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天下人的命或許有些誇張,但事關美食大陸命運絕對不假,所以在老夫看來,超級水稻遠超生生不死丸!」鬼眼仙將道。

「真沒想到姜國竟能拿出如此重寶,這才是真正的重寶啊,比什麼寶貝都重!」李元真撫須感慨。

顏如卿頷首附議,齊王做出最後決斷:「寡人也認為超級水稻更加貴重,所以斗寶第一件姜國勝。楚王,你可有異議?」

楚王眼角抽搐,卻終究沒有多說什麼,也說不出什麼,搖搖頭用有些艱難地語氣道:「無異議!」

自此,第一件寶物超級水稻五比零力壓生生不死丸,姜國取勝。

「現在請展示第二件寶物吧,姜王先請。」齊王朝姜王做了個請的手勢。

諸國看客都還沉浸在剛才的震撼之中,聞言趕緊集中注意力,姜國第一件寶物就是如此重量級,第二件寶物又會是什麼呢?

無論是什麼,此時此刻再也沒有人認為姜國是彈丸窮國,更沒有人認為姜國會被楚國完敗。

姜王點點頭,將第二個玉盒打開,同樣沒有珠光寶氣,也沒有任何異象出現,有的只是一本書,這本書比拳頭還厚,長度超過兩匝,顯得有點舊,邊邊角角甚至有點卷。

可是,就是這樣一本再平凡不過的書籍,卻被姜王用兩隻手捧著,珍而重之彷彿絕世珍寶。

諸國看客面面相覷,什麼書會有資格成為第二件寶物?莫非……

五位評審顯然也都想到了什麼可能,心中俱都咯噔一下,神情瞬間變得嚴肅無比。

果然,姜王將書放在鋪著紅色絨布的托盤上,然後才走到評審席前小心放下。

五人立刻低頭,只見封面上以手寫體寫著三個大字《仙方經》,筆劃大氣磅礴,竟有吞天攝地之勢,觀字看人,可見著者心中韜略眼中寰宇。

莫名一陣風吹過,封面翻開,露/出扉頁,上面提著一行字:觀天地大道,錄玄妙萬千,以供天下,蒙陰後人。

這行字氣勢又有不同,給人一種隨時都能越紙而出飛升成仙的感覺。

再往下看,則是著者提名,排在第一位的是秦羽,下方還有兩個名字:李蓮華,霍青,龍千元。

果然是秦羽的全新著作,可是霍青是誰?李蓮華是誰?龍千元又是誰?

不止齊王、顏如卿、鬼眼仙將和多寶天君都有點蒙,覺得這兩個名字有點熟悉,卻又一時間想不起來。

「蓮華食聖,正是我李家的食聖之一。」李元真輕輕咳嗽了一聲。

其餘四人猝然一驚,這才腦子轉彎,將該想起來的都想了起來。

李蓮華是李家當代的食聖之一;霍青不是別人,正是霍家唯一的食聖,也是姜國唯一的食聖,霍聖;至於龍千元,正是龍家三聖之一的乾聖!

三位食聖,竟然是三位食聖,而更驚人的是,三位食聖的名字全都排在秦羽後面!

這意味著什麼?這意味著三位食聖都是秦羽完成著作的輔助,說不好聽那就都是打雜蹭功德的。

然而,打雜蹭功德又如何?有了這三個名字,就算內容是一坨翔,這本著作的價值也絕對價值連城,更何況其內容不可能是一坨翔,出自秦羽之手,三位食聖助陣,這本書的內容不言而喻,其價值之高無法衡量。

姜王按照早已背好的說辭介紹道:「這本《仙方經》,是秦大食耗時三年,在霍聖、李聖、乾聖三位食聖的幫助下,總結畢生感悟,將所知所想紀錄而成。其涉及的範圍極廣,上至諸天星辰虛空宇宙,下至萬事萬物的基本構成和相互變化,蘊含全新而完善的知識體系,對整個美食大陸的推動作用比度量新編有過之而無不及。」

聽聞此言,諸國看客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紛紛再次轉頭看向秦羽的方向,心中駭然難以復加。

秦羽才多大年紀,有沒有三十歲?怎麼敢寫虛空宇宙天地至理?怎麼敢去分析萬事萬物的變化規律?他真的有這個資格嗎?

答案是,有!

