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來時去了趟城主府,宋城主給我指了個大概位置,我就循着你們的路線一路找來,就發現這裏有個殘破的小鎮。」

「對了,那幾個惡匪呢?可不能讓他們跑了!」。

洛臨淵苦笑了一聲,人家都差點把你殺了,怎麼可能會跑呢。

「他們都死了!」

葉傾嵐聞言一驚:「什麼,死了!誰幹的!」。

洛臨淵撓了撓頭說道:「我來的時候剛好看見一位蒙面大俠在與那幾位歹徒搏鬥,最後擊殺了他們后就獨自離去了,然後我就來照顧你們嘍!」。

葉傾嵐有些狐疑地看着他,只聽這時沈墨秋幫他解圍道:「確實,我先前沒有暈,我看見了。」

葉傾嵐這才吐了口氣,洛臨淵心裏一松,對沈墨秋十分感激。

沈墨秋瞥了他一眼好像在說「你編一個這麼爛的理由,不想被懷疑都難!」。

幾人休息了一番后,身上的傷勢必須及時處理,於是葉傾嵐帶着眾人連忙趕回元武城。

幾人在醫館處理傷口,洛臨淵閑得無聊先回御監司了。

葉香寒見到洛臨淵回來後有些驚訝,她從洛臨淵口中也得知了葉傾嵐她們沒事,不免鬆了一口氣。

她想着洛臨淵一路趕回來又去找葉傾嵐等人想必很是勞累吧,於是她親自給洛臨淵燉了一鍋參湯。

洛臨淵坐在院中亭子的石階上望着月亮,他的旁邊放着一枚潔白的玉佩。

葉香寒見狀好奇的坐在他旁邊輕聲問道:「洛公子,早就見你一直掛着這枚玉佩,它對你有什麼重要的意義嘛?」。

洛臨淵微微一笑道:「這是我妹妹的玉佩,她最喜歡看月亮。」

葉香寒聞言愣住了,她低下頭歉意地說道:「對不起啊洛公子,我不知道……」。

洛臨淵輕輕一笑:「沒關係香寒姑娘,不必自責。」

過了一會兒後葉傾嵐帶着沈墨秋他們回來了,幾人身上都綁着繃帶。

葉傾嵐吩咐眾人早些歇息,過幾日就要迎來北蒼皇城帝轅城一年一度的武道盛會,這些天必須養精蓄銳。

帝轅城的武道盛會,那是一種多麼龐大的盛會啊,所有城池的武道之人都要前來參加,就連商賈勢力和世俗百姓都能前來參會,場面肯定十分壯觀。

…………

這些天裏,葉傾嵐督促着沈墨秋和朱洺昊練武,他們突破到先天之後,進展明顯慢了許多,沈墨秋停留在了先天二層,而朱洺昊留在一層止步不前。

洛臨淵趁著沒人悄悄指點了沈墨秋一二,沈墨秋按照洛臨淵的方式試了一次。

他長出了一口氣,直接突破到了先天四層。

洛臨淵淡淡地說道:「我要直接傳功的話可以直接讓你成為宗師,但那樣你自己本身的缺陷就更為明顯了,所以練功需要靠自己!」。

沈墨秋沒有說話,但眼神中透露出了震驚,「你現在是什麼水平?」。

洛臨淵看了他一眼說道:「極勁宗師。」

沈墨秋眼皮一跳,竟然是大宗師之上的境界,洛臨淵這境界在低武世界真的已經無敵了,低武世界最高不過大宗師。

「你是高武世界的人?」

「是。」

沈墨秋瞭然,他陷入了一陣迷茫,他對他自己的身世根本不了解,他只知道自己是被父母拋棄的遺孤。

說實話洛臨淵對自己的身世也不明白,從他記事起就是他師傅在養他,他的父母是誰自己也不知道,不過這都無所謂了,他早晚會知道的。

葉傾嵐在給幾人介紹著帝轅城大大小小的事,聽得柳趙二人很是神往,恨不得馬上趕過去看看。

聽葉傾嵐介紹,帝轅城的各方勢力確實不少,其中不乏有些很強勢的勢力。

他們元武城這種級別的去了帝轅城還必須得唯唯諾諾的,誰叫實力太弱小了呢!

