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琪你們如果識時務現在投靠領主大人還來得及只要你們交出那個從上面來的人領主大人絕對不會計較你們毀了少領主肉身的事怎麼樣你們好好想想」

「韓建你不要做夢了上面來的人是我們的朋友你以為我們也會像你一樣出賣朋友嗎我們就算是死也不會做出賣朋友的事不會像你一樣軟骨頭」

「你們像不像我一樣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現在走不了了等我抓到你們在領主面前我又將立了一大功嘿嘿你們真是我的福星啊」

「想抓到我們那也要看看你韓建有沒有這個本事別大話說過了頭反倒被我一劍毀滅了肉身再被我逮住靈魂那樣的話我就會讓你的靈魂承受百般煎熬」

「在深淵城裡你們還想抓我韓建太可笑了」韓建說完看了看身邊的兩個魔族魔君道:「那個大個子就是策劃謀反領主府的頭領今天說什麼也不能讓這個人跑掉了我們三人聯手不管是活捉還是宰了此人都是大功一件」

韓建說完話就手握長劍當先沖了上來直奔李天意心口刺去百米的距離眨眼即到長劍閃爍著森寒的光芒呼嘯而至

韓建身邊的兩個魔族魔君也沒有閑著分別手握長劍向李天琪刺去分別在左右兩側將李天琪包圍李天意和對方二人的修為相同再加上魔族的體質本就比人類強悍李天琪頓時陷入到被動之中

韓建有他自己的打算他想讓兩個魔族神君首先消滅了李天琪然後再回過頭來三人合力滅掉李天意在李天琪陷入到被動的同時韓建卻是被李天意步步緊逼同樣陷入到被動之中

陸青峰仍然坐在靠窗的那張桌子邊看著外面的打鬥局面對李天意兄弟二人很不利就是這麼一會的功夫李天琪一個沒留神被其中的一個魔君刺在了腹部鮮血頓時狂噴而出

另外一個神君也手握利刃向李天琪刺去李天琪迅速閃向一邊同時在他的傷口處向外冒出了濃濃的魔氣傷口在快速的彌合著很快就不見了傷口但是他的氣息卻是明顯的弱了一份顯然剛才療傷的時候消耗了他不少的魔氣

這樣以來李天琪越加陷入了被動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有生命危險反觀李天意和韓建之間的打鬥李天意殺得韓建節節敗退二人交戰不到一分鐘韓建就被李天意在軟肋刺中了一劍這一劍下去從左邊軟肋刺進去從右邊露出了劍尖

韓建受的傷比李天琪可要嚴重很多恢復傷口消耗的魔氣也更多因此他的氣息也變得更加虛弱現在的形勢對韓建更加不利隨時都有可能被李天意斬殺

該著韓建命大就在韓建生命堪憂的時候在大街的西面急速飛來十幾個魔君強者這些強者都是從領主府飛來他們在領主府里時刻用神識掃描著整個深淵城深淵城裡發生的一切都不會躲過他們的探查

在深淵城的東面也有十幾個神君強者在向西面走來這些人還在邊走邊談:「我們村裡有五位神君被領主府抓了起來想要救他們出來很難因為我們不知道他們被關押在那裡」

「現在不是救不救的問題而是我們這些人根本就救不出人來領主府里有數百名魔君我們過去還不夠領主府塞牙縫的呢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設法和那十五個村子的神君聯合起來只是現在誰也不知道他們去了哪裡」

一個始終沒有說話的神君此時大聲喊叫起來:「別說了你們看前面打起來了一邊是領主府的人另一邊好像是李家村的李天意兄弟二人我們要不要過去幫助他們」

這十幾個神君的老大頓時向前面看去立即大笑起來:「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幫忙怎麼能不幫忙呢我們現在只有和他們聯合起來才有和領主府抗衡的能力」 ?【最新章節閱讀.】

