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你有問題?」鳳傾城的眸中閃過一分危險的氣息。

鳳凰轉了轉小眼睛,瞟了瞟站在一旁的東方無涯,立刻又慫了,慌忙搖頭道:「沒問題沒問題!」

鳳傾城的手掌落在了鳳凰的小腦袋上,似乎是想撫慰它一下。而後,她從空間戒指之中取出了一根銀針,刺在了自己的手指上,血液從指肚上溢了出來,鳳傾城眸間一動,將手指點在了鳳凰的額間。

一股強大的吸力從鳳凰的額間散發出來,鳳傾城體內的血液從那一個小小的傷口處向鳳凰的身體里湧入!

鳳傾城手指的傷口被逐漸的撐裂,體內的血液也越來越少。隨著血液的流失,鳳傾城的臉色開始蒼白起來,但她仍舊咬牙堅持著,契約已經開始締結,如果現在她收回,那所做的一切就全都白費了。

突然,鳳傾城小腿一抖,跪倒在了地上,但她的手指依舊死死地抵在鳳凰的額間。

她感覺自己已經頭暈目眩起來,意識也逐漸地被掏空。慢慢地,從她體內流出的血液在鳳凰的體內流轉一圈之後又流回了她的身體之中,一種說不出的舒適感覺將她的全身包裹。

經過鳳凰之體淬鍊過的血液中蘊含了極其濃烈的火元素,逐漸浸入鳳傾城的血肉之中。

一個輪迴結束之後,鳳傾城將手指收回,第一時間便是盤膝坐下,開始探測自己的靈力。她有預感,經過鳳凰之體的淬鍊,她體內的靈力更加精純,而且,她感覺自己的靈力也有所提升。

「大靈師三級!」

一下子提升了兩級,直接趕上了紅葉!

而鳳凰在與鳳傾城締結契約之後,身上的傷勢已然全部恢復,鳳羽再次恢復到光彩照人的模樣!

更讓鳳凰高興的是,它的新主人鳳傾城的靈獸親和度極高,它與鳳傾城相處時,全身心都會進入一種非常空靈的狀態,而這個狀態,讓它覺得非常舒服,就連體內的靈力運轉都更快了一些。

一場契約,雙方都得到了好處,相比於鳳傾城的淡定,鳳凰就高興地到處飛了起來。

它在半空中繞著東方無涯和鳳傾城不停地旋轉。

「巴巴!麻麻!」

稚嫩的聲音在夢魘之森中響起,鳳傾城一時竟沒反應過來它在喊些什麼,畢竟它的發音並不清晰。待到鳳傾城反應過來之後,她的小臉頓時僵硬了下來。

突然,一個低低的笑聲落在了她的耳邊。

鳳傾城立刻向東方無涯瞪了過去,冷喝道:「你笑什麼?!」

「抱歉!」東方無涯也正了臉色。

「不準這麼叫!」鳳傾城轉頭看向鳳凰,惡狠狠地說道:「你要再敢這麼叫,信不信我把你烤了!」

鳳凰被鳳傾城可怕的眼神嚇到了,頓時呆立在那裡,少頃,它突然號啕大哭,「哇啊!麻麻凶!麻麻好凶!小鳳不理麻麻了!」

一邊哭著,鳳凰原地一個旋轉,化為一道七彩的流光,「噌」的衝進了鳳傾城的眉心,變成了一個小小的鳳凰圖案。

鳳傾城此時已經與鳳凰心心相連,立刻便知道了鳳凰的去處。原來,因為神獸身形大都華麗異常惹人矚目,每一隻神獸在認主之後都會自行開闢自己休息的空間。

鳳凰向來是個愛美的種族,它特意將它的空間開闢在了鳳傾城的眉心之中。那一個赤紅的鳳凰圖案,將鳳傾城原本就精緻漂亮的映襯得更加美艷。

鳳傾城原本想再把鳳凰拖出來,但鳳凰卻是一進入鳳傾城眉心的空間之中就又將自己團成了一團,化成了濃烈的火焰。鳳傾城看到它這般,便也沒再打擾它。

離開夢魘之森時,鳳傾城將碧磷蛇也收入了鳳凰空間里。等到了第一個鎮子,紅葉也醒了過來,她與鳳傾城告別後,便和火麒麟一起回家了。

東方無涯也在快要到達鳳城的時候離開了。而東方無涯離開不久,鳳凰空間里一直處於修鍊之中的鳳凰也幽幽醒了過來。不過這次,它一出現,跟第一次見到的鳳凰相差甚遠,鳳傾城看去的第一眼,差點兒認成了烏雞。