秦羽能寫出度量新編已非凡人,再加上這次有三位食聖助陣,足以說明姜王所言非虛,這本《仙方經》的確有著常人難以想象的大意義大功德。

姜國看台區域,秦羽心中莫名悵然,為了這本書,他的確付出了很多,裡面記載了很多現代世界的知識,比如元素周期表,比如物質的基本構成,比如宇宙的宏觀概念,比如維度,等等。

當然,這些知識是不能完全照搬的,必須經過修補,畢竟美食大陸是新的世界,而且點的顯然不是科技樹。

就拿元素周期表來說,必須刪除一些元素,加入一些新的元素,為了做這些研究,他只能求助於食聖,好在幾位食聖都很願意幫忙,並以大能力給了他很多不可替代的幫助。

他相信,有了這些知識,美食大陸的整個知識體系都會發生變化,在融合了新的基礎知識后,必然能夠產生飛躍式的進步。

另外,除了基本知識體系,還有很多很實用的東西,比如各種流行病的藥物組成和配方,比如一些解毒藥劑的配方,這些知識大多來自超級美食系統的知識庫,相信會對美食大陸產生立竿見影的效果。

不可否認,秦羽也是有些私心的,最直接的好處就是兌現承諾拿到了陰陽太極手的第二卷,第三卷應該很快也會到手。另一個長遠的好處就是功德,功德這東西看不見摸不著,也不好說到底是什麼東西,但確確實實存在,而且最大的作用就是鋪平通往食聖甚至更高境界的道路。

秦羽有種感覺,自己通往食聖的道路應該已經被鋪平了,而且正在不斷擴大,這樣將來成就食聖,獲得的實力就會越強! ?《仙方經》

秦羽在三位食聖的幫助下完成的傾力巨著,其意義之大分量之重,毫無疑問完全超過超級水稻。

諸國看客只覺得呼吸都要受到莫大壓力,必須費勁全力才能吸進去一口氣。姜國,一個彈丸小國,公認的弱國,拿出超級水稻已經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現在居然又拿出了一樣更具分量的重寶!

更更可怕的是,兩樣重寶都和秦羽有關,或者可以說就是秦羽拿出來的!

再往前考慮,妖騎兵的出現是因為秦羽,白茗的天賦是秦羽發覺的,慕容雪是被秦羽帶出來的,就連龍魅兒也是因為秦羽才站在姜國陣營。

反言之,如果沒有秦羽,就沒有白茗、慕容雪和龍魅兒的參戰,就沒有妖騎兵,就沒有超級水稻,就沒有仙方經。

將這些綜合到一起,可以這麼說,是秦羽以一己之力,硬撼楚國一國之力,並讓天下為之顫粟。

想到這些,所有人再次感覺到秦羽這個名字的沉重分量,連諸國食尊強者,都忽然有種自己很渺小的感覺。

「恐怕現在就連食聖都沒法和秦羽相比了吧……」不知道誰喃喃低估了這麼一句,卻也正好說出了許多人的心聲,雖然這個念頭多少有些大逆不道,但事實就是如此,相信就算被食聖聽到也不會怪罪。

「重寶,真的是重寶啊!」鬼眼仙將高聲大喊,眼中竟已落淚,隨手翻了幾頁,數十年穩定如山的雙手竟然開始顫抖,彷彿那紙頁都有萬鈞之中,讓他無法承受。

他以鑄造食器聞名於世,外人不知道,但他很清楚自己陷入瓶頸已經二十三年,本以為今生突破無望,誰料隨手翻了幾頁仙方經,就已靈感如潮,有突破瓶頸的徵兆,這要是能夠將其讀完,尤其將物質基本構成和元素知識盡數習得,別說突破瓶頸,就是再上一層樓也是完全足夠。

還有什麼比這更重要的呢?沒有了,對他來說沒有了,這本仙方經就是他的新生!

「不愧仙方之名,的確舉世無雙!」多寶天君給出了自己有生以來的最高評價,他忽然覺得境界有些不一樣了,自己收藏的那些奇珍異寶,全都變成了黯然失色毫無用處的廢品。

「有此仙方,天下大興指日可待,指日可待啊!」齊王大笑,笑聲暢快無比,竟比吃了仙品美食還要高興。

李元真和顏如卿相視頷首,身為世家食尊,他們也都深刻明白這本仙方經的意義,什麼生生不死丸,與之相比簡直就是螢火與之皓月。

見五位評審評價如此之高,姜王不由鬆了口氣看向楚王,楚國實力雄厚,楚王能否拿出更貴重的寶物呢?

