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任師。」吳歡和寧霜兒應了一聲,跟在了任寒身後。

「你們隨我一起進入琉璃塔,尋找冰熊戰印。」任寒口中說著,率先朝著視線盡頭的琉璃塔閃掠而出,吳歡和寧霜兒緊隨其後。

「吳歡是最早師從大哥的弟子,戰魂師的修為也是最為深厚,大哥是逍遙宮的宮主,那吳歡便是逍遙宮的首座大弟子,大哥在血色戰區布下雷獄,歷練眾人,寧霜兒盡忠職守,護陣授藝,功不可沒,是以當居逍遙宮次座二弟子,秦峰雖然拜師在寧霜兒之前,但是受孟海棠蠱惑,假傳大哥口信,致使大家身陷陷阱,受此磨難,過大於功,當罰,因此位列寧霜兒之後,是為三弟子,其次是寧遠、龍章、蘇賀、秦軒、嚴昭、聶童,你們是第一批通過雷獄試煉的人,與吳歡、寧霜兒一起,並列逍遙宮九大親傳弟子,當無疑議?」任寒走後,小傲沉聲問道。

「多謝任傲師叔提點,弟子犯下大錯,心服口服,絕不會與二師姐爭鋒,請任傲師叔儘管放心吧。」秦峰哪能不知道,小傲這番話其實就是說給他聽得,因此急忙表態道。

「我名叫任傲,本體為幽冥犬,是大哥坐下第一神獸,素心本體為銀妖狐,是大哥坐下第二神獸。任天本體為碧眼金蟾,雖然跟隨大哥的時間比素心要早,但是修為尚低,雖然具有繼續進化成為碧眼天蟾的能力,然而為時尚早,因此排在第三。被大哥煉化的任青,本體是青魚,但是體內煉化了鯤鵬神獸獸核,被煉化之後仍然具有進化成為神獸鯤鵬的能力,是為大哥坐下第四神獸,我等兄妹五人,當算是逍遙宮的尊長,諸位可有疑議?」小傲繼續問道。

「憑什麼是你來說這些事情?」素心不服氣。

「因為我是幽冥犬,因為我跟隨大哥時間最早,還用我把話說明嗎?」小傲隱晦的說道。

「嘁!」素心鄙視的看了小傲一眼,卻沒有在說話,小天倒是沒有任何意見,老二老三對他來說,也沒什麼區別。

「我等也沒有什麼疑議,弟子參見三位師叔!」秦峰知趣的率血色戰區眾人向小傲三人行禮道。

「任……任傲先生,老夫想多嘴一問,我們這些老一輩,也都經歷了雷獄試煉,而且是霜兒傳授我等逍遙宮秘法,可這輩分就……」寧斷城尷尬的說道,身後那幾個和寧斷城同一批經受雷獄歷練的長輩也是連連點頭。

「你們十人,就姑且擔任逍遙宮的長老吧,但是,長老之位不會一直坐實,爾等都要盡全力提升自己的修為,才能保住長老之位,若是屈居人後的話,那可就要學無先後,達者為師了,讓你們叫自己的後輩一聲師兄師姐,也不是不可能的。」小傲正色說道。

「多謝,多謝任傲先生為我等正名啊。」寧斷城得到了滿意的答覆,高興的說道。

「日後秦峰等人稱我三人為師叔,你等十人,就稱我們為先生吧,也免得你們尷尬。」小傲一本正經的說道。

「正是正是,任傲先生考慮的實在周到,我等心服口服啊。」寧斷城連連點頭道。

「大哥自東山界起家,投身半寸山,后輾轉至南荒界,投身拾荒學院,期間遠赴唐城,最後才來到這拾荒島,待大哥拿下拾荒島之後,血色戰區更名為逍遙宮,需與半寸山、唐城、拾荒學院永世交好,互相拱衛,永保康寧。」小傲一氣安排道。

「遵命!」寧斷城等人齊聲說道。

「任傲師叔,等咱們平息了這次的事情,任師還還會離開拾荒島嗎?」秦峰問道。

「當然要離開,大哥還有他自己的事情要做,下一站是哪裡,現在就連我也不知道,或許得等大哥從那琉璃塔里出來,才會見得分曉。」小傲說道。

「憑藉任師與諸位先生的修為,這天下,也可去得了。」寧斷城點頭說道。

「唐城主,日後唐城和拾荒島可以加強聯繫,互設辦事處,通行貿易,互相交流,唐城與斯諾學院私交甚好,日後也要多走動了,至於東山界,地處偏遠,少與外界溝通,就暫且先緩一緩吧。」小傲安頓道。

