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死我也!」黑龍被氣的仰天發出一聲狂吼,兩隻龍眸都開始發紅,龍爪將船舷徹底扯碎,將鋼板捏成扭曲的條狀,轟然砸落扎在秦羽面前,「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秦羽面前的甲板被整個砸裂,裂縫正好從雙腳中間穿過,面不改色走到破爛的船舷邊,轉頭沖清漪、慕容雪和石姬笑了笑,說了句等我回來,然後一步邁出腳踏流光朝遠處的海域走去。

見秦羽選擇寬闊的海域,黑龍不由切齒冷笑,黑龍一族可上天可下海,無論空中還是海洋都對他更加有利,再加上他比龍影更大一倍以上的體型以及更強的實力,不出三招就能將秦羽打成渣渣。

推開龍鯨號,黑龍猛然轉身掃浪分濤朝秦羽追去,途中被另一條體型更大的黑龍攔住。

「注意分寸,教訓即可,不要鬧出人命!」體型更大的黑龍以龍語低聲叮囑。

「放心,他怎麼傷小影的,我就怎麼傷他,這叫以牙還牙以血還血,誰也不能怪罪於我!」黑龍獰笑著扎入水中,化為一片巨大之極的黑影,游到秦羽所選的海域之後驟然破浪衝出水面,居高臨下殺氣騰騰,龐大的體型再加上凶獰的龍威,氣勢當真攝人到了極點。

「你準備好了嗎?」秦羽靜靜地站在空中,並沒有先動手的意思,水浪撲面自動分開,沒有一滴落在身上。

「狂妄,先斷你十七八根骨頭再說!」黑龍龐大的身軀扭動了一下,巨尾突然破浪衝出,如巨扇狂鞭抽相秦羽後背,力道萬鈞破空銳嘯聲勢駭人。

三艘巨艦之上,眾考生見狀紛紛緊張低呼,龍族體型巨大天生力大無窮,鱗甲堅固超過精鋼,這一尾巴蘊含的威力別說食王,便是人類食帝也沒幾個敢用肉身硬抗,如果秦羽被命中,輕則骨斷筋折五臟崩裂,重則直接骨肉未泥暴血而亡!

然而,秦羽居然沒有躲!

難道是沒有聽到?亦或是被定住了?眾人又急又駭,好多人都忍不住大聲吶喊提醒秦羽躲開。

黑龍見秦羽沒有躲閃,心中也是納悶,能將龍影打成重傷,實力怎麼可能這麼弱?連躲都躲不開?想到這,他不禁收了幾分力道,以防不小心真的將秦羽打死。

秦羽真的沒有躲,只聽轟然巨響,龍尾毫無花哨結結實實抽在秦羽背上!

眾人本能閉眼,不敢看秦羽暴血拋飛的悲慘畫面,可即便如此,聽著聲音還是嚇得猛一哆嗦。

慕容雪雙眼緊閉趴在清漪懷中,不是她不相信秦羽,而是她真的不敢看。清漪和石姬緊張望著秦羽,生怕秦羽大意受傷,現在這種情況,一旦受傷就更不可能是黑龍的對手。

然而,結果卻和眾人的擔憂截然相反,只見秦羽非但沒有暴血拋飛,反而穩穩站在空中,甚至連位置都幾乎沒有移動。

「什麼?」黑龍瞬間懵比,其餘黑龍也都驚得瞠目結舌,眾考生睜眼望去瞬間石化。

怎麼會這樣?秦羽明明結結實實挨了黑龍力道萬鈞的一尾巴,為什麼會半點事情都沒有呢?難道是黑龍最後完全收力? 權貴夫人 可如果完全收力,怎麼會有那麼大的撞擊聲呢?

「看秦羽背後!」正當眾人百思不得其解之時,有人眼見窺見其中奧秘,指著秦羽身後大聲喊道。

眾考生紛紛望去,果然發現秦羽背後有異,幾根燃燒著淡金色龍炎的鎖鏈相互交錯成網,順著它們的走向尋找,源頭赫然是秦羽的肩胛骨!