這十幾人都是鄭家村的神君強者他們的老大就是這個村子的莊主名叫鄭志仁看到前面發生的大戰頓時大笑起來:「兄弟們無盡深淵平靜了百萬年如今也是應該亂起來的時候了為了我們的後輩不被魔族奴役從現在開始我們就做好殊死一搏的準備兄弟們殺」

十幾個神君強者剛才還在隱藏著氣息殺字一出口每個人都釋放出來神君的氣息頓時如一陣狂風巨浪般向前席捲而去大街上修為在神君以下的修士都被這一股強大的氣息嚇得癱在了地上如同木雕泥塑一般

無盡深淵裡也有很多普通的凡人這些凡人在李天意等人開始大戰時就逃的無影無蹤現在這條大街上除了地面上癱坐的人以外只剩下了空中飛行的幾十個神君和魔君

鄭志仁等十幾人越過了李天意等人打鬥的地方直接迎著從西面趕來的那些魔君而去雙方很快在空中相遇十幾個魔君全部停了下來眼神看著居中的一個魔君中期強者

這個站在中間的魔君強者指著鄭志仁等人大聲說道:「你們要幹什麼這是要造反嗎一群不知死活的東西你看你們都把深淵城搞成什麼樣子了趕緊滾蛋不然的話把你們都抓起來承受靈魂的炙烤」

鄭志仁冷哼了一聲說道:「承受靈魂的炙烤是魔天霸把我們逼上了絕路兄弟們上把這些魔族之人全部殺光為我們的族人拼殺出一條自由之路」

說完鄭志仁首先沖了出去直奔那個魔族的頭領殺去其他人也都緊隨其後蜂擁而上這條大街的上空頓時展開了一場神君與魔君之間的殊死大戰

人族和魔族之間無數年來都有著不可調和的矛盾人類在無盡深淵被魔族統治了百萬年今天終於敢於拿起手中長劍反抗魔族的欺壓

酒店裡的所有人看到外面的大戰全部都嚇得從酒店後門逃了出去碩大的一層餐廳里只剩下了陸青峰一人看著外面空中的打鬥陸青峰已然好整以暇的自斟自飲同時密切關注著外面的打鬥

李天意仍然和韓建在空中大戰此時的韓建已經被李天意逼得不斷後退身上被刺了大小不同的十幾處傷口圍繞在傷口處的魔氣已經變得十分淡薄這說明他體內的魔力已經逐漸枯竭顯然很快就要到了強弩之末

「李天意我們以前好歹也是兄弟你不要這樣趕盡殺絕好不好把我逼急了沒有你的什麼好處大不了我和你同歸於盡我想這也不是你想要看到的結果」

「韓建你這個豬狗不如的東西誰是你的兄弟從你出賣兄弟的那一刻起你我就已經恩斷義絕因為你的出賣李家村數千人死於非命今天我定要將你斬殺以慰藉李家村那些人的在天之靈」

「好好李天意這都是你逼我的你既然不想讓我好過我今天就和你拼了我們就來一個魚死網破」

韓建說完不再防守只是一味的拚命攻擊但是無論他怎麼攻擊也不能傷到李天意絲毫他現在到了強弩之末不說修為上也和李天意相差好大一段距離這種打法無異於以卵擊石

幾個回合下來二人拉開距離李天意一步瞬移向韓建追了過去突兀的出現在他的頭頂長劍從上面摟頭蓋臉立斬而下韓建急忙急忙握著長劍迎了上去同時神體向一側躲閃現在他體內已經沒有了多少魔力躲閃的速度也就變得十分緩慢一劍被李天意從左肩膀上削了下去整條左臂立即離體而去

鮮血從傷口處狂噴出來按照以往的慣例這時傷口處本應該被濃厚的魔氣滋潤可是韓建體內的魔力已近枯竭根本就沒有能力再修復傷口只能任由傷口暴露在外面而且鮮血也沒有徹底的止住這就更加加快了他體內魔力的流逝

