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在安排你們做事嗎?好吧,要是你承擔晚餐的話就換我去。」李淵本來還要調戲一下,最後見幾人射過來的眼鏢只能收斂起來。

袁雄一愣,最後老老實實的扛起長棍跟在柳宏的身後走了出去,一臉的生無可戀,讓他做飯最後可能大家就不是吃飯了而是吃他了,自己還是老老實實的去準備食材吧。

李淵來到試煉之地之後一門心思的投入了修鍊之中,一直有什麼出什麼,可以說是嘴裡淡出鳥來了。想想前世的那花樣繁多的吃食,再看看這個時間不是煮就是燉,還不容易來個燒烤還是半層熟的,連個鹽都沒放多少,想想都是淚。

現在終於閑了下來,明天的比賽還是下午,這點時間繼續修鍊也不會有什麼用,出去玩時間也太短。李淵想了想最後還是覺自己應該犒勞犒勞自己,正好自己的身邊還有幾個好勞力不用白不用。

加上這個時間的魂獸的肉質比起普通的肉類不知道鮮嫩了多少倍,雖然調料少了點,但是做點最簡單的家常菜還是沒有問題的。

乘其他人出去準備食材的空檔,李淵溜達著來到了廚房。做菜肯定不能都是肉類的,也要有一點蔬菜,雖然他是標準的肉食動物,但是蔬菜還是需要的。

詢問了廚師,為前世的那些蔬菜配料找了一點替代品,最後上手做了一點實驗,發現雖然不是完全相同,但是大致的效果還是一樣的。

「你小子這是幹什麼呢?」就在李淵興緻勃勃的將各種蔬菜分門別類的處理出來,背著待會使用的時候,一個帶著笑意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李淵回過頭去才發現是蕭瀟,笑著說道:「師傅你怎麼來了,這不是第一場勝了嘛,我們準備晚上慶祝一下,我準備做點菜讓大家嘗嘗。」

蕭瀟是在半路上遇到柳宏和袁雄兩人出去的時候隨口問了一句,誰知道最後居然聽到了自己這個寶貝徒弟居然要下廚,不由好奇的過來看看。

沒想到這小子還真的有兩下子,看著不斷在他手中被處理好的蔬菜,蕭瀟也是被唬的一愣一愣的。

「沒想到你小子還會這一手?」

「以前不是一個人過嗎,自己不弄了吃最後還不得餓死。」李淵頭也不回的,將手中切好的蔬菜分為幾份,分別放好。

李淵洗了洗手,轉過頭來見蕭瀟好像是在發獃也沒有去管,東西都準備好了就等他們回來準備開工了。

蕭瀟在想什麼呢?他被李淵的那句我之前一個人過,自己不弄了吃還不得餓死給刺激了。

自己的這個徒弟可以說受了太多的苦楚,拜了自己為師,結果自己卻沒有為他遮風擋雨,最後還有他自己來解決,不由的覺的心中有愧。

「師傅怎麼了?」李淵收拾好了東西劍蕭瀟還在發愣,不由的出聲問道。

蕭瀟回過神來,看了看李淵笑道:「沒事,只是覺的自己有點對不起你,自從收你為徒之後都沒有教你什麼,反而幾次出事都沒能夠護住你,還要你自己想辦法。」

「師傅你想多了,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你已經將我領進門了,後面的就要看我自己的,本來就應該這樣。至於那個沒有護住我,要是我不是你的徒弟的話可能那些人看都不會看我眼,我也不知道會悄無聲息的死在那個角落裡,所以師傅你不用這個樣子。」李淵笑了笑,安慰了起來。 「李淵快點來看看我們帶回來什麼了?」一個興奮的聲音打斷了兩人的談話,兩人對視一笑,走了出去。

袁雄一進來就看見蕭瀟跟李淵走了出來,愣了一下,沒有想到蕭瀟會突然出現在這裡。不過很快就恢復了過來,連忙放下扛在肩膀上的東西拘謹的說道:「蕭瀟大人,您怎麼來了,有什麼事情要通知嗎?」

