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像你這樣的修士,要突破築基期,最好的辦法就是找到『築基丹』,築基丹能夠提高築基的成功率,而且會降低失敗所造成的反噬,再加上中品或者上品的仙脈靈氣,你築基必定不成為題,還可以讓你日後的修鍊暢通無阻。」

藏鋒看著江落妃解釋道。

「那好,我派人找築基丹。」

「給我等等臭丫頭,築基丹豈是這般好找,不要說你所在這個小小的凱霞州,就算一些大的宗門,築基丹也只能給核心弟子食用,在大陸,築基丹根本有價無市,你就算找到,也不可能買得起。」

原本想立刻動身的江落妃硬生生地被藏鋒叫住,聽完了對方的話后,她的神色又委頓下來。

藏鋒沒好氣地看了她一眼,隨後繼續說道。

「別這個死樣,築基丹雖然難找,不過還有另外一種方法。」

江落妃一聽,精神頓時一震,其實也難怪她會這般著急,因為築基后所能做的事情實在太多了,比如駕馭飛劍,自由地在空中翱翔,又或者修鍊法術,一掌打出烈火焚天,這些都是江落妃一直想嘗試的。

「築基丹之所以會這般稀缺,是因為缺少材料,如果你能夠把築基丹的材料找來,然後去找煉丹師幫忙煉製,這樣相對會容易一點。」 「築基丹之所以會這般稀缺,是因為缺少材料,如果你能夠把築基丹的材料找來,然後去找煉丹師幫忙煉製,這樣相對會容易一點。」

藏鋒淡淡地說道。

「都是什麼材料,說給我聽聽。」

江落妃就真的不信邪了,這築基丹非要弄到手不可,藏鋒的話剛說完,她就立刻問道。

「嗯,我想想,煉製築基丹,好像有三種材料,分別是固脈藤、火靈果、玉髓芝,不過你要知道,找這些材料也不是一件簡……」

「你看看是不是這幾樣。」

藏鋒的話還沒有說完,江落妃的納戒一閃,就拿出了三樣東西放在桌面上。

「我靠,你這小丫頭從什麼地方找來這些東西的!」

這些都是罕見的靈草,所以藏鋒一看到桌子上這三樣東西,立刻就認出來了。

「呵呵,這些是江家庫存找到的,那個時候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但它們體內有蘊含著澎湃的靈氣,所以我就留了下來。」

這些東西是江落妃完成任務后神秘字條獎勵的,她當然不會告訴藏鋒,所以就說了一個謊。

藏鋒意味深長地看了看江落妃,隨後嘆了一口氣說道。

「哎,你這個小丫頭真的太好運了,要把這些東西找齊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沒想到你找都不用找,直接就得到了,真讓我眼紅啊。」

江落妃微微一笑,沒有人知道,她得到這幾樣東西到底花了多大的力氣,擊殺江德三兄弟、江遠道、與結丹期的魯柏飛,又豈是像謊言所說的那般簡單。

「那現在我需要做什麼呢,是不是去找煉丹師?」

江落妃打鐵趁熱,追問道。

「這個……」

藏鋒遲疑了,因為她知道,凱霞州這個小地方肯定是沒有煉丹師的存在的,只有到大陸的大州才有可能找到,但也同時意味自己要離開這個清靜的地方,再次進入濁世之中。

似乎明白藏鋒心中的顧慮,江落妃站起身子,雙手一拱,緩緩朝著藏鋒拜了下去。

「喂,你幹嘛!」

藏鋒見到江落妃有這般動作,吃驚說道。

「前輩,我真的很感激你對江家的幫助,沒有你,就算我有百築靈符,依舊不是歐陽澤的對手,我江落妃這個人沒什麼優點,但我知道滴水之恩湧泉相報的道理,你對我江家的恩惠,我不會忘記的。」

「我雖然不知道前輩你堂堂一名元嬰修士,為什麼要隱居這裡,但是我真的很想變強,你與我同樣有著共同的敵人,雖然我現在的能力對於陰冥宗來說簡直如同螻蟻一般,但請前輩你相信我,我會非常努力地變強!終有一天,我會把陰冥宗踏碎!」

