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竟然是最想殺死我的人……」

姬若水露出慘然笑容,感覺內心某一部分被徹底冰封了。

「多謝師兄!我想回去緩緩……」

姬若水向王昊告辭。

王昊擺了擺手,沒有多說什麼。

這丫頭已經夠慘的了,現在讓她付諮詢費不合適吧?

……

回到自己房間的姬若水,呆坐在椅子上,沉默良久,眼神放空,不知道在思考什麼。

就在這時,姬若水忽然感覺到袖筒里放着的傳訊靈符微微震動一下。

拿出靈符一看,赫然就是大皇子姬無情發來的留言:

「皇妹,是否已經服下為兄送你的極品築基丹?你已經進了仙門,精進修為是第一要務,可不能耽擱啊!儘快築基,展現出你強大的修鍊資質,仙門長輩才會更加重視你!皇兄留,盼回復!」

簡短的幾句話,看起來是那麼的溫馨,充滿了兄長對妹妹的關心。

如果姬若水什麼都不知道,恐怕還會被這份虛情假意給感動到。

但現在,她只感覺到噁心和恐懼!

姬若水沉默良久,最終還是回復了一條簡短的訊息:

「我已經吃下極品築基丹,成功築基了!謝謝皇兄!」

現在撕破臉,沒有任何意義,不如暫且麻痹一下敵人。

回復完姬無情后,姬若水馬上聯繫雕婆婆:

「不惜代價,幫我調查巫蠱門噬魂蠱的相關情報,越詳細越好!」

從今天起,姬若水慢慢拋去天真無邪,向著以往不願面對的黑暗方向,逐漸成長。

……

數萬裏外,大周仙朝京城,中山王府。

姬無情看到靈符里彈出來的訊息后,神色變得很是激動、興奮:

「藍長老,吃下了!姬若水她吃下那些加料的築基丹,已經成功築基了!大魚上鈎了,哈哈!」

一旁的藍雪平,聽到這話,臉色沒有絲毫變化,儼然智珠在握:

「殿下不用激動。這只是很正常的事情,任何一個鍊氣境修士,都不可能抵極品築基丹的誘惑!」

「若水公主,只是做了大多數人都會做的事情!」

姬無情哈哈大笑一陣,然後說道:

「藍長老果然是神機妙算!只是不知道那噬魂蠱,要多久才能發動?不會出什麼意外吧?」

姬無情擔心姬若水突然修為大進,發現了噬魂蠱的存在。

到時候沒死掉,那可就尷尬了。

「殿下放心,噬魂蠱的煉製方法乃是巫蠱門的至高秘術!」

「那蟲卵是添加了嬰兒血作為主材煉製而成的,一旦被人吞下,瞬間就會融入血肉之中!」

「即便是元嬰修士,也發現不了體內噬魂蠱的存在!」

「絕不會有意外發生!」

藍雪平斬釘截鐵地說道。

「這我就放心了!」

姬無情嘿嘿一笑,「就是不知道二弟現在情況如何?應該快要鍊氣圓滿時了吧?我這個兄長,恐怕還得一份大禮才行!都是親生的,不能厚此薄彼啊!」

聽到這話,藍雪平眼裏不禁閃過一絲厭惡。

……

感謝【床上王爺】的打賞,謝謝支持! 等到易柒和裘榕不舍地離開后,同行之人就只剩下了陳天龍和白衣。

陳天龍看向白衣,討好地道:「要不我去找一輛車來?」

「不用。」

白衣冷冷地道:「跟着我就是。」

說完,白衣便優雅地向前走去。

只是,「優雅」形容的是白衣的動作,和走路的姿勢,但絕不是形容她的速度。

她看似優雅,但一步邁出,卻已出現在了數十丈之外,若是在普通人面前行走,恐怕一步就要邁出普通人的視線範圍外了。

陳天龍心頭一驚,不敢耽擱,連忙施展出無影三弄中的「縮地成寸」,快步跟了上去。

白衣的速度實在太快了,陳天龍鉚足了勁兒,不斷催動內力施展縮地成寸,甚至為了提升速度連「天地大同」都用上了,卻也僅僅只能遠遠地墜在白衣的身後,只能憑藉過人的先天強者的視力,隱約看到白衣的背影,彷彿下一刻就要跟丟一樣。

「這也忒折磨人了吧?」

陳天龍忍不住嘆了口氣。

不過他並未放棄,也沒有猶豫,繼續用最快的速度向白衣追趕而去。

他很清楚,以白衣現在的速度,只要他稍微停頓一下,就會立馬跟丟白衣!