鳳傾城只聽說過烏雞變鳳凰,還沒聽說過鳳凰變烏雞呢。

「我現在才剛出生,不能一直保持鳳凰的樣子。」鳳凰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鳳傾城聽此,突然俯身一把抓住了鳳凰的兩條腿,將它倒著提了起來,「原來不是鳳凰,還是只烏雞!」

「我……我是鳳凰,你放開我!我可是你的契約靈寵!你不可以這樣對我的!!」鳳凰氣得黑黑的鳥喙一張,一口火焰向鳳傾城噴了過來。 鳳傾城心裡一驚,下意識地放開了鳳凰,但那火焰還是燒到了她的手上,可鳳傾城等了好久,也沒感覺到有任何的灼痛。她不禁瞭然,原來鳳凰成為了她的契約靈寵后,它的靈術便傷害不到自己了。

發現了這件事的鳳傾城再次一把抓住了鳳凰的兩條腿,她還故意把鳳凰在半空中轉了一圈,「呵!知道自己是寵物就乖乖的,否則我就把你烤成烤雞!」

「哇啊!麻麻壞,小鳳要找巴巴!」鳳凰又一次號啕大哭起來,兩個毛都還沒長齊的翅膀開始不停地「撲凌撲凌」地撲閃著。

鳳傾城翻了個白眼,鳳凰一撲凌翅膀,她更感覺自己提著的是一隻雞了。

帶著滿懷怨念的鳳凰來到鳳家的大門,鳳傾城才將鳳凰放了下來。一人一鳥剛剛走進鳳家的大門,迎面便走來了一個鳳傾城很熟悉的人——八小姐鳳希希!

距離她教訓鳳希希已經過了三個多月,鳳希希傷勢早就好了,又是一段時間的嬌蠻生活,讓她完全忘記了鳳傾城曾經給她的教訓。看到鳳傾城的那一瞬,她立刻便走了過來。

「鳳傾城!」鳳希希的目光落在了鳳傾城腳邊的鳳凰上,語氣中滿是嘲諷,「這是你的寵物?怎麼連毛都沒長齊?你可真有眼光!」

重生之無敵仙尊 ,低聲議論。

「好醜的鳥啊!」

「果然什麼樣的人就養什麼樣的鳥?」

「其實她也沒有那麼丑啦,也許是智商低也說不定!」

「……」


鳳傾城如今已經是修鍊者了,對這些普通人完全沒有了打鬥的慾望,連一邊倒的完虐她都覺得無聊了。但就這樣放過這些臭嘴巴的女人,鳳傾城可沒有那麼仁慈。

突然,她眼前一亮,想到了一個極好的法子。

鳳傾城抬起腳,輕輕踢了踢鳳凰的小屁股,說道:「喂!聽見沒有,人家說你毛都沒長齊呢!主人我現在允許你生氣!」


「啼!」鳳凰高興地跳了起來,但因為被鳳傾城言辭警告過,它沒有口吐人言。

鳳希希見鳳傾城跟一隻鳥說話,以為她是瘋了,皺眉道:「你得了肺癆之後不會又得了瘋病吧!一隻丑鳥能聽懂你的話?!」

原本被說成毛都沒長齊,鳳凰就已經夠生氣了,現在竟然又說它是丑鳥,鳳凰一張喙,一團火焰便從它的口中噴了出來,向鳳希希燒了過去!

鳳希希本來完全沒有把這隻鳥放在心上,就算這隻鳥能聽懂鳳傾城的話又怎樣?一隻鳥生起氣來又能如何?

但當火焰從鳳凰的口中噴出的時候,鳳希希慌了!

她立刻就想要逃開,但鳳凰的火焰是何等的快,鳳希希一個普通人怎麼可能躲開。

火焰迅速蔓延在她的身上,熾烈地燃燒起來!

火!越來越大!將鳳希希的衣服都燒成了灰燼,連帶著她的頭髮眉毛,也化為了烏有,只留下一層黑黑的印記。

「啊!!!」

鳳希希全身是火地向外沖了出去,而就在這個時候,鳳凰的小嘴一吸,那些火焰便又向鳳凰的口中迴轉而來。

將吐出的火焰吃了回來后,鳳凰砸吧了一下小嘴,兩隻眼睛盯在了那幾個丫環的身上。

丫環們目睹了鳳凰的威力后,見它看向自己,一個個全都脊背發涼,幾個膽小渾身都打著哆嗦。終於,在鳳凰的小嘴緩緩張開,火焰噴出之前,一個丫環跪倒在地,大哭了出來。

「五小姐!五小姐!我們錯了!我們再也不敢了!饒了我們吧!」

鳳傾城冷冷地看著她們,「你們不該只跟我道歉吧?」

鳳傾城一提示,那幾個丫環立刻就都跪下了,對著鳳傾城和鳳凰不停地磕頭求饒道:「我們錯了!它不是丑鳥,它是神鳥!是神鳥!五小姐,神鳥,你們大人有大量,饒了我們吧!」

鳳凰見她們對自己如此敬畏,小腦袋立刻抬得老高老高,一副不屑的樣子。

而鳳傾城則是走到了一旁的池塘邊,看著她們冷聲道:「過來!」

幾個丫環立刻乖乖地走了過來。

「你們不想被火燒,那就到水裡呆著好了。」鳳傾城嘴角揚起不屑的笑容,敢與她做對的人,她一個也不可能放過。她可沒有那麼善良,只要她們求一下饒,就立刻把她們全都放了。如果這樣做,只會讓她們更覺得自己軟弱可欺!

