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知道他叫楚寒,別的什麼都不知道。」王煜雯搖搖頭嘆息道,心中隱隱有著一抹遺憾,不知道這次一別,什麼時候才能再次相見。

「楚寒?這麼名字怎麼這麼耳熟呢?」國字臉的秦實皺著眉自語道。

一時之間,幾人陷入到沉思之中。

四人當中的另外一位少女,看著幾人思索的表情,眼中閃過一抹遲疑,還是開口說道:「我想……我聽說過楚寒的名字,只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同一個人。」

「雨珊,你快說。」徐若陽急切的問道。

「你們知道蕭依依吧。」少女臉色凝重的沉聲說道。

「廢話!凱旋城的人,誰會不知道蕭家的那個小妖怪!」徐若陽白了少女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就在前一陣子,我聽說蕭副院長給蕭依依訂了一門親事,惹得凱旋城上下引論紛紛……」少女嘆了口氣說道。

「這件事情,我也有所耳聞,據說蕭家很多人都反對,事情鬧得很大,據說蕭依依的未婚夫,是江雪城出了名的廢物。」秦實點頭說道。

「沒錯!但是你知道那個人的名字嗎?」少女目光灼灼的問道。

「難道說……那個人就叫楚寒?」徐若陽一臉驚訝的問道。

「是的!就是叫楚寒!我不知道是不是這個楚寒!不過傳言中的楚寒,沒有這麼厲害,只是一個不能修鍊武道的廢物!」少女深深吸了口氣說道。

「那肯定不是同一個人啊!你見過靈動境三重的廢物嗎?謝雨珊,你也真的是,連這樣的完全不相干的事情都能聯繫在一起……」徐若陽擺擺手,一臉的不在意。

完全不相干嗎?

那個被稱為謝雨珊的少女目光怔怔的盯著洞口,不知道為什麼,她心裡莫名的有種感覺,剛才那個少年,或許就是蕭依依那個傳說中的廢物未婚夫。

蕭老……

怎麼會真的將寶貝孫女蕭依依嫁給一個廢物?

謝雨珊深深吸了口氣,又緩緩的吐出來,平復了一下心情,她沒有將這句話說出來。

她知道,這幾個人不會相信的,如果真的是他,那麼不久的將來,在凱旋城或許會再次相見。

四個人討論的時候,沒人注意到王煜雯抿著小嘴,拳頭緊緊握著……

「蕭依依。」

王煜雯眼中閃過一抹敵視的光芒,有生以來,她從來沒有這麼強烈的期待過突破和修鍊,她甚至迫不及待要進入內院了。

……

楚寒和冷凌向著天極宗的方向走去。

火冠魔蛇王的事情並沒有耽擱兩人太多的時間,而且也沒有在路線上產生什麼偏離,只是一個小小的插曲。

三天之後。

一座城池出現在兩人的面前。

「楚寒,這裡是新陽城,是距離天極宗最近的一座城池,過了新陽城,我們就到了天極宗了。」冷凌開口介紹道。

「新陽城距離天極宗有多遠的距離?」楚寒皺著眉問道。

「半天!若是以你我的腳程,兩三個時辰就可以到達!」冷凌很認真的回答著楚寒的問題。

「看來真的不遠了!」

楚寒的眼中閃過一抹精芒,隨即再次開口說道:「既然這新陽城距離天極宗不遠,那麼城裡一定有不少天極宗的弟子吧。」

「確實是這樣的。」冷凌點點頭,不知道楚寒想要幹什麼。

「那我們就來一次大清掃吧。」楚寒嘴角微微揚起一個弧度,盯著面前不遠處的新陽城。

覆滅天極宗。

就從新陽城開始吧。

「大清掃?什麼意思?」

冷凌瞳孔一縮,心中隱隱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似乎即將有什麼事情發生了,他越是接觸楚寒,越是覺得這個少年行事風格詭譎,讓人猜不透,卻透著一股令人發寒的狠勁。

「很簡單,在這新陽城中,找出所有天極宗的弟子,留下右宗的人,其他的……」

楚寒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眼中迸射出一股攝人心魄的殺意。

「殺無赦!」 「楚寒,你這是要殺盡左宗的人?!」

冷凌眼中閃過一抹震撼之色,他已經盡量去高估楚寒的狠辣了,卻沒有想到還是低估了。

殺盡左宗之人!

就連右宗大人都沒有這樣的氣魄吧!

冷凌深深的看了楚寒一眼,難道這個少年有超越右宗大人的潛質嗎?

