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兒,你明天多買點好肉,我就留在家給你幫忙。」

一旁的沈年華跺著小腳著急的說著:「姐姐,你明天要給顧縣令做好吃的?那我明天中午也回來幫忙。」

姐姐做的飯菜那麼香,那麼好吃,可不能錯過了。

沈月容笑笑:「你是回來幫姐姐燒飯,還是回來幫姐姐吃飯啊?」

沈年華看被姐姐識破了,笑得東倒西歪。

一家三口都笑開了花,連院里的沈憨憨都歡快的叫起來。

第二天一大早,沈月容去酒坊交代一聲,便去割肉。

路上又碰到上次賣榛蘑的王大娘,今天是摘了一些雜菇,沈月容買了一些。

又去屠夫林大叔那割了一塊小小的五花肉,買了兩斤的排骨。

她想買些魚,卻發現沒有賣什麼魚,最後只買到幾條小鯽子,去豆腐西施那拿了塊豆腐。

買完這些去家裡的菜地摘了一顆新鮮的包菜和蔥。

再加上家裡的野兔,應該差不多了。

沈月容拿著買的食材回了家,沈大山這會兒功夫已經把野兔收拾利索了,正在清洗。

沈大山放下手裡的活計,湊上來看沈月容買了些什麼,越看眉頭越皺巴在一起。

「月兒,縣令來吃飯,你怎麼不多割點好肉?」

沈月容淡定說道:「爹,我買了兩斤排骨,這不還有兔肉嗎?夠了。」

一旁的沈大山還皺著眉頭:「你是不是錢不夠?你拿家裡的錢買,算爹爹請客。」

沈月容把食材一樣一樣往外拿。

沈大山湊上來又說道:「這小鯽子,能拿來招待縣令嗎?」

這裡的小鯽子一般都沒什麼人吃,刺多味不好,有些人家是買回去喂貓的,月兒怎麼買小鯽子招待縣令。

沈大山又說:「沒啦?就買這麼些?」

沈月容有些哭笑不得,就是縣令來吃頓飯,爹怎麼變得如此慌張,話都變多了。

她從容的挽起袖子準備收拾,微笑著回道:「爹,你放心吧,這些足夠了,我一定會做出一桌好吃的飯菜,不會怠慢顧縣令的,你幫我把兔子剁了吧。」

沈大山雖然心裡不安,但也沒有再多說什麼,把兔子清洗乾淨就剁成一塊一塊的。

既然是女兒主動請縣令吃飯,她一定自有打算。

沈月容看了下兔子,這兔子可不小,肉也多,燒一鍋也有些滿,倒是可以做點別的。

她心思一轉:「爹,你幫我砍段竹子回來,弄些小竹籤子,要細一些,就像串糖葫蘆的那種就行。」

沈大山雖然不知道沈月容要竹籤子做什麼,不過既然選擇相信女兒,他也就直接去後山砍竹子去了。

因為沈月容要的是小竹籤,沈大山也就沒砍多少,只砍了一小段回來。

沈月容給沈大山比劃著:「爹,我要這麼長的,細一些,然後一頭削成尖尖的。」

在沈月容的細心解說下,利索的沈大山很快就削出了適合烤串的竹籤子。

沈月容也已經挑出一部分不帶骨頭的純肉,切成兔丁,放上鹽、糖、醬油腌制。

其實應該要放些胡椒粉,但是家裡沒有,也不知道哪裡有賣,這野生野長的兔子,應該也不太會有腥味。

沈月容拿過竹籤子,打算試一次穿肉串。

竹籤雖然已經儘力做細了,但是還是略粗一些,沈月容串的頗為費勁。

好在兔肉纖維細,沈月容串好了一個漂亮的肉串。

一直在一旁觀看的沈大山,也上了手。

這種費點體力的活,對於沈大山來說還是很輕鬆的,他很快就學著沈月容的樣子串好了一串。

沈月容看沈大山已經上手,也就沒有繼續串兔肉串,而是去清理別的食材。

早上買的雜菇新鮮的不得了,沈月容把它們洗乾淨撕成一條一條,放上一些鹽抓勻。

買的二斤排骨早上已經讓賣豬肉的林屠夫剁好了,洗洗乾淨也腌上了。

一小塊肥豬肉,沈月容切成小薄片,包菜撕成一塊一塊的,其餘配菜也切好備用。

時間還在,也還要等排骨和肉腌制入味,沈月容就在家裡找起香料來。

這裡本就貧窮,家裡更窮,沒有多少香料,只找到了一些小茴香、香葉和辣椒。

沈月容拿家裡的搗蒜缸把小茴香和辣椒搗成粉狀,又把一些鹽碾碎,一會兒拿來烤肉用。

現在萬事俱備,只待東風了! 沈月容去酒坊把碳爐子搬回來一個,順便去邀請王秀才夫婦中午一起來吃飯。

劉氏有些害怕,覺得縣令官太大了,不敢去。

沈月容想了想也對,到時候劉奶奶在縣令面前只怕也吃的不自在。

她也就沒有勉強,和劉氏說好中午做了野兔肉給他們送點來。

沈月容回家就準備開始燒飯了,野兔除了烤點肉串還剩了不少,打算先做個紅燒兔肉。

焯水、炒糖色,然後加水悶煮,最後調味,跟紅燒肉差不多做法,但是野兔肉卻別有一番風味。

