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去。」艾爾文覺得自己身為聖光之神神教的牧師,也理應盡一份力。

「那好,就由你倆帶諸位去看看吧!」

安德莉亞起身相送。

雖然她不放心愛德華,想跟著過去看看,但身為本地領主,她必須矜持。

不能讓那些牧師神官們看出她的緊張。

就連想湊熱鬧的愛麗絲也被她悄悄的拉住了。

沒想到其他人還沒什麼,唯有聖光之神神教的卡特爾主教一臉苦瓜相的悄悄拉住艾爾文問道:

「艾爾文教友,能不能給我找件暖和的衣服。

之前我都躲在船艙里,沒想到艾蘭德冬天這麼冷……」

艾爾文看看這位有些發福的中年人的身材,自己的衣服他肯定穿不上,只好去找萊因哈特。

一陣急匆匆的尋找后,不知從哪裡找到一件毛茸茸的狼皮大衣。

卡特爾主教連忙將大衣穿在身上。

沒想到大衣的尺碼還有些大,穿上之後整個人就像一隻灰撲撲的棕熊。

愛德華跟著老神官回到停泊在碼頭邊的那艘小型帆船上。

在愛德華的指引下,向著來時的方向駛去。

愛德華站在船頭,回頭看著那位海神教的老神官,手腳麻利的升帆起航。

竟然一個人就把這艘小型帆船玩的十分流暢。

這艘帆船雖然小,但擠一擠還是能住下十幾人的那種。

這老頭不會就一個人開著這艘小船橫渡三千公里來到白鷹城的吧?

那也太拼了。

船開了沒有多遠,鍊金術士就指著河岸邊一個地方說道:

「加蘭大神官,看到那處光滑整齊的河岸了嗎?

那裡就是當時光球出來的地方。

我們已經在那個地下城旁邊了。」

老人控制著小帆船緩緩地停到河岸邊,他招呼那位戰神教的神官,請他幫忙將船錨扔上岸。

這裡的水下就是地下城,船錨扔下去也很難卡住水底。

那位戰神教的神官將手裡的小型船錨拎起來,得意洋洋的看了他一眼,身上的金光遍布全身。

船錨呼嘯著從他的手裡飛出,很輕鬆的就飛到了河岸上。

「老海盜,在這裡能看出什麼來?

我們剛才不就是從這裡過去的嗎?」

那位美人神官問道。

老人卻不慌不忙的開始脫衣服。

說道:

「你們在這裡呆著,我潛下去看看!」

維羅妮卡神官,眼見著老頭手腳麻利的就要把衣服脫光。

趕緊捂著臉逃回船艙里了。

「老先生您要小心啊,這水有多深我不知道,但是水太冷了!

下去沒多長時間人就會被凍壞的!」

鍊金術士好心提醒著。

「小夥子,你太小看我了!

當年我在舊大陸冰天雪地的北方,都是鑿開冰面游泳的!」

老人驕傲的說道。

愛德華心想:沒想到在這裡還能遇到一位老年冬泳愛好者!

7017k 伴隨著血液的滴落,原本刻印於地面的六芒星泛起了血紅色的光芒。

在島國地下的兩處避難所里。

人們只來及發出疑惑,就被地下突然懸浮起來的六芒星給化作了血水。

朝著地面地黃所在的方向匯聚而去。

「來了!我能感覺到,它要來了!」地黃突然驚喜道。

「嗡~」

一道奇異的空間在天空裂開。

隱約中,在空間里能看到一顆參天大樹。

咻!

一道暗金相間的大劍從裡面爆射出來。

嘭!

重重的砸在了地黃的前方。

而天空中的空間好似完成了使命一般,緩緩消失。

大劍的降落吸引了其他人。

但下一刻

嗡~

紫色的光芒朝著周圍猛的擴散。

無數實力低微的陰陽師神色一滯,化作了灰燼。

無一例外,包括雪境的雪狼騎。

「這,這是什麼?!」地黃癱坐在地上,一臉懵逼的看著面前不斷擴散著紫色光芒的巨劍。

這柄巨劍周圍散發著紅色的光芒,隨後從周圍開始牽引著什麼。

。。。

熟悉的地方,少年的回憶之所

新手村,兼主角還未踏出之地——天芒市。

得益於加百列天堂領域的緣故,天芒市並沒有遭受什麼破壞。

在第二天一早,街上就恢復了往日的繁榮。

或許,唯一一個對其不太友好是就是凌淵等人之前站的那棟大廈。

玻璃全部碎裂,地基也壞了,是必須得推倒重建的。

大廈的持有者是欲哭無淚啊,雖然政府答應會幫忙重建,但其中所損失的錢財可謂是一個天文數字。

哭的比往年還要厲害。

你想想,以前是要塌一起塌,要賠一起賠,現在好了,就只有他這一家倒霉。

如果你要問凌淵之前為什麼會特意選擇那一棟。

這話說的,因為那樓最高啊。

當然了,除了大樓的老闆外,其餘人都是很開心的。

有的人收穫了愛情,有的人收貨了友情……

而凌淵,收穫了新的坐騎以及,琪亞娜改·西琳!

大約在早上九點鐘的時候

凌淵去隔壁叫醒了夏苒苒,帶著琪亞娜以及剛剛從昏迷中醒來的姬子,通過奧菲斯的次元能力來到了王明家。

看到從次元空間里走出來的凌淵,王明就準備上來給個擁抱。

可是當他看到之後煙煙裊裊走出來的妹子后,他就頓住了。

爺還是個單身汪,你那『妻妾成叕』?

「怎麼了?垮著歌臉,不高興啊。」

發現王明的神色有點不太對,凌淵不禁走上前,伸手在前者面前晃悠了兩下。

王明一把拽住凌淵的手,將對方拉了過來,小聲的問道:「我問你,這又是什麼情況?」

「你是指什麼?」

「當然是妹子啊!怎麼又多了兩個?我以前怎麼沒發現你是這樣的人?」

「?什麼我是這樣的人,她們兩個只不過是我找來的聲優。」

「聲優?」

王明一愣,狐疑到:「那這麼說和你沒什麼關係?」

「能有什麼關係,都是你想多了,趕緊帶我們去你找的錄音室吧,今天就得完工。」凌淵催促道。

「咳,先別著急。」王明一把拉住了凌淵。

假咳一聲,隨後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凌淵:「兄弟啊,你看啊,你有韓雨柔和夏苒苒兩個漂亮的妹子了,外加還有那麼可愛的妹妹。」

「那旁邊那個銀色頭髮的能不能介紹給我?」

凌淵:「???」

下意識凌淵就想回一句你在想桃子,但很快凌淵就收住了,很不解的問道:「你怎麼沒看上紅髮的?」

「你在開玩笑嗎?我不是嫩草,不想被老牛吃。」

凌淵:「唔,我覺得你說的狠對。」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