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死!」童毅手中有霞光閃爍,抹向脖頸處的傷口使得哪裡止血,同時他的臉色非常難看。

「嗷……」

童毅手持燒火棍,騰空躍起,夾雜無盡金光,狠狠的拍在了它的身上。劇痛感傳出,令其凄厲慘叫,踉蹌倒地,險些昏厥,骨頭不知斷了多少根。

童毅不想在此浪費時間,一切都以收復封天塔為主,因此直接催動神威,金光漫天,向前籠罩,眨眼間便將其吞沒。

而童毅沒有逗留,直奔封天塔所遺落的地方,打算將其收入囊中。

就在他探出手掌欲抓取的時候,封天塔猛然爆發,渾身發光,直接將他震飛,隨後衝天飛起,繼續逃亡。

因為經過這麼久的休整,它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應該可以逃脫這個人族的手掌心了。

「你還想逃跑?」

童毅大叫,無比氣憤,這破塔實在是厚顏無恥,被自己擊敗后,竟然要兩次逃脫。若是真讓它逃跑了,恐怕今生都難以見面了,因為通靈的法器一旦失去主人,便會隱匿起來,令自己誕生出靈智,從而成為至強者,然後逍遙天下。

可是童毅怎麼可能將其放跑,二話不說,運轉極速便是追去、若是不將其追到,那麼他,今日便是白忙活一場。

這種結果,他是無法忍受的,因此紅著眼,追了去,很快便消失在了眾生靈視線之中!

而他們的目光也是從童毅身上轉移到那個剛剛看起來非常強大的生靈。

在哪裡金光已經消散,地面上什麼都沒有,那個藍色生靈,此時已經被融為灰塵。

「年齡如此幼小,居然可以擊殺一位靈族強者,當真是人不可貌相,有志者不在年高啊!」

男神,約不約 ,都是恐怖如斯!」

「我看將來,他可以與那位縱橫東荒的少年劍皇比肩!」

這些這些強大生靈得出的結論,心中難以平靜,這個人族幼童給它們帶來了太多震撼。

看見這一切的生靈都開始將自己與其比較,七成生靈都可以肯定自己不會是其對手,哪怕其中的至強者也沒有十足把握將其鎮壓,因為他的那件法器實在是太過恐怖。

「哪裡跑!」

童毅怒嘯,同時心中不斷怒罵這個破塔,不守規矩,不講誠信!

不僅不認自己為主,還四處瞎跑,要是被其他強大無匹的生靈盯住怎麼辦?

突然,封天塔在一處非常巨大的閣樓處停了下來,這使得童毅驚喜不已。

他直接撲擊而起,突然,封天塔神光大聲,化為藍光,直接竄進其中。

而童毅也是被這巨大閣樓震撼了,在其頂端有一個龐大牌匾,其中刻有「藏寶閣」三個大字,這是創建聖院的至強者親手所刻,用的是那個時期的古老字體,因此童毅完全不認識。不過他可以看出,這是一處非同尋常的地方。


這藏寶閣經過無盡的歲月,其中藏有各種稀世珍寶,非一般生靈可以進入,若是膽敢擅自闖入,後果那就只有一個,立即處死!

而藏寶閣因地處偏僻,很少有生靈膽敢起來,哪怕是有生靈偶然路過,都會遠遠繞過,生怕被誤殺。因此,藏寶閣更是被稱為聖院的禁地!

若是以往,面對這種偏僻而雄偉的閣樓,他絕不會冒然闖入。但是如今,封天塔已經逃匿其中,他怎能退縮?

因此沒有稍作猶豫,直接沖了過去,霞光閃過,沒入其中。

剛剛踏入藏寶閣,童毅的目光便開始四處掃蕩,尋找封天塔可惜並沒有所收穫。

不過他被這裡的牆壁所吸引了,因為他可以看出其中不凡,因為這裡的牆壁與外界是截然不同,的這裡的牆壁是墨綠色,在外面,他從沒見過這種顏色的牆壁。

事實上,這裡的牆壁確實不煩,因為都是以玄武金所鑄,這種金屬非常稀有,在外界僅僅一小塊,便可炒到天價。它非常堅韌,是當世最適合鑄造閣樓,房屋的金屬。

而且它具有永恆性,換句話說,只要被遭受嚴重創傷,它可保證永遠不會發出改變,堪稱永恆!

而這個龐大閣樓居然都是以玄武金所鑄造,這簡直令人相信,而且這些以玄武金所鑄造而成的牆壁上都刻有紋路,非常玄妙。

而這裡照亮的珠子同樣奢侈,竟然全都是精純的火靈珠,要知道,火靈珠對於火屬性修士擁有致命誘惑,哪怕傾家蕩產可以換上一顆,他們也不會有絲毫遲疑,因為若是有了火靈珠,他們的實力會發生質的改變,可惜這等稀有之物在外出機會絕跡,可這裡居然十米便有一顆用來照亮,這實在是太敗家了。

只可惜,童毅對於這些完全不知,只當做普通的照明珠子,至於牆壁,他試圖扣下一塊,可是遭受了阻撓,因為它們都被玄妙紋路所保護,無法奈何。

而整座閣樓內的玄妙紋路可組成一個強大保護陣,只要它不破,便可保護閣樓永世不朽!