蕭瀟笑了笑說道:「沒事,我就是來看看你們的狀態怎麼樣,現在看來應該沒什麼問題,我也就放心了,我還有事就先回去了。」

蕭瀟知道自己待在這裡幾個年輕人恐怕都不會覺的自在,主動提出離開。

等蕭瀟一走袁雄也回過神來,指著剛剛被他放在地上的龐然大物,興高采烈的說道:「快,李淵看看我帶什麼回來了?」

在房間里照顧秦天的魏晴聽到外面的動靜也走了出來,一眼就看到了被袁雄放在了地上的巨獸。

四米多長的巨牛,也不知道袁雄這傢伙是怎麼扛回來的,李淵也是苦笑不得。這麼大一頭牛,他們幾個人可吃不完。

「狂焰蠻牛,這一般不都是群居的,你們怎麼敢娶招惹它們?」魏晴吃驚的問道。

袁雄得意洋洋的說道:「沒錯就是狂焰蠻牛,凡塵中期頂峰的魂獸,今天運氣不錯,出門沒多久就碰到了一頭落單的。」

這下連李淵也是驚喜不已,不要看著狂焰蠻牛不過是凡塵中期頂峰的修為,但是一般的凡塵後期的魂師都不敢娶招惹它們。就是因為他們一般都是幾十上百頭群居的,不提裡面的凡塵後期的蠻牛王,就是這妞普通的蠻牛也夠對他們動心思的敵人喝一壺的了。

可是這狂焰蠻牛的肉卻也是頂級的美味,這也造成了市場上狂焰蠻牛的肉價一直都是居高不下,而且有錢都買不到。

李淵之前也聽過這蠻牛的大名,可惜一直沒有嘗過,沒想到今天運氣這麼好。

「李淵你看看怎麼弄吧,我怕弄死了會影響肉質所以沒敢下死手,只是將它打暈了。」袁雄自知沒有處理獵物的手藝,乾脆沒有擊殺蠻牛,而是打暈了帶來回來。

「開來這一次我們是有口福了,李淵現在就看你的手藝了,可不要糟蹋了這牛肉。」魏晴調笑了李淵一句。

這個時候李淵可沒有心情跟他們打屁,心中在不斷的計算著,這牛身上各部位牛肉的做法。

突然李淵回過神來說的:「我之前就一直覺的是不是少了點什麼,柳宏人呢,你們不是一起出去的嗎,怎麼就你一個人回來了?」

「原來你們還記得我啊,我還以為我在你們心中還比不上一頭牛呢。」一個幽怨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柳宏滿面怨氣的走了進來,身上濕了一片,也不知道幹什麼去了。

林星笑呵呵的跟在柳宏的身後走了進來,將一個巨大的包裹放了下來。

「這是我採集的一些水果和蔬菜,還有柳宏抓的幾條魚。」說著說著林星忍不住笑了起來,看的李淵幾人都有點莫名其妙。

「你這是笑什麼呢?」魏晴看了看臉色越來越黑的柳宏,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柳宏冷哼一聲,就扛在肩頭的一頭鐵甲豬放在了地上,手臂上還掛著幾隻大鳥,只不過是腦袋都沒有了。

「袁雄這小子看到這落單的狂焰蠻牛太興奮了,直接就追了上去。那個隨手就將拿在手裡的柳宏的衣服扔在了河裡。要不是柳宏動作快說不定衣服就被沖走了,到時候可能就要裸奔回來了。

袁雄也是鬧了個大紅臉,這時候才才想到之前兩人在抓魚,自己不喜歡下水就站在岸邊幫柳宏拿衣服外加警戒。沒想到自己一激動就把柳宏的衣服扔水裡了,也不怪柳宏看自己的眼神很是不善。

「好了,柳宏你也別跟這傻大個賭氣,要不是他我們也沒有這狂焰蠻牛吃啊,最多這牛肉多給你一份。」李淵上來打起了圓場,也知道柳宏不是真的生氣只是有點鬱悶罷了。

柳宏白了李淵一眼,這麼大一頭牛,他們幾個人連一半都吃不了,有什麼多他一份不多的。

不過他也知道這是一個態度,自己在抓住也就有點傷感情了,也就沒有再說話。

李淵隨手射出一道劍芒割斷了蠻牛的氣管,魏晴早就拿了一個大盆放在了下面,這魂獸精血可是好東西。

一道道的劍芒閃過,整頭蠻牛就已經變成了一塊塊的牛肉和骨頭,內臟都被扔丟了。雖然李淵有心想將牛肚,心臟留下但是其他人接受不了,李淵也只能可惜的放棄了。

「牛筋肉,牛腩,加一點眼肉可以做牛肉燴番茄。牛排可以做紅燒牛排,還可以烤了吃。」說著李淵都要開始留口水了。

另一邊,柳宏也將鐵甲豬給分割了開來。李淵取走了小排和筒骨,小排準備做糖醋排骨,筒骨準備燉肉湯。其他的拿出來一部分做烤肉,多出來的準備跟牛肉一起送給王賢尊者他們,反正自己幾人也吃不完。

