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林語氣一窒,旋即疲倦地苦笑。

他無比悲慟且無奈,搖頭嘆息道:「我在回到通天城之後,一開始也是這麼想的,但很快就發現,白袍神衛之中昔日的袍澤,已經換了大半,且我最信任的一些白袍神衛好手,都神秘消失了,一切都已經變得陌生,顯然是對方已經處心積慮地精心準備好了大網等我鑽進來,我畢竟只是一個統領,一個武夫,我一直以來做事的方式,都以用暴力和殺戮來解決一切,這是我的職責也是我的唯一的功能,我不知道該信任誰,更不知道,如果任時間流逝,對方的陰謀一步步得逞,只怕到時候更沒有機會了,所以我只能在他們收網之前,拚死一搏,要是斬殺了第一副使,將這網撕開一道縫隙,或許接下來人族還有喘息之機……我心中很清楚,捨身取義縱然成功,我也難逃一死,但這無所謂,死後是背負罵名還是留名青史,已經顧不得太多,做我能做的,剩下那些我做不到的,只好交給後來人……」

這個鋼鐵漢子,說道這裡,神情堅毅且果決,只是眼中有淚。

他當時,是真的被逼到了絕路上。

且最主要的是,林語堂並不認為還有誰能夠在界域聯盟之中對抗那位第一副使。

第二副使他無法完全信任,他當時處於孤立無援的狀態,就算是他信任第三副使葉青羽的品格,但卻信不過葉青羽的能力,首先是因為葉青羽只是一個名譽上的副使,並不是實權副使,其次是因為他的印象之中,葉青羽雖然驚才絕艷,被任濮陽無比看好,但畢竟還未成長起來,不具備逆轉狂瀾的那種能力!

如果早知道葉青羽具有潛入暗獄之能,或許他當時會隱忍下來。

但是現在,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向葉青羽證明自己所說的話的真實性了。

葉青羽在原地沉默了片刻。

然後他輕輕地拍了拍林語堂的肩膀,道:「這件事情,我會調查個水落石出,任先生的仇,我必報,不管是是誰害了先生,都必須付出代價……在這之前,你就先留在暗獄之中吧,他們要讓你背罪名,讓你受審判,就絕對不會在葬禮之前殺你,你留在這裡,是安全的,我若帶你出去,反而會打草驚蛇!」

小林點點頭,道:「這個我知道,你就算是要救我出去,我也不會走的。」

葉青羽點點頭,又問道:「在你看來,白袍神衛之中,或者說是界域聯盟人族總部之中,還有誰可以信任?」

「唐崇統領可以信任,還有……」林語堂說了數十人的名字。

這些都是他認為可以依靠的忠貞之士。

葉青羽過目不忘,聽了一遍,都牢牢地記住。

然後他轉身,身形一閃,就消失在了牢房之中,彷彿是從未給來過一樣。

這樣高明的手段,讓林語堂心中震驚之餘,又多了幾分期待。

他心裡也很清楚,葉青羽並未完全相信他所說的一切,但是他不怕,只要稍微用心調查一下,一定可以弄清楚真相,揪出那些偽善的面孔,證明他說的一切都是真的。

證據?

他身上當然是有一些證據的。

但他現在還不能給葉青羽。

萬一葉青羽的能力並不能保全這些證據呢?

畢竟這還只是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啊,在林語堂看來,這種歲數的人,還太嫩。

事關重大,他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

第一更,多了一千字,先更了。

調整了一下排版 暗獄之外的天空之中,陰雲暗淡,露出一些縫隙,幾縷陽光照射下來。

通天城中微微多了幾分暖意。

葉青羽悄無聲息地離開暗獄,行走在街道上,心中大概已經有了一些思路。

不過他卻並未著急去找第一副使對峙,而是緩緩地走在街道上,將心裡的計劃一遍遍地梳理斟酌,尤其是林語堂說過的那些話,他反覆推敲,邏輯上完全解釋的通,並沒有什麼破綻和漏洞。

他大概是相信林語堂的。

但人族第一副使是個什麼樣的人,葉青羽卻並不了解。

當初他晉陞人族第三副使,那是任濮陽一力推薦,且當初的就職儀式上,其他兩位副使並未出現,畢竟葉青羽只是一個名譽副使而已,並不相識第一、第二副使那種掌握實權的存在,所以當初的就職儀式,並不算是多麼隆重重大。

所以葉青羽還想再看一看,接下來到底會發生什麼。

大開殺戒是難免的。

但他必須要保證沒有殺錯人。

……

半個時辰之後。

葉青羽與盧偉匯合,帶著依舊昏迷中的李聖衍,回到了天荒樓。

「大人,您來了?」

龍龜大妖看到葉青羽,無比驚喜。

天荒樓和天荒界之間聯繫密切,龍龜大妖早就知道葉青羽去了清姜界,且捲入了混沌魔帝轉生殿之事,行跡消失大半年,不論是天荒帝國還是天荒樓都已經萬分焦急,曾經派人去清姜界打聽過消息,但卻都沒有收穫,尤其是混沌魔帝轉生殿之事已經結束半年,卻還未見葉青羽的蹤跡,讓大家非常擔心。