齊王笑罷看向楚王:「現在請楚王展示第二件寶物。」

眾人看向楚王,都想看看楚王能否絕地翻盤,要知道,斗寶是三局兩勝,第一件寶物楚國已經輸了,如果第二件寶物還輸,那麼斗寶項目楚國就真的徹底輸了,總比分非但無法追回,反而會變成三比零。

楚王的表情很艱難,就好像獨自一人肩負著世界之重,那挺/拔如山的脊背,隨時都有可能被壓垮。

終於,過了足足五分多鐘,楚王才完全鬆懈下來,霸道龍威的帝王之氣也隨之散盡,揚揚手嘆道:「罷了罷了,不用展示了,寡人準備的第二件寶物,斷斷無法和仙方經相提並論,這一輪是我們輸了……」

說完,楚王彷彿一瞬間老了十幾歲,連寶物都懶得收拾轉身離開。

全場安靜並未嘩然四起,雖然這個結果稍有些疏忽預料,但也還在可接受範圍內,面對仙方經如此重寶,楚王徹底失去信心實屬正常。

自此,所有人都意識到了一個事實,那就是斗寶姜國又贏了,軍爭、食戟、斗寶,原本楚國必勝的三個項目,勝利的果實卻都被姜國摘走,而且其中兩個項目都贏的毫無懸念,不僅讓楚國心服口服,也讓天下人心服口服。

三個項目,三比零,楚國一分都沒有拿到,接下來還有三個項目,就算楚國能夠連勝三場,也不過是三比三戰平而已,再也沒有戰勝姜國的可能,而只要姜國再贏一個項目,就能徹底戰勝楚國,成為國戰的贏家,在天下人面前揚眉吐氣徹底鹹魚翻身。

楚國看台區域,丞相和幾位大臣趕緊跑出來迎楚王,卻被楚王揮揮手驅散。丞相看著楚王滄桑頹然的面容,心中要多難受有多難受,同時對龍將軍更加惱恨,當初要不是龍將軍挑事,楚國何至於有今天?

現在可好,在全天下面前丟人,淪為全天下的笑柄,楚國為以龍將軍為首的狂傲之人付出了無法彌補的慘痛代價。

楚心維、龍驚雷等人都悄悄的坐在那裡,半句話都說不出來,龍仙兒說的沒錯,楚國的確被他們奶了一口。

龍仙兒倒是沒有太多失落之色,反而更多的是思考,還有一絲絲難以察覺的慶幸,楚國固然吃了大虧丟了面子,甚至會傷及國運,而龍家卻從中得到了不少好處。

比如仙方經上就有乾聖的名字,千萬別小看這一個名字,得到的可不僅僅是功德,還有氣運,從此以後龍家的氣運將和仙方經連在一起,無形中得到的好處無法估量。

再比如,龍魅兒無論怎麼說都是龍家人,所以秦羽算是半個龍家女婿,如此看來秦羽的命運也將和龍家的命運發生不可描述的聯繫,秦羽牽動的氣運越多,龍家得到的好處就越大。

「按理說我們龍家半點虧都沒吃,可我為什麼總有種很奇怪很不好的感覺呢?」龍仙兒秀眉微蹙,天龍之力上接天道,最能感受玄妙莫測的命運之力,以她如今的實力,既然有不好的預感,那就一定會有嚴重的事情發生。

場中,齊王收回目光看向姜王:「雖說勝負已定,但可否讓寡人看看第三件寶物是什麼?」

眾人聞言都大感好奇,第一件寶物超級水稻,第二件寶物仙方經,第三件寶物會是什麼呢?難道還會超過仙方經?那得是多誇張的寶物啊,真的無法想象!

姜王點點頭,將第三個玉盒打開,並朝著評審席傾斜。

五位評審瞬間傻眼。 ?第一件寶物超級水稻,第二件寶物仙方經,兩件超乎想象的重寶,壓得楚王連展示第二件寶物的勇氣都沒有直接認輸。

既然如此,第三件寶物會是什麼呢?會不會比仙方經還要貴重呢?

可是,姜王打開第三個玉盒的瞬間,五位評審卻瞬間傻眼,所有能夠看到盒中內容的諸國看客也都紛紛傻眼,原來第三個盒子居然是空的!

沒錯,就是空的,第三個盒子里什麼都沒有。

「這,這是何意?」多寶天君問,還是有點想不明白。

姜王將玉盒倒過來倒了倒:「其實,我國只準備了這兩件寶物,秦大食說,兩件足以,不需要第三件。」

此言一出滿場皆驚,再次不約而同看向秦羽,兩件足以不需要第三件,這是何等的氣魄何等的自信?