這座閣樓非常浩大,現在童毅所處的位置屬於一處大廳,在其眼帘中,有著四條寬敞通道,每一個通道的最前方,都可有一個類型的字體。

它們分別是:寶決,神通,法器,藥材。

同時它們更是分為不同的分類,比如寶決,其中分為了很多種類,比如木、水、火、土、風、雷、等等屬性,神通、法器、藥材亦是如此,同樣分為幾種。

而且它們都有著明確劃分,等級分明,最上方為至強,最下方為至弱。藥材去,偶爾有一些藥材散落在地面上的,那也都是一些失去藥效的,只要稍微觸碰,就會化為枯灰。

而童毅此時沒有閑心觀看這些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因為他知道,自己闖入這裡很有可能變已經犯錯,若是動其中的東西,那將是大過!

因此,他在四條通道稍微停頓了下,便向著法器的通道走去。

而封天塔乃是至強法器,理應進入哪裡,而且它的身份,甚至可以驅動其他法器,以來抵抗童毅。

法器區,對於封天塔來說,是最好的去處!

甚至它可以躲入其中,令童毅無法尋到它,然後安穩因此於此,待靈智完全誕生后出世,成為至強者,到時候世間也不會有幾個生靈能奈何得了它。 當童毅踏入法器區后便瞬間被這裡的強大法器所深深震撼,在這裡的法器都可謂價值連城,沒有一件是尋常法器,都是極品法器。

而且這裡法器種類更是足足有九九八十一種,可以說世間所有法器類型,在這法器區內都可以見到了。

而且,每一個種都分佈在特定的位置,都有各自的名稱與出處。

看著這些稀世珍寶,童毅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聖院的底蘊真是令人難以想象,每一件他都恨不得據為己有。但是他並沒有如此,因為他知道,這裡很有可能就是傳說中聖院的藏寶閣。

若是未經過允許而拿取其中任何一件法器,那都是大罪,無論他出自何族,都是會被聖院強者抹殺,沒有誰會為其出頭,因為沒有任何生靈膽敢觸碰聖院的底線。

此時的童毅心臟急促的跳動,不斷揉搓手掌,望著這些強大法器,他真的動心了。

每次想抓取其中一件的時候,都會狠狠的掐下自己,讓自己保持清醒,不被貪婪淹沒了理智,因為面對這些強大的法器,換成任何生靈都會動心。

隨便拿出去一件,在外面都可一起軒然大波,甚至激烈爭奪,可是這些法器很有可能一個紀元都無法立刻這裡。

過了半響,童毅放在逐漸的回過神,面對這些法器苦笑的搖了搖頭,雖然他非常動心,但是真不敢抓取任何一件據為己有,而他如今的目標便是那件已經通靈的封天塔,而他進入這裡的原因也是於此。

若是在別處,無論是何方勢力,面對這些法器他不會有絲毫猶豫,全部扔進神碗內,直接帶走,可是這裡是萬華聖院,與別處不同!

他若是如此,那就是與世間最強大最恐怖的勢力為敵,而螻蟻都巨龍兩者間有比較么?

毫無疑問,會被輕鬆滅殺!

醫品嫡妃 ,隨後睜大雙眼,奧義流轉,雙眸四處巡視,開始尋找封天塔。

如今他手中已經有兩件至強法器,若是在能得到封天塔,那麼他的戰力將會更上一層樓。

哪怕面對紫海境的強者,也可以與其一戰,甚至有機會將其擊敗乃至擊殺!

不過,他在這法器區內,足足巡視了四遍,仍舊沒有發現封天塔。

就在他打算離開的時候,突然,他的視線中出現了那道熟悉的形狀,這使得他的心中再次極速跳動,不過很快他平復了下來,徑直離開了法器區,不過他的瞳孔閃過一絲狡黠。

當童毅離開后,一個通體為深藍色的九層寶塔慢慢的顯化,閃爍輕微的藍芒。

突然,一聲喝斥,在遠處一道嬌小身影極速掠來,就當封天塔準備逃竄的時候,它已經被壓在了身下,無法動彈。

不過它仍舊沒有死心,而是積蓄力量,猛然爆發,通體發出強盛藍光,將童毅震飛。

然後迅速深入法器區,準備操控這裡的法器來抵抗童毅,因為它知道憑藉自己是無法奈何這個人類手中的碗與棍,因此決定操控這裡的法器共同禦敵。

「還想跑?」

童毅冷笑,他已經知道這封天塔已經畏懼自己了,只要這次將其徹底鎮壓,那麼他就會強行讓這封天塔認主!