沒想到今日,葉青羽卻主動現身了。

這一下子,天荒界諸方懸著的心,總算是可以落下來了。

「恩,這位盧少俠,是我朋友,你安置一下,派人去請城中的名醫過來,我另一位朋友受傷,需要治療,」葉青羽來到了天荒樓二樓,點點頭,與龍龜大妖招呼之後,又吩咐道:「將這段紫日通天城中發生的事情,匯總成卷冊,拿給我,尤其是關於第一副使、第二副使的身份來歷,調查清楚。」

一系列命令很快就傳下去。

龍龜大妖不敢怠慢,立刻派人去做。

天荒樓在通天城之中已經存在了幾年時間,初步建立了關係信息網,且有了一些自己的渠道,要收集一些明面上的消息並不難,且龍龜大妖平日里就對這方面有所注意,所以不到一炷香時間之後,葉青羽就收到了他所需要的卷冊信息。

而幾乎是在同一時間,葉青羽返回天荒樓的消息,也通過一些渠道,傳播到了一些勢力的耳中。

關鍵時刻,天荒樓早就被無數雙眼睛給盯上了。

……

……

界域聯盟。

宮殿中。

「沒想到這個時候,葉青羽竟然現身了……不是說這個任濮陽的親兒子,早就死在了清姜界的渭水山脈了嗎?」

曾經屬於任濮陽的議事殿中,一個清癯修長的青袍身影,站在巨大的落地石窗跟前,居高臨下地看著窗外下方通天城中密密麻麻的建築,微微地皺眉。

這是一個儒雅的中年男子,身上帶著書卷氣,黑髮濃密,白玉束冠,墨翠的發簪,鬢角的黑髮中有一些銀絲,鬢若刀裁,丹鳳眼,嘴角始終帶著若有若無的笑意,年輕的時候必定是一位風華絕代的美男子,即便是如今人到中年,皺眉之時,亦有一種令少女抓狂發痴的醉人魅力。

這人,正是人族第一副使歐無極。

「之前我們收到的消息,葉青羽的確是去了清姜界,而且還被捲入了混沌魔帝轉生殿的殺劫之中,已經消失了半年多時間,應該是如那些蜂擁趕去渭水山脈的各界強者一樣,都失陷死在裡面了,只是沒想到他命大,這麼長時間了,居然還被他活著走出來了,倒是令人有點兒意外。」

一位謀士模樣的老人面色也有點兒驚訝地道。

這謀士表面上看起來摸約六十多歲的樣子,臉上布滿了皺紋,一道道溝壑像是刀子刻出來的一樣,似乎每一道皺紋之中,都藏了無數的陰謀算計,渾身上下都有一種令人無法靠近的冷漠和尖酸,笑起來的時候的眼神也沒有絲毫的真誠,那種笑容像是在哭一樣。

他叫魏無病。

沒有人知道他的身份來歷。

三十年之前,魏無病出現在第一副使歐無極的身邊,是歐無極最為信任的智囊。

「這個葉青羽,可是當初任濮陽極為看好的後輩啊,為了他,任濮陽先後數次破例,外界笑傳葉青羽是任濮陽的親兒子,」歐無極若有所思地道:「他這次來,來者不善,必定會調查任濮陽的死因,不會輕易相信我們的說辭,只怕會惹出一些麻煩。」

他有點兒擔心。

畢竟葉青羽如今在人族之中,也算是有點兒名氣。

「呵呵,大人多慮了,一個區區葉青羽而已,來了便來了,他只不過是一個區區的無實權副使,能夠掀起什麼風浪。」魏無病淡淡一笑,道:「論實力、勢力、聲望還有對於人族的功績,葉青羽都無法和大人您相比,難道他還敢和大人您爭人族主使之位不成?」

歐無極聞言,臉上展露出一絲笑意。

他頓了頓,又道「話雖如此,但我們也不能太過大意,行百步者半九十,我們能有如今的局面不容易,切不可在最後時刻,太過於大意啊,為山九仞功虧一簣的事情,不能發生在我們的身上。」

登上人族主使之位,是歐無極畢生的夢想。

如今眼看著要成功,他生怕再出現變故。

在心理學上,這叫做目的顫抖。

魏無病也輕輕地點頭。

歐無極又道:「這個葉青羽,是個愣頭青,做事不計較後果,什麼話都敢說,什麼事都敢做,他與任濮陽有很深的交情啊,與林語堂也是舊識,在這個時候突然現身天荒樓,只怕是有所圖謀啊,」說道這裡,他玉石一般細膩白皙的手指輕輕地敲打著飄窗,淡淡地道:「關鍵時刻,要是這個愣頭青真的鬧起來,必定不美。」

