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所以我一直沒有放下修鍊。」

黃靈點頭,「父親給我的生命,我會好好珍惜,從今以後,我只會更加努力的感悟武學,但是……現在的我,不想離開這裡。」

聽到這話,方恆無言。

他知道,這是難捨的感情。

「好吧。」

片刻后,方恆一點頭,「這裡,從今以後就是你的了,你想待多久就待多久,什麼時候你感覺差不多了,去上面的真武門也好,去中央城的真武門也好,都是隨便你的進出。」

「記住,真武門,從今以後就是你的家。」

聽到這話,黃靈黯然的眼神中劃過了一抹溫暖,「我知道了。」

「可惜我還有太多的事情纏身,要是不然,我也會在這裡呆上個十年八年,以表對黃叔叔當初的幫助之恩。」

方恆再次說了句,黃靈卻是一笑搖頭,「你趕緊忙你的去吧,我爹要是知道你在這裡陪著他,不管真武門的事情,說不定會氣的活過來教訓你。」

「是啊,哈哈……」

方恆笑了起來,黃靈也是跟著笑。

片刻之後,笑聲漸歇,方恆看著黃靈,認真道,「不管如何,我會在真武門等你。」

「我知道。」

黃靈一點頭,「我也一定會過去。」

「那好。」

方恆也是一點頭,身影一閃,就直接離開了。

通過這一會兒的交談,方恆就已經明白,黃靈的心中之傷,只能靠著黃靈自己去治癒。

好在的是,經過這一番交談,他也對黃靈放心不少,最起碼,黃靈還保持著清醒和冷靜,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

有這一點,黃靈重振精神,就是指日可待。

「現在,是該回中央城的時候了,不知道爹娘現在如何?」

腦海中劃過一道念頭,方恆在空間中的身影就再次加速,直接向著中央城趕去。

同一時間,中央城,原本的玉上天宮所在之地。

這時候的玉上天宮,已經不再叫玉上天宮了,正式改名為真武千殿。

改朝換代,自然什麼都不同,這真武千殿,不光名字改了,格局也沒有像以前的玉上天宗一樣,宮殿林立在天空之中,給人一種浩瀚天威的碾壓感,是林立在大地之上,給人一種穩重,大氣的感覺。

此刻,真武千殿的核心之中,一座名為玲瓏殿的大殿,正在聳立著。

這座大殿,是真武千殿最為重要的大殿之一,殿外看似安靜,實則每個角落,都有著極其恐怖的氣息傳遞出來,這是有高手暗中護衛。

能讓此殿被列為核心的原因很簡單,就是這殿中居住的一位女人。

真武門現任門主,方恆的妻子,簫玲瓏!

當日中央城一戰,震驚大陸,龍霸天,蕭君子,方恆,三方勢力,拚鬥不停,最終方恆獲得了勝利,這自然是讓她高興的。

只是,她也很是難過。

在那一場鬥爭中,她被自己的親哥哥背叛,被自己的親哥哥,捅了一劍。

這一劍,不光是捅在了她的身上,更是捅在了她的心靈之中。

那是無法言喻的痛苦。

「方恆,不知道你還好嗎?」

玲瓏殿內,簫玲瓏坐在中央,喃喃的說道,「你,又會怪我么?」

話語在殿中迴響,良久,都無人應答。

「呵呵,我當然不會怪你。」

就在大殿中再次恢復寂靜的同時,一道笑聲,卻突然響起。

坐在大殿中央的簫玲瓏立刻身體一震,目光當即就看向了聲音傳出的方向。

身穿青衣,面容淡然,不是方恆是誰!

「方……」

剛剛吐出了一個字,簫玲瓏的身體,就被一雙有力的臂膀抱住。

「苦了你了。」

淡淡的話語從方恆嘴裡吐出,立刻讓簫玲瓏的身體輕輕顫抖起來,眼中也流出了淚水。

「你回來了,就沒什麼苦的。」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聽到這句話,方恆把懷中的簫玲瓏抱得更緊。『,

他知道,簫玲瓏這一句話中,包含了多少的情意。

良久之後,方恆才鬆開了懷中的簫玲瓏,笑道,「呵呵,這麼長時間不見,你又變得漂亮多了。」

聽到這話,簫玲瓏一笑,只是笑容中卻隱藏這些許不自然。

眉頭一皺,方恆問道,「怎麼了?」

「沒什麼。」簫玲瓏立刻搖頭,「你回來了就好,爹娘臨走時說了,讓你好好管理北方大陸,不要……」

「什麼意思?」

方恆眉頭皺得更緊,「爹娘怎麼走了?他們不是在這裡坐鎮嗎?」

「他…他們說是北方大陸的景他們看夠了,所以要去雲遊天下。」

簫玲瓏有些慌張的說道。

「不對!」

方恆喝了聲,「我還沒有回來,爹娘怎麼會去雲遊天下?這北方大陸這麼多的事情,他們怎麼可能會撂下不管?玲瓏,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聽到方恆的話,簫玲瓏的臉色立刻白了起來,「爹娘臨走前以性命要求,讓我不說出他們的下落……」

「現在是我以命要求!」

直接打斷了簫玲瓏的話語,方恆認真道,「我要知道,我爹娘怎麼了!」

話語吐出,大殿中寂靜無聲。

簫玲瓏看到方恆的神情,臉色要多蒼白有多蒼白,最終,她敵不過方恆眼中的認真,低頭到,「爹娘被……」

「玲瓏,好消息來了,方恆回來了!」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從殿外傳來,下一刻,殿門打開,一個身穿白袍,面容清奇的老者就走到了殿中。

這個老者,正是何春秋!

