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電舞!」

凰無夜跟她遠程攻擊,她就算實力提升了,想要接近凰無夜,卻很難做到。

「砰砰砰!」

長歡宗死了很多人,夜皇傭兵團的人手段層出不窮,一個個心狠手辣下手從不含糊。

刀山血海之中走出來的人,魔鬼訓練練出來的人,在這一場顛覆之戰之中,他們一等宗門長歡宗可怎麼都比不上他們那變態的戰鬥力。

「轟轟轟!」

追不上,還是追不上凰無夜。

沐雲歡越來越急,再一次利用那幽冥魔氣提升實力,結果提升的也太兇猛了,出問題了!

「嘭!」

沐雲歡的身體膨脹了起來,像是一個氣球一般,直接在空中爆炸了。

「大小姐!「

「天啊!」

「雲歡!」沐宗主大喊道。

「凰無夜,你該死!」

凰無夜身形一閃,找了個安全的地方調理傷勢。

沐雲歡各種狂亂攻擊,讓她也受了重傷。

在沐雲歡自爆了之後,一個笑聲傳來,自願獻上的靈魂到手了,那麼……我該出來了!「

「轟隆隆!」

突然間,整個長歡宗坐在的地盤,發生了地崩山摧的身影。

長歡宗所在的山頭,從地面裂開,恐怖的魔氣沖向了天際。

「哈哈哈!我們得救了,我得救了,哈哈哈!沐宗主像是瘋了一般笑了起來。

幽冥魔氣衝天,就在長歡宗的那一邊。

如今洛妖血他們在長歡宗之外跟人交手,對方實力乃是整個靈滄九州最為頂尖的水平,把洛妖血他們給纏住。

洛妖血冷聲道:「讓開!幽冥魔族出現了。」 「看在桑末的面子上,我放你們走。」季銀梧說。

「不用看在桑末的面子上,她可不想跟你有什麼交情,或者我們可以打一架啊。」宇文元詡突然有些醋醋地說。

「不用了,打架這種不文明的事情,我想桑末不會喜歡的。你說呢,哥哥?」季銀梧爭鋒相對地說,然後語氣突然很是溫柔地朝向了葉桑岩。

哥哥?

宇文元詡的內心彷彿瞬間有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但是表面上還要保持著高冷。

「是啊,哥哥,你說呢?」

於是,宇文元詡學著季銀梧的口吻,也對著葉桑岩喊了一聲哥哥。

葉桑岩虎軀一震。

這……這兩個傢伙,怕不是神經病吧。所以,這兩個傢伙是都喜歡自己的妹妹嗎,葉桑岩面無表情,心裡更是波瀾不驚,甚至還有一點想笑。這兩個傢伙,看上去很是優秀的樣子,到底是怎麼看上自己那個傻乎乎的妹妹的啊?嗯?百思不得其解。

「要不,你們還是打一架吧?」葉桑岩看熱鬧不嫌事大一般地說。

不過。

事實就是事實,所以季銀梧已經決定了要放他們走了。

至於,

是不是要跟宇文元詡打一架,季銀梧表示他現在還真沒這個興趣。說要娶葉桑末不是假的,但是他這輩子想娶的人,從始至終卻都只有一個葉萱桔而已。要娶葉桑末,只不過是……罷了,反正是接下來要努力去完成的事情就對了。

季銀梧搖了搖頭,面無表情:

「不了。」

葉桑岩似乎有些失望,兩手一攤。

「行吧,那我們走了。」

宇文元詡聳了聳肩,沒有說話,從季銀梧的身邊擦身而過。

酷酷的。

拽拽的。

季銀梧倒是沒覺得有什麼,站在門外的白暮看見他們兩人就這麼出來了,真是氣的一臉。彷彿從脖子綠到了頭髮,總之很生氣就對了。

宇文元詡和葉桑岩就這麼走了,白暮衝到了季銀梧的面前,沖的時候氣勢洶洶,開口卻是軟軟糯糯。

「你……你怎麼放他們走了,我要怎麼跟董事長交待?」

「這麼簡單的事情,還用我來教你嗎?」季銀梧擦了擦手說,「就把一切的事情都推到宇文元詡的身上就行了,我爸的手段可比我厲害多了,接下來不用我動手,我爸也會想辦法弄死他的。」

「董事長會信嗎?」

「我們都沒查到那傢伙的來歷,我爸自然也是查不到的,一個來歷不明卻能在我們市突然風生水起的人,從我們的實驗室裡帶走一個人,並不是什麼奇幻的事情。畢竟,他的來歷可比這奇幻多了。對了,說到這裡,我讓你去查的關於這傢伙的來歷,有什麼新的進展了嗎?」

「沒有。」

「我就知道。」

「不過……」

「不過什麼,別吞吞吐吐的。」

「不過,他好像對一些關於歷史的事情很感興趣,特別是對一北周這個朝代的事情,更加感興趣。」

「所以,他的真實身份,是個考古的?」 對方回道:「我們可不管什麼魔族,我們的任務,是攔住你!」

「你們找死!」

寒氣肆意的爆發了出來,洛妖血狠厲的攻擊他們。

凰無夜看著那衝天的黑氣道:「這是幽冥魔氣!」

「天啊!魔族要出來了。」

「魔族!」

凰無夜道:「撤退!先用最快的速度撤退!」

「凰無夜,你想走,沒門!」

沐宗主殺了上來,被花盡給擋住。

他道:「小老闆,你先撤退!」

「先你們撤退,他們的目標是我。」

「不行!」

「三叔,你先……」

凰無夜的話還沒有說完,鳳憂道:「我定然要跟夜兒你共進退!