丫環們的小臉立刻變得煞白,她們的臉上還掛著淚珠,再次討饒道:「不要啊,五小姐,你就饒了我們吧!」

「少廢話!」鳳傾城冷道:「要麼被火燒,要麼跳下去!怎麼?難道還要我來幫你們一把?」

「不不,我們跳!我們跳!」丫環們哭喪著臉,但卻再沒有任何反抗的心思,鳳希希的下場她們都是看到了的,那熾烈的火焰幾乎將她的身體燒得一片焦黑,全身的毛髮都沒有了,這以後,再想見人,就難了。

眼看著幾個丫環跳到水裡,鳳傾城才帶著鳳凰轉身離開,至於她們是否會游水,這就不在她的考慮之中了。

惹了她鳳傾城,還能有命活著已經是幸運的了。

鳳傾城再一次回到家中,允惜依舊在院子里整理藥草,與上一次不同,許是因為與鳳傾城相處久了,允惜對她也沒有那麼恐懼了。看到鳳傾城的身影后,她立刻迎了上來。

「五小姐!」

「我走得這段時間家裡怎麼樣?可有人來找過麻煩?」鳳傾城問道。

允惜垂眸輕道:「他們都知道您離開了,沒怎麼來找過麻煩。」

「說說看。」從允惜的話里,鳳傾城聽出了些端倪。

「其實,在四小姐的母親被您趕出去之後,家族裡跟四小姐關係好的小姐少爺幾乎都知道了您的名字,他們都盤算著要幫四小姐報仇,一起來教訓您。」

「教訓我?」鳳傾城冷笑一聲,「那就讓他們來吧,一個一個的收拾太費時間,若是一起來,倒合了我的意。」

允惜見鳳傾城毫不在意的模樣,不由得擔憂的說道:「五小姐!您可別再惹麻煩了,萬一引出家族裡那些修鍊的子弟,可就麻煩了!」 鳳傾城連靈尊境界的修鍊者都不放在眼裡,鳳家的那些紈絝子弟就更不用說了,她看著允惜,恍然說道:「對了,你這麼一說,我剛才好像把鳳家的那個八小姐揍了一頓!」

「五小姐!」允惜有些急了。

「允惜,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算天塌下來也有我頂著,你做好你自己的事就好!」鳳傾城把腳邊的鳳凰單手提起,在允惜面前晃了晃,「你認識一下,這是咱們家的新成員。」

允惜把鳳凰抱了過來,「一隻鳥?」

「你好,我叫小鳳。」鳳凰張嘴,口吐人言。

允惜微微一愣,而後一聲尖叫把鳳凰扔了出去,「啊!!怪物!」

鳳凰對允惜有些不滿,但礙於自己現在人在屋檐下,不敢太過放肆,只是不滿地別過了腦袋,「哼!我才不是怪物,我叫小鳳!」

「你……你竟然會說話?」允惜指著鳳凰的手指有些微微的顫抖。

「會說話怎麼了?我可是神獸,會的東西多著呢!」鳳凰高傲地抬起脖子。

允惜的心情許久才平復下來,對著鳳凰低下了頭,「你好,我叫允惜。」

鳳凰輕哼了一聲,「你是主人家裡的下人嗎?我告訴你,我可是主人的契約靈寵,跟主人的身份一樣尊貴,以後我的話你一定要乖乖的聽,知道嗎?!」

「契約靈寵?」允惜微微瞪大了眸子,「可是我聽說只有修鍊者才擁有契約靈寵啊!」

「主人當然是修鍊者!主人可是很厲害的!」說到這裡,鳳凰想到了東方無涯,又說道:「小鳳的巴巴也是很厲害的!」

允惜完全沒有在意鳳凰下面在說些什麼,只是聽到鳳傾城是修鍊者的消息就足夠讓她欣喜了。怪不得鳳傾城對鳳家的那些子弟巋然不懼,原來她竟然已經是修鍊者了!

在允惜的世界觀里,修鍊者就是遙不可及的存在,是掌控這個世界格局的神靈的化身!而現在,鳳傾城居然也是修鍊者了!