「韓建你放心我不會這麼輕易地斬殺你我要把你帶到李家村當著我李家村所有人的在天之靈讓你飽受靈魂之苦」李天意歇斯底里的大聲咆哮道

剩下了一隻胳膊的韓建臉色有些蒼白聽著李天意的大聲咆哮他的心裡嚇得有些膽寒身體不由得瑟瑟發抖起來他不想死他現在是神君強者有無窮無盡的壽命他還想好好的享受生命

「李天意算你狠我打不過你還躲不起你嗎你等著早晚韓某人要報這一劍之仇」沒等話說完韓建施展瞬移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時已經到了數十里之外

回頭向身後看去本想追上來的李天意被領主府的魔君擋住已經廝殺了起來韓建摸了摸斷臂的傷口處這樣的傷勢對於神君而言雖然不算什麼但這卻是對他赤luo裸的侮辱看著遠處和魔君廝殺的李天意韓建咬牙切齒的說道:「李天意你等著早晚我要報這一劍之仇」

「還想要報仇你這個出賣朋友的東西今天陸某就結果了你」韓建身後突然出現的聲音嚇得他魂飛天外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北斗七星劍已經向他身上橫掃而來

不愧是神君強者不但修為高深戰鬥經驗還十分豐富感覺到身後惡風不善沒有回頭神體直接縱身而起但是因為他此時的魔力已近枯竭躲避的還是慢了一點左腿被陸青峰一劍削掉鮮血頓時再次狂噴而出

韓建顧不上身體上的傷痛一步瞬移到百米開外這才回過頭來看向身後頓時發現了正笑眯眯看著自己的陸青峰氣得他大聲叫道:「是你你就是那個從上面下來的人類小子都是因為你的到來才使得我無盡深淵變得如此大亂你這個無盡深淵的災星」

「韓建你這個出賣朋友的叛徒今天陸某就替李家村的人報仇宰了你這個無恥之徒」

「殺我你不過只是一個小小的至真境修士還想殺我真是不自量力別看我現在這種狀態你仍然不是我的對手你也只會使用偷襲的伎倆而已」

韓建看見削掉自己一條腿的是陸青峰就不再準備逃跑而是轉身緩步向陸青峰走來雖然他已經沒有了左臂和左腿但是憑藉神君的修為依靠魔力就能在空中簡單的飛行

這是陸青峰真正意義上的和神君中期強者大戰而且還是一個短缺了一臂一腿、魔力已近枯竭的神君中期強者陸青峰一和韓建打鬥起來才知道就算是這種狀態下的韓建陸青峰依然感到此人十分強大

陸青峰幾乎使用了全力才能勉強和韓建一戰韓建心裡同樣十分吃驚至真境修士在他面前就是螻蟻一根手指就能碾死的修為卻是能和自己糾纏了這麼久而不落下風,這讓韓建心裡頗為惱怒

「小子沒想到你一個至真境的小修士竟然能夠和我打鬥如此之久看來我還真是小瞧你了不過你別以為這樣就能殺了我還差的遠呢」

「是嗎你這個出賣朋友的東西我會讓你知道小瞧了陸某是會付出代價的」陸青峰說完北斗七星劍高高舉起猛然力劈而下

這是陸青峰突破到至真境後期以後第一次施展萬劍穿心他自己也不知道此時的萬劍穿心能夠發出多少柄混沌劍氣短劍不過他心裡很清楚面對神君中期強者自己必須全力一擊

伴隨著北斗七星劍的揮斬而下劍尖上閃爍起刺目的光芒這道光芒只是在劍尖上停頓了剎那的時間然後就迅速分裂成五十柄混沌劍氣短劍夾帶著無聲的呼嘯激射而出眨眼間便到了韓建的面前

修為到了至真境以後便會有一種對兇險的莫名感知看到陸青峰斬下的這一劍韓建心裡頓覺不妙神君級別的神識迅速釋放而出向陸青峰的方向掃描過去

神識掃描之下韓建大吃一驚只見四十多柄混沌劍氣短劍無聲的呼嘯而來已經牢牢地鎖定了自己身體的每一個部位在陸青峰神識操控下的劍氣短劍速度太快韓建有五柄沒有發現瞬間就到了韓建的眼前現在再想安然躲開已經沒有可能