魏無病低頭沉思片刻,眼眸里閃過一絲陰狠的光芒。

「大人多慮了,也許葉青羽的出現,對於我們來說,並非是壞事,如今任濮陽已死,他的親信心腹也都死的死,抓的抓,樹倒猢猻散,沒剩下幾個,就算葉青羽真的在葬禮鬧起來,也不佔理,更不會有人呼應。」

說到這裡,魏無病輕輕地搖動手中的赤羽扇,陰毒地一笑,道:「而沒有了任濮陽的人呼應,葉青羽就不會掀起多大的風浪,況且我調查過,這個天荒蠻子雖然悍勇,但畢竟在還是一個聖境武者而已,撐破天戰力達到大聖,只需到時候請幾位大聖坐鎮葬禮,就可以壓制他,且葉青羽性格衝動不計後果,我們也可以很好利用,只要布置一番,必定讓他落入彀中,到時候一起收拾了,斬草除根,永絕後患,大人您這個主使之位,才能坐得穩哪。」

清姜界中到底發生了什麼,因為所有相關的強者,都死在了渭水山脈,所以沒有知道,更不知道葉青羽以一屠萬,一劍斬斷都天峰山道的神話般戰績,依舊以昔日的眼光來判斷葉青羽,魏無病覺得自己的計劃萬無一失。

他一直都是一個自信的人。

這一次也不例外。

歐無極站在飄窗前,安靜地想著。

不管魏無病的計劃有多麼完美,他都需要有自己的決斷。

不管他有多麼認同下屬的意見,他都需要至少有一段表面上的猶豫和外人看來的思考。

這是上位者的手段。

否則,如何建立上位者的威嚴,和一個被下屬操控的應聲蟲有什麼區別。

他安靜地沉思了一盞茶的時間,然後才轉過身來,看著魏無病,道:「你的意思,是連葉青羽也一起除掉?」

魏無病點點頭,極為自信地道:「不錯,正好一勞永逸。」

「有多少把握?」歐無極又問。

魏無病輕搖赤羽扇,道:「十成把握,大人請放心。」

歐無極的臉上,露出笑容:「好,你去安排,不要大意,獅子搏兔亦用全力,千萬不要輕敵,葉青羽此人還是有一定的威脅性的。」

……

……

「大人,唐崇統領求見。」

天荒樓中,龍龜大妖敲開了三樓主室的門,恭敬地道。

「哦?」

葉青羽放下手中的卷冊,若有所思。

唐崇是是白袍神衛四大統領之一,和林語堂並列為任濮陽的左膀右臂,林語堂淪為了階下囚,唐崇的統領之位倒是坐的很穩,正常在界域聯盟人族總部之中任職,沒有變動,這個時候,他知道自己回到通天城的消息並不奇怪,但奇怪的是,為什麼他這麼著急地主動來找自己。

會是什麼事情呢?

「請唐統領進來吧。」

葉青羽收起了桌上的卷冊。

蜜戀甜妻:傲嬌帝少,輕輕寵 很快唐崇就在龍龜大妖的帶領下,急匆匆地來到了密室之中。

「見過葉副使,」唐崇的臉上,帶著焦急的神色,道:「請葉副使出手,救一救那些忠心耿耿的白袍神衛兄弟……」

葉青羽指了指旁邊的椅子,道:「唐統領坐下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情況緊急,來不及細說了……第一副使下令,追殺追捕林語堂統領昔日的下屬,已經抓了數十人了,都被就地斬殺,這幾日,我暗中保護藏了一些兄弟,可現在藏身之地被破,眼看著就要藏不住了,昔日的兄弟危在旦夕,請葉副使出手,如今只有您才能救他們了……」唐崇無比焦急地道。

——————-

第二更,不好意思,又晚了 救人?

原來是為了這個原因。

葉青羽腦海里瞬間轉過了無數個念頭。

會不會是陷阱?

如果第一副使想要栽贓陷害自己,最有效的就是用這個辦法,引誘自己出手去救那些林語堂的心腹,然後一頂勾結逆賊林語堂的大帽子扣下來,到時候黃泥抹在褲襠里,不是屎也是屎了,哪怕不能把自己直接打落到塵埃里,但也絕對會讓自己陷入到很被動的境地。

但也有可能不是陷阱。

林語堂說過,他昔日的麾下心腹都神秘失蹤,許多也已經被遣散,和唐崇的說法不謀而合,且眾所周知,在任濮陽主持大局的的時代里,唐崇和林語堂的關係極佳,唐崇保護林語堂的心腹,也在情理之中。

葉青羽只是略微思忖,心中就已經有了決斷。

「走吧,帶我去。」

他起身,無視在旁邊一直使眼色的龍龜大妖,和唐崇兩個人離開了天荒樓。

不管是不是陷阱,葉青羽都得去。

因為他不能放任那些忠貞熱血的白袍神衛被屠戮,任濮陽已經被害,人族總部的忠誠正義之士已經處於劣勢,這些被第一副使追緝的白袍神衛昔日也是忠心於任濮陽的人族英傑,不能再死了。

……

……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