沈月容拿一個大碗,碗底鋪上土豆塊,然後再鋪上腌制好的排骨,開水上鍋蒸著,等出鍋的時候放一些蔥花就完美了。

她又麻利的把魚湯煮上,放上豆腐。

等魚湯燒的差不多了,土豆蒸排骨也出了香味,沈月容蒸排骨的灶台火弄得小了些,然後又把紅燒兔肉也一起放進鍋里,這樣一會兒吃的時候就不會涼掉了。

魚湯也盛了出來,飯也快好了,現在就差蘑菇和包菜了。

沈月容去生起了烤爐。

爐火差不多了:「爹,幫我把兔肉串拿來。」

沈月容烤起了兔肉,等兔肉表面有些微微發黃,沈月容撒上了剛才準備好的香料粉和辣椒粉,沒多會兒就烤了,香味四溢。

這兔肉她剛才串了一些兔肉皮,這皮涼著吃也好吃,所以不怕早些烤出來。

沈月容裝了些燒兔肉和排骨給王秀才家送去。

回來又做了一個手撕包菜和軟炸雜菇。

雖然油貴,但是今天請縣令,怎麼也不能太小氣了,就做個炸菜吧。

顧景淮走到門口,就聞到了飯菜香。

黃管家上前敲門:「沈姑娘,我家公子來了。」

沈月容正挽著袖子炸香菇,就喊沈大山去開門:「爹,縣令來了。」

沈大山聽到縣令來了趕緊去開院門,正想跪下,被顧景淮一把扶住了。

「不必多禮,今天是我來叨擾了。」

沈大山本來心裡很慌,聽到顧景淮的話稍微好了些。

這顧縣令倒是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麼難相處,長的高大挺拔,也英俊,一看就是富貴人家出身。

沈月容出來打招呼:「顧縣令好,飯馬上就好,你先跟我爹去堂屋稍等片刻。」

顧景淮看沈月容袖子挽起,雖然手上都是麵糊,依然露出一截白熙的小胳膊,細白纖弱。

他強定心神,別過頭,跟著沈大山進了堂屋。

沈大山拿出早就備好的茶水,雖然只是一些茶葉碎,但已經是家裡能拿出來的最好的茶了。

顧景淮輕抿一口,這茶雖然看著劣質,卻總有一股奇特的香味,像是花香,好聞的很。

很快沈月容燒好飯菜了,陸陸續續端了上來。

她怕大家吃著不方便,把烤好的兔肉從簽子上擇下來放盤子里端上來的。

紅燒兔肉,土豆蒸排骨,鯽魚豆腐湯,手撕包菜,軟炸雜菇,還有烤兔肉串。

這幾個菜就把本就不大的桌子擺滿了,香味也飄滿了屋子。

沈年華在隔壁聞著味就飛快的跑回來了,都省的沈月容去喊了。

飯前喝湯身體健康,沈月容先給眾人盛湯。


顧景淮看著奶白色的湯,薄唇輕啟抿了一小口,只覺得湯鮮無比,又喝了一口。

他有些好奇,挑眉問道:「這是什麼湯?」

沈月容看大家喝的都挺滿意,心裡很開心:「這是魚湯。」

黃管家看著這奶白的湯,喝起來也這麼鮮美,忍不住咂舌問道:「沈姑娘,這魚湯這麼鮮美,你買的肯定是上好的黃骨魚吧?黃骨魚一斤二兩銀子,你也真是太客氣了,居然買這麼貴的食材招待我們公子。」

沈月容聽到黃管家的話微笑說道:「我們這小村裡哪裡能買到黃骨魚,這湯我是用了小鯽子和豆腐熬出來的,才花了三文錢。」

小鯽子土腥味那麼重,怎麼能熬出如此鮮美的湯?

黃管家一臉驚訝:「三文錢,這怎麼可能?這湯一點腥氣味都沒有,小鯽子可是土腥味很重的。」

沈月容接著說道:「只要把小鯽子肚裡的黑膜清洗乾淨,再用油煎,就沒有土腥味了,再加熱水慢慢熬煮,湯就會呈現自然的米白色。」

黃管家驚訝的嘴都合不攏,趕緊低頭又喝了一口美味的魚湯。

顧景淮聽到沈月容如此費心,心裡很是受用。


這一餐看似簡單的飯,怕是一大早就得開始準備。

眾人喝完湯胃口大開,邊閑聊邊吃開了,沈年華頭也不抬的鼓著腮班子在狂吃肉。

這個兔肉真好吃,以前爹爹打了兔子都是賣給別人,家裡一次都沒吃過。

還有這個排骨,姐姐做的居然比紅燒肉還好吃。

還有這個,也不知道姐姐做的是什麼,反正好吃,都好吃。

顧景淮也拿筷享用這一桌飯菜,明明也是在大口吃飯,可他的吃相,卻優雅無比,令人賞心悅目。

沈月容時不時被坐在對面的顧景淮驚艷到,美男才是今天最好的午餐。

一桌子菜,雖然不是什麼山珍海味,大家吃的倒也盡興。

時不時的還會被驚喜一下,尤其那盤烤兔肉,哪怕是見多識廣如顧景淮,也吃不出做法。


顧景淮吃了一口烤兔肉,問道:「這兔肉做法頗為新鮮,不曾見過。」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