江落妃的眼神充滿堅決地直視藏鋒,字字鏗鏘,那樣子真的讓人從心裡相信她會做到。

「哎,正是敗給你這個小丫頭了,好吧,我答應你,我陪你出去吧。」

藏鋒足足沉思了半個時辰,這才嘆了一口氣說道。

江落妃高興得直接跳了起來,只有現在,她才像一個小屁孩一般。 江落妃高興得直接跳了起來,只有現在,她才像一個小屁孩一般。

「從今天開始你不需要衝擊瓶頸,只需要不斷鞏固你的基礎,等到你把這樣的一切都做好的時候,我們就動身出發吧。」

藏鋒微微一笑,她此時的笑容可燦爛多了,似乎放心了胸前的一塊巨石一般。

「嗯,好的,我現在就去安排事情,不需要半年時間,江家准能把整條仙脈霸佔下來。」

說完,江落妃就一溜煙地跑出了中庭,消失在藏鋒的面前。

「哎,當我老人痴獃,江家怎麼可能會有這些東西,不過這神秘的小丫頭難道你真的可以幫我嗎……」

藏鋒看了看桌面上那三株靈草,無奈搖了搖頭,隨後喃喃道……

一個黑漆漆的山洞裡面,突然有兩道白光如同黑夜明珠一般閃爍了一下,整個山洞立刻被照亮了。

這個山洞位於凱霞州仙脈的尾端,靈氣雖然不是非常充足,但是此時這個地方,卻散發出異樣的靈氣波動。

整個山洞的面積大約有一百平方米左右,而原本平緩的靈氣突然暴躁起來,隨後在穹頂凝聚成一個漩渦般的靈旋。

不久,所有的靈氣都被這靈旋吸收得一乾二淨,整個空間竟然變成一個靈氣真空地帶。

「喝!」

一聲低沉的叫喝發出,靈旋瞬間下降,被吸附在一起的靈氣竟然全部消失,再也找不到蹤影。

「呼……」

而山洞中央的人影卻長長地呼出一口氣后,山洞的靈力波動過了許久才緩緩平穩下來,雖然剛才的靈氣被吸收得一乾二淨,但這裡畢竟在仙脈之上,靈氣會源源不斷地補充回來。

「八個月了,不冷的改造工作應該差不多要完工了吧。」

此人正是閉關了整整八個月的江落妃,只見她睜開雙目后,若有所思地喃喃道。

慢慢站起身子,八個月雖然對於修鍊中的她只不過是短短的幾個瞬間而已,但是身體已經僵硬了。

「噼里啪啦……」

「爽啊!」

大大地伸了一個懶腰,爆豆般的聲音頓時在全身上下響起,江落妃也不禁舒服地呻吟了一聲。

江落妃的目光頓時一變,右腿往地面一蹬,舉起右掌竟然就這麼往用巨石封住的洞口一拍!

「湮滅掌!」

「轟隆……」

乳白色的右掌擊出,整個山洞都為之震動,不少碎石嘩啦啦地落了下里,而封閉了八個月之久的山洞也終於被打開了。

「湮滅掌:由《三十六湮滅指》第二層所演化而出,共分三層,恭喜你進入了第二層大圓滿境界」看到神秘字條的提示,江落妃的嘴角微微一笑。

這八個月一來,她都把時間安排得非常好,破天訣只要運行滿十個修氣后,她就開始冥想湮滅掌,雖然湮滅掌還沒有在戰場上綻放過光彩,但是江落妃知道,這功法絕對不容小覷,一定要好好修鍊。

看到被自己打穿的洞口,江落妃滿意地點了點頭,緩緩走了出去。

在八個月之前,江落妃與藏鋒達成了共識后,因為怕影響不冷的改造行動,所以她就乾脆不在房間內修鍊,隨後找到了這樣一個好地方。 在八個月之前,江落妃與藏鋒達成了共識后,因為怕影響不冷的改造行動,所以她就乾脆不在房間內修鍊,隨後找到了這樣一個好地方。

溫暖的陽光散落在江落妃的身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她就朝著趙家走了過去。

就在距離趙家府邸還有一公里時,江落妃的腳步不由自主地停了下來,因為眼前的一切實在是太讓她感動了。

八個月的時間,對於修士來說並不是很長,但整個趙家已經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了。

雖然距離府邸還有一公里,但是那偌大的門戶已經映入眼帘,高達五丈的厚實城牆,還有那充滿了恢弘氣勢的大門,無一不刺激著江落妃的視覺神經。

與之前破破爛爛的趙家府邸相比,現在這裡簡直是煥然一新,給人庄江沉重的感覺。

……

「咦?你是什麼人,站住!江家重地,閑雜人等不得靠近!」

江落妃這才走近大門,但是門口的某個穿著江家弟子服飾的人突然對她喝道。

環視大門,江落妃發現這裡的門衛竟然有十個,個個精神奕奕,神采飛揚。

再抬頭一看,在城牆上竟然還有不少弟子正在巡邏,總體的感覺讓江落妃覺得這裡守衛的森江程度絲毫不比上一輩子遊戲世界中的大公會要差。

看到這裡的變化如此之大,江落妃也不生氣,微微一笑說道。

「你們都好面生,是新來的弟子嗎?」

對方以為面前這個人聽到江家的門號定會掉頭走人,但沒想到她還不走,竟然還敢反問,不禁愣了一下,隨後眉頭微微皺起,說道。

「是,我們江家選拔出來的新弟子必須擔任輪流站崗一職,今天正好輪到我們幾個。」

「哦哦,原來如此……」

江落妃恍然大悟,撓了撓頭頂喃喃道。

這門衛看上去年紀應該不超過二十,釋放出來的氣勢雖然厲害,但與那些惡狠狠的門衛不一樣,這一點讓江落妃十分滿意。

畢竟在自己閉關之前曾經吩咐過,要真正地壯大宗門,就要以德服眾,決不能只靠拳頭,看到這些新進門的弟子有這般態度,江落妃已經知道不冷等人都沒有忘記這道理。

「你還是快離開吧,這裡不得遊覽參觀的,看你年紀輕輕的,幹嘛不努力一下,要去當乞丐呢,下個月我們江家有收徒考試,如果你真的走投無路,可以過來試試,放心,我之前的環境也不比你好上多少,江家不會看不起任何人的。」