「沒錯!我就是要殺盡左宗的人!上到左宗大人,下到外門弟子,但凡跟左宗粘上一點邊的人,統統抹殺!」楚寒說話之時身上泛起一股殺伐之氣。

「可……可是……這樣會讓天極宗震蕩的啊!」冷凌感覺自己眼皮狂跳不止,楚寒的話讓他感覺到一股徹骨的冰寒,他很清楚的知道,楚寒不是在說大話,是真的這麼認為,打算這樣做的。

「難道留著他們,天極宗就不震蕩了嗎?不破不立,破而後立!天極宗早就該清掃了一下了!右宗大人不方便出手的事情,就交給我來做吧!」楚寒嘴角揚起一抹邪魅的弧度,全身上下有著一股威凌天下般的氣勢,讓冷凌心驚不已。

「可是……我們只有兩個人啊……」冷凌覺得自己喉嚨乾乾的,快要說不出話來了,楚寒帶給他太多的震撼了,這些震撼大多是源自於心中的。

「誰說只有我們兩個人啊!這新陽城中不是還有一部分右宗的人么!現在正值左右宗大戰之時,他們也要貢獻自己的力量啊!」楚寒璀璨的眼眸之中閃爍著攝人心魄的精芒,走到這一步,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天極宗的覆滅已然不可避免。

「楚寒,事情沒有這麼簡單的,新陽城中有很多中立的弟子,而且有一些右宗的弟子是不願意參與到戰爭中來的。」冷凌搖搖頭說道。

「這個簡單,中立弟子讓他們站邊,不站右宗一邊的,殺無赦!」楚寒眼中迸射出一股驚天殺機。

「這……這是中立弟子啊!」冷凌的心臟在顫抖。

「殺完了,就沒有中立弟子了,就不存在這樣的問題了,如此一來,新陽城中就只剩下了左宗弟子和右宗弟子!命令所有右宗弟子隨我滅殺左宗弟子,不肯出手的,一律按叛徒算,殺無赦!」楚寒眼中的殺機越來越盛。

「這樣……這樣或許會引起天極宗弟子們的不滿啊!」冷凌感受著楚寒身上溢出的殺氣,感覺自己快要喘不過氣來了,心中不禁感嘆,右宗大人究竟收了一個什麼樣的徒弟啊!

「非常時期當用暴力鎮壓,誰若是敢對我不滿,殺無赦!」楚寒一句句的「殺無赦」,令冷凌心顫不已。

兩人說話之間,已經走到了新陽城的北城門。

楚寒抬頭看著新陽城城門上的巨大匾額,嘴角微微翹起,聲音森然的說道:「待我從新陽城的南城門出去時,這座城中,再沒有任何天極宗弟子,能夠活下來的,只有那些隨我滅殺左宗弟子的右宗弟子。」

呼呼呼……

冷凌深深吸了口氣,他知道楚寒心意已決,無論如何都無法勸阻,他能做的,只是堅決的站在楚寒的身後,與楚寒並肩作戰。

「屆時,那些右宗弟子,將隨我一起前往天極宗,踏平左宗!」楚寒的聲音之中透著一股睥睨天下的氣勢。

我要殺人,何人能阻!

楚寒邁著步子,向著新陽城中走去。

當楚寒走到新陽城門口的時候,頓時兩個衛兵舉起長槍,將楚寒與冷凌二人攔了下來。

「我是天極宗核心弟子冷凌,你們竟然敢攔我,瞎了狗眼了吧!」冷凌眉頭一皺,厲聲喝道。

其實,不怪冷凌生氣,新陽城作為距離天極宗最近的城池,每天都有天極宗的弟子往返進出,採買購物。

新陽城的守衛,幾乎都能夠認出天極宗弟子的服飾,一般來說沒有人敢去阻攔。

此時此刻,冷凌正穿著天極宗核心弟子的燙金色服飾,他本以為會毫無阻礙的進城,卻沒有想到被兩個衛兵阻攔了下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讓冷凌更加氣憤的事情發生了,在他報出自己是天極宗核心弟子之後,這兩個衛兵還沒有放行。

