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有房心裏就是一黑,這才多一會兒功夫啊,怎麼就開始呼救了呢?!

他趕緊是抬頭一看,發現劍揚的劍身上藍光十分的暗淡,像是蒙了一層油氣,他的劍體更是不穩,好像要分體。

「。。。」

孟有房十分的無語,這也太不持久了吧!

「轟隆隆!」

一聲聲雷音在雷雲里轟響,劍揚的聲音再次飄起:「孟師弟,趕緊的救命啊!!!」

「日!」

快不得這貨慫,都這時候了還敢出聲說話,你這樣,靈氣不是散的更快!

心裏雖然在腹誹,孟有房也不敢再怠慢,他趕緊是把升級一點。

「叮咚!消耗90萬點功德值升級成功,建木升級到3級,功德灌注次數加一。」

【建木:3級,融合:可與身體融合,增強身體素質,功德越高,效力越強。】

一把點上融合,孟有房瞬間感覺自己支楞了起來。

劍仙八階!

一股豪情衝天而起,孟有房拿着棍子就竄到了劍揚的身旁。

「呔!吃俺老孟一棍!」

孟有房沒有猶豫,一棍子就砸在了雷雲之上。

「轟!」

雷雲一陣的晃動,一道道閃電從雷雲中蹦出,直接是轟在了眾人的身上。

「靠!」

一陣的雞飛狗跳,孟有房十分的尷尬。

這特么的,沒有用悶棍技能效果就這麼差的嗎,這麼不給面子?

孟有房瞬間就感覺有幾道劍氣沖着他飛了過來。

「對不起,手癢,手癢。」

道了聲歉,孟有房把棍子再次舉向了雷雲,就在他想用悶棍技能的時候,他就發現體內的墨靈居然竄了出來!

「我干!你要幹嘛!」

墨靈向著雷雲一衝,孟有房就感覺自己的身體被掏空,他的身體不由自主的就跟着沖了上去。

「麥麻皮!」

孟有房再也不敢耽擱,手指一點,悶棍技能直接發動。

棍子裹挾着他的身體逐漸變成一條綠龍,龍頭張開巨口,一口咬在雷雲身上,雷雲直接被咬下來一大塊。

「轟!」

雷雲一下子沸騰,無數的電光直接向著孟有房衝來,孟有房一急,現在他的可是和棍子一體的,這要是劈上不得去個半條命?

「嗡!」

一道墨色的身影帶着陽綠沖在了孟有房的身前,它向著那無數的電光伸出了綠手,綠手向外一擴,一道道綠光佈滿整個雲團。

「尼!麻!這墨靈這麼猛的嗎?不會是它在渡劫吧!」

心中一個激靈,孟有房有些不太相信,這墨靈,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存在?

還沒等他想明白,他就聽到了熟悉的提示音。

「叮咚!扣除全部功德強制發動悶棍技能,武器增效觸發造成三倍傷害,目標被擊破!」

綠龍帶着餘威直接衝出了雲團。

「嗷!」

龍頭仰天長吼,孟有房再一次顯出了身形,只是,這上去的高度讓他有些糟心。

「好像沖的有點高。。。」

「啊!啊!啊!老子不會飛!!!」

孟有房的慘叫聲喚醒了眾人的神經,范伯勛的白冰劍飄起藍花,趁機飛起暴風雪,劍勢勇不可擋直接把面前的劫雲刺穿。

劍如意更是不甘落後,綠晴劍光茫大盛,一道道綠光直向劫雲斬擊瞬間把劫雲又斬成了兩半。

兩道光一閃全都是來到了孟有房的身前。

自由落體向下墜,旁邊跟着兩柄仙劍,這情形如同是劍仙御劍歸來一般。

「孟師弟,你可真是深藏不露啊!」

孟有房十分的想罵娘,深藏不露個屁,老子這是被逼的好嗎,話說,你們兩個土賊就不能先把人給接上?!

就在孟有房快要墜落到地面的時候,劍如意這才驚訝出聲:「咦?孟師弟,你真的不會飛?」

廢話!