「正是此理,唐某心中自有定計。」唐牧點頭說道。

唐牧話音未落,琉璃塔頂便是一道冰藍色光芒激射而出,冰藍色光芒之中,任寒手執長鉞,腳踩一隻冰霜巨熊,出現在眾人視線之中,吳歡和寧霜兒一左一右,跟在任寒身後,仿若仙人,隨後藍光一閃,三人已經重新落回到了眾人身前,冰霜巨熊消散於無形。

「冰熊戰印已經找到了?」小傲欣喜的問道。

「剛才你不是都已經看到了么?因為有這把長鉞的指引,所以並沒有費多少功夫。」任寒點頭說道。

「接下來,要融合戰印嗎?」小傲問道。

「暫時不用,融合戰印之後,修為還會暴漲,我剛剛才晉入神皇境界,氣息還不穩定,若是繼續提升,容易埋下禍根。」任寒說道。

「得到下一站的提示了嗎?」小傲點頭,繼續問道。

「六-合殿的血鷹戰印在中州,而且,要和咱們的老對頭五毒門交手了。」任寒眼中精光一閃,說道。

「只要知道了下一站的落腳點,那邊是神擋殺神,佛擋殺佛,五毒門十毒門,可阻擋不了我們的腳步。」小傲豪氣的說道。

「諸位休息的如何?」任寒轉頭問道。


「任師放心,已經完全可以一戰了!」唐牧等人說道。

「那咱們現在就殺回去,蕭漠為我們準備了一份大餐,我們也得給他一個驚喜啊。」任寒沉聲說道。

「禮尚往來,正該如此。」寧斷城狠戾的說道,在氏族林區囚牢所受的那些非人的折磨,他可全都記得呢,況且老父親寧無敵還是死在楊月華那個女人手上,這個仇,可是一定要報的!

「先前,我觀蕭漠陣營,共有五位處於神皇境界的強者,這五人之中,我可對陣一人,素心和小傲可對陣一人,小天和雷嬰可對陣一人,吳歡率唐城將士對陣一人,寧霜兒率血色戰區戰魂師對陣一人,斬殺這五人之後,我領唐城八衛發動八方戰魂陣,吳歡,我授你戰魂神盤,你以血色戰區戰魂師戰意啟動戰魂神盤,率一千戰魂神兵,助我掃平氏族,氏族投降則可,若是不降,力斬不赦!」說著,任寒將戰魂神盤遞到了吳歡手中。

「此物經此一用之後,就留在拾荒島吧,交給寧霜兒保管,也算是一尊大殺器,等此事一了,你要潛心鑽研八方戰魂陣,足以保唐城無虞。」任寒將離開之後的事情全都安排妥當。

「多謝任師,吳歡遵命!」吳歡深知此戰魂神盤的威力,說不想將其據為己有,那是假的,但是任寒的考慮顯然更加妥善,拾荒島比唐城更需要此物來保宗護派,與戰魂神盤比起來,八方戰魂陣的威力也是不俗,而且,是為唐城大軍量身定做,顯然更適合吳歡。

「待掃平拾荒島后,我會即刻離開,拾荒島重建的諸多事宜,還望唐城主多多協助,寧區長也可以和安會長多多商量,日後血色戰區和安會長之間,就互相扶持,通力合作吧。」任寒安頓道,那說話的口氣,竟是和小傲一模一樣,眾人-大眼瞪小眼,都是覺得有些好笑。

「任師放心老夫會將一切處理好的,拾荒島是老夫的故土家園,無論如何也不會讓其荒廢敗落的。」寧斷城應道。

「既然如此的話,那就走吧,這一次,倒要看看蕭漠以及他那氏族,如何擋得住我的腳步!」任寒豪情滿懷,心念一動,眾人便是從那琉璃塔遺址中脫身出來。

這段時間,氏族的領地,可是格外的熱鬧,蟄伏了數百年養精蓄銳的氏族,終於是等到了大出於天下的時機,隨著舞吟風的隕落,任寒的敗亡,安如海派系也是銷聲匿跡,氏族大肆橫行,無人可擋,短短一個半月的時間,已經將整個拾荒島收入囊中。

