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乃是路過此處,聽聞那貪狼兇狠特來見識見識。」趙涵雙依然溫聲細語的回答道。

「那貪狼十分兇猛,姑娘還是趕忙離去。」林煜感覺到趙涵雙似乎並不單純。

「林煜,你找那貪狼怕是要取其心臟?」趙涵雙臉上又是露出一抹笑意,那面容十分為之動人。

「姑娘怎麼知道?」林煜也是一驚。

「這裡地勢十分兇險,你想要取那貪狼之核怕是有些難度,不過你我要是合作,卻是十分容易。我那琴聲剛好能將那狼群分散,這樣你便可取其一頭,順勢殺之。」趙涵雙望著林煜,雙眼之中充滿了期待。

「這倒確實是個辦法,沒想到這姑娘還有這等手段。」老者低語道。

「姑娘為何幫我?」林煜還是保持著懷疑。

「我可以助你取那貪狼之核,但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趙涵雙又是露出笑容,那面容之上似乎有著些許複雜。

「什麼條件?」林煜道。 咚咚咚!一陣鏗鏘有力,如同天威般的鼓聲轟然響起,直接震蕩周天星河,響徹八荒六合,哪怕在蒼茫大地上,都能清晰可聞,如同直接在耳邊響起,讓人心神震動,不由的一陣肅穆,盡顯天威浩蕩。

這是震天鼓,大臻神庭的震天鼓。震天鼓響,所有神庭仙神,俱要前往乾元神城,聽候詔令。而這次震天鼓響,卻是通知萬族強者進行會盟。

一股強大的氣勢自極北冰川上升起,帶著漫天冰霜向著周天星河蔓延而去,無盡的寒氣瀰漫,散發著凍絕大道法則的無上威能。最終,漫天冰霜匯聚在一起,化為一位冰山美人,這是冰族冰皇!

這位冰皇不僅美艷凍人,還是世間少有的女性神皇,愛慕者眾多。面對這樣的存在,哪怕是白起等大羅帝君,尚且都遜色一籌,自然沒人敢於輕視。

作為萬族大會的主辦方,神庭早就安排諸葛亮為司禮,胡玉妍和手下仙娥為迎賓,負責接引萬族強者前往乾元神城朝拜。

見到冰皇的到來,諸葛亮連忙從諸天星門前,迎了上去,並高聲唱贊道:「北極冰川,冰族冰皇到!」

話音剛落,胡玉妍便帶著一對仙娥從星門中走出,然後接引冰皇朝著星門內走去,一邊帶路一邊介紹神庭的基本情況。

冰皇微微點頭,也沒有說什麼話,可內心深處震撼難言。眼前散發著無盡威壓的浩瀚古城,還有中品先天靈寶做門戶,這是何等強大的底蘊,真龍皇等人輸得不冤啊!

穿過諸天星門,進入乾元神城后,看著城內熙熙攘攘、絡繹不絕的生靈,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這些生靈的實力均在神魔境以上,神魔極限的生靈也不在少數,偶爾還有堪比天主境的強者出沒。

僅僅只是路上所見的冰山一角,管中窺豹,就能推測出神庭的實力深不可測,遠遠超出她的想象之外。

若是在凶獸量劫之前,生靈一出生便是神魔境,那些頂尖種族不會比神庭遜色。可今時不同往日,各族元氣至今未曾恢復,卻是被遠遠甩在身後,這自然讓冰皇十分忌憚。

走到乾元殿前,放眼望去,十萬神魔極限的大軍隊伍齊整,整齊劃一,各個昂首挺胸,精氣神十足。這些大軍氣勢渾然一體,軍煞之氣瀰漫,隱隱傳來的危機感,無不是在闡述這是精銳之師。