而且以白衣灑脫的性格,機會已經給他了,是他不中用,所以只要他跟丟了白衣,白衣絕不會回頭再給他第二次機會!

這個機會至關重要,陳天龍也無論如何都不會放任錯過!

「呼呼呼!」

陳天龍不斷狂奔,天地大同和縮地成寸就沒停下過,始終遠遠地吊在白衣身後,

不知過了多久,忽然,陳天龍發現白衣的身影變大了。

不,不是變大了,而是雙方的距離變短了!

很快,陳天龍和白衣的距離,便縮短到了短短几米。

「呼。」

陳天龍身形驟然停在了白衣身旁,然後不斷地喘起了粗氣。

白衣淡淡地打量了陳天龍一眼,而後道:「不愧是最後一個天行者,龍家那位老爺子,眼光當真毒辣。」

「啊?」

聞言,陳天龍微微一愣,道:「您知道天行者計劃?」

「呵。」

白衣嗤笑一聲,看陳天龍的目光就像在看一個白痴。

陳天龍立馬清了清嗓子,有些訕訕地笑了起來。

也對,整個世界上才有幾位天花強者?

陸地神仙這四個字,可不是白叫的。

區區一個天行者計劃,白衣這種級別的超級強者想要知道,又有何難呢?

只是,白衣剛才說「最後一個天行者」,那是什麼意思?

「您剛才說最後一個天行者?」

陳天龍挑眉道:「這是何意?」

陳天龍可沒有忘記天行者計劃的由來。

當時陳天龍在老首領的家中遇到了一位貴客,也就是華國所有戰神的總統領——龍老戰神。

龍老戰神既是華國第一戰神,也是武林中五大超級強者之一。

初見龍老戰神的時候,哪怕在西南邊境磨礪多年的陳天龍,也不由得激動萬分。

…… 要不是楊柳幫忙,周煙兒和葉大娘可能真的忙不過來。

大家都在院子里看殺豬匠大顯身手。

葉子騫回屋裡換了套衣服出來,就看到周煙兒端著一大盆熱水,正從廚房裡出來往人群里走。

院里站著很多人,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殺豬匠身上。

幾個小孩子在人群里鑽來鑽去,每個人臉上都帶著純真的笑容。

周煙兒躲著亂跑的孩子,端著盆子行走得很艱難。

旁邊伸過來一雙手,輕輕鬆鬆奪走了盆子。

葉子騫說:「我來吧。」

看著他穩穩噹噹地擠進人群中心,周煙兒放心了。

一扭頭,她看到楊柳靠在門框上,痴痴地看著葉子騫。

冷不丁和周煙兒對視,楊柳嚇了一大跳。

看著周煙兒朝著她走過來,她張了張嘴似是想說什麼。

沒等她說出來,周煙兒已經擦過她的身體進了廚房。

野豬是葉子騫和姜海一起豬的,清理乾淨的野豬豬自然要一人一半。

分肉的時候,姜海非常不好意思,堅持葉子騫拿大頭他拿小頭就好了。

最後,他還是拗不過葉子騫,拿走了一半的豬肉和所有的內臟走了。

這些多肉,足夠他們一家過一個肥年了。

為了感謝楊柳的幫忙,葉大娘送了一塊肉給她。

楊柳很羞澀:「不用了,我家裡有。」

「你家裡是你家裡的,這是我給你送你的。」

葉大娘把肉強塞給她。

楊柳拿著肉,眼睛瞟著葉子騫,聲音透著可憐:「天黑了,路不好走,騫哥能送送我嗎?」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