龍炎鎖鏈!

清漪一眼就認了出來,早在和秦羽探討共鳴原理的時候,她就知道秦羽擁有龍炎鎖鏈,只是沒想到秦羽竟然能夠迅速投入實用,更沒想到龍炎鎖鏈的防禦能力居然如此強大。 ?龍炎鎖鏈!

沒錯,秦羽就是用龍炎鎖鏈擋住了黑龍力道萬鈞的尾鞭,曾經沒有控制方法只能被動防禦,根本無法發揮出龍炎鎖鏈的真正威力,現在有了控制方法,自然要好好運用,讓龍炎鎖鏈睜著你的威力發揮出來。

實際上,龍炎鎖鏈在秦羽手中爆發出的威力比原來更強,因為經過駱青顏的通天手段,龍炎鎖鏈已經和秦羽融為一體,相當於秦羽自身的一部分,收放自如控制起來如使臂指。

「讓你三招,現在是第一招,還有兩招。」秦羽朝黑龍勾勾手指。

這動作這語氣,差點把黑龍肺氣炸,再加上尾鞭無功而返顏面大失,頓時暴怒欲狂,再不留手一聲怒吼捲起滔滔巨浪,超過百米長的龐大龍軀驟然調轉,借旋轉加速全力爆發,巨尾如山嶽橫掃,再次朝秦羽抽去。

這一擊不再是簡簡單單的尾鞭,而是真正的神龍擺尾,無論力道還是速度都遠遠超過剛才,所過之處空氣爆鳴排山倒海,海浪被強行一片片扯入空中,然後被撕成漫天碎雨。

面對如此強力的一擊,秦羽也不敢大意,意念微動抬手右擋,背後交織的鎖鏈立刻轉向,同時掌心、手肘、肩膀乃至腰上,都同時衝出鎖鏈,飛速交錯疊加形成密不透風的鎖鏈戰盾。

幾乎就在鎖鏈戰盾形成的瞬間,巨尾狠狠拍在鎖鏈戰盾上,剎那間龍炎狂飆爆散,戰盾鎖鏈劇烈震蕩,鏗鏘銳響讓人耳膜生疼。

這次,秦羽沒有保持住穩定,也不可能保持穩定,連人帶盾砰然拋飛。

看到這一幕,眾人的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秦羽怎麼樣?受傷了嗎?還能抗住嗎?

「堂主為什麼不反擊,這樣被動挨打根本不是辦法啊!」楚顏又是焦急又是擔憂,龍影化龍之後只有三十多米長,而這條黑龍足足超過百米,體型是龍影的三倍,考慮到龍族的體型和實力,這條黑龍的實力絕對比龍影強三倍不止,五六七八倍乃至十倍以上都有可能。

「是啊,為什麼不用食幻法身?食幻法身威力那麼強,至少不容易吃虧!」楚風同樣心焦不已,秦羽施展食幻法身狂揍龍影的畫面至今歷歷在目,回想起來都覺得瑟瑟發抖。雖然這條黑龍體型太過巨大,實力比龍影強不止一個檔次,但施展食幻法身至少有相抗之力。

慕容雪也有同樣的疑問,她沒見過秦羽暴揍龍影,卻見過秦羽在戰場上施展食幻法身,那真是強悍絕倫無可睥睨,連象王都被捏在掌中毫無反抗之力。

「或許是海陸的區別吧,浮光掠影可能支撐不住食幻法身。」清漪沉聲道。

楚風楚顏聞言頓時心中咯噔一下,清漪說的沒錯,陸地和海面不同,食幻法身在巨大化的同時,體重也會隨之暴漲,陸地上可以站穩,海面上卻沒有立足之地,所以一旦施展食幻法身,可能就會沉入海里,屆時還沒發威就把自己淹死,那可真是史上最可笑的笑話。