而進入大殿之後,殿內的陣容更加誇張,足足有一千多堪比天主,三四十位堪比天君的強者端坐大殿,身前的案几上更是擺滿各種奇珍異果、珍饈美味、玉露瓊漿,可謂是奢靡至極。

而讓冰皇疑惑的是,這些強者她都不認識,顯然這些強者應該都是來自大臻神庭。唯一讓她欣慰的是堪比神皇的強者幾乎沒有,這也就意味著神庭缺少足夠數量的絕巔強者。

很快,胡玉妍的話語打斷了冰皇的思緒,「冰皇,你是第一個到來的,還請在此就坐,相信其他諸皇也快要到了。」

這邊話剛說完,又有強橫的氣息傳來。這不是那些皇者刻意顯露,而是達到高深境界后,身上不經意間泄露出來的氣息,都足以引起天地元氣法則變化。

很快,胡玉妍就從大殿內出去,再次將到來的強者迎入乾元殿。

這位神庭的紅鸞星君,如今徹底淪為了迎賓仙子。

對此,敖臻也是十分無奈,但也沒有其他辦法。畢竟這次邀請萬族強者參加會議,神庭這邊自然要做好迎賓工作。

再說,被邀請而來的萬族強者,實力最低的都是天主境,強的甚至於達到巔峰神皇的地步。面對這樣的強者,一般的人自然沒有資格來迎客。

這也是為何敖臻要讓諸葛亮做司禮,胡玉妍當迎賓的原因。一來是尊重各族參會的強者,二來則是顯露神庭底蘊。

隨著冰皇的到來,萬族強者也再陸續到來。每一位進入神城的強者,都被乾元神城蘊含的浩瀚偉力所震懾,對神庭的強大表示難以置信。

這便是敖臻安排的下馬威,於無聲處聽驚雷,潛移默化的震懾萬族,以便能夠不戰而屈人之兵,達到統御萬族的目的。

這便是陽謀,大大方方的擺在明面上,讓絕大多數種族都是敢怒不敢言!當然,也有部分頂尖族群強者,為了維護種族利益,直接展露氣息,宣示自身的強大。

一股鎮壓虛空的氣息泄露,讓神庭子民俱都感到心神搖曳。這些神庭子民,幾乎沒有踏足始源道界的無盡大地,對那些頂尖強者都是只聞其名。

如今,神皇邀請萬族強者參會,有許多強者先後到來。為了親眼目睹萬族強者,不少神庭子民,此時都匯聚在乾元殿前。顯然,古往今來,不論是凡夫俗子,還是神仙妖魔,都喜歡看熱鬧!

「那是白虎皇吧!聽說白虎皇可是萬族內最強的那批皇者,一身修為達到巔峰神皇境,是堪比大羅金數的強者。」

「白虎皇勉強還行吧!不過,聽說前不久闖周天星斗大陣,被神皇打成重傷,看起來還是神皇的實力更強。」

「廢話,神皇自然是最強大,要不要這些大能也不會前來赴會!」

看到白虎星光垂落,無邊煞氣襲人,頓時就有神庭子民認出了來人。沒辦法,白虎皇出場的方式,真的是太耀眼了。

每一次有白虎族強者現身,都會自覺的引動白虎七宿的力量,白虎七宿星光垂落,無邊星煞之氣瀰漫,都是基本操作,稀鬆平常。

因此,只要有看到白虎七宿浮現,就能知道是有白虎族強者降臨。

但要想像眼前這般,白虎七宿大放星輝,宛如大日,也就只有白虎皇可以做到了。

這些強者的信息,都是諸葛亮等人收集而來。當初,拜訪各族之時,諸葛亮等人順手調查了各族強者的信息,並將這些信息放在藏書閣中,供神庭子民閱覽。

對於白虎皇,每個神庭子民都是持有不同的看法。主要還是周天星斗大陣的潰逃,實在是讓人尷尬。但不管怎麼說,這也是一位巔峰神皇境的絕頂強者。

嗷!一條彷如山脈般的真龍劃破星門,龍軀在虛空中隱現,巨大的龍首從中探出,一雙龍眸彷彿日月一般,讓人忍不住生出頂禮膜拜的衝動,這是真龍皇!

看到真龍皇的出現,所有神庭子民都是倒吸了口氣。不得不說,

真龍皇的威勢,比其他各族強者的威勢,要強了數倍不止。

特別是那彷彿山脈般的龍軀,直接遮擋住日月星光,天地似乎唯有真龍的存在,甚至於整個神城上空,都被一股恐怖的龍威籠罩,讓所有神庭子民暗暗咋舌!