李淵的動作很快,也是因為這個世界李淵的刀工跟前世天差地別。做飯最花時間的其實還是處理材料,那麼多的肉在李淵面前也不過是一瞬間就變成了整齊的肉塊。

李淵這裡負責在廚房裡準備主菜,外面袁雄林星兩人已經將烤架搭了起來,開始處理魚和幾隻大鳥。按照李淵的要求將魚一一切片,雖然不知道李淵為什麼這麼要求,但是柳宏還是做好送了進去。

晚上太陽落山,月亮高掛的時候,小院之中熊熊的篝火不停的跳動著。烤架之上肉類被烤了發出滋滋的聲音,一點點的肉油不斷的滴下。

李淵將一盆盆的食物端了出來,讓他遺憾的是這裡沒有準備酒,不然今天就完美了。

幾人紛紛落座,李淵端起一杯果汁,看了幾人一眼大聲的說道:」不管怎麼樣我很高興能夠跟你們一起並肩作戰,幹了這一杯,敬友誼!「

「敬友誼!」

秦天幾人也都站了起來,將杯子舉起大聲的說道。 一晚上的狂歡,雖然沒有酒,但是美食當前每個人都吃的很嗨。華夏美食再一次在異界閃耀,俘獲了幾位新粉絲。

第二天一早大家都很自覺的早早就起來了,沒有了昨天的放鬆。每個人都自覺地緊張起來,緊張其實並不一定是壞,面對總要的事情的時候不緊張才是壞事。

當蕭瀟走進小院的時候很清晰的就感覺到了大家的不同,也是滿意的點了點頭,顯然幾人都是能放能收,沒有放鬆過頭。

「今天的比賽我不說相信你們也能知道有多重要,我們不能寄希望於說還有最後一場比賽。要知道之前的幾年我們可都沒有出站第三場的機會,我們要贏,那就贏的漂亮,既然已經連著這麼多年沒有第三場了,那麼今年我們也不需要。」

蕭瀟滿意的看著自動集合過來的幾人,直接開始激勵起幾人來。

除了李淵,對其他人來說只有兩場直接帶走才能洗刷連著幾年直接二比零被帶走的恥辱,蕭瀟這麼一激勵一個個的眼睛都開始紅了。

魏晴作為一個女生是幾人中最冷靜的,她知道不是說單人比賽贏了團體就一定能贏的。要知道他們這邊最強的李淵跟他們根本沒有時間進行合練,可以說是極大的隱患。

直接將問題拋了出來,不管怎麼樣,他們幾個人想要迅速的統一意見還是比較難的,畢竟時間不多,只能讓高層做出決定。

蕭瀟點了點頭,看了李淵一眼然後說道:「李淵是我們的最強點,也是最大的弱點。所以李淵你必須將薛楊拉開,變成你跟薛楊的單獨戰場,讓他們四對四。當然了,鬼族肯定會盡量避免這種情況出現的,這就要看你的臨場應變了。」

李淵點了點頭,本來劍客就不是一個適合團體作戰的存在,現在也沒有經過磨合,冒然加入的話恐怕只會起反效果,還不如一個人單獨行動。

「李淵你另一個身份也不要隱藏了,直接一鼓作氣擊敗他們。正好你纏住薛楊,剛給他們加上狀態擊敗對方應該不算難。」蕭瀟猶豫了一下突然說道。

秦天幾人都好奇的看向李淵,不知道李淵還有什麼隱藏的身份。

「李淵是一位正式的靈師,不是一般的靈師學徒。」蕭瀟的話直接讓幾人愣在當場,這也實在是太恐怖了,怎麼會有人能夠在這個年紀就成為正式的靈師而且還有這麼高的魂師修為。

自己這些人都能稱為天才那麼李淵應該叫什麼,妖孽嗎?這傢伙不會就是為了打擊我們才出來的吧。

李淵摸了摸鼻子,自己可不是故意要隱瞞他們的,畢竟他們也沒有問啊,自己也不能逢人就說自己是正式的靈師吧。

好在幾人都不是小氣的人,很快大家都覺的這次的比賽肯定能夠獲勝。一位正式的靈師在團體作戰中能夠將整個團體的實力提升一倍以上,可以說是絕對的戰略力量。

下午,兩族的民眾沒有人外出,大家都在等待比賽的開始。人族是覺的這一次勝利在望,鬼族則是希望能夠反敗為勝。

人族的議會大廳內,所有留在聚集地的議員都聚集在了這裡。大廳的中央一個巨大的屏幕立在了那裡,這些高高在上的議員們可沒有心情去跟普通人去擠在一起觀看比賽,他們有專門的屏幕來觀看比賽。

