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關係,心意到了就好,陛下是不會計較的。」她欣然一笑。

……

但就在這時,一個陰惻惻的聲音傳來:「堂堂白鹿書院,威震上界的書院,居然獻禮只是一根老山參,我說步亦軒,你們為什麼不拿一根蘿蔔直接充數罷了?」

說話的人身穿白袍,身後背負著雙劍,眉宇間有種傲氣,渾身劍意瀰漫,有著十分深厚的劍道修為,不過,太傲慢了,居然敢在女帝壽辰上說這種話,多少還是有些失了禮數。

「你是誰?」我揚眉道。

他目光冰冷:「在下大羅劍域肖成禮,半聖榜排名第1024位!」

原來是半聖榜上的人物,難怪那麼狂妄,我皺了皺眉,說:「收回你剛才的那句話,否則我就不客氣了。」

肖成禮雙臂抱懷,笑道:「區區的一個半聖初期也敢大放厥詞,來啊,我倒要看看你怎麼不客氣法!」

「肖成禮,你太不知所謂了!」

在我的身後,白鹿書院風長老淡淡道,雙眸中掠過一抹聖道火焰,正是聖墟之火,眼看就要動怒動手了。

就在這時,肖成禮後面的一位大羅劍域的老者也睜開了眼睛,雙眸中射出一道懾人鋒芒,宛若一口絕世寶劍開鋒了一般,令人有種刺目感,就算是我擁有一品萬物劍心也依舊忍不住的震撼不已,心頭一陣狂顫。

這是一位劍聖!

上界成聖的方式有許多,第一種是點燃聖墟之火,武道成聖,第二種則是以劍道成聖,號稱劍聖,第三種則是劍道成聖與肉身成聖同時進行,一旦成功,就很有機會成為傳說中的封號劍聖。

論實力,劍聖可以輕鬆碾壓武道成聖的聖者,而封號劍聖又能輕鬆碾壓劍聖,一物降一物。

大羅劍域居然派來了一位劍聖賀壽,而風長老、雲長老卻只是單純的武道成聖聖者,自然無法攖其鋒,一瞬間,風長老氣勢涌動起來,白鹿書院從來不畏懼任何強敵與挑釁,既然大羅劍域想發難,那就一戰好了,甚至我和林慕昭都已經做好了準備。

這時,尚竹月雙眸睜開,聖氣瀰漫,她也是一位劍聖,目光直勾勾的看著大羅劍域的劍聖級長老,道:「前輩不要忘了,此地是女帝陛下的壽禮廣場,希望大羅劍域口下留德、不要自誤!白鹿書院雖然禮輕,但你們別忘了,踏平陰陽殿的正是白鹿書院,如果大羅劍域想跟白鹿書院開戰,那麼白鹿書院踏平大羅劍域的那一天,朝廷是不會過問的。」

那劍聖的瞳孔猛烈收縮了一下,尚竹月是女帝近身女史,代表的就是女帝的意志,她這麼說也代表了朝廷的意志,顯然在朝廷心目中白鹿書院的地位要甩大羅劍域幾十條街,這並不奇怪,在上界,劍聖有很多,但封號劍聖屈指可數,而師尊上官紫易就是其中的佼佼者,是足以讓女帝東方婉都屈尊的強大存在!

「成禮,道歉。」劍聖淡淡道。

我創造的萬事屋 肖成禮一怔,隨即抱拳:「步少俠,對不住了,在下剛才失言了!」

我輕描淡寫道:「沒關係,我不會跟你計較的。」

這一句話更讓他臉色慘白,雖然表面看起來很平和的樣子,但卻直接給了我一道傳音,惡狠狠的說道:「步亦軒,明日的千味宴上我會讓你後悔不該來天州!」

「你想自取其辱,我就成全你。」

我淡淡一笑,走回林慕昭身邊,低聲道:「師姐,千味宴是什麼?」

「女帝壽宴的慶典之一。」

林慕昭美眸如水,笑道:「女帝陛下向來注重人才的甄選,所以每一年的壽宴上都必然會設下千味宴,所謂千味宴就是一千道美味佳肴,均是一些能夠提升修為的奇珍美味,世所罕見,一共也就一千道,年輕一代的修士爭鋒出一千個席位。」

「打生打死,就為了吃個菜嗎?」我有些無語。

林慕昭輕笑:「倒也不是,千味宴是舉國的盛事,一旦獲得上游的排名,你所在的宗門、家族也會臉上有光,所以大家才會搶破頭,而且千味宴設下的美味佳肴確實難得,有許多材料都是女帝陛下親自尋獲的,一般的聖者都沒有資格食用。」