五位評審終於明白過來,面面相覷相視苦笑,不過仔細想想,這兩件寶物的確對得起這種大氣魄,並不是盲目的驕傲,而是一種盡在掌握的自信。

楚國看台區域,大多數人的臉色更加難看,那空空如也的第三個盒子,簡直就是對他們的嘲笑,更彷彿一隻巨掌,狠狠抽在他們臉上。

楚王感覺臉上火辣辣的,可是,他的心中已經沒有了憤怒,此時此刻,他甚至對論政項目都失去了百分百的把握,而這一切的一切,根源就是秦羽,是秦羽一次次將不可能變成了可能。

場中,齊王起身,正式宣布姜國獲得斗寶項目的勝利,接著對姜王道:「按照與現制定的斗寶規則,獲勝方將可以從對方的三件寶物之中挑選一樣,姜王請!」

眾人這才記起斗寶項目的獎懲規則,眼中都有羨慕之色,雖說楚國的寶物論價值無法和超級水稻仙方經媲美,但也都是舉世罕見的重寶,就拿生生不死丸來說,身懷一顆生生不死丸,就等於多了一條命,如果拿出來和食聖交換,更能得到遠超價值的報償。

面對價值連城的重寶,姜王卻沒有絲毫猶豫,揚聲道:「如果沒有秦大食,就沒有超級水稻和仙方經,也就沒有這場斗寶項目的勝利,所以寡人以為,獎勵應該屬於秦大食,這件寶物應該由秦大食親自挑選!」

聽聞此言,諸國看客都紛紛頷首,覺得非常有道理,秦羽絕對有資格得到這件寶物作為獎勵。

「秦大食以為如何?」齊王轉身看向秦羽。

「既然如此,那秦某就恭敬不如從命了。」秦羽也不矯情,飛身而起落入場中,絲毫沒有查看另外兩件寶物的意思,更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大袖一卷將裝著生生不死丸的黑盒封蓋收走,然後遙遙朝楚王抱拳道了聲多謝。

看到秦羽的選擇,諸國許多人都不禁暗暗讚歎,能夠毫不猶豫選擇生生不死丸,同樣是大氣魄的一種佐證,如果秦羽在三件寶物之間遲疑不決,反而會讓人看輕。

雙方各自將剩下的寶物收回,自此斗寶項目正式結束,姜國三比零領先楚國,只要再贏一場,就將徹底戰勝楚國,在美食大陸的歷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稍作休息,大約半個小時后,齊王宣布國戰繼續,並對第四個項目進行抽取,抽取的結果讓所有人的心臟都提到了嗓子眼。

戰!

還真是夠巧合的,眼看楚國已經被逼到懸崖邊緣,再退一步就要落入萬丈深淵,分量最重的項目之一「戰」出現了!

一名合格的大食,不僅要擁有高超的廚藝,還要擁有強橫的戰鬥力,就如同太極的陰陽兩級,陰盛陽衰則陽克陰,反之亦然,想要平衡進步,就必須齊頭並進。

「居然是戰,這下可有的看了,姜國贏了就徹底贏了,楚國輸了就徹底輸了,雙方肯定會打出真火!」

「別鬧的太嚴重就好,畢竟都是難得的天才,折損在這裡真的太可惜了。」

「誰說不是呢?可問題是誰留手誰就可能會輸,所以誰都不會留手,肯定會拼個你死我活,能不出人命就是最好的結果。」

「先別說這些,雖然姜國食戟決戰贏了,但也是險勝,這一戰勝負不好說。」

「雖然每次以為楚國贏,結果都是楚國輸,可我還是覺得這次楚國能贏,畢竟有個食尊英魂坐鎮,又冒出個得到食神傳承,能展開食神領域的傢伙,綜合實力已經超過了姜國。」

「那可是食神傳承,天命所向眾望所歸,怎麼可能會輸?食神領域只要展開,別說戰鬥,引動食氣都會很困難吧。」

看到這個結果,諸國看客議論紛紛,半數左右認為雙方實力不相上下,另有半數略微傾向於楚國,畢竟項問天這顆砝碼的重量,已經重到足以改變天平平衡。

楚國看台區域,眾人卻顯得有些為難,原因很簡單,項問天自從被七聖帶走之後就沒回來過,四帝缺一,影響極大,如果算上食神領域的缺失,影響更是無可估量。

楚王嘆了口氣,剛想言明情況將戰鬥項目延後,就見遠方光柱衝天,以極高的速度橫空而來,呼吸之間已經來到戰場上空,聖光波動漣漪漫天,赫然是食聖親至。

呼啦啦全體行禮,通過那波動的聖光,隱約可見食聖身邊站著一個人,此人居然有六條手臂,可不正是項問天嗎?

