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動手,那就都別走。」

林凡冷酷開口。

他看見小諾等人人帶血,當然也殺機大動。

這兩尊主宰死定了,沒有誰能救他們。

「王偉……你坑老子!」

秦天慘叫,正被這暗金骷髏壓着血虐,軀骸都殘破了,此時,他睚眥欲裂盯着正向第五層急速逃去的王偉。

一聲大吼,秦天震拳逼退了暗金骷髏,有一道銀色的匹練從他掌心竄出去,向逃竄的王偉席捲而去——

「叔祖、救我!」

王偉慘嚎,王恨水的大喝震響,從通道中殺出,眼眸森然:「秦天、你想死?」

「是你王家想死!」秦天被扭斷了一條臂膀。

「放了他。」王恨水來了,眼神冷冽。

「咔嚓。」

王偉直接被秦天活生生扭成兩半。

王恨水眼角抽搐:「林兄,請出手。」

他在開口求林凡相助,只因,他相隔還有點遠。

林凡只是掃了王恨水一眼,沒有說話。

如何救?

怎能救?

這王偉想亡他們的心不死,甚至差點造成小諾等人的死傷。

「林兄!!!」王恨水低沉大喝。

林凡搖頭:「罪在不赦,沒辦法相救。」

死了。

王偉被瘋狂的秦天直接捏爆。

最主要是,秦天知曉自己本來就沒有活路了,什麼都不在乎。

且,將之所以遭劫的一切原因都歸咎在王偉身上,若非是他那時候在之耳邊講述出,林凡與宇主半廢,且得到亡魂果,他怎麼可能在分明要罷手的情況下,再起殺機?

當然,最終秦天也被殺死。

另一尊主宰也被宇主斬碎。

兩尊主宰隕落在此地,在爆出的毀滅規則如混沌般覆蓋,若非是宇主出手庇護,此地沒有幾人能活下來。

王恨水攤手,將王偉已經殘缺的軀骸攝走,深深凝望一眼林凡后,轉身就走。

「他知道王偉前來嗎?」宇主在問。

林凡搖頭:「他定然知道王偉前來,但王偉所作所為他是否知道,這就未知;但此事後,我們與王家再也沒有任何情義可言,且要做好準備。」

宇主眼眸一眯,殺機一閃。

「等等,先服藥。」林凡制止,直言還不是與王家徹底翻臉的時候,沒那個必要。

王家只有王恨水一尊主宰坐鎮,林凡敢保證,就算是王恨水想要報復,那至少也得確保能夠一擊必殺他們所有人。

最起碼,在沒有那個實力前,王恨水都會很老實。

一群人繼續向前走,尋了個比較安全的地方,林凡與宇主合力布下大陣,確保哪怕是主宰這個層次的人物都不可能輕易闖入,剛開闢出的洞府中,且林凡還以排出傀儡大陣。

亡魂果煉製的丹藥有限,但也足夠此地的人一人一顆。

丹藥自然是丹雲層次,但看上去很恐怖,那丹藥上像是刻畫着一張張扭曲而猙獰的面孔。

讓珏公主與小公主兩個女子都皺眉,甚至小公主都在撒嬌,不想吞服此葯。

還是林凡說出此丹的種種逆天,她這才勉為其難。

各自分散吞服丹藥,有如流水般的嘩啦聲。

半月後,小諾第一個吸收完畢丹藥;他站在原地,但虛空都不穩了,一股獨有的神魂威壓,讓虛空紊亂扭曲,很長時間后,那因暴增而流出的神魂力,才被小諾收回魂海中。

第二個吸收完畢丹藥的,是小武,第三個是小公主,第四個,則是珏公主,宇主是最後一個。

當然,在宇主之後的,還有林凡。

「父親,吞服此丹后,損失的魂力是否彌補回來?」

小諾眼中帶着期盼。

林凡苦笑:「哪裏有這麼容易?」

小武皺眉:「若早知,弟子當不服此丹,師尊若是能在服一顆,當能痊癒。」

小武等都很自責。

「說什麼傻話?這種丹藥能吞服一顆都是叨天之幸,在吞服第二顆,就是純屬的浪費,沒有多大作用。」林凡笑着,道:「你們不必擔心,吞服此丹后,雖我未能痊癒,但已經彌補了三分之一還多,若是再有奇遇,彌補回損耗,甚至更進一步都未可知。」

宇主咂舌:「你原本的神魂力究竟多強?此丹藥,都讓我感覺到神魂力的穩步晉陞,但你卻是只彌補回來三分之一?莫非你原本的神魂力比我還強?」

林凡笑道:「我的神魂力本就遠超本身的境界,在我破鏡天帝時,神魂力就與主宰相當,而之後又有長足的進步,應該的確是要比你強一些。」

宇主翻白眼。

「你們的進步如何?」林凡岔開話題看向小諾等。

小諾笑道:「進步很大,已經恍惚間可見帝皇那個境界。」

小武也點頭:「我與小諾差不多,雖未曾真確的感知到帝皇那個境界,但應該相差不了多遠了。」

珏公主等都點頭,直言自己的進步都很大,雖未曾有小諾那般逆天,直接可望見帝皇門檻,但神魂力長足進步后,對於規則與秩序等的感悟將會更輕易,想要突破至帝皇這個境界,應該只是時間問題。