「真龍皇既然已經來了,那便進殿坐坐吧!」

一道平靜的聲音從大殿中傳出,輕易就將覆蓋整個神城的浩瀚龍威給抵消凈化。

真龍皇眼眸中浮現出一抹凝重,那道聲音的主人給他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當即不敢放肆,瞬間收斂全身威壓,化為一位頭角崢嶸的威武中年,大踏步朝著乾元殿而去。

「乾元神皇相邀,本皇又怎會拒絕!」

說話間,真龍皇已是完全進入乾元殿內。哪怕早有預料,真龍皇依然心中驚駭莫名。除了最頂尖的戰力,大臻神庭的力量還有遠遠超過真龍族全盛之時。一抹狠戾之色一閃而過,似乎從沒有出現過。

而神城子民聞言俱是面面相覷,面上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神庭規矩森嚴,除了三品以上的重臣,其餘神庭子民幾乎無法見到敖臻。當然,這並不影響他們對敖臻的崇拜,烙印真靈深處的忠誠。

「剛剛那是神皇的聲音?我怎麼感覺神皇好像比真龍皇強許多倍啊!」

「哼,我神庭神皇,豈是真龍皇之流所能比擬的!」

「神皇宇內無敵,不接受反駁!」

神庭子民議論紛紛的說道,敖臻的強大,早已經烙印在每一個神庭子民的真靈深處。他們俱都盲目的相信敖臻的實力足以鎮壓一切不服,並以神庭子民的身份自豪。

乾元殿內,隨著真龍皇的到來,萬族強者已經基本到齊。萬族會盟的座位完全按照族群實力和會盟人員境界綜合排列,倒也沒有引發各族的不滿。

神庭作為主辦方,還有敖臻強大的實力,自然是當之無愧的坐在首位。而其餘人族強者,則是混入修士群體中,協助敖臻與萬族強者交談,不斷的試探各族的底線。

不過,參加會盟的萬族強者都是人精,一番試探盡皆是白費功夫。槍打出頭鳥,他們都沒有輕易開口說話,陷入前所未有的僵局之中。

各族強者紛紛將目光落在敖臻身上,想要看看這位疑似突破神皇之上的強者,究竟有多麼強大!可感受著敖臻浩瀚如天地般的法體,盡皆面露沮喪神色。

而萬族強者中,最吸引人注意的便是靈族的靈皇。靈族本就生來俊美無雙,而靈皇不僅是靈族天資實力最強的,也是最美的,堪稱是始源道界的第一美人。

在場的萬族強者,哪個不是經歷了億萬載歲月的苦修,心靈境界遠非常人可比。對於靈皇的傾國姿容,雖然感到驚艷,但是也沒有達到非她不可的地步。

反而是神庭強者,修鍊時間較短,不過幾千幾萬年,而且這段時間大部分都是在修鍊中度過,心境修為略顯不足,不少人都在偷偷打量著靈皇。

對於這些目光,靈皇並沒有絲毫在意,她早已經習以為常了。此時,靈皇溫潤如玉般的眸光,卻是緊緊的落在敖臻的身上,目光中充滿著好奇與睿智。

對於這樣的目光,敖臻也是絲毫沒有迴避,同樣是將視線看向了靈皇。緊緊只是一眼,他的心底也是忍不住升起一股驚艷的感覺。在他所見過的女人裡面,似乎沒有誰能根靈皇媲美。

但問題是靈皇有多美,敖臻卻發現無法形容,似乎沒有辦法說出口。那種美更像是一種境界,誘惑他的不僅僅是單純的容貌,還有大道法則,自然是防不勝防。

即便以敖臻的境界,在看到靈皇的時候,都會有種莫名的衝動,這便是大道法則的力量。自身掌控的大道越圓滿無暇,對抗這種殘缺的法則力量自然輕而易舉。

轉瞬間,那種心動的感覺就已經消散。看著面前的靈皇,敖臻淡淡的錯開目光,將視線落在其他強者的身上。

這次到來的萬族強者很多,除非那些封鎖祖地的種族以外,其他種族的強者都已經到來了。