「這一次我們說不定還真的能夠贏得比賽呢,這麼多年也應該翻一次身了。」一位議員對身邊的好友低聲說道。

「我看夠嗆,要是之前沒有出現換人這一件事,李淵能夠在聖地跟其他人好好的磨合這一次沒有懸念肯定能贏。現在就難了,從昨天的比賽就能看的出來,我們比對方強的有限,那麼配合就非常的重要了。」好友無奈的搖了搖頭。

之前低聲說話的議員想了想也不得不承認自己的朋友說的有道理,也是憤怒的說道:「這些人真的是沒有任何底線,連這樣的事情都能用來作為鬥爭的籌碼。最好能贏,因為配合的原因輸了,我肯定要好好的討個說法。」

好友微微的點了點頭,顯然是認同了他的想法,這也代表了絕大多數的中立議員的看法。

之前強行將李淵換掉的議員現在一個個的臉色陰沉似水,今天來到這裡之後他們就已經感覺到了他們隱隱的被所有人排斥,這一次是真的危險了。

李淵他們來帶比武場的時候,鬼族的人早早的就等在了那裡,顯然是已經迫不及待了。

「來的還真夠晚的,難不成是害怕會輸嗎?」那位哭喪鬼領隊一上來就開始嘲諷。

蕭瀟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道:「我們似乎沒有遲到罷,還是說你們已經等不及輸掉比賽準備早點回家了?」

對方還想說話直接被薛楊拉住了,現在是他們輸了一場,不管怎麼說都是他們落在下風,只有勝利才能帶來話語權。

「不要廢話了,賽場上見真章。」薛楊冷冷的說道。

今天的擂台比起昨天的擂台要大上好多倍,顯然是專門為團體賽準備的。要知道正常情況下很少會有團體的比賽,為了這麼一個冷門的比賽專門準備一個擂台,也是足夠的奢侈了。

站在擂台之上,李淵一個人靜靜的站在一邊,而其他四人則形成了一個小的陣勢。這一下所有人都看出了,李淵沒有能夠融入進幾人的陣勢里。雖然之前就已經料到這樣的情況下了,但是人族的觀眾們還是心中一驚,而鬼族的則是欣喜若狂了,這一場他們贏定了。

人族的一會廳中,大家都無奈的搖了搖頭,他們也知道這不怪李淵,畢竟根本沒有時間給他們磨合。

李淵並不覺的這種情況就一定是處在弱勢,要知道四一分帶在LOL中可是非常常用的戰術。只要這個一能夠分散對方的注意力,讓對方必須分神防守,機動里足夠就能形成極大的威脅。

裁判剛剛宣布比賽開始,李淵就已經先聲奪人。

點點星光不斷的落下,李淵的身形不斷的閃現出現在了鬼族的側翼,密集的劍芒直接將幾人籠罩了起來。

讓鬼族幾人比較難受的是,這攻擊說強也不強,至少沒辦法對蕭卿和薛楊造成傷害,可是對其他三人來說就不能無視了。這麼一來五人之間就變的喲獨愛你脫節了,為了不脫離對方,蕭卿和薛楊不得不放慢步伐。 鬼族的氣勢被李淵這麼一阻不由的一滯,沒有了一開始那種一往無前的氣魄。雖然薛楊知道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但是大致的道理還是明白的,以他的眼光當然能夠看的出來,李淵在一旁只是起到一個牽制的作用,但是要是正的敢無視他的話,肯定不會介意給他們來一下狠的。

「我去會會他,你們對付另外四個,實在不行僵持也行,等我解決了李淵回來再收拾他們也不遲。」這破局其實也簡單,就像薛楊安排的,只要有人能夠單對單擊敗李淵就能很輕易的破局。

對於李淵來說,看到薛楊離開鬼族團體的時候,他的目的就已經達到了。秦天四人跟鬼族的四人之間的實力相差應該不大,無論哪一邊想要迅速結束戰鬥都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但是要是一邊的實力突然增加的幾層那可就不一定了。

無視閃現在自己身後的薛楊那高高揚起的長杖,一道不算大卻響徹所有人靈魂的聲音突然響起。

「迅疾如風,行動如林,侵略如火,不動如山,攻擊如雷。」

聲音明明不大卻卻似乎響徹天際,明明大家都聽見了說的是什麼,但是當想要回想的時候卻發現什麼都記不得。

鬼族這邊的人臉色都變的異常的難看,都憤怒的看向了遠處的王賢尊者。雖然人族的靈師很少,但是在場的都是兩族的高層,怎麼可能不知道這是魂詞的效果,而在場的人也只有王賢這麼一個靈師。

