有掌握。

這是水門本人藏私了嗎?

亞索覺得以水門的性格應該不太可能。

那麼是飛雷神術不適合野原琳、卡卡西和帶土嗎?

有這個可能,但也並不能作為掩蓋水門教學能力薄弱的理由。

這裡有一個正面例子,那就是水門的老師自來也。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