神魂力晉陞,一直都是修者面臨的最大難題,你神魂越強,自然就越是容易感悟大道,所以當他們的神魂力提升后,悟道之力更強自然就理所應當。

此時第五層中,打成一鍋粥了,只因,這第五層中,出現一座丹堂,其內各種丹藥被整齊的碼放在架子上,淡香濃郁,且都是各種已經近乎絕跡的大葯。

故而,只是短短半月時間,在這丹堂前死去的修者,至少已經有上千,且這個死傷的數字還在不斷的增大。

當然,死去的多是低境界的修者,帝君或是帝皇這個層次的生靈死傷有限,而至於主宰等,更是沒有人因此而死,已經攀升到丹堂的更高處。

喜歡至尊武魂請大家收藏:()至尊武魂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 張若塵再次走入天下神女樓深處的天尊神殿廢墟,這裏已大變樣,殘垣斷壁間,長滿靈花異草,葉片晶瑩如翡翠,花瓣色彩艷麗,芬芳幽香。

千丈高的石牆,白霧流動,神光隱現,壁畫靈動。

依舊破敗不堪,依舊充滿無數未知兇險,但,卻多了不少生命氣息。

可以預想,將來這裏必將衍化成神土聖地,再現天尊神殿輝煌。

這一切應該都與世界之靈蘇醒有關!

張若塵一路前行,來到天尊皓月台的下方。

冥花坊主「語千丞」和雪域坊主「柳輕城」,帶領多位大聖和聖王,正在清理四周環境,修築皓月台殘缺的地方。

「拜見界尊!」

見到張若塵,眾女肅然起敬,紛紛上前行禮。

語千丞黑色蕾絲下的雪白肌膚若隱若現,走了過去,但,刻意收斂了身上的媚惑,道:「界尊,我們已經收到漁謠神師的神諭,從現在開始,你可以調遣星桓天的一切修士,包括神女十二坊的列位坊主。」

「神殿廢墟廣闊無邊,危險重重,你們多加小心。」張若塵道。

語千丞道:「神師閉關療傷之前,已經清理天下神女樓到天尊皓月台的這片地域,佈下了神陣,暫時倒也不用擔心安全問題。」

張若塵取出一株有助於療養傷勢的元會聖葯,白龜玄草,遞給她,道:「你也傷得不輕,別耽誤了修行。」

「多謝界尊。」

語千丞難掩心中喜悅,施施然的向張若塵行了一禮。

這株白龜玄草,至少已經有五個元會的藥力,罕見至極,即便對神靈而言,也十分珍貴。

她知,自己此前主動結識張若塵,拜師學習音律,又幫張若塵送信。無形間,她與張若塵的關係,顯然比神女十二坊別的神靈更加親近,這對她將來在星桓天諸神中的地位提升,將會有無窮好處。

同為坊主的柳輕城看在眼中,心中多少是有一些羨慕。

再有外敵的時候,她們的確是可以聯起手來一起迎敵。但,沒有外敵的時候,各大坊主之間,其實是競爭大於合作。

張若塵登上天尊皓月台,如同一步步登上浩瀚九天。

在縹緲的雲霧間,只見,白卿兒獨自一人懸空盤坐,黑髮垂在虛空,分出一道道靚麗的身影,正在修復陣法銘紋。

天尊皓月台,如白玉鑄成,一直聳立到雲層之上。

上,可觀望千星連珠的星空。

下,是白茫茫的雲海,無邊無際。

在天尊皓月台的中心,有一個環形的凹糟,曾經佩戴在白卿兒手腕上的鐲子,此刻便是鑲嵌在裏面,散發出一粒粒耀目的星光。

張若塵抬頭看着星空,心中暗道:「原來天尊世界,就是我們在地底看到的那片陌生星空,只有將你的這枚鐲子,放置到天尊皓月台上,才能將它激發出來,從而與千星桓天陣合二為一。有此陣守護,便是神尊前來,也休想闖得進星桓天。」

他本以為,受如此大的打擊,足以讓白卿兒消沉下去。

但,此刻的她,卻絲毫看不出傷心和痛苦。

越是如此,張若塵才越是擔心,道:「我已經答應了漁謠神師,做星桓天的界尊,助你處理接下來的一切事物。」

白卿兒雙眸睜開,萬千分身回歸本尊,道:「你是界尊,我最多只是天下神女城的城主,應該是我助你才對。」

「你在乎這個嗎?」張若塵道。

白卿兒道:「你知道我一貫強勢,不喜歡居於人下。」

「等我處理完十三界大軍和地獄界諸神的事物,便將界尊的位置讓給你。」張若塵道。

白卿兒並未露出半分高興的神色,玉足踩着虛空,點出一圈圈光亮,落到地面,道:「不喜歡居於人下,就一定是居於人上嗎?張若塵,坦白的說,當初在冰王星機封聖府中,真正意義上認識你的時候,我從未想過有一天,我們的關係會發展到現在這一步。」

張若塵道:「我也坦白的說,那時的你,做事心狠手辣,又詭異絕倫,當真是強勢得讓人喘不過氣。」

「但世間的緣分,就是如此奇妙。」

白卿兒說出這一句后,凝看了張若塵許久,才又道:「我不和你爭界尊的位置,但你必須給我一個界尊夫人的名分。我不想像我母親那樣,到死的時候,依舊一無所有,只留下一個受天下人嘲諷的艷名。我不希望,我所愛的男人,是下一個奪天神皇,或者是下一個荒天。」

說到最後時,她不再平靜幽淡,雙眸泛紅,側臉看向別處。

顯然她已經知道了不少真相。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