「莫非是龍肝鳳膽?」

「沒錯,據說前十名得到佳肴都是可比肩龍肝鳳膽級別的奇珍,總之……這次來都來了,就爭一爭好了,難道你不想一戰壤駟塵決這個級別的超強者嗎?」

我想了想,傳音道:「說實話,我是真的不想跟壤駟塵決打。」

「為什麼?」

林慕昭有些訝然。

我解釋道:「很簡單,眾目睽睽下的一戰什麼都會暴露,壤駟塵決的實力擺在那裡了,我以平常手段絕對不是他的對手,必須動用底牌,而我又不想在眾人面前把所有底牌都亮出來,真要逼得我亮出所有底牌的話,也必須是斬殺壤駟塵決為代價。」

林慕昭美眸幽幽:「嗯,師姐支持你,不必要的情況下低調一些比較好,總之,明天一戰,我們都不能辱沒師門,至於拿不拿第一名,並不重要,壤駟塵決的半聖榜排名原本就比我們高,排名在他之下也不丟人。」

「沒錯。」

我深吸一口氣,心頭不自覺的湧起了一縷戰意,此時壤駟塵決的氣機太強了,強到我無法對抗,半聖初期終究還是太弱,想要擁有斬殺壤駟塵決的把握,恐怕至少也要踏入半聖境後期才行。

就在這時,林氏聖門的一群人走來,為首的是一個俊逸青年,身穿華服,看向林慕昭的時候臉上滿是溺愛之色,道:「慕昭!」

「哥。」

林慕昭一臉笑意:「你們也來啦。」

「是啊,女帝壽宴怎能不來?」

林慕昭馬上道:「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師弟步亦軒,師弟,這位是我的兄長,林慕賢,林氏聖門的繼承人。」

林慕賢?

果然是兄妹的名字啊……

林慕賢雙眸中透著坦蕩,拱手一笑:「原來你就是慕昭口中時常提起的步師弟,久違了,這小丫頭可是把你說得好上天了呢!」

我有些尷尬:「不知道我該怎麼稱呼……」

「就叫我林大哥好了。」他微微一笑。

「大哥,好吧,林大哥……」我點頭一笑。

林慕昭輕笑,傳音給我說:「師弟,你怎麼結巴了?難道叫一聲大哥很難嗎?」

「不難,就是有些莫名的緊張,怕交錯了,那多尷尬。」

「叫錯?莫非你能叫成大舅哥不成?」

「大舅哥……」

我一愣:「那我豈不是要娶師姐……」

林慕昭頓時霞飛雙頰:「呸呸呸,失言失言,不許再說這個了。」

「好好好,聽師姐的。」

隨後,跟林慕賢與林氏聖門的寒暄了一會,林氏聖門是上界頂尖門閥之一,僅僅是跟著林慕賢一起來到中州的就足足有三位聖者,足可見這個門閥的底蘊有多深厚,據說林氏聖門的產業遍布了近三十個州,勢力龐大,就連天心女帝都相當倚重。

而林慕昭則是嫡系長女,身份地位無比顯赫,再加上白鹿書院聖女的身份之後,林氏聖門與白鹿書院強強聯合,可以說是跺跺腳都能讓上界抖一抖了,或許也正是因為林氏聖門這重原因,所以白鹿書院雖然實力遜色於天風書院一籌,但依舊能分庭抗禮!

……

眾多宗門一一獻禮,直至午後,宴會開始,吃吃喝喝持續到晚宴,隨後才盡興散去。

我和林慕昭不敢怠慢,直接進入神葉世界開始修鍊,雖然師尊嘴上沒說,但顯然還是希望我們能在千味宴上奪得不錯的排名,而我預期的排名則不算高,能進入前十就可以了,畢竟參加千味宴爭奪戰的人不會少,其中壤駟塵決位列半聖榜第五位,號稱年輕一代中的人族最強者,對第一名志在必得,而東方平、東方齊這兩個萬人敵也會參加,再加上各大宗門的候選者,僅僅是半聖榜上的天驕就足足有數十人,想要脫穎而出的難度可想而知。 女帝壽典第二日。

清晨,殿內晨靄如霧、鳥雀齊鳴,說不出的寧靜,起身後,在殿外的空地上運用劍訣演練了一套沒有章法的劍招之後,任憑身體放鬆,無招無式,每一道劍訣的催動都十分凌厲,劍劍銳芒爆發,帶著院落里的落葉起舞。

