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怎麼回事?」

劉青山一下子就傻眼了。

這家店進的貨,全是從他劉家的工廠拿的,怎麼可能有真貨?

紫筆文學 咬了一口之後我目露驚訝,這生煎包真是想像不到的好吃!恨不得叫人把舌頭也吞下去。

我顧不得其他,乾脆把一整個都塞到了嘴裏嚼。

不知不覺中我都忘了我要問什麼,一盒生煎包被我和萌萌三五下就幹完了。

所有生煎全部都下了肚,我才回過神來,不好意思地咳嗽了一聲。

「這段時間你去哪兒了?」

雖然孫超已經是邪魅了,但這麼長時間不出現,也得有個去處吧?

孫超笑而不答,而是反問我道。

「這生煎包好吃不?」

我遲疑了一下,心中有疑惑一閃而過,但我已經下意識開口回答了。

「好吃,你在哪兒買的?」

孫超說了一個地址,是一個我從來都沒有聽過的地方。

萌萌還一個勁兒地瞧那碗裏,小聲說。

「我還想吃!」

我也覺得好吃,不過萌萌今天吃的實在太多了,我嚴肅道。

「不行,想吃的話明天去買。」

萌萌不樂意地撇了撇小嘴,我回味地吧唧了下嘴,這個生煎包內餡兒香軟,肉汁被皮兒充分的吸收了,一口咬下去簡直是享受。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哪裏很奇怪。

我緩緩抬起頭來看了一眼食堂周圍,已經沒有人了。

剛才還那麼多人呢,什麼時候走的?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孫超又敲著桌子問我。

「這麼好吃的生煎包,你猜猜是什麼肉餡兒的?」

我猶豫了一下,外面的天色好像一下暗下來了,我覺得自己有點不太清醒,好像魂魄和肉體分開了一樣。

「是豬肉?」

我不太確定地說,孫超聽了搖了搖頭。

「羊肉?牛肉?雞肉?」

我一連說了好幾種肉類都沒猜准,我也真沒吃出來是什麼肉,肉質太鮮美了,也許是什麼珍稀動物的肉吧。

「到底是什麼肉,你直接告訴我吧。」

我猜的有些煩了,直接說道。

這時孫超卻不說話了,用一種讓人毛骨悚然的眼神盯着我看。

我被這眼神看的有些起雞皮疙瘩,催促道。

「怎麼了,你快說啊。」

孫超露出了一個笑容來,嘴角要上不上,看着很不舒服。

「那我告訴你吧。」

他慢慢地說,我這時有些不耐煩了,正想叫他有事直說,別把時間浪費在這種無所謂的小事上。

正當我頭一抬,我發現坐在我對面的萌萌不見了。

怎麼回事,萌萌呢!

我騰地一下站了起來,椅子和地板摩擦發出了刺耳的聲音。

不是吧,光天化日之下有人偷小孩兒?

孫超一直盯着我看,把空了的盒子慢慢合上了。

他也不管我有沒有在聽,平靜地說道。

「這些生煎包是人肉做的。」

人肉?我眉頭狠狠抖了一下,這時才感覺到不對勁起來。

突然眼前的一切開始扭曲了,我感覺自己頭重腳輕,後退兩步直接坐在了地上。

再然後我大叫了一聲,整個人好像剛從水裏撈出來的一樣。

「你怎麼了?」

萌萌詫異地看着我,伸出小手想要來拽我。

我瞪大眼睛,表情變得茫然起來。

不少人都看着我在竊竊私語,我在食堂的地板上坐着,臉色慘白表情猙獰。

我趕緊站了起來,把椅子拖回來重新坐下。

「剛剛發生了什麼?」

萌萌看着我,擔憂地問道。

「你沒事吧?你現在臉色很差誒!剛剛你突然坐着不動了,不管我怎麼叫你你都不答應。」

「然後你突然站起來大叫了一聲,再然後就坐到地上去了。」

她眉頭一皺,小臉鼓著。

「嚇死人了,還有人以為你犯病了呢,全都跑的遠遠的。」

我苦笑了一下,用紙巾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

「就當我是犯病了吧。」

萌萌嘀咕了一聲,說了什麼我也沒太聽清。

「那你到底是怎麼了?」

我長長舒了一口氣,神情疲倦。

「剛剛有沒有人來過?你有沒有吃生煎包?」

萌萌比我更茫然,抱着面碗啊了一聲。

「沒有啊,一直就我們兩個在這裏,什麼是生煎包?」

對着萌萌疑惑的眼神,我感覺自己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好像所有話全都掐在嗓子眼兒里了。

太突然了,剛剛那只是一場幻境,還是……

突然間我想起來林婆婆和我說的話,我心裏猛地一顫,好像極速下墜。

對了,預知夢!

一瞬間我的臉色又變得慘白起來,是預知夢!

這段時間我都忘了這件事,果然它又出現了。

這次預知的是人肉生煎包,人肉?

我的心猛地一緊,感覺又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

萌萌突然啪的一下拍在我的臉上,緊張兮兮地問。

「你到底怎麼啦!不要嚇唬我。」

我搖了搖頭,話在嘴邊欲言又止了半天還是沒說出來。

萌萌鼓著腮幫子瞪我,最後泄了氣,把面碗往桌子上一放。

「不說就不說,我吃飽了,走吧。」

我點點頭,拉着萌萌的小手向食堂外面走去。

冬天的陽光不暖和,但好歹去除了一部分寒意。

沒想到出來吃個飯都能碰上這檔子事,我長長吐出來一口氣,沒精打采地帶着萌萌去了保安室。

小高回去休息了,黃叔正在掃地,見我來了順口問道。

「小姜你來了啊,那個盒子你回去之後打開沒?」

我搖了搖頭,坐下嘆了口氣。

「沒有,我怕有問題,還是別打開了。」

黃叔動作一頓,對我點點頭。

「你能這麼想就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我點點頭,在桌子上趴了一會兒。

現在我心裏糾結的厲害,要不要把這件事和蘇白玉還有林婆婆說一下?

仔細一想還是有必要說的,等這件事徹底結束之後吧。

我又爬起來伸了個懶腰,心情還是好不起來。

黃叔又給萌萌拿了一盒蛋卷,我無語看了吃的正歡的萌萌一眼,心想小孩子就是好。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黃叔突然想到了什麼,抬頭問我。

「對了,那個姓高的領導來找過你,我記得你倆關係不怎麼樣,就說你不在。」

我這才提起來點精神,奇怪道。

「姓高的領導?難不成是高漳?」

。不知道睡了多久,醒來的時候,陸陽發現自己身上蓋著一個毯子。

拿起毯子,聞了聞,還有一股清香味。

「哪來的?」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