海面之上,見秦羽被自己抽飛,黑龍盛怒稍消,仰天一聲龍吟,猛力拍擊海面炫示凶威,心中冷笑:「區區人類不過如此,還三招,兩招就滅了你!」

在他看來,自己全力一擊的威力,即便秦羽使用護盾也不可能擋得住,說不定已經被震得昏死了過去。

其餘黑龍相互對視,眼中大多漏出不屑之色,原來打傷龍影的人類不過如此,根本不用出動這麼大陣仗。

然而,便在這時,高速拋飛墜向海面的鎖鏈戰盾突然凌空一轉,非但沒有繼續下墜,反而忽悠悠飛了回來。

「第二招,還有第三招,抓緊時間。」秦羽散開鎖鏈戰盾,居然又朝黑龍勾勾手指,瞧那氣定神閑的樣子,根本不像是受傷。

咔嚓,眾人掉下巴,什麼情況,承受如此強力的正面攻擊,居然還能毫髮無傷,秦羽真的是人嗎?

黑龍瞬間懵比,做了個很可笑的動作,抬起前爪揉/了揉眼睛,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

也難怪他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剛才那一記神龍擺尾,別說人,便是一座小山都能被抽成碎片,可是秦羽居然毫髮無傷,這讓他如何能夠接受?

「讓你三招,還剩最後一招,如果你再不來,我就當你放棄了。」秦羽連吃兩次攻擊卻依舊安然無恙,終於在氣勢上佔據上風。

黑龍獃滯了足足半分鐘才回過神,惱羞成怒羞憤欲狂,如果此刻化為人形,他的臉肯定比猴屁/股還紅。

「啊呀呀,我要撕碎你!!!」黑龍終於徹底發狂,怒火淹沒理智,排浪衝天咆哮如雷,雙爪左右出擊快如閃電。

花心二少之美女休想逃 秦羽二話不說,雙手猛然交叉,龍炎鎖鏈如使臂指鏘啷啷飛速轉向,繞著秦羽旋轉收縮,頃刻間將秦羽完全包裹,化為一顆密不透風的鎖鏈炎球。

黑龍雙爪轟然合攏,拍的龍炎四散迸炸,尖銳的利爪扣在鎖鏈表面,瘋狂發力火花四濺,發出令人牙酸耳痛的嘎吱聲,似乎想將鎖鏈抓斷,奈何龍炎鎖鏈實在太過堅固,無論如何使勁都無法抓斷,頂多在上面留下一道道划痕,龍炎掃過頃刻間復原。

「給我滾出來!!!」黑龍抓狂咆哮,見利爪無法造成傷害,竟然張開龍吻一口咬下,堪比食器的尖牙終於從鎖鏈縫隙中一點點扎了進去,與此同時喉嚨里發出沉悶的嚕嚕聲,黑氣越來越亮,腐蝕之息從牙縫中呼嘯狂卷,瞬間將鎖鏈焰球吞沒。

看到這一幕,眾考生忍不住失聲驚呼,其餘黑龍想要阻止卻為時已晚

黑龍的腐蝕之息是非常恐怖的,熔金化鐵不在話下,能夠不被腐蝕的東西少之又少,在沒有足夠防護的情況下,便是一頭鯨魚,也會瞬間化為濃水。

粘稠的腐蝕之息在重力的作用下落在海面上,海面登時沸騰,嗤嗤啦啦黑煙四起,大量烏黑的泡沫滾滾翻卷,威力當真駭人到了極點。

如此恐怖的腐蝕之息秦羽能的擋住嗎?會為自己所謂的讓三招付出代價嗎? ?狂怒之下,黑龍終於用出了腐蝕之息,他相信憑藉腐蝕之息的恐怖破壞力,再加上龍牙強行扣出的縫隙,秦羽絕對不可能安然無恙,化為濃水都不是不可能。

至於後果,管它什麼後果,人類敬畏龍族,楚國以龍為圖騰,龍家更和龍族存在血脈聯繫。他身為黑龍,不就是殺個人嗎?人類能把他怎麼樣?敢向黑龍一族問罪嗎?