氏族豐厚的底蘊顯露無疑,偌大的拾荒島,成千上萬家商鋪,都是打理的井井有條,蕭漠創造性的給拾荒島設置了一個以前從未有過的島主之位,而那島主的人選,自然就是氏族的族長,蕭漠的岳父老泰山楊銘宇了,除此之外,蕭漠繼續擔任聯邦主席,韓洛也繼續擔任執政官,唯一不同的是,燕子樓樓主孟海棠死了,被楊月華殺死的,當著蕭漠的面,一掌擊斃,神王境界的孟海棠,在神皇境界的楊月華面前,根本沒有半點還手之力。

至於安如海派系,蕭漠很詭異的選擇了不問不理的態度,並沒有採用強制手段將其拔出,而安如海也是一心牽挂著女兒安玲瓏,整日隱匿與府中,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絲毫不理會外面的動靜。

再有什麼值得一提的,就是在楊月華的強烈建議下,蕭漠不得不任命童觀為新一任外長,掌握著拾荒島設立在其他大陸的所有據點,就連舞吟風的府邸,也改了姓,歸童觀所有,原本名不見經傳的童觀,一躍成為拾荒島上炙手可熱的貴族。

… 氏族蟄伏多年,一直低調處世,低調的都快讓人忘記他們的存在了,族中一代又一代人,很少有踏出領地一步的,現在不同了,氏族大出於天下,稱霸整個拾荒島,氏族中培養而出的優秀人才一批接一批的輸送而出,支撐起了拾荒島十之**的產業,與此同時,氏族領地周圍,也是三步一哨、五步一崗,不停地有衛兵巡邏,彰顯著這座龐大勢力的威嚴,這些衛兵一個個趾高氣昂,威風的不得了。

而在氏族領地大後方的林區里,蕭漠正在兩名助手的協助下加緊訓練氏族中的戰士,準備遠渡重洋,攻佔唐城,佔領北疆界,一想到拾荒島的擴張大業就要在自己的手中完成,蕭漠渾身的鮮血就沸騰了起來。

任寒等人突兀的出現在了氏族領地前的空地上,唐城大軍加上血色戰區的戰魂師們,足有五六萬人,扯地連天,鋪滿了大片。

氏族領地周圍的衛兵第一時間發現了任寒等人的蹤影,卻都下意識的以為自己看錯了,使勁的揉了揉眼睛,而後又互相看了一眼,這才滿眼驚駭的扯著嗓子大叫:「鬼呀!」

領地周圍的衛兵足有千人,一千人同時大叫有鬼,這是什麼動靜?聲音傳到氏族領地,整個氏族都炸鍋了。

咻咻氏族大軍集合的同時,楊銘宇和楊月華父女倆率先閃掠到了陣前,正在林區訓練士卒的蕭漠突然感覺到有一股強悍的力量詭異的降臨氏族領地,臉色一變,大手一揮,就帶著所有人朝空地區域趕來。

「任寒!」雙方打了一個照面,楊銘宇和楊月華同時驚叫道,在他們的概念中,任寒早就死了,任寒帶來的所有人也全都一起陪葬了,現在突然看到人家好端端的又站在先前消失的地方,怎能不驚駭萬分。

「蕭漠!出來受死!」任寒不理會楊銘宇父女二人,直接是暴喝一聲,憑藉著四氣神皇境界的修為,他這一聲足以傳遍整個氏族,甚至是整個拾荒島!

「沒想到你居然還活著?」楊銘宇畢竟是老江湖,驚愕一場之後,很快恢復了平靜。

「不僅我活著,我們所有人都活著,在地獄里走了一遭,閻王爺說,該死的人沒有死,我們這些不該死的卻來了,所以又將我們給放了回來,好換你們下去!」任寒和楊銘宇說了一個冷笑話。

「看來,那天殺地陷陣,非但沒有將你置於死地,反而是讓你從中獲益不少,修為暴漲的滋味,很爽吧?」楊銘宇眼皮子抖了抖,冷冷問道,一方面是驚駭於任寒目前的修為,一方面,他直接想到任寒肯定是用了某種秘法,或者找到了某種神物,短暫的使修為暴漲。

「任寒!你竟然沒有死!」正在此時,蕭漠也率領著軍隊趕了過來,同樣是難以置信的喝道。

「既然你來了,那麼受死!」任寒半句也不想多說,已經得到了冰熊戰印的他,對拾荒島這地方再無留戀,只想早點結束了一切的恩怨,前往下一個目的地。

魔神神影瞬間發動,隨著任寒修為大幅度提升,魔神神影的威力也更加強大。

「大佛慈悲印,三印囚天地。」任寒口中默念,手印方結,一枚金印便是激射而出,直接將蕭漠籠罩而住,修為晉入神皇境界,任寒終於能夠用出大佛慈悲印的第三印了了。

「雕蟲小技。」面對任寒的突然發動攻擊,面對那狂襲而來的金印,蕭漠卻是一臉漠視,毫不慌張,只見他雙手結印,一道百丈高大的神影便是在身後浮現而出,全身呈現出純粹的棕黃-色,呲牙咧嘴的好不兇悍!