門衛看到江落妃雙眸不斷在周圍掃視著,似乎很喜歡這裡,隨後沉思了一會兒說道。

「乞丐?」

江落妃聽到對方的話頓時愣了一下,隨後低頭看了看身上的衣服,不禁發出一絲苦笑。

也難怪對方會這麼說,因為閉關的這八個月以來她雖然沒有運動,但是身上的衣服已經充滿了塵埃,而且也沒有洗澡,身上的臭氣已經很濃郁了。

「不是的,你聽我解釋,其實我是江家的族……」 「不是的,你聽我解釋,其實我是江家的族……」

「喲……老大!」

江落妃剛想解釋,但她才說到一半,一聲驚訝突然從不遠處傳來,打斷了江落妃的話。

「隊長!」

站在門口的十個護衛看到從遠處走來的身影,絲毫不敢怠慢,立刻抬頭挺胸,整齊一致地說道。

是的,這個人正是負責趙家改造工作的江不冷,她本來在不遠處查看田地耕種的情況,這一回來,就看到了江落妃,不由大吃一驚。

「老大,你出關了。」

不冷扔下肩膀的布袋,快步走上前來,也不嫌江落妃身體臟,一把就抱了上去。

「呵呵,是啊,我回來了,你行阿,才八個月,你竟然可以把這裡弄成這般摸樣。」

江落妃也用力地拍了拍不冷的後背,興奮地說道。

「走,咱們進去說,很多新來的弟子都想見你呢,我都快被煩死了。」

不冷放開江落妃,有點激動地說道。

江落妃沒有推辭,她一早就想進去好好梳洗一下,身上粘粘黏黏,一點都不舒服。

「哦,對你,算你們有福,族長一回來就被你們看見了,以後要記住了,這個人就是我的老大,也就是江家的族長。」

不冷摟著江落妃剛想走進大門,彷彿突然想起什麼,立刻對著十多個負責門衛工作的弟子說道。

那些弟子已經愣了半天了,此時聽到不冷的話,紛紛倒抽了幾口冷氣。

……

「臭丫頭,聽說你回來了,怎樣,有沒有走火入魔,缺胳膊少腿的!」

江落妃才剛剛梳洗完畢,走入全新的中庭想喝杯茶水,一把震天般的聲音就傳來了。

江落妃差點沒把嘴裡的水噴出來,看著從門口走進來的大漢瞪了一眼道。

「行,我一回來你就這般詛咒我,虧你還是長老,是不是想篡位不成。」

此人根本不用猜測,江落妃只聽聲音就已經知道是藏鋒,分別了八個月之久,藏鋒的樣子也有了一絲改變,似乎精神好多了,而且還穿著神氣的長老服,也不像之前那般,整個人如同野人一般。

「別放屁,做族長,我還懶得管呢,更何況損損更健康嘛,來,讓本小姐看看你這幾個月到底有沒有偷懶。」

藏鋒的話音剛落,整個身影突然一閃,但江落妃再看清楚她的身影時,她已經距離自己只有一步之遙了,而且右手已經放在自己丹田之上。

江落妃也不是第一次被藏鋒探查丹田,所以這一次她並沒有反抗,只是感覺有一股暖流從藏鋒的右掌緩緩灌輸在當丹田之中,十分舒服。

「嗯,靈氣飽滿結實,已經差不多到達巔峰的狀態了,看來這八個月你的確很努力。」

藏鋒收回右掌,點了點頭說道。

「對了,我二伯那邊有什麼消息沒有?」

江落妃知道要突破築基並非這般簡單,而且藏鋒也曾經答應過自己,會與自己一同前往大州,所以她一點都不著急,反而問起江家的情況了。

藏鋒點了點頭,說道。

「嗯,在你閉關這段時間內,她曾經來過兩次,交代了開荒的事情后就離開了,原本她也想見見你,但知道你閉關后,她就不敢打擾你了。」 藏鋒點了點頭,說道。

「嗯,在你閉關這段時間內,她曾經來過兩次,交代了開荒的事情后就離開了,原本她也想見見你,但知道你閉關后,她就不敢打擾你了。」

聽到藏鋒的話,江落妃頓時覺得鼻子有點酸酸的,這種感覺似乎好久都未曾有過了。

上一輩子身為冷麵金牌殺手,她就一直讓自己處於冰冷狀態,來到這個世界后,可能記憶與這具身體結合在一起的關係,從而也讓她情感的冰冷態度也有所改變。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