不敢,絕對不敢,所以他頂多被龍王關個幾年緊閉,根本不算什麼代價。

想到這,黑龍惡向膽邊生,繼續加大腐蝕之息輸出強度,想強行將龍炎鎖鏈融化,將秦羽徹底化成濃水。

而看到這,所有人的心都不斷往下沉,如此恐怖的腐蝕之息,秦羽居然在龍口中吃了個滿,怎麼可能還能安然無恙?根本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即便有鎖鏈保護,也至少會被重創。

「秦羽哥……」慕容雪緊緊抓著清漪的袖子,淚水在眼眶中打轉,幾乎就要掉下來。

清漪則面籠寒霜眉宇間滿是憤恨,如果秦羽真的有個好歹,她必定會求父親霍聖出面,再加上秦羽的師父駱青顏,以及和秦羽關係親近的諸位食尊,不把黑龍龍宮掀個底朝天誓不罷休。

然而,秦羽真的已經無路可逃了嗎?便在這時,只聽黑龍一聲痛吼,腐蝕之息陡然停止消散。

眾人定睛看去,鎖鏈表面的龍炎的確黯淡近乎熄滅,整個外壁都被腐蝕的坑坑窪窪,外形卻依舊接近完好,一根鎖鏈伸的筆直,宛若利齒狠狠刺入黑龍咽喉,鮮血順著鎖鏈往外涌,一滴一滴沿著龍牙往下滴落。

怎麼會這樣?難道是秦羽拚死反撲?還來不及細想,異變再起!

只見斑駁的鎖鏈一圈圈加速飛旋,鏘啷啷脆響聲中陡然暴漲分散,強行將龍牙頂開,秦羽一步踏出,周身衣襟果然已經化作飛灰,輕輕一動便從皮膚上滑落,而皮膚卻依舊完好,只有熾熱的白氣蒸騰上升。

秦羽沒事!

經歷了如此恐怖的腐蝕之息,秦羽居然毫髮無傷!

霎時間所有人的心都開始怦怦狂跳,慕容雪終於忍不住眼淚掉了下來,清漪和石姬愕然之後也都鬆了口氣,不管怎麼樣,只要秦羽沒事就好,人在一切都在。

「三招已過,輪到我了,問題是你準備好了嗎?」秦羽站在龍牙的縫隙之中,嘿了一聲戲謔發問,卻並沒有等待回答的打算,說話間巨靈之力陡然發動,周身騰起烈烈紅焰,肌肉塊塊鼓起,骨節子噼啪爆響,個頭節節拔高,眨眼的功夫就已經變成十米巨人。

十米巨人雙手托天腳踏龍牙,一聲暴喝竟然強行將龍口撐開。

黑龍大驚失色,嘴巴發力想將秦羽咬死,奈何抵抗力實在太大,嘴巴根本合不攏,他又想用龍爪將秦羽抓出來,卻被龍炎鎖鏈擋住,根本碰不到秦羽,急的使勁晃頭咆哮連連。

「來了來了,厲害的要來了!」楚顏激動地握緊了雙拳。

「抽死他,抽死他,抽死他!」楚風同樣激動不已,既然秦羽已經施展了巨靈之力,食幻法身還會遠嗎?

果然,只聽秦羽舌綻春雷,雄渾震音響徹海面:「食!」

所有人都感覺耳畔轟鳴,精神恍惚了一下,就好像這個字是直接在腦海中靈魂中響起。

令眾考生眾黑龍呆若木雞的一幕出現了,秦羽的身軀等比例放大,眨眼的功夫就從十米拔高到了二十米,期間完全沒有循序漸進的過程,虛影出現后瞬間完成。

二十米,一條百米長的龍,嘴巴成張開二十米嗎?顯然是不能的,於是乎黑龍的下頜關節被撐到極限,咔嚓作響令人頭皮發麻,若非龍骨堅硬遠超尋常骨骼,恐怕此時已經斷裂。

可惜,再堅硬又能怎麼樣?能抗住四十米高的秦羽嗎?