與尋常的神影不同,蕭漠祭出的這尊神影,是和他的本命神獸一起出現的,一隻奇形怪狀,似猿非猿,似熊非熊的神獸出現在棕色神影胸膛之上,讓任寒心中也是一沉,這一擊,註定是沒有什麼結果了。

嘭!

金印重重的轟擊在棕色神影身上,而那棕色神影,卻只是微微抬起胳膊,隨後一巴掌把金印給扇飛了出去,那金印沒有對蕭漠造成任何威脅,倒是被棕色神影一巴掌扇飛,落入旁邊氏族的衛兵陣營之中,將數以千計的氏族衛兵砸的人仰馬翻。

叢林泰坦,這便是蕭漠煉化的本命神獸,一種極為獨特的存在,具有神獸界首屈一指的恐怖防禦能力,而且,從蕭漠的表現,和神獸、神影同時出現的情況來看,那就只有一種可能,蕭漠這大半生,所煉化的叢林泰坦絕對不止一隻,而且只煉化叢林泰坦這一種。

很顯然,他是有計劃,有預謀的刻意將自己的防禦力量增強到一個極限的程度,像這種劍走偏鋒的修鍊方法,極為少見,因為在得到一方面加成的同時,必然會使得其他方面有所欠缺,比如這叢林泰坦,防禦力倒是驚人,但是攻擊力、靈敏度卻都十分差勁,說白了,就是一個移動的堡壘。

「依賴神獸已經到了本末倒置的程度了么?大哥,這個蕭漠就交給我和素心好了。」小傲瞥了蕭漠一眼,說道。

「有把握么?」任寒問道。

「我殺他,手到擒來、易如反掌。」小傲說道。

「嘁,沒有我,你一個人就算殺的了他,也絕不會是手到擒來吧,要不你殺殺試試?」素心鄙視道。

「咱們是一陣一陣的比呢,還是一起上?」任寒朝蕭漠的方向問了一句。

「這群混蛋來者不善,岳父大人,一起出手,斬殺此賊!」蕭漠面色不善的喝道。

「既然要一起來的話,那麼,你來做我的對手!」任寒伸出手指,遙遙一指楊銘宇,說道,在蕭漠陣營的五位神皇境高手當中,除了主要人物蕭漠之外,修為最高的,就要數楊銘宇了。

「霜兒姑娘,其實那個女人,還是有些厲害的,你不如將她讓給我來對付。」小天本能的從楊月華身上,感受到了一種幾句壓迫力的威脅,生怕寧霜兒吃虧,主動說道。

「那好,任天師叔說怎麼做,那霜兒就怎麼做,站在蕭漠左邊的那個獨眼龍就交給我們血色戰區好了!」寧霜兒也不是愚蠢之人,知道小天不會隨便說話,所以當即便是答應下來,選了蕭漠身旁的其中一人下手。

寧霜兒所說的獨眼龍,名叫蒼狼,是氏族中的頂尖高手之一,他那隻眼睛,是從一生下來就已經瞎了,也正是因為天生獨眼,所以蒼狼修鍊起來更加發狠,更加努力,終於還是有所成就。

「那剩下的那個人就歸我們唐城了。」吳歡也不爭搶,挑了最後剩下的那人。

吳歡的對手叫做楊志,是楊銘宇的侄子,頭髮散散亂亂,鬍子拉碴,不修邊幅,但是卻比蒼狼還要厲害上幾分。

大戰一觸即發,按照任寒先前的安排,自己這一方剛好是形成五對組合,對陣蕭漠陣營中的五位神皇境強者,算是武者和戰魂師的混合出擊了,若是再算上神獸和雷嬰的聯手,這可真是一場大混戰。

一時間,神影、神術、雷霆、戰魂,各種威能齊齊爆發出強大威力,讓氏族領地的這一片天地的氣息都極度紊亂了起來。

神皇境強者的出手,都是天馬行空,憑藉著氣化萬物的本領,他們可以隨心所欲的變幻出最趁手的攻防形態,當然了,萬變不離其宗,一切的招式還都是圍繞著自己所修鍊的神術,以及所煉化的神獸。