「你們到底怎麼回事?」

冷凌眉頭緊皺,身上泛起一股危險的波動。

「哎呦呦,這不是冷凌嗎?好大的微風啊!」

突然之間,一道譏諷的聲音響起,從新陽城的北城門中,走出三個穿著燙金色勁裝的男子,均是天極宗的核心弟子。

「趙簡,竟然是你!」

冷凌臉上露出一抹冷笑,面前這個男子他再熟悉不過了,跟他同屬天極宗的核心弟子,他們都是地玄境六重的修為,可以說是老對手了。

冷凌和趙簡是同一批次進入天極宗的,作為外門弟子的時候,兩人就互相看對方不順眼,但是他們的實力總是不相上下,互佔上風,誰也占不到什麼便宜。

後來,兩人又一起成為內門弟子,最後又一起成為核心弟子,頻率極為一致,誰也沒有壓住過誰。

唯一不同的地方,冷凌是右宗大人座下弟子,而趙簡是左宗大人的座下弟子。

隨著趙簡三人走出來之後,又有四個人走了出來,七個人均是燙金色的服制,全是天極宗的核心弟子。

這七個人的目光掃過楚寒之後,一眼就看穿了楚寒靈動境三重的修為,絲毫沒有放在眼裡,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冷凌的身上。

「冷凌,沒想到讓我在這裡遇到了你,還是落單一個人,這真是太難得了啊!」趙簡向前走一步,眼中透著姦猾之色,繼續說道:「冷凌,我這個人不佔你便宜,給你兩個選擇,第一個,你單挑我們七個!第二個,我們七個單挑你!」

哈哈哈……

趙簡的話音一落,其餘幾人頓時哄然大笑,眼中均是鄙夷和輕視,似乎勝券在握,將是一場虐打。

然而還沒等冷凌開口說話,楚寒便率先開口問道:「冷凌,這七個人都是左宗的人嗎?」

「沒錯……」冷凌一臉的黑線,他的心思完全沉浸在怎麼對付這些人上,根本沒有注意到楚寒的變化。

「哪裡來的小屁孩,這裡有你說話的份么,還不趕緊滾!」趙簡怒聲罵道。

「冷凌,你退後一點。」

楚寒右手抓在脖頸的掛墜上,直接捏碎一塊晶玉,寒靈冷水像是具有生命一般吸附在楚寒的手掌上,頓時令周圍的溫度降低了幾分。

冷凌感受到那熟悉的冷意,頓時瞳孔一縮,身體本能反應般退後一步,便聽到楚寒冷冰冰的聲音響起……

「我要開始殺人了!」 新陽城,北門口。

趙簡七人看著一臉氣勢洶洶的楚寒。

「噗嗤!」

「哈哈哈哈哈……」

他們聽到楚寒的話之後,先是楞了一下,隨即爆發出一陣狂放的笑聲,像是聽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

「這個小屁孩,說他要殺人?」

「你們快看看,他這一身細皮嫩肉,活像個娘們兒似的,還說要殺人?」

「哇哈哈哈哈!可特么笑死我了!」

趙簡七人頓時一陣哄堂大笑,笑的眼淚都快出來了。

「小屁孩,你知道我們是誰嗎?我們可都是天極宗的核心弟子!地玄境的強者!」

「憑你也想殺我們?」

踏!踏!踏!

楚寒冷著臉,彷彿沒有聽到幾人的嘲笑聲一般,邁著極具節奏感的步子向著幾人走去,身上驚人的殺氣節節攀升。

「天極宗的核心弟子又如何?」

「地玄境強者又如何?」

楚寒璀璨的雙眸之中猛然爆射出一抹橙金色的光芒,嘴角微微揚起一個邪魅的弧度,全身的氣勢變得狂暴起來。

「我楚寒要殺的人,還從來沒有能夠活下去的!」

楚寒森然的聲音響起,不禁令這幾個人心中一顫,面前這個年紀不大的少年,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勢,給他們一種心靈上的壓迫。

楚寒的話頓時令趙簡臉色一變,地玄境六重的修為驟然升騰而起,身上泛著強猛的波動,一雙冷傲的眸子緊緊盯著楚寒。

「不自量力!」

趙簡眼中閃過一抹輕蔑之色,他從來都沒有將楚寒放在眼裡。

他是何等身份!

堂堂天極宗的核心弟子!

地玄境六重強者!

再次突破之後,他將成為天極宗的普通護法!

何曾被一個小毛孩子喊打喊殺過!

「小屁孩,既然你自己找死,那我就先殺了你,再去對付冷凌!」

趙簡怒喝一聲,腳上踏起天極步,向著楚寒閃身而去,從他的臉色來看,擊殺楚寒,根本不費吹灰之力。

楚寒淡淡的看著竄射過來的趙簡,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僅僅是彈了一下手指,頓時一滴膠狀液滴以一種恐怖的速度向著趙簡飛射出去。

咻!

趙簡看著面前飛來的液滴,臉上閃過一抹不屑之色。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