帝轅城作為御監司和四象門的總部所在地,他們自然也是要去拜訪總部的,正好葉無鋒也在帝轅城禁軍營里當將軍呢。

…………

幾天後,葉傾嵐率領高級御監司眾人以及葉香寒去往帝轅城,一些低級官員中的精英成員也跟着一同前往。

一路上眾人都很興奮,因為難得有機會去一次北蒼皇城。

進入帝轅城的關卡十分嚴密,城門外檢查來往行人和馬車的官員人數很多,一輛車要接受好幾道檢查。

這一來就讓眾人感受到了強大的壓迫感,這也是為了彰顯出皇城的威嚴。

葉傾嵐幾人進城后首先就要去尋找客棧,否則來的人多了連住的客棧都沒了。

他們一行人來到一間不錯的客棧,然而當葉傾嵐詢問客房時,那掌柜的是一位肥胖女人,她瞥了葉傾嵐一眼問道:「哪裏來的客人?」。

「元武城。」

那女人聞言冷冷一笑:「抱歉了各位,沒房間了!」。

葉傾嵐眉頭一皺:「你身後的房間牌不是還掛着那麼多嗎?」

那女人不屑的看着她道:「那是給其他貴客準備的。」

「怎麼?他們提前預定了?」

「這倒沒有。」

「那為何我們先到的不給我們房間?」

「沒有為什麼,就是看不起你們這些元武城的鄉巴佬!」

葉傾嵐等人聞言面色都很難看,洛臨淵在想這肥婆嘴巴這麼臭,還真想給她撕了。

正當這時一道渾厚的聲音從眾人身後傳來,「呵呵,這就是你們的待客之道?元武城的人同樣是人,你們這樣的行為簡直令人髮指!」。

眾人轉過頭去只見一位身着御監司總管衣服的男人帶着幾位高級御監司走了進來。

此人正是孫大人,他望着洛臨淵笑嘻嘻地說道:「洛小友,我們又見面了!」。

葉傾嵐見到孫大人後驚呼了一聲:「孫逸歌,孫大人!」。

她又將視線轉向洛臨淵:「你竟然認識孫大人?!」。

洛臨淵聳了聳肩:「我和孫大人可有緣分了,到哪兒都能遇見!」。

見到孫大人那身離天城標誌性的御監司總管官服后,那肥婆臉都白了。

「哎呦呦,這位大人,方才是我唐突了,不料這幾位是大人的朋友啊,還望這位大人莫要怪罪!」。

葉傾嵐氣得咬牙,離天城的官服一眼就看出了,他們元武城的官服就認不出來!

孫大人拍了拍洛臨淵的肩膀道:「我就知道你們會來,都隨我去御監司總部落腳吧,來這破客棧作甚!」。

那肥婆聞言一臉賠笑,隨後葉傾嵐等人跟隨孫大人一同前往御監司總部。

他們元武城的官員都被如此排擠,可想那些元武城的民間散人和商賈勢力更是如此了。

「老葉沒跟你們會合嗎?」孫大人對葉傾嵐姐妹倆和善的笑道。

葉傾嵐聞言說道:「我爹他還在禁軍營中吧,估計要等會兒才來!」。

隨後葉傾嵐指著洛臨淵對孫大人說道:「對了孫叔叔,你和這人是怎麼認識的?」。

洛臨淵頓時苦笑一聲,這就開始叫叔叔了,熟絡的真快啊,而且我特么不配有名字是吧,什麼叫「這人」?