允惜是鳳傾城的奴隸!而且是唯一一個奴隸!

原本做奴隸,是一件很值得羞恥的事情,但成為一個修鍊者的奴隸,卻比得到自由更讓人興奮!

回到自己的房間,鳳傾城又開始了修鍊,經過夢魘之森的歷練,鳳傾城收穫很大,在心境上彷彿也開闊了許多。但因為她在前不久才連升了三級,修鍊了整整一個晚上,體內的靈力也並沒有多少增長。但並不是說沒有任何效果,鳳傾城的靈力經過一晚的修鍊,變得更加精純,這比增長靈力也更值得欣喜。

次日,鳳傾城早早地便離開了鳳府,帶著允惜進了鳳城。

她想了解一下當下那些靈草的價格和行情,儘管東方無涯給了她不少靈草,但就算有再多的靈草,也總有用完的一天,她還是需要自力更生的,更何況,煉丹的材料也不只是靈草一種,某些動物的甲骨或珍貴的靈石也是煉丹的極好材料。而且,那次在拍賣會上,她拿到了數百萬的金幣,也不是買不起這些基本煉丹使用的材料。

但煉丹材料可不是什麼地方都能買到的,至少鳳傾城在東大街就從來沒有見過。

「也許可以去黑市看看。」允惜提議道:「那裡有不少修鍊者使用的東西。」

「黑市?」鳳傾城有些興趣。

允惜點頭,「鳳城最大的兩個商業區便是東大街和黑市,黑市分為銀市和金市兩種,銀市是普通人進行買賣的區域,金市則是專門為修鍊者提供的。我沒有去過金市,那裡只有修鍊者才能進去,但那裡賣的應該會有煉丹的材料。」

「既然這樣,那還等什麼,走吧!」

在允惜的帶領下,鳳傾城來到了黑市。正如允惜所說,黑市分為兩條街道,一個金市一個銀市,銀市比較開放,任何人都能夠進去,黑市則有著兩個白衣青年把門。

鳳傾城剛剛走過去,白衣人眨眼之間便出現在她的面前,微微俯身說道:「這位小姐,請證明您的靈師身份。」

鳳傾城輕揚手指,一簇火苗便出現在她的指尖,「可以了嗎?」

「可以了。」白衣男子這才退了下去。

帶著允惜剛剛踏入金市的門階,鳳傾城便恍然進入了一個熱鬧繁榮的大街,這與從外面看到的景象截然不同。鳳傾城頓時覺得這裡的主人一定不同凡響,只是那門外的幻象就不是普通的修鍊者能夠釋放的。

黑市上並沒有商鋪,全部都是一個一個的小攤販,當然,這些攤販大多也都是修鍊者,只是修鍊的等級比較低,或者是覺醒之後修鍊的天賦太低,不可能有所成就,才會通過買賣來賺取生活所需。

鳳傾城大致在那些攤子上掃了幾眼,上面的確大都是有靈力波動的,但靈力波動都很微弱,根本入不得她的眼。

「五小姐,那個攤子上賣的好像是煉丹用的材料。」允惜指向一個客人很多的攤子說道。

「去看看。」鳳傾城向那裡走了過去,她剛才也用了靈力檢測了一下那個地方,那裡賣著的的確是煉丹的物品,但不知為何,她心裡總是有一種古怪的感覺。

這個攤子上的生意似乎很是火爆,來來往往的人絡繹不絕。

鳳傾城走到攤子前,俯身拿起了攤子上的一株火舌草,仔細檢查了一番,並沒有發現什麼問題,以為是自己多想了,便向老闆問道:「老闆,火舌草多少錢一株?」

「一百金幣!」老闆應付了一個買靈石的客人之後,回答道。

「七十金幣一株,我拿一百株。」鳳傾城說道。

一百株?!七千個金幣!老闆的眼睛立刻發出了金閃閃的光,立刻拋下了所有的顧客,來到鳳傾城的面前,「小姐,你說得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你那裡的存貨夠多嗎?」鳳傾城隨口問道。

老闆點頭,「當然夠了,這整個黑市,只有我的煉丹材料是最多最全的!」

鳳傾城從空間戒指里取出七千金幣整整齊齊地擺放在了地上,「貨呢?」 一堆金閃閃的金幣頓時閃瞎了在場所有人的眼,但卻沒有一個人敢上來強搶。在黑市,就算是修鍊者,也絕不敢造次,若是在這裡鬧了事,恐怕很快黑市的主人就會找上門來,到那時可不僅僅是把這些金幣還回來那麼簡單。

老闆看到這些金幣,臉上立刻笑開了花,他從自己的空間手鐲之中也取出了一百株火舌草穩穩地擺放在面前,就要將那七千金幣收入囊中。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