孟有房實在是沒有時間再和這兩個人口水,這要是再不想點招,他就得成了第一個高空墜亡的劍仙。

白光一閃,一柄仙劍出現在他的頭頂,劍體一敲,孟有房被翻了個個,踩在了仙劍上。

「多謝伯勛師兄!」

雖然過程很不優美,結果還算好,范伯勛總算是救了孟有房一命,孟有房向著地上一跳,穩穩的站住。

兩柄仙劍一看沒事紛紛又是衝上了高空,劫雲雖然被斬散,可它並沒有消失。

被打散的劫雲再次匯聚在高空,只是在它的下方,一團墨靈正在散發着耀眼的陽綠色,色很濃,讓人很是喜愛。

「這東西是哪裏來的?」

「這不會是孟師弟得到的那團墨靈吧,它要成為極品靈石?」

「頭一回聽說極品靈石還需要渡劫的!」

兩柄仙劍嗡嗡直響,他們現在也不敢再向前一步,只好是警戒的看着那團劫雲。

劫雲猛得一顫,一團球狀的閃電直接沖向了那團墨靈,墨靈沒有躲,相反,它還把身上的綠色增強了幾分。

「轟!」

閃電轟在了墨靈身上,墨靈的陽綠被打散開來,不一會兒,陽綠又開始凝聚,這一次,那綠色顯得更加的均和。

濃,陽,正,和,勻,這是極品靈石最好的表現,墨靈雖然均和了一些,可它的顏色依然綠的發黑。

墨靈的身體一顫,那球狀的閃電被它給甩了出去,直直的沖向旁邊圍觀的兩柄仙劍。

「轟!」

閃電轟擊在兩柄劍體之上,那劍上的光芒愈發的耀眼。

「這是?!」

「干!孟有房,你的墨靈居然敢竊取我們的勝利果實!」

被球狀閃電轟在身上,范伯勛和劍如意這才明白為什麼墨靈會第一時間衝上去。

這是最後一擊,也是新生的一擊,有了這閃電,他們的境界就可以穩穩的固定在人劍合一,可現在呢,居然被一團墨靈給半道截胡。

「我靠!關我屁事啊!」

聽到天空中的吼聲,孟有房不屑的低語,他向著地上一坐,懶得搭理那兩個人。

孟有房不回話,兩柄仙劍頓時一陣火大。

「嗡!」

劍光一閃,他們是齊齊的向著墨靈衝去,只是他們這一動,那球狀閃電卻是離體而去,沖向了在地上不停顫抖的劍揚。

「轟!轟!」

劍揚被閃電擊中,在地上不停的彈起落下,彷彿是沒有了知覺。

「咻!」

墨靈一閃,急速的沖向了孟有房,孟有房身體一抖,墨靈已然是回到了他的內府之中。

小樹苗底部,墨靈團成一團,一波波的綠色靈氣洗刷著小樹苗。

孟有房就感覺自己的實力直線上升,六階,七階,八階。。。

「這麼猛的嗎?居然還能有這好事?!」

墨靈的成長讓孟有房十分的欣喜,要是能突破到十階的話,這個世界哪裏還去不得!

高興事不過兩秒,他就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黏在了自己的身上,一瞬間的功夫,剛突破的修為開始直線下降。

「你們兩個土賊!!!」

「叮咚!融合時間到,進入虛弱期!」

日你個先人板板!

孟有房雙眼一番,白眼一瞪,華麗麗的暈了過去。

他人雖然暈了過去,可內府之中的墨靈卻是十分的活躍,它好像對自己的顏色很不滿意,正在不要命的向外釋放着陽綠色的靈氣。

不只是范伯勛和劍如意,就連地上躺着的劍揚和王二他們都被這靈氣覆蓋。

天上的劫雲沒有了動靜,地上的幾個人身上劍勢越來越強,劍揚,范伯勛,劍如意三個人頻頻的閃光。

「轟!轟!轟!」

三聲爆響,三道亮眼的光芒直衝劫雲,白,綠,藍交錯,劫雲直接被轟散開來,天空再次迎來晴日。

「咻!哈哈哈!」

藍光一閃,劍揚的身影消失在眼前,他在天上繞着圈兒的飛,一會兒橫著,一會豎着。

「老子終於特么的也是人劍合一啦!!!」

就在他還想要向上竄的時候,一柄黑劍不知何時閃現在他的身旁,黑劍輕輕的一磕:「怎麼?你要飄?」

「啊!大師兄!」

藍色的劍體瞬間分開,劍揚從空中直直的跌落。

大師兄劍塵,他微微的晃了晃劍體,隨後又是一閃,人影一動,他把劍揚牢牢的抓在了手中。

「見過大師兄!」

看着劍塵提着劍揚過來,范伯勛和劍如意趕緊是打招呼。

劍塵把劍揚向地上一扔:「你們幾個怎麼在這裏進階,還這麼多人湊在了一起?」

眾人一陣沉默,這要怎麼解釋,他們也不明白,這進階來的如此突然,讓他們也是措手不及。

范伯勛把腦袋向著孟有房一轉:「大師兄,一切都是孟師弟的功勞!」

「孟有房?」

劍塵看着地上的孟有房,眼中閃起疑惑,這個孟有房到底是什麼來頭,他怎麼會有這種本事?

。 夜幕降臨,虞楚一和虞卿卿進山了。

「估摸著那聞人朝還得等著和你一同再進山呢,哪想你就自己又回來了。這若是到時被人家知道了,再影響你們訂婚。」

虞卿卿陰陽怪氣。

「訂婚?別說,我還真沒跟別人訂過婚。」

「裝什麼黃花大閨女呢?還沒訂過婚,你都成過婚了。」

虞卿卿無語,她是真不想當竇天珠了。

「聞人朝還是頗具男性魅力的,若當個情人,很合格。若說成婚,他不太適合。初起的階段感情會很好,但,用不上三年,新鮮感全無,他也就變心了。當然了,他的變心也不會鬧得太難看,日後細水長流,相敬如賓。分明活着,但就像是死了。」

虞楚一邊走邊淡淡道。

「你這好像是把後半生都給描繪出來了,怎麼着,眼睛能看到以後唄?」

虞卿卿一想,都覺著可怕。

男人,完全就是殺女人的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