「轟隆隆!」

那一個大魔頭還沒有出現,他們有了撤退的時間。

「轟隆隆!」

長歡宗其他人也嚇跑了,外援也走了,如今凰無夜花盡還有風憂三個人聯手攻擊沐宗主。

「其他人撤退,我們解決完這老女人就迅速撤離!」

「老大!」

「這是命令!」

「……」

那大魔頭還沒有出現估計是在醞釀這什麼,這是最好的撤退機會。

夜皇之令,夜皇傭兵團的每一個人必須要聽。

他們只能迅速撤離,凰無夜道:「花盡,三叔,我們動手!」

花盡作為九品巔峰天靈師,雖然無法打敗沐宗主,但是卻能抗衡!

七品天靈師的鳳憂側面攻擊,而凰無夜,埋伏暗殺!

「咻咻咻!」

她的暗器,不要錢用了,必須要用最快的速度解決沐宗主。

三人在戰鬥之中默契越來越好了,「咻!」一道利箭衝出,劃破了沐宗主的肩膀。

凰無夜是用了最強的毒,一個呼吸的功夫,毒素便蔓延了開來。

「噗!」一口漆黑的血在被噴了出來。

「嘭!嘭!」

花盡和鳳憂兩人直接朝著她轟了過去,沐宗主的身體飛向了那一個魔氣裂口之中。

沐宗主虛弱的道:「大人,我解開了你的封印!你……你一定要幫我,一定要救我!」

「我可以幫你!可以救你。但是我還是有條件的,我這裡還少一個自願獻祭的靈魂,你是最合適的。」

沐宗主道:「我答應你!只要你殺了凰無夜,滅了凰無夜所有的親人和朋友,我什麼都答應你。」

「好!我現在就滅了那小子!至於他的親人朋友,不用過多久,整個寧州都會成為幽冥魔族的地盤了,這裡所有的人類,都會消失!」

沐宗主笑道:「好!快點殺了他,快……」

第一個黑影,從那黑色的魔氣之中衝出。

他帶著森冷的是殺氣,目標是凰無夜。

「小老闆!」花盡想要衝向凰無夜,最終還是慢了一步。

但是,鳳憂的速度很快。

「三叔!」凰無夜臉色變得慘白,看著身前的人。

當那可怕的幽冥魔氣沖向了鳳憂的時候,要把鳳憂給擊殺的時候,鳳憂感覺身上有什麼桎梏被解開。

剎那間,一股無與倫比的可怕的力量爆發了出來,黑色濃郁的力量比之前的還要強大。

鳳憂把凰無夜給推開,「轟!」的一聲傳開,兩人的力量撞在了一起。

「你……你是什麼人?」那黑衣魔族震驚的看著那被幽冥魔氣包裹著的那一道白色的身影。 「不是……」

「那是什麼?」

「不知道。」

季銀梧一臉生無可戀,說了等於白說,還不如不說。

總而言之,也就是說,宇文元詡的身份,依然還是十分的神秘,對於葉桑末以外的每一個人來說。

因為,在這個時代里,沒有人知道他究竟從哪裡來,究竟是要來這裡做什麼。所有一切世人以為的,都不是他要去做的。他要去做的,只是回家,回到北周,然而這些就算是他告訴了葉桑末以外的其他人,也不會有人相信的吧。

宇文元詡和葉桑岩就這麼光明正大的離開了季家的實驗室,在離開實驗室之前,宇文元詡回頭朝著實驗室里正在研究隕石碎片的方向看了一眼。看了一眼焦急的博士,看了一眼周圍宛如行屍走人一般的實驗人員,嘴角微微上揚。

門外,

葉桑岩依然蓬頭垢面。

「我們去哪?」

「我家。」

「去你家幹嘛?」

「見你妹妹。」

「我妹妹怎麼會在你家?」

「她住在我家。」

「什麼?我妹妹住在你家,你們同居了?」

葉桑岩一臉的詫異,怎麼回事,他這才被季家的人抓來做實驗沒多久,葉桑末那個丫頭怎麼就跟一個男人同居了呢?等等,葉桑岩表示自己要先捋一捋,妹妹這會不是應該在學校嗎,就算是學校突然放假的話,她也應該在宿舍或者是在葉家啊,怎麼會在這傢伙的家裡,不是同居的話他實在是想不到什麼其他的理由了。

要是換做別人,被葉桑岩這麼一問,可能已經惶恐不安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