噗噗噗噗噗

連續五聲悶響傳出其中一柄劍氣短劍準確的擊在了韓建的眉心韓建的反應也是十分迅速靈魂瞬間逃出了泥丸宮眨眼間便消失在天際

看見韓建的靈魂逃逸了出去從陸青峰的眉心瞬間射出一柄由靈魂之力凝結的短劍直奔韓建逃走的靈魂射去電光火石間射進了韓建的靈魂體之中

這柄短劍射進韓建的靈魂之中在陸青峰的靈魂牽引下迅速爆開『嘭』的一聲悶響傳來韓建一半的靈魂體被炸的化為了塵埃從韓建的靈魂體中傳來一聲凄厲的慘叫韓建強忍著靈魂受到的重創急速向領主府逃去

【最新章節閱讀.】

這十幾人都是鄭家村的神君強者他們的老大就是這個村子的莊主名叫鄭志仁看到前面發生的大戰頓時大笑起來:「兄弟們無盡深淵平靜了百萬年如今也是應該亂起來的時候了為了我們的後輩不被魔族奴役從現在開始我們就做好殊死一搏的準備兄弟們殺」

十幾個神君強者剛才還在隱藏著氣息殺字一出口每個人都釋放出來神君的氣息頓時如一陣狂風巨浪般向前席捲而去大街上修為在神君以下的修士都被這一股強大的氣息嚇得癱在了地上如同木雕泥塑一般

無盡深淵裡也有很多普通的凡人這些凡人在李天意等人開始大戰時就逃的無影無蹤現在這條大街上除了地面上癱坐的人以外只剩下了空中飛行的幾十個神君和魔君

鄭志仁等十幾人越過了李天意等人打鬥的地方直接迎著從西面趕來的那些魔君而去雙方很快在空中相遇十幾個魔君全部停了下來眼神看著居中的一個魔君中期強者

這個站在中間的魔君強者指著鄭志仁等人大聲說道:「你們要幹什麼這是要造反嗎一群不知死活的東西你看你們都把深淵城搞成什麼樣子了趕緊滾蛋不然的話把你們都抓起來承受靈魂的炙烤」

鄭志仁冷哼了一聲說道:「承受靈魂的炙烤是魔天霸把我們逼上了絕路兄弟們上把這些魔族之人全部殺光為我們的族人拼殺出一條自由之路」

說完鄭志仁首先沖了出去直奔那個魔族的頭領殺去其他人也都緊隨其後蜂擁而上這條大街的上空頓時展開了一場神君與魔君之間的殊死大戰

人族和魔族之間無數年來都有著不可調和的矛盾人類在無盡深淵被魔族統治了百萬年今天終於敢於拿起手中長劍反抗魔族的欺壓

酒店裡的所有人看到外面的大戰全部都嚇得從酒店後門逃了出去碩大的一層餐廳里只剩下了陸青峰一人看著外面空中的打鬥陸青峰已然好整以暇的自斟自飲同時密切關注著外面的打鬥

李天意仍然和韓建在空中大戰此時的韓建已經被李天意逼得不斷後退身上被刺了大小不同的十幾處傷口圍繞在傷口處的魔氣已經變得十分淡薄這說明他體內的魔力已經逐漸枯竭顯然很快就要到了強弩之末