「幻!」虛影暴漲,二十米高的身軀再次等比例翻倍,瞬間實質化變成四十米高!

四十米高的秦羽撐著黑龍的上下顎,瘋狂發力挺直腰桿,只聽咔的一聲脆響,黑龍堅硬的骨關節終於承受不住咔嚓折斷,下顎失去自稱軟噠噠垂了下去。

「嗷!」痛吼咆哮,黑龍發瘋似的翻騰不止,掀起數十米高的巨浪,由於下頜斷裂,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法!身!」秦羽可不管你痛不痛,連續兩聲斷喝,虛影連續翻倍,從四十米變成八十米,接著又從八十米變成一百六十米!

一百六十米高,以人類的體型來說,絕對可以稱得上巨無霸,比面前這條黑龍還要龐大得多。

此時此刻,在秦羽面前,這條黑龍已經不是什麼龐然大物,而是一隻長著爪子的蛇!

「食幻法身,這是食幻法身異象,真的是食幻法身!」

「秦羽這傢伙居然擁有食幻法身異象,這可是最最罕見的異象之一啊!」

「原來他不止學術強廚藝強,戰鬥能力也這麼強,天哪,他還有弱點嗎?世界上真的有這種全才?」

「你們都沒聽說嗎?我早就聽說玉麟食堂出了個食幻法身,而且名叫秦羽,原以為是謠傳,現在才發現竟然是真的!」

眾考生又是驚駭又是激動,食幻法身這種異象太罕見了,他們一輩子都沒見過,此時此刻終於大開眼界,見識到了食幻法身的無匹神威。

清漪激動之餘暗暗擔憂,秦羽貿然施展食幻法身必然導致體重暴漲,他能支撐住現在的體重嗎?會不會掉入海中沉下去呢?

秦羽用實際行動回答了清漪的而擔憂,只見秦羽腳下流光暴漲,分成兩團將雙腳完全包裹,高達一百六十米的龐大身軀以勻速往下沉,當腳踝沒入海水終於停下,並沒有再繼續下沉。

秦羽做到了,利用浮光掠影和海水的浮力相結合,成功托住了自己高達一百六十米龐大身軀。

陰影覆蓋籠罩,黑龍忍痛停止翻騰,仰頭獃獃望著面前的超級巨人,拖著下頜合攏,憑藉龍族的強大恢復能力,要不了半個小時就能復原。

可是,秦羽會給他恢復的時間嗎?

(恭喜藥王成為角蟲怪,鎖鏈版,噗噗~) ?食幻法身加浮光掠影,讓秦羽高達一百六十米的龐大身軀悍然站在了海面上,此時此刻他的體型比這條黑龍還要大,居高臨下將黑龍完全籠罩在自己的氣場和陰影中。

「來而不往非禮也,三招已過,現在我就兌現我的諾言!」秦羽完全不給黑龍反應的機會,雙臂揚起雙拳相握,肩背以及胳膊上的誇張肌肉塊塊鼓起,一聲暴喝宛若隕星轟然砸落。

黑龍雙眸中倒映著越來越近的可怕雙拳,等他從獃滯中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然不及,砰然巨響頭部劇痛,繼而天旋地轉視野腥紅,周圍咕嚕嚕全是水泡。

如果從旁觀角度就會看到這樣一幅畫面,秦羽雙拳砸落黑龍跌落海中,滾滾海浪掀起數十米高,呈環形朝外擴散,擴散的速度極快,連三艘巨艦都隨波載沉載浮晃動不已。

所有人都被嚇得心頭猛跳,同時也震驚於食幻法身的威力,這一擊的威力比剛才黑龍的神龍擺尾不知道大了多少倍,要是砸在龍鯨號上,估計龍鯨號能被直接砸成碎片。

原來食幻法身真的如此強力,難怪能夠成為人類最稀有最強大的異象之一。

「暈了?那可不行,剛才才是第一招,我吃了你三招,你也得吃我三招,現在接我第二招,狂鞭亂舞!」秦羽一聲狂笑,巨手伸進海水之中,抓住黑龍的尾巴,嘩啦啦海水飛濺,硬生生將幾乎被砸暈的黑龍拽了出來。