吳歡和寧霜兒都是萬人級戰將修為,各自以唐城和血色戰區的將士們為依託,凝練出一尊強大的戰魂,雖然一時間無法很快取勝,卻也將蒼狼和楊志限制的無法脫身。

小天和雷嬰這一陣,聲勢最是駭人,小天手握烈陽槍,銀光暴射,匹練頻出,雷嬰駕馭雷霆,舞動天威,二人接連不斷的攻勢將楊月華逼的險象環生,不過,就如先前小天所感受到的,楊月華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是整個氏族中最厲害的存在,因為她是天生煞星,因為她所修鍊的法門一個比一個邪性,令人防不勝防。

楊銘宇在修為上與任寒平齊,甚至還要高一些,畢竟,任寒是剛剛晉入四氣神皇,而楊銘宇已經在四氣神皇境界停留很久了,按理來說,他應該擁有著比任寒更加豐富的感知和經驗,但是,凡事無絕對,任寒的存在就是那個例外,你和一個曾經半神的存在去比經驗和感知,那豈不是連半分勝算也沒有?這個世界上,如果還有一個人能在這一點上和任寒一較高下,也只有南方赤火神帝洪天裂了。

嗥!

戰場上空,突然響徹一聲凄厲的哀嚎,蕭漠成也叢林泰坦,敗也叢林泰坦,開了天眼之後的小傲,對天地間一切的神獸,都有著極強的剋制作用,能將已經煉化了的神獸,從武者體內剝離出來,這是任何武者都不能接受的,於是乎,蕭漠是傾盡了所有的手段來與小傲對抗,而此時,素心已經進入了隱身狀態,在不斷尋找著最佳的出手時機,而她的出手時機,就是等蕭漠發出自己的最強一擊時,在最佳的方位,將其返還給蕭漠,讓他自食苦果。

… 一開始,蕭漠還防著素心那一手,畢竟,他可是親眼見證了鄭海潮在任寒兄妹三人的圍攻下飲恨敗亡,但是,隨著小傲的壓迫力不斷增強,蕭漠已經到了不得不全力抵抗的地步,結果,殺招剛一出手,就被素心找到了機會,一記妖影術,萬象由心,讓蕭漠搬石砸腳,頃刻間鮮血狂噴,氣息萎靡,眼中滿是不甘與憤恨。

「大人!」蕭漠的戰敗影響甚大,蒼狼和楊志大喝一聲,已然亂了方寸,而另一邊,楊銘宇手段用盡,想拼到任寒的秘法消失、修為回跌的那一刻,然而,他一開始的猜想就是錯的,怎麼可能收到成效呢?偷雞不成蝕把米,倒是加速了他的戰敗。

與此同時,楊月華的路子越邪,雷嬰對她的剋制作用也就越強,再加上小天烈陽槍的威力,終究也是難逃厄運。

轟!

某一刻,任寒這邊齊齊發力,竟是將蕭漠五人同時擊飛了出去,狠狠的砸在後方士卒身上,哀嚎慘叫聲接連傳出,腳下的大地都有了塌陷的痕迹。

氏族裡的這些年輕人未經世事,哪裡見過這等慘烈的局面,又哪裡想過自己族中的這些強者會如此的不堪一擊,會有朝一日被人擊敗,直接就慌了手腳,一臉茫然無措的表情。

正在此時,氏族領地的一場大戰,無可避免的驚動了整個拾荒島,商會會長安如海、執政官韓洛、外長童觀也全都趕到了此處,看了一眼戰局,安如海和童觀自然是狂喜,韓洛的臉色卻是瞬間煞白,不過,可沒人會在意韓洛的死活,而且也沒人希望他死,身為煉藥師,他在任何時候都是有價值的,但是,在任何時候,都是沒立場的,成王敗寇,誰強,韓洛就為誰服務。

「童管事!任寒殺回來了,氏族已經完了,你快跑啊!」最虐心的一幕,楊月華至今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還在設身處地的為童觀著想,然而,童觀卻是不動聲色的緩緩站到了任寒的身旁。

「童觀參見宮主!」鞠躬,見禮,一個動作已經說明了一切。

「童管事,竟然是你背叛了我們?」楊月華難以置信的問道。

「談不上背叛,我只能算是個卧底吧,其實在很久以前,我就是宮主的屬下。」童觀心中也有些不舍,楊月華雖然性格乖僻,厄運纏身,但唯獨對他很好,實則是真心相待,如今,眼見楊月華如此慘狀,心中怎能不難受萬分?