燒火棍飛來,童毅將其持在手中,全力劈出,金芒熾眼,照亮了整個法器區,一道金芒,沖向封天塔。

「砰——」

封天塔遭受重創,狠狠的摔在地面上,塔身堅不可摧,竟然將地面砸出個輕微坑痕,而自身沒有絲毫損傷。

而此時它通體光芒瘋狂綻放,藍光衝天,它在拼力操控周圍的法器來救自己。

因為天地的規則,通靈法器若是被生靈擊敗是理應認主的,而它卻沒有,從某種意義來說已經違反了規則,若是在對其主發出攻擊,是會遭受天罰,而將其艱難誕生的靈智徹底抹除,甚至以後都沒有機會在在誕生靈智了。

「我看你這是自尋死路!」

童毅怒喝,非常生氣,腳踩燒火棍,極速追去,同時不斷飛出霞光,擊打封天塔。

突然,封天塔停不在奔逃,通體藍光璀璨,熾盛無比,發出驚天爆響。

下一刻,四周所有法器,在此時都在嗡嗡作響,綻放各色霞光,神威大作。

「唉——」

望著這些已經有所響應的法器,童毅一聲嘆息,充滿了遺憾,只得迅速後退。

他知道封天塔已經溝通了這些法器,甚至可以操控它們,自己若是在深入,很有可能被這些法器轟成灰燼。他很無奈,但是卻沒有辦法。

童毅還是處世不深,對於法器不是很了解。封天塔雖然是至強法器,但是他卻低估了法器區里的這些法器,這些法器沒有一件是尋常法器,都很強大,拿出去任意一件,都會發生流血衝突。

儘管封天塔可以溝通這些法器,但是卻沒有能力操控,令這些法器有所響應,發出威懾,這便是它能做到的最大一步,所以說,它完全就是虛張聲勢,同時它這也是一場賭博。

若是童毅不退縮,那麼等待它的便是再次認主,最終無法誕生出完整靈智,等待它的便是漫長的等待,哪怕它最終可以誕生完整靈智那也是需要在下一個紀元了,因為現在已經是當前紀元的末期了。

不過這場賭博,它賭對了,童毅退縮了!

儘管這樣,有了之前的經歷,它依然不敢鬆懈,生怕童毅來了個回馬槍,因此它不斷催動神力,令這裡的法器都綻放霞光,散發神威。

「嗯?」

童毅狐疑,發現這些法器雖然都在綻放霞光,散發神威,但是都沒有攻擊自己,這怎麼看都是有些不對勁。

因為法器在綻放霞光,散發神威是代表了即將發出攻擊,可是這裡的法器卻遲遲沒有展開攻擊,實在是令人摸不到頭腦。

「難道它在虛張聲勢?」

童毅開始懷疑,因為這一切實在是太過反常,根本就不符合邏輯,但是他擔心封天塔是故意如此,做出這等反常事情。而引誘自己,令自己接近它,最終全力催動這些強大法器,而將自己震殺自己。

這般想著,他的額頭在此時都有水珠滴落,這封天塔實在是可怕,居然有如此心機,實在是太不凡了。

不過很快,童毅平復了下思緒,自嘲的笑了,它只是一個通靈的法器,怎麼可能有如此深厚的心機呢?

雖然這樣自我安慰,但是他仍舊不敢沒有顧忌的進入哪裡,而是同時催動神碗與燒火棍,令它們綻放金芒,散發神威,而挑釁那些法器。

過了半響,那些法器仍舊沒有任何反應,只是散發神威,便沒有其他任何反應。

而封天塔也注意到童毅的舉動,有些不安起來,但是它卻沒有退縮,因為如果退縮了,那麼迎接它的便是被鎮壓,認其主,無法遵從自我意識。

身為至強法器,這是它無法容忍的,因為它知道,只要自己隱藏起來,不被發現,要不了幾千年,便可以誕生出完整靈智了,然後加以時日,便可成為這世間的至強者!

因為它為了這個目標,已經隱忍了太久,在十萬年便已經誕生靈智,只是深藏,為的就是那個散修坐化后自己重獲自由。

然後深埋地下,開始沉眠,等待自己完整誕生靈智。

可惜,它的想法落空了。碰到了那個三眼族的至強者,無奈只得繼續深藏,當他發現這位三眼族的強者要坐化的時候,再次大喜,認為可以真正的重獲自由。

可惜,它的想法再次落空了。因為它被傳給了那位三眼族的後代,不過如今,那位三眼族強者已經身隕,它終於等來了自由。可是,如今又碰到一個更加難纏的傢伙,它真的要發瘋了,因此它這一個等待便是十幾萬年!

因此,無論如何,它都不會退縮,打算賭一場,隨後努力溝通這些法器,讓它們施展攻擊。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