秦羽這是要做什麼?狂鞭亂舞是什麼意思?難道要將黑龍當成鞭子?看到這一幕,眾考生都感覺驚駭莫名,不敢相信這個念頭。

很快,秦羽就用實際行動給出了答案,只見秦羽單手握緊黑龍尾巴,鼓盪巨力以腰帶臂,猛地將黑龍朝天空一甩,黑龍全身骨節咔吧作響,就跟鞭子似的抖得筆直,接著雙手相握巨力陡增,暴喝聲中狠狠將黑龍砸落海面。

水的表面是有張力的,如果從十多米正面落水,幾乎和摔在水泥地上沒什麼區別。

此時此刻黑龍的情況就是如此,平平砸在海面上,先是啪的一聲,就好像摔在了地面上,接著才掀起轟然巨浪滾滾狂濤。

噗,毫無懸念,黑龍五臟移位眼前發黑,一口鮮血吐了出來,即便以龍軀的堅固程度,也著實扛不住這樣的恐怖撞擊。

然而,這就算完了嗎?當然不是,這僅僅是開始而已!

秦羽完全不給黑龍緩氣的機會,雙臂發力又將黑龍甩上天空,再次狠狠砸在海面上,接著宛若發狂一般,不斷將黑龍甩起砸落,再甩起再砸落,左左右右前前後後,砸的整個海面驚濤衝天,就跟世界末日似的。

轟轟轟轟轟……

呀呀呀呀呀……

整片海域只有秦羽的暴喝聲和黑龍拍擊海面的轟鳴聲,所有人都感覺心跳停止呼吸停止,甚至連意識都為之停止,捂著嘴連驚呼都不敢,腦海中只剩下一個念頭,那就是:太可怕了!

秦羽,那個功德等峰名滿天下的青年,那個賽場上謙遜有禮笑容可掬的青年,那個私下裡談笑風生毫無架子的青年,原來也有如此狂暴恐怖的一面!

清漪獃獃望著發狂暴揍黑龍的秦羽,秦羽三次施展食幻法身她都不在場,都沒有見識過秦羽真正的實力,此時此刻她終於見識到了,同時也真的被嚇到了。

楚顏楚風又是激動又是害怕,心中暗暗思忖,秦羽的實力是不是又變強了?如果當初龍影提前得知,還會有膽子和秦羽對決嗎?

龍雅兒心中更是複雜,那一戰秦羽不但摔碎了龍影的骨頭,同時也摔碎了龍影的傲氣和自信,此時見到秦羽再次大展神威,不由想到了龍影戰敗之後的樣子,那樣子真的讓她很心痛。

項問天的目光和別人都不同,背後隆起的畸形微不可查動了一下。

最後一聲轟鳴,秦羽終於喘著粗氣停了下來,顯然這一頓狂/抽亂甩對他也消耗不小。再看黑龍,尾巴拎在秦羽手中,龍軀平躺在海面上載沉載浮,已經徹底暈了過去,周身鱗片倒是沒什麼損傷,但口腔鼻腔都在往外冒血,轉眼間就將周圍海水染成猩紅。

「混賬,你找死!!!」

「殺了他殺了他殺了他!」

「讓我吃了這個人類,我要撕碎了他!」看到同伴被摔成這副慘樣,其餘黑龍紛紛暴怒,一雙雙龍眸都泛出腥紅血芒,咆哮聲響徹百里憤怒到了極點。

「呵呵,武力對決,只准他傷我,不准我傷他咯?」秦羽冷笑,一把將手中的黑龍拋了出去。從黑龍喊出他名字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今天自己逃不掉,即便乖乖束手就擒,也一樣會落得重創的下場。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