可是讓所有人都奇怪的是王賢尊者身邊的老者臉色難看的看向擂台之上,卻沒有質問王賢尊者。

薛楊的一杖揮下卻連碰都沒有碰到李淵,突然之間速度就提升到了極限甚至超出了之前跟蕭卿對戰的時候的速度。

再聯想到之前突然出現的異象他要是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怪了,連忙向其他四人望去。之間秦天四人身上被瑩瑩的青色光芒包裹著,身上氣勢大漲。

「你居然是靈師,怎麼可能有這麼年輕的正式靈師?」薛楊不可思議的看著李淵震驚的說道。

李淵淡淡一笑:「現在可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你要是有什麼底牌還是快點用出來吧,不然說不定這局比賽很快就會結束了。」李淵手中魂劍對著薛楊輕輕一揮,一道無形無質的劍氣直衝薛楊劈來。

「哼,狂妄!」薛楊隨後揮出一道氣芒將劍氣擊碎,雖然嘴上說李淵狂妄,但是他知道自己要是不能快速擊敗李淵的話這場比賽確實沒什麼懸念了。誰會知道人族居然還有一位這麼年輕的正式靈師,還有這麼高的魂師修為。

要知道他們這些人一門心思都撲在了修鍊上,加上本來就頂級的天賦,才有現在的成就。可是現在冒出來一個人竟然跟你說他的兼職實力就能比的上他們,這對他們來說打擊絕對說不上小。

「王兄藏的可真是深啊,看來這一次是你們人族贏了。也好給他們一些教訓也好,總好過一個個的狂的沒邊了。」坐在王賢尊者身邊的鬼族老者這個時候收斂了情緒淡淡的說道。

「其實說起來這神棄之地是什麼情況我們都知道,既然都已經這樣了還有什麼好爭的?最後也不過是墊腳石罷了,要不是這一次實在是沒有見到其他人我真的就以為這李淵就是那些人了。」王賢尊者卻沒有什麼喜悅的表情,只是平淡的說道。

老人的話雖然平淡,但是話里透露出來的意思要是傳出去肯定會掀起軒然大波的。為什麼老人話里話外都好像覺的兩族相爭只不過是走一個過場一樣,他們完全不在意結果怎麼樣呢?

一時之間兩人有點沉默,像是想到了什麼沉重的事情。

李淵沒有繼續使用魂詞,因為他知道秦天他們能夠接受他的一道魂詞加持就是極限了,對他們來說還是希望能夠堂堂正正的擊敗鬼族,雖然李淵也是他們中的一份子,但是他們也覺不希望有太多的外力介入。

之所以接受一道魂詞的加持也是為了人族的榮耀,他們沒有必勝的把握,加上李淵也是他們中的一員,他們沒有理由拒絕,但是多了他們肯定接受不了。

既然這樣李淵也樂得清閑,在他看來這一道魂詞的效果已經足夠取勝了。

這個時候李淵將精力放在了薛楊身上,不知道為什麼李淵總覺的薛楊身上有一股危險的味道,他覺的薛楊恐怕還留了什麼底牌。

「本來不想用的,但是你既然提出來了,那就讓你見識見識!」薛楊這個時候卻完全平靜了下來,就像是沒有看到另一邊被打的節節敗退的四人。

轟!

薛楊身上的鬼氣猛烈的震蕩了起來,很快就將他整個人淹沒了。這場景李淵一看就知道這是要變身了,不過這聲勢有點太大了吧。

李淵仰頭看著不斷膨脹得鬼氣,要是對方有這麼大的身形他該怎麼阻擋。

就在李淵胡思亂想的時候,鬼氣突然開始迅速的縮了回去,就像是有什麼在吸收鬼氣一樣。很快李淵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只見場中薛楊已經消失不見了,只有一位豹頭環眼,鐵面虯鬢,相貌奇異的大漢站在原地,不斷的吸收著鬼氣。

「這是什麼鬼,難不成還能中途換人不成?」李淵有點傻眼了,這好好的怎麼還能換人呢。

所有人都看向了半空中那個小小的身影,雖然之前的比賽他都沒有什麼存在感,但是這一次所有人都在等待他的判決。

「一切正常,沒有換人的行為。」似乎知道大家的想法,那小人淡定的說道。

李淵知道對方是程序一樣的存在,沒有什麼偏袒的可能,那麼自己面前這位大漢可能真的就是之前那個風度翩翩的薛楊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