「天生煞星,天生煞星啊!那預言終究還是應驗了,氏族亡於你手!虧你一生心狠手辣,壞事做盡,只動了這一次惻隱之心,卻為我氏族惹來了滅門之禍!」蕭漠厲喝道。

「吳歡,動手。」任寒是一刻也不想拖,此時蕭漠等人已無再戰之力,氏族當中已經亂成一團,正是清場的好時機。

「等等!等等任寒!先別動手,給他們一個投降的機會,氏族人數眾多,若是全都殺了,拾荒島上的人力銳減,可不是什麼好事。」關鍵時刻,安如海攔住了任寒。

「安如海!少在這裡假慈悲,我氏族敗則敗已,亡則亡已,決不投降!」蕭漠決絕的說道。

「不!不要聽他的,不要聽他的,我們投降,我們願意投降,我們願意聽從你們的號令,不要殺我們,氏族不能亡!」氏族中出現了不同的聲音,喊話的是一名老者。

「大長老,你居然向敵人投降!」蕭漠陰厲厲的盯著那老者,喝道。

「氏族原本只是蟄伏,完全是因為你等的野心,才走上了敗亡的道路,然而,你等可以死,氏族卻不能亡,否則,又有何顏面去見先祖英魂,拾荒島是我眾人的拾荒島,卻不是你等五人的拾荒島,少了你等五人,氏族還是氏族,拾荒島還是拾荒島,可氏族若是亡了,拾荒島也就危在旦夕了。」那大長老說道。

「還是大長老深明大義,為我拾荒島大局著想,任寒,只殺那五人便好,就不要對氏族趕盡殺絕了吧。」安如海懇求道。

「今日不除,難保日後不會生亂。」任寒板著臉說道。

「不會,不會,氏族已經習慣了蟄伏,他們不會生出什麼亂子的,而且假以時日,等拾荒島的秩序恢復正常,氏族就是想作亂,也沒有那個能力了,這一點,在下可以保證。」安如海信誓旦旦的說道。

「那就看在安會長的面子上,姑且留下氏族,童老,那個女人,你保嗎?」任寒轉頭問道。

「宮主不殺他?」童觀驚喜的問道。

「我的敵人只有蕭漠一人,助紂為虐者,殺,至於那個女人,對童老有恩有情,還沒到該死的地步。」任寒說道。

「月華,你曾經說過,這世上,只有老夫這一個朋友,氏族於你,本無任何留戀,現在,你還這樣想嗎?若你願意,你我離開拾荒島,從此遊歷四方,別人怕你是天生煞星,我卻不怕,你願意么?」童觀急忙問道。

「楊月華,你敢!」蕭漠喝道。

「原本是不想的,你既然如此發怒,那我倒是又想了,氏族都投降了,我楊月華保住自己一條命,又有何不可。」楊月華陰仄仄的說道。

「你連老父親也不管了么!」蕭漠搬出了楊銘宇。

「我剛一出生就剋死了娘親,現在還怕克夫克父么?爹,如果有朝一日我想見你了,自會下去找你,但是現在,我想過一種以前從未有過的生活,我想和朋友在一起,我這一生唯一的朋友。」楊月華堅定的說道。

「吳歡,動手。」任寒深深看了楊月華一眼,下令道。

「血神衛聽令,凝聚你們的戰意,為我所用,戰魂神盤,為我出戰!」吳歡手握戰魂神盤,戰意凜然,頗有任寒的大家風範。

一千戰魂神兵被召喚而出,斬殺蕭漠等四人,那是風捲殘雲的事情。

「小天,四個神皇境界的神嬰給你煉化,滿意了吧?」任寒笑了笑,說道。

「滿意,太滿意了,謝謝大哥,謝謝大哥!」小天咧嘴一笑,眼中閃爍著貪婪的光彩,將四個神皇境神嬰盡數吞入腹中,這才志得意滿的拍了拍肚皮。

「霜兒師妹,這戰魂神盤,就交給你了,希望以後血色戰區能在你手中發展壯大。」吳歡依依不捨的將戰魂神盤交付給寧霜兒,說道。

「多謝師兄,多謝任師,我一定會好好利用這寶物,一定不會讓任師和師兄失望的!」寧霜兒小心翼翼的收下戰魂神盤,誠聲說道。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