當初中央城一戰,何春秋當機立斷,站到了方恆一邊,幫助真武門弟子剿滅玉上天宗頑固份子,這自然就得到了好處,何家歸於真武門之中,自成一股勢力,平穩發展。

「嗯?」

一見到來的是何春秋,方恆的眉毛一挑,同時,當何春秋看到殿內的方恆之時,他的身體也是一抖,眼神中露出了極度的震驚之色。

好在他到底是經歷大風大浪的老人,在短暫的震驚后,便立刻反應過來,當即就跪在了地面上,「屬下真武門藏經殿殿主何春秋,見過方門主!」

話語吐出,方恆的眉毛挑的更厲害。

「藏經殿殿主?哼,你何家倒是夠聰明,不掌權,選擇掌控資源了。」

冷哼聲響起,頓時讓跪在地面上的何春秋連連磕頭,「屬下僥倖,獲得了藏經殿殿主職位,若是門主覺得此位……」

「不必了!」

方恆一擺手,「你在複雜的關頭選擇了正確的方向,幫助真武門奪取了大業,我父母如此對你任命,倒也不奇怪。」

聽到這話,跪在地面上的何春秋才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氣,放輕鬆了不少。

「你既然是藏經殿殿主,職位這麼高,那麼想必,你知道我爹娘去哪了吧。」方恆冷冷道,「現在,把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訴我。」

「這…是!」

何春秋只是猶豫了一瞬,就立刻點頭,現在的局面他很清楚,他何家在方恆手裡就是個泥巴,方恆想怎麼捏就捏,他哪裡有反抗的餘地。

「我會告訴門主太上門主和太上門主夫人的去向,但是,我希望門主不要衝動。」

「廢話少說。」方恆冷冷道,「先告訴我。」

「是,當日門主在中央城一戰之後,離開了北方大陸,太上門主和太上門主夫人一直在管理門中事務,一切都井井有條,直到兩個月之前,我天雲派突然出現了幾個人,這幾個人,自稱是玄天府的高手!他們知道門主不在北方大陸,便強行抓了太上門主和太上門主夫人離開,並且留下了話。」

「玄天府!」

方恆目光一冷,拳頭驟然握緊,「告訴我,他們留下了什麼話!」

「他們說,門主欠玄天府什麼東西,門主自己知道。」

何春秋立刻回答,「所以如果門主回來,必須要在三天之內,趕往玄天府所指定的區域,把東西教給他們,只要門主拿出了東西,他們就會放人。」

話語說著,何春秋就揮手,一道青色的光華頓時飛到了方恆的手中。

看了片刻,方恆的眼神冷了下來。

「好好好,玄天府,你們可真是撐天的狗膽!本來我還想完成承諾,把東西交給你們,不過你們敢抓我爹娘,那東西,你們是半點也要不到了!」

轟!

話語之間,方恆的身體就是一震,整個大殿都開始搖晃起來,一股如同天地至尊的氣息從他的身上出現,當即就讓何春秋的身體顫抖起來。

他知道,方恆現在的氣息,已經不是虛武能夠涵蓋的了!

是真武!

只有真武,才能擁有這等廣闊的氣息!

「天雲十衛,出來!」

方恆再次喝了聲,立刻,空間中傳出了一陣喀拉拉的爆響聲,下一刻,殿內就出現了十個身穿白色勁裝的人。

「不知方長老有何吩咐?」

一出來,這是人就異口同聲的問了句,同時單膝跪在了地面上。

只是哪怕他們是跪在地面上的,何春秋,也不敢有半點的小瞧。

不,或許這已經不是小瞧,這是徹底的畏懼!

他能感受到這十個人身上的氣息,和方恆一樣,廣闊無邊,統領天地!

都是真武,十個真武!

這種事實,已經讓何春秋有些反應不過來了。

十個真武,還喊方恆長老?方恆在這段里去的時間中,到底做了什麼,又經歷了什麼!

「釋放你們的氣息,跟我去殺人!」

方恆冷冷的說了句。

「是!」

十個白衣人立刻點頭,同時身體一震,下一刻,便是轟轟轟爆響聲傳出,剎那間就引起了整個中央城的晃動!

「門主!」

就在這時,何春秋卻突然喊了聲,「玄天府勢大……」

「大個屁!」

方恆冷喝一聲,「你們就繼續在這裡帶著,該幹什麼幹什麼吧,等我把爹娘接回來!」

嗖!

話語之間,方恆的身影就是一閃,當場沖向了大殿之外的虛空中,在天空中撞出了一條恐怖的黑色通道!

同時,那十道身影也緊跟在方恆身後,同樣撞出了十條恐怖的黑色通道,消失無蹤!

中央城的人,此刻也都沸騰起來了。

方恆回來的消息已經傳遍了整個北方大陸,這時候再見到天空上那恐怖的空間通道,他們豈會不知道,那就是方恆!

無數的人都開始議論起來。

他們在議論,真武門到底出了什麼事情,能讓方恆帶這麼多高手離開?

好在的是他們不知道方恆那身後的人,都是神武。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