忽地,偏殿外傳來了乾巴巴的掌聲,目光所及處,一人從霧靄中走出了,一身華服,正是八荒樓北部的少主,黎定渝。

「步少俠的劍法越發精湛了!」

黎定渝身後跟著一群八荒樓的金爵鐵衛,每一個都擁有半聖境修為,其中一名老者甚至已經有點燃聖墟之火的跡象了。

「黎少主怎麼有空來這裡?」

在我不遠處,師姐林慕昭宛若出水芙蓉般的從廂房裡走了出來,仙顏無雙,絕美笑容令人心動。

「見過慕昭仙子!」

黎定渝一雙眸子彷彿被林慕昭吸引住了一般,直勾勾的看了好一會才收回目光,道:「距離千味宴只有一個時辰了,在下來到這裡……實在是有事相商。」

「說吧。」

「八荒樓中州分舵向來與白鹿書院是世交,如今八荒樓出了叛徒,銀州分舵帶領南方數百個分舵想要分裂八荒樓,張衡父子其心可誅,而此次千味宴中張衡更是狼子野心,揚言要把我黎定渝殺出百美宴,所以……在下斗膽,想請慕昭仙子和步少俠助在下一臂之力,只要能讓在下進入千味宴前十名,黎定渝願意獻出五百枚聖元石!」

他說得十分坦誠,接著道:「二位可以接受,也可以不接受,黎定渝絕不勉強。」

「五百個聖元石……」林慕昭眯著一雙美眸,笑道:「黎少主好大的手筆,恐怕就算是一城一郡的國主都未必有那麼大的口氣。」

黎定渝沉聲道:「八荒樓自中古時代便已經存在,歷史悠久,如今卻橫生了內亂,黎定渝也只是不希望看到八荒樓千萬年的基業毀於一旦罷了。」

「我們拒絕。」

林慕昭說得十分乾淨利落。

「仙子,為何?」黎定渝大為不解:「如果你們幫了我,也等於是與八荒樓結了一個善緣,為何要拒絕定渝?」

林慕昭微微笑道:「黎少主真是健忘,難道你忘了青蜀碎界一戰中我和師弟步亦軒差點戰死嗎?如果沒有你們八荒樓和陰陽殿暗通款曲,借了破界戰船給陰陽殿,我們何至於淪落到幾乎就要被陰陽殿的聖者斬殺的絕境。」

一抹驚色從黎定渝臉上掠過,但他飛快的恢復了平靜,一張俊逸的臉上不動聲色,道:「我想慕昭仙子你一定是誤會了,定渝根本對這件事不知情,更加不知道在青蜀碎界上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這其中一定大有誤會。」

「或許吧。」

林慕昭淡然一笑,說:「不過話說回來,黎少主與張衡之間的爭鬥也只是八荒樓的內鬥罷了,我和師弟身為白鹿書院的人,如此介入未免太過於唐突了,少主覺得呢?」

黎定渝頷首:「仙子說得也有道理,既然如此,定渝也就不強人所難了,這就告辭,也希望白鹿書院能在千味宴中嶄露頭角!」

「不送。」

眼看著黎定渝等人走遠,林慕昭輕輕以香肩撞了我一下,笑道:「師姐直接拒絕了這個人,你不會有什麼意見吧?」

我摸了摸鼻子:「沒有,只是覺得五百顆聖元石就這麼沒了,著實可惜。」

「喲,你小子還真是什麼都吃得下呢!」

她美目一橫,竟有種風情萬種的感覺,笑道:「聖元石我們白鹿書院有的是,你突破達到半聖之後不是已經給了你一百顆了嗎?怎麼,這就用完了?」

「沒有,煉化一個聖元石足夠消化十天半個月的,哪兒有那麼快就用完,只是聖元石在上界屬於至寶,五百顆啊,足夠買下一個中等的門閥了,我覺得張衡、黎定渝都是暗藏禍心的小人,打一個是打,打兩個也是打,不如順手撈一筆。」

「這種錢,我們白鹿書院別賺了。」

林慕昭挽住我的手,道:「一會千味宴上,我們一起向前沖,千味宴與西湖論劍的規矩不一樣,是可以聯手一起攻擊某一個強者的,咱們就不用跟任何人聯合了,你我聯手,就算是壤駟塵決也必須忌憚三分,對不對?」

「對。」

我目中透著光輝,道:「不如……我們就去搶壤駟塵決的第一算了。」

「可以,到時候再看了,準備一下,外面的輦車已經等待我們多時了,千味宴不在城內,而在皇城外的仙葫山上。」

「嗯,走吧!」

殿外,一輛華貴輦車靜靜的等待著,一旁還有八名騎乘火焰獅子的騎士,這些火焰獅子都能飛天,屬於空中戰騎,僅僅是為了我和林慕昭就準備了那麼多,天心女帝確實對白鹿書院、天風書院算是十分照料了。

輦車在風中穿行,八名戰騎在前後左右疾馳,是八名半聖級戰騎,威風凜凜!