孫大人笑呵呵地說道:「洛小友膽識可不一般,為人正直,嫉惡如仇,在離天城懲惡揚善,名利盡收,他可是離天城的一大豪傑啊!」。

「這傢伙就是不怕死,卻偏偏命硬,但沒想到他竟然能在離天城闖出名堂!」葉傾嵐驚訝道。

洛臨淵簡直無語了,柳長卿和趙伏天卻是圍着洛臨淵詢問他這番去離天城發生了什麼趣事。

葉香寒看着洛臨淵的囧樣捂嘴悄悄地笑着。

幾人跟着孫大人來到了御監司總部,可謂是氣派至極,這可不是面子工程了,而是整個建築都是碧瓦朱甍。

幾位守門的侍衛見到孫大人後恭敬地行了個禮:「下官見過孫大人!」。

隨後他又看向葉傾嵐,只見葉傾嵐抱拳道:「元武城暫理總管葉傾嵐前來報道!」。

葉傾嵐還是第一次帶隊來御監司總部,侍衛都不認識她,但一聽是元武城的御監司后也連忙恭敬地行了個禮:「幾位快些進去吧!」。

幾人進去后那些其他城池的御監司不論職位高低都上前熱情地互相招呼起來。

這讓葉傾嵐她們心中一暖,那些元武城御監司的低級官員們都害怕被排擠,卻沒想到受到了熱情的歡迎。

「嚯,看來這裏和外面不一樣啊!」洛臨淵打量著這裏的氣氛道。

孫大人哈哈一笑:「御監司本是一家人,一見如故,自然都很熱情,而且都受四象門的打壓,所以我們御監司內部自然容易擰成一股繩,形成一種凝聚力。」

「果真那些四象門的人都很討厭啊!」柳長卿吐槽道。

其他一些城池的御監司聽到后頓時點頭贊同。

「去他娘的四象門,它算個什麼東西,哪能和御監司比啊!」

「就是,四象門都是群垃圾!」

頓時四下里響起一片咒罵聲,洛臨淵見狀好笑,四象門的打壓倒是成就了御監司內部的志同道合。

隨後各個城池御監司的總管們帶着他們自己的人前往大堂。

路上,洛臨淵他們從孫大人口中得知四象門總體實力高於御監司,他們一共有四位頂尖高手。

稱號分別是青龍、白虎、朱雀、玄武,這四人掌管四部,而四部又支配整個四象門,其中青龍部最強,那位「青龍」傳聞上一次出手便是大宗師境界,那都是三年前了。

而御監司這邊只有一位頂尖高手,就是御監司總部的頭兒,號稱「淬火神兵」的烈鴻飛,也是北蒼禁軍第一兵團的最高教官兼大將軍,實力也是大宗師,與「青龍」相差不多。

他們進入大堂后,只見一位身着紅甲戰衣,長發散披在身後的年輕男子端坐在主座上。

男子面色平靜,容貌俊美,眼角還有淡紅色的眼影,柳長卿本以為什麼禁軍大將軍啊教官啊之類的官員都是些大叔,卻不成想會這麼俊俏。

男子年紀看上去只比洛臨淵和柳長卿他們大個三四歲的樣子。

眾人紛紛感嘆這麼年輕就是大宗師境界了,真是武道奇才啊!

沈墨秋看了洛臨淵一眼,洛臨淵比這人還年輕,卻是個極勁宗師境界,那麼這算什麼,絕世妖孽嗎?

這都還是洛臨淵丹田受損跌落的境界,他原本的境界可比什麼極勁宗師還高。

「四大傳奇」有多恐怖,從這兒就可以看得出來了。

那人環顧四下里的眾人開口道:「老葉人呢?」。

話音剛落,就見葉無鋒撓著腦袋笑嘻嘻地跑了進來:「來了來了,今天來的人太多了,街道上堵了,所以我這才來晚了!」。

他身後是龍清弦和呂劍封,兩人一直跟在他身邊。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