「李天意我們以前好歹也是兄弟你不要這樣趕盡殺絕好不好把我逼急了沒有你的什麼好處大不了我和你同歸於盡我想這也不是你想要看到的結果」

「韓建你這個豬狗不如的東西誰是你的兄弟從你出賣兄弟的那一刻起你我就已經恩斷義絕因為你的出賣李家村數千人死於非命今天我定要將你斬殺以慰藉李家村那些人的在天之靈」

「好好李天意這都是你逼我的你既然不想讓我好過我今天就和你拼了我們就來一個魚死網破」

韓建說完不再防守只是一味的拚命攻擊但是無論他怎麼攻擊也不能傷到李天意絲毫他現在到了強弩之末不說修為上也和李天意相差好大一段距離這種打法無異於以卵擊石

幾個回合下來二人拉開距離李天意一步瞬移向韓建追了過去突兀的出現在他的頭頂長劍從上面摟頭蓋臉立斬而下韓建急忙急忙握著長劍迎了上去同時神體向一側躲閃現在他體內已經沒有了多少魔力躲閃的速度也就變得十分緩慢一劍被李天意從左肩膀上削了下去整條左臂立即離體而去

鮮血從傷口處狂噴出來按照以往的慣例這時傷口處本應該被濃厚的魔氣滋潤可是韓建體內的魔力已近枯竭根本就沒有能力再修復傷口只能任由傷口暴露在外面而且鮮血也沒有徹底的止住這就更加加快了他體內魔力的流逝

「韓建你放心我不會這麼輕易地斬殺你我要把你帶到李家村當著我李家村所有人的在天之靈讓你飽受靈魂之苦」李天意歇斯底里的大聲咆哮道

剩下了一隻胳膊的韓建臉色有些蒼白聽著李天意的大聲咆哮他的心裡嚇得有些膽寒身體不由得瑟瑟發抖起來他不想死他現在是神君強者有無窮無盡的壽命他還想好好的享受生命

「李天意算你狠我打不過你還躲不起你嗎你等著早晚韓某人要報這一劍之仇」沒等話說完韓建施展瞬移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時已經到了數十里之外

回頭向身後看去本想追上來的李天意被領主府的魔君擋住已經廝殺了起來韓建摸了摸斷臂的傷口處這樣的傷勢對於神君而言雖然不算什麼但這卻是對他赤luo裸的侮辱看著遠處和魔君廝殺的李天意韓建咬牙切齒的說道:「李天意你等著早晚我要報這一劍之仇」

「還想要報仇你這個出賣朋友的東西今天陸某就結果了你」韓建身後突然出現的聲音嚇得他魂飛天外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北斗七星劍已經向他身上橫掃而來

不愧是神君強者不但修為高深戰鬥經驗還十分豐富感覺到身後惡風不善沒有回頭神體直接縱身而起但是因為他此時的魔力已近枯竭躲避的還是慢了一點左腿被陸青峰一劍削掉鮮血頓時再次狂噴而出

韓建顧不上身體上的傷痛一步瞬移到百米開外這才回過頭來看向身後頓時發現了正笑眯眯看著自己的陸青峰氣得他大聲叫道:「是你你就是那個從上面下來的人類小子都是因為你的到來才使得我無盡深淵變得如此大亂你這個無盡深淵的災星」

「韓建你這個出賣朋友的叛徒今天陸某就替李家村的人報仇宰了你這個無恥之徒」

「殺我你不過只是一個小小的至真境修士還想殺我真是不自量力別看我現在這種狀態你仍然不是我的對手你也只會使用偷襲的伎倆而已」

韓建看見削掉自己一條腿的是陸青峰就不再準備逃跑而是轉身緩步向陸青峰走來雖然他已經沒有了左臂和左腿但是憑藉神君的修為依靠魔力就能在空中簡單的飛行

這是陸青峰真正意義上的和神君中期強者大戰而且還是一個短缺了一臂一腿、魔力已近枯竭的神君中期強者陸青峰一和韓建打鬥起來才知道就算是這種狀態下的韓建陸青峰依然感到此人十分強大

陸青峰幾乎使用了全力才能勉強和韓建一戰韓建心裡同樣十分吃驚至真境修士在他面前就是螻蟻一根手指就能碾死的修為卻是能和自己糾纏了這麼久而不落下風,這讓韓建心裡頗為惱怒