很簡單,周天星河一戰,各族強者隕落數百,讓各族將敖臻視為洪水猛獸,唯恐避之不及,自然不敢拒絕敖臻的要求,生怕神庭打上門去,導致身死族滅。

對於各族強者而言,個人興衰不算什麼,種族傳承反而更加重要。等到萬族會盟地消息流傳出去,神庭邀請函成為了一種身份的象徵。

畢竟,但凡能夠來參加會議的萬物強者,都是天主境以上的神魔,在整個始源道界都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就算是有部分強者對於神庭不太感冒,可也不會拒絕這次會盟。當然,他們參加會盟的目的,也是想看一看,神庭究竟有什麼打算。

這對於萬族強者來說,至關重要。他們可不會忘記,上一次萬族會盟,征伐凶獸一族,結果引發天地量劫,各族強者死傷無數,至今仍未恢復元氣。

有凶獸量劫的前車之鑒在,萬族強者對於會盟有一種本能的排斥,生怕再次踏入坑中。對此,他們可謂是本能的排斥,一種下意識的舉動,想要自保的舉動。

對於這些強者的想法,敖臻並沒有放在心上。如今,他可是佔據這絕對的優勢,獨一無二的優勢,擁有隨時掀翻棋盤的能力。

此時,大殿之內共有三千餘人,其中三分之一屬於敖臻麾下的勢力,由此可見神庭的強大,遠超神魔各族,底蘊深不可測!

7017k 陵塘城坐落於雀鴻峰東南方,規模不大卻也十分熱鬧。

這一天在長街之上,街坊們看到了一幅奇景。有一身材瘦小長得跟猴一樣的人大搖大擺地走着。

此人身上靠左側插著一面旗,寫的是「妙手回春」,右側同樣也有一面,寫的是「滋陰壯陽」,身後還用兩根竹竿撐起一道橫幅,寫的是「降妖捉怪」。

路過之人無不感到詫異,這還沒到過節,怎麼就來了雜耍班子?

有人猜測:「這是耍猴的吧……」

「放屁!」常治龍惡狠狠地指著那人,「不識字滾回去念書!我是雲遊半仙,專門治療疑難雜症順帶行俠仗義!」

看熱鬧的群眾沒一個信的,這也難怪,一般業務太雜都沒人信。好比你要吃川菜,路過一家館子寫着「川魯粵淮揚菜」,那大概率是不會進去的,因為這一看就不正宗。

常治龍哪能不知道這些,他的目的其實不在於另兩項……你猜他那三面招牌中最吸引人的是哪個?

對了,就是「滋陰壯陽」。

俗話說「物近壯陽,身價百倍」,常治龍就是要抓住男人永恆的軟肋,從而大賺一筆。而他之所以還要打另兩面幌子,目的其實是為了掩人耳目。你以為他覺得賣那種葯見不得人?錯了,這完全是為了顧客着想。

想想現實中的「大保健」為什麼要叫「大保健」?成人用品為什麼總跟其他商品放在一塊賣?便利店裏的那個啥為什麼用放在口香糖旁邊?

這就是為了讓客人可以有個台階下嘛。

「我不是去買那個的,我只是去買一盒胃藥。」

懂了吧?

顧客就是上帝,常治龍站在客人的角度着想,那生意能不好嗎?

在街上做了一回廣告,然後到街邊找棵樹擺攤。那客人是絡繹不絕啊!

一群看上去很不屑的人,保持着懷疑態度,號稱來拆穿江湖郎中,要痛打巫醫神棍,結果每個人走時都帶了一顆藥丸。

那是免費贈送的,先回去試試,有效果明天再來。

那能沒效果嗎?那是常治龍用火煎草加上韭菜、生薑、大蔥,放進煉化瓶里煉製而成的。這玩意兒吃完了上火,那個燥熱呀!慾火焚身的!

第一天白送,第二天長隊就從街頭排到街尾了。短短兩天時間,常治龍狠狠地賺了他五十兩紋銀啊!

回到小木屋往桌上一砸,「砰」的一聲,凌霜和謝天都傻眼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