……

半個時辰后,遠離皇城,輦車進入群山之中,一座座古山衝天而起,屹立於霧海之中,蒼白色的山岩上錯綜生長著一片片青松,青白相襯下顯得古韻十足,宛若進入了一片仙境中,而就在仙境深處,一座泛動金色光輝的古山橫亘於天地之間,狀若半倒著的葫蘆,周圍白色霧靄繚繞,秀麗萬千。

仙葫山,到了!

一列列輦車停留在空中,仙葫山下則駐紮著一支御林軍,足足有上萬人,雄壯威武,天心帝國的戰旗飄揚,布滿山林,而就在眾人的簇擁下,天心女帝一襲玲瓏精緻的戰鎧出現,秀致的軟甲裹著呼之欲出的挺拔酥峰,纖腰雪白,不盈一握的樣子,手中提著一柄流光轉動的長劍,一襲雪色斗篷迎風飛揚,此時的天心女帝就像是一位鎮守蒼穹的美女劍聖,神武威嚴!

千味宴,居然有女帝親自到場觀戰,不簡單。

不久后,一位手捧著捲軸的老者文士揚聲道:「千味宴即將開始,請參與者一一進場,首先,八荒樓,張衡、黎定渝二位少主!無塵劍域,澹臺遺!不朽閣內門天驕,壤駟塵決!武聖閣天驕,長孫永!天風書院,公孫羽、李承澤!白鹿書院,林慕昭、步亦軒!巨石門天驕,房源!大羅劍域……」

老者一一念著參與者的名字,而眾人也一一進入仙葫山的山腳下,我和林慕昭並肩落在山腳處的山岩上,抬頭望去,整座仙葫山都氤氳著一種超然氣勢,開啟劍道天眼就能輕易發現,其實整座山都被煉化了,是一件巨大的法器,只有一條路可以上山,其餘的道路都被封禁了,等於是銅牆鐵壁,無法逾越。

而就在山道上的兩側有一排排的桌次,一共分為十等宴席,每一等一百個,最靠近巔峰位置的是第一等一百個座次,其中十個座次卻又超然在上,位列巔峰,並且還有排位,這一戰是在女帝陛下親自觀戰的情況下發生的,對於各大宗門的意義恐怕已經遠勝於西湖論劍了。

天心女帝是這一方世界的主宰,某個宗門的興起與衰落,其實都在她的一念之間。

人潮湧動,轉眼間進入山腳的人足足有超過萬人了,一萬多人爭奪一千個位置,競爭註定十分殘酷,甚至堪稱是慘烈。

天穹之上,女帝東方婉的曼妙體態令人怦然心動,她一雙美眸看著仙葫山,聲音不大但卻讓每個人都聽得清清楚楚:「諸位年輕天才記住,不得在千味宴上故意殺人,否則不但自己受戮,連你的家族也會被牽連!」

眾人暗暗心驚,天心女帝手段非凡,掌握著最高生死大權,這句話不得不聽。

其實這也是為天心帝國保存年輕一代的實力,畢竟有的天驕還需要時間成長,適當的保護是應該的,東方婉考慮得十分周全。

尚竹月手提長劍,高盛宣佈道:「千味宴,開始!」

……

「殺!」

媽咪,你被潛了 「沖啊!山頂的宴席屬於我!」

「都給老子讓開,我乃火州幽暗門門主之子,誰敢擋我?!」

「滾滾滾!老子是銀州城主之子,你算是哪根蔥?!」

山下立刻變得殺氣騰騰一片,尚未登上山路就已經陷入了混戰之中,一群人相互肆意攻伐起來,轉眼就已經血流成河,不少人都已經受傷了。

「太混亂了。」

我皺了皺眉,一聲低嘯,體內迸發出精純聖氣形成了一道萬物境,將周圍的人都一一推開,同時說道:「師姐,我們也上去吧?」

「嗯。」

林慕昭微微一笑,一縷劍意破體而出,形成一道浪潮將周圍的修士盡數擠開,無人能近身,隨後跟我並肩走上山。

山道上已經滿是血跡,不少人受傷跪在岩石間瑟瑟發抖,很快的就被空中飛掠而過的皇宮高手提了出去,脫離戰場,否則在混戰中難保不會被人誤殺而死。

沖在最前方就是黎定渝和張衡,兩人掀起滔天劍意,一邊上山一邊相互攻殺,一縷縷凜冽劍意在山腰上不斷激蕩開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