「小子沒想到你一個至真境的小修士竟然能夠和我打鬥如此之久看來我還真是小瞧你了不過你別以為這樣就能殺了我還差的遠呢」

「是嗎你這個出賣朋友的東西我會讓你知道小瞧了陸某是會付出代價的」陸青峰說完北斗七星劍高高舉起猛然力劈而下

這是陸青峰突破到至真境後期以後第一次施展萬劍穿心他自己也不知道此時的萬劍穿心能夠發出多少柄混沌劍氣短劍不過他心裡很清楚面對神君中期強者自己必須全力一擊

伴隨著北斗七星劍的揮斬而下劍尖上閃爍起刺目的光芒這道光芒只是在劍尖上停頓了剎那的時間然後就迅速分裂成五十柄混沌劍氣短劍夾帶著無聲的呼嘯激射而出眨眼間便到了韓建的面前

修為到了至真境以後便會有一種對兇險的莫名感知看到陸青峰斬下的這一劍韓建心裡頓覺不妙神君級別的神識迅速釋放而出向陸青峰的方向掃描過去

神識掃描之下韓建大吃一驚只見四十多柄混沌劍氣短劍無聲的呼嘯而來已經牢牢地鎖定了自己身體的每一個部位在陸青峰神識操控下的劍氣短劍速度太快韓建有五柄沒有發現瞬間就到了韓建的眼前現在再想安然躲開已經沒有可能

噗噗噗噗噗

連續五聲悶響傳出其中一柄劍氣短劍準確的擊在了韓建的眉心韓建的反應也是十分迅速靈魂瞬間逃出了泥丸宮眨眼間便消失在天際

看見韓建的靈魂逃逸了出去從陸青峰的眉心瞬間射出一柄由靈魂之力凝結的短劍直奔韓建逃走的靈魂射去電光火石間射進了韓建的靈魂體之中

這柄短劍射進韓建的靈魂之中在陸青峰的靈魂牽引下迅速爆開『嘭』的一聲悶響傳來韓建一半的靈魂體被炸的化為了塵埃從韓建的靈魂體中傳來一聲凄厲的慘叫韓建強忍著靈魂受到的重創急速向領主府逃去 ? 婚婚欲睡男神老公 美人殤 【最新章節閱讀.】

自從韓建投靠了魔天霸以後受到了魔天霸的高度器重無盡深淵裡也有很多真神和神君投靠了魔天霸魔天霸任命韓建擔任了這個由人類真神和神君組成的大隊的首領

韓建的靈魂體很快就飛到了領主府防護光罩的上空光罩並不阻擋神識傳音此時的光罩內部有很多投靠領主府的真神和神君正在四處巡視隔著光罩很遠就看到了急速飛來的韓建靈魂體

「快看光罩外面飛來的是不是咱們的隊長韓建大人他的肉身怎麼沒有了是誰毀了他的肉身隊長可是神君中期強者啊能把隊長肉身毀掉的人得多麼強大」

就在光罩里的人還在紛紛議論的時候韓建已經飛到了光罩外面看到光罩里的人都在傻傻的看著他並沒有打開光罩放他進去的時候氣的韓建不由得破口大罵道:「你們這些混蛋還不快點打開光罩讓我進去」