「下去吧,切記吾言,不可妄為。」聖念之音隆隆回蕩,一道光之階梯從天而降直落地面。

項問天躬身道謝拾級而下,重新出現在眾人面前,所有人的第一感覺就是項問天和離開前不同了,至於究竟哪裡不同,卻又說不上來。

項問天看了秦羽一眼,轉身朝楚國區域走去。食聖則捲起漫天聖光返回稷下食宮。

光芒散去威壓消失,秦羽起身凝神蹙眉不語,別人不知道項問天哪裡不同,但他看出來了,項問天上次對食神之心的控制簡直可以算得上糟糕,只是粗暴的催動釋/放而已,而此時此刻,食神之心明顯處於最低激活狀態,而且異常穩定,控制程度明顯提升了一個境界,其中差距好比胡劈亂砍變成精妙劍法,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看來諸聖還真是給了他不少好處。」秦羽心中暗想。 ?不論如何,項問天的回歸,給楚國眾人吃了一顆定心丸,立刻針對眼前的形勢進行磋商討論。

「軍爭、食戟、斗寶我們都輸了,還剩政、民、戰三個項目,其中戰是我們最後一次出場的機會,我們無論如何也不能再輸!」龍舞兒沉聲道,短短時間她就已經恢復精神,氣勢猶在,卻沒有了之前那種自視過高的驕傲。

「食尊英魂能讓你擁有普通食尊的戰鬥力,所以你依舊是我們的第一主力。根據資料,對方七人之中,戰力最強的是秦羽,那龍魅兒雖然已經龍化,但聽說龍化過程中過早孵化,導致實力大幅下降,需要重新修鍊,依我看戰鬥力應該不如秦羽。」

楚心維分析道,他說這話是有依據的,當時食帝考核出海遊玩,秦羽孤身一人硬撼黑龍龍群,給許多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雖說當時那些黑龍都是小龍,修為不算高實力不算強,但別忘了當時秦羽還不是食帝,現在秦羽已經是五品食帝,實力必然得到大幅提升。

龍舞兒聽懂了楚心維的意思,卻搖了搖頭:「你想集中全力圍攻秦羽?不,恰恰因為我們輸不起,所以計劃必須重新定,我們反其道而行,先切弱者,最後再圍攻強者。」

「你的意思是,先集中精力掃除秦羽和龍魅兒之外的對手,然後圍攻他們兩?」龍驚雷問。

龍舞兒頷首道:「屆時以多打少,縱然秦羽和龍魅兒有通天之能,也不可能是我們的對手。」

「小看龍不好吧,魅兒妹妹擁有雷霆龍力和白金龍力,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龍仙兒說著話鋒一轉,「不過,我可以擋住她。至於秦羽,就要靠你們自己了,當心別被揍趴下。」

楚心維不滿地哼了一聲:「我、問天、斬空、驚雷、寒星,集合我們五人之力,難道還擋不住秦羽區區一人?他再強,也只是一個人而已!倒是你,我承認你天賦比我強,可龍魅兒畢竟是龍,你萬一擋不住怎麼辦?」

「我自然有辦法擋住,到時候你就知道了。」龍仙兒神秘一笑。

「好,龍魅兒就交給你了,無論如何一定要擋住她。問天你帶頭擋住秦羽,以你的食神領域應該沒問題。等我掃平其餘人,立刻馳援你們!這次我們絕對不能輸!」龍舞兒用力握拳,語氣斷冰切雪。

姜國看台區域,戰鬥對決項目分量很重,氣氛卻遠比楚國那邊輕鬆,畢竟已經贏了三個項目,無論如何姜國都已經立於不敗之地,再贏也只是錦上添花而已。

「秦大食,你看我們要不要稍微……」姜王沒有說完,意思卻已經很清楚。眼下姜國三比零領先,已經出盡風頭,如果咄咄相逼真的贏了楚國,或許會自此和楚國交惡,而如果讓出三分,來個三比三平,楚國面子上至少好看些,也不會那麼記恨姜國。

「全力以赴才是對對手的尊重,而且這一場我們也不是那麼好贏。」秦羽道。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