聽到了韓建的靈魂傳音光罩里韓建的副手迅速伸手一揮光罩被瞬間打開了一道縫隙韓建的靈魂體閃身飛進了光罩顧不上理會光罩內的這些人直接向自己閉關的靜室飛去

來到靜室里韓建才想起自己剛才進來的焦急竟然忘了一件事急忙向他的副手靈魂傳音道:「馬飛快點給我把生骨丹和血肉再生丹取來我要儘快的恢復肉身」

傳完音韓建氣的無聲大喊道:「姓陸的小子你把我的肉身毀了有種的就別走等我修復了肉身一定會百倍的奉還給你」

等到副手把兩種丹藥都取來以後韓建這才騰出來時間仔細的審視了一下自己的靈魂體后頓時暴跳如雷道:「我的靈魂掉了一半的境界現在只是相當於真神巔峰了啊氣死我了」

靈魂境界的掉落要恢復起來比修為掉落恢復困難了太多如果現在韓建仍然還是神君中期境界的話只要重塑了肉身再用十幾天的時間就能夠重新修鍊到原來的境界

現在韓建的靈魂境界掉落到真神巔峰想要恢復到原來的程度沒有十年八年的時間都不夠用怪不得他審視了自己靈魂后氣的暴跳如雷這種事情換做是誰都會難以承受

陸青峰毀掉了韓建的肉身後轉身向來時的方向飛了回去此時李天意等人的大戰已然結束領主府的魔族強者被打的大敗紛紛向領主府的方向落荒而逃正好和陸青峰迎面相遇

逃跑的這些人都是真正的魔族他們和人類有著不共戴天之仇陸青峰手握北斗七星劍看著這些魔族之人恨不得將他們斬盡殺絕北斗七星劍向前猛然橫掃五十柄混沌劍氣短劍頓時激射而出

沒有任何停歇陸青峰連續十幾劍揮出一**混沌劍氣短劍連續激射而出突然出現的變故打了這些魔族強者一個措手不及五百多柄混沌劍氣短劍如同劍雨一般瞬間擊在十幾個魔君的神體上

只有八個人安然無恙的躲過了劍氣攻擊剩下的十多人都被劍氣命中這十幾人的肉身都被劍氣破壞的支離破碎他們的靈魂接連不斷的逃出了自己的神體亡命般的向領主府逃去

看著逃走的十幾個魔族靈魂體陸青峰臉上沒有喜悅之色這次成功的擊毀十幾個魔君的肉身完全是僥倖如果這些魔君有一點防備陸青峰斷然沒有成功的可能面對十幾名魔君陸青峰只有逃跑一條路可走

幾秒鐘之後李天意帶人來到了陸青峰身邊對陸青峰大笑道:「陸道友你很了不起啊十幾劍下去毀掉了十幾人的肉身很好很好」

「李前輩青峰只是僥倖而已如果他們有防備我早就嚇得跑路了」陸青峰搖了搖頭自嘲的笑道

李天意對陸青峰說道:「陸道友我們趕緊走現在我們這裡只有幾十個神君強者而領主府里卻是有幾百名之多剛才這些人回去后一定會引來更多的魔君前來找我們報復我們不是對手」

李天意的話音剛落下從領主府的方向傳來了眾多魔族強者嘈雜的喊叫聲:「快追別讓那些人類神君逃跑了」

在場的都是絕頂強者神識幾乎同時向喊叫聲傳來的方向掃描過去陸青峰當然也不例外掃描之下心裡頓時就是一驚神識感知中從領主府方向最少追出來了一百多個魔君強者將近是李天意一方的五倍之多再不退走就是死路一條

就在陸青峰等人準備退出深淵城時隱藏在深淵城裡的六十多名神君全部極速趕來與此同時除了十五個村子之外的六十多位神君強者也都向陸青峰他們趕來

李天意看了看這些神君其中一個神君強者對李天意說道:「天意道友我們是劉家村、闞家村的神君我們兩個村子里都有人被領主府抓去了早就和領主府結下了不解之仇」

「好歡迎你們闞道友有了你們的加入我們的力量又壯大了魔族的魔君已經追了出來我們準備迎敵」

這次魔族出來的一百多個魔君強者領頭的就是魔天霸的管家同樣是神君中期的強者陸青峰遠遠的觀察著此人的氣息比同為神君中期的李天意還要高出少許

深淵城的大街上一百多個神君和一百多個魔君相對凌空而立恐怖的神君和魔君氣息釋放出來在整個深淵城肆意的橫掃彷彿整個空間都要被切割而開

神君和魔君強者的氣息何等恐怖地面上大街兩側的店面本來十分堅固被這些人肆無忌憚的氣息橫掃以後頓時發出了咯吱咯吱的響聲彷彿再有一陣微風吹來就會坍塌一般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