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叔叔,接下來冰峰傭兵團的人肯定會出陰招。一般情況下,他們有哪些陰招?」沈凌兒看著火焰問道。休息的這一晚上時間,可是給了宋海好好安排明天的出場順序和想辦法的。就宋海的陰狠勁,定然會想一些讓火焰傭兵團的人,防不勝防的招數。

「冰峰傭兵團他們一般都是下毒、暗器、挖陷阱、偷襲等等。不過,我想在明天的比賽上,挖陷阱他們肯定是用不上的,偷襲加暗器的話,有我盯著,宋海也翻不出什麼風浪來。只有下毒,這個需要我們好好防備了!」火焰將冰峰傭兵團一貫以來的陰狠招數列舉了些說道。

「偷襲加暗器,未必就宋海會用,還有歐陽明!」沈凌兒說道,歐陽明是絕對不能不防的。冰峰傭兵團可是一個不小的產業,如果這一次,冰峰傭兵團被驅逐出五級傭兵團,那麼不僅僅是打了冰峰傭兵團的臉,更是在聖殿的臉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所以,歐陽明絕對不會讓火焰傭兵團戰勝冰峰傭兵團的,因為他丟不起這個臉!如果,明天宋海不動手的話,那麼歐陽明也會動手的,而動手的對象恐怕就是還未出場的火雲了!

明天,火雲是他們要重點攻擊的對象,可惜,他們不知道的是,不管計劃如何改變。火雲,她都會安排在最後一個出場,或許,他根本不用出場也說不定。不過,不管怎麼樣,防還是要防著的。

如果可以的話,這一次,她要讓歐陽明也一樣有來無回。相信,哪怕是聖殿的分閣的一個副閣主死去,也會讓聖殿的人心裡堵上一堵吧!想到這裡,沈凌兒忽然笑了!

眾人看著沈凌兒的笑容,一時間,晃花了眼睛,都有些發愣!回過神來的他們有些不解,難道有什麼是他們不知道的事情發生了嗎?不然,為何沈凌兒會無緣無故的笑了。

「歐陽明?他應該不敢!」火焰說道。聖殿,畢竟是大陸上一大神秘的勢力,如果歐陽明動手的話,那麼他就不怕眾人的譴責嗎?

「火叔叔,狗急了還會跳牆呢!更何況是人了!」沈凌兒說,如果這一次將歐陽明給逼急了,他可不會管是否在眾目睽睽之下。作為聖殿的人,他是不會畏懼別人怎麼說的。想要別人閉嘴,只要殺一儆百就可以了。

「等會我去讓丹盟的冷夏,明天多多注意一下歐陽明!」沈凌兒說道,她早就發現自己師兄在評委席上了,只是不想太過惹眼,所以才一直沒有去跟他打招呼。

「冷盟主?就是丹盟的盟主冷夏,丫頭,你認識冷盟主?」火焰有些驚訝的問道,他怎麼都沒想到沈凌兒竟然跟丹盟的人還有關係。

「嗯。認識!」沈凌兒看著火焰眼中的好奇之色,硬著頭皮說道。

「那個,他是我師兄!」實在是火焰的眼神太過專註,她不得不說出來個答案。反正想想,因為上次煉器盟的事情,過不了多久的時間,就算她不說,火焰應該也會知道的。所以現在說了,倒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隨著沈凌兒的話落,火焰和火雲都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實在不能怪他們太大獎小怪了。要知道冷夏的名字在浩宇大陸可以說是非常響亮的,其一是因為他傲人的煉丹術,其二則是他那古怪的性格,據說除了煉丹意外,根本沒人能入得了他的眼。

只是,不久前聽說他的小師妹在煉丹大會上一舉得冠,而且緊接著帶著自己的師兄冷夏和丹盟的長老就殺到了煉器盟。在眾目睽睽之下,電閃雷鳴之中以著絕對強勢的煉[熱,門.小-説.網]器手法,收了煉器盟……。

「等等,他是你師兄?丫頭啊!你?你該不會就是那個煉丹大會上得了第一名!然後又帶著丹盟的長老殺到煉器盟,把人家煉器盟給收了的那個女子吧!」火焰覺得自己說完這句話,整個人都不好了。

看著火雲和火焰那不可置信的表情,沈凌兒十分無奈的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正是他們說的那個人。心裡則想著,打擊打擊應該就會習慣了吧!要是火焰和火雲聽見沈凌兒心裡的想的話,一定會氣的吐血不止。

不帶這麼打擊人的好吧!你到底是有多麼妖孽啊!這麼年輕,還是一個小丫頭。不但是馴獸宗師,還是煉丹師和煉器師。你到底還要不要人活了啊啊啊啊!

火雲被沈凌兒打擊的簡直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火焰更是覺得自己老的不能再老了。看看人家現在的年輕人,那天賦,那實力,那簡直生下來就是為了打擊人的啊!

「凌兒,明天第一場是我嗎?」火雲回過神來問道,他是一個好戰分子,今天他可是憋了一天了。

「如果按照宋海今天的安排來看,明天出場的一定是劉輝!今天冰峰傭兵團可是連死兩人,即使戰勝一場,他們都無法取勝。明天,如果他們不殺火焰傭兵團一個人的話,他們絕對不會甘心的。」沈凌兒說道。

「既然這樣,那我上場吧。」柳庭說道,畢竟他是神尊強者。但作為火焰傭兵團的老人,即使他很想上場,但也要聽從沈凌兒的安排。

「嗯,明天柳庭上場!」沈凌兒聞言點頭道,讓柳庭作為明天的第一場!宋海明天必定是小心謹慎的,他一定不想再死一人。而不想死人的話,那麼就必須由劉輝來,估計他也非常想在明天的那一場上旗開得勝。

當沈凌兒安排好明天的作戰策略后,眾人便各自回到房間休息去了,而這時,冰峰傭兵團的駐地之中,卻燈火通明。 掃霾者 ,有些人贊同,有些人則是不開口說話。

「大家都表個態吧,明天到底誰第一場?」宋海在說這話時,臉上明顯有著無奈之色。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一次,他們冰峰傭兵團會被火焰傭兵團逼到如此境地。

「我來,明天我給你們來個開門紅!」劉輝自己主動走了出來說道,明天即使是柳庭作為他的對手,他都會拖著他進入到地獄之中。

「你有把握嗎?」宋海可不想再損失一個手下了。劉輝不僅攻擊能力好,而且他的腦袋瓜子也十分聰明,他可不想再損失一員猛將了!

「有!明天不管是柳庭,還是剩下的兩個人,我都不會讓他們好過!」這是劉輝唯一能夠做到的,他不能夠保證自己會勝利,但是他可以保證帶著他們一起下地獄。這也是他用來祭奠死去的,冰峰傭兵團兄弟亡靈的最好禮物!

宋海看著李劉輝上臉上的堅決,突然有種不好的直覺。

「團長,你放心!我不會給冰峰傭兵團圖丟臉的!」劉輝說道。他一定說到做到,說不會丟臉就不會丟臉。

「劉輝,一定要活著從比賽擂台上走下來!」歐陽明認真的道。這一次,火焰傭兵團真是太狠了,根本不給他們活下去的機會,直接滅殺。所以,他怕劉輝失敗的話,那麼等待他的結局也會是死亡。

「我知道!」劉輝對著宋海點了點頭。只是,唯有他自己知道,明天他是抱著必死的決心。

「那麼劉輝之後,就由丁峰出場。如果還有機會打到最後一場的話,就由楊城上!」宋海看著幾人安排道。等到他安排好之後,天色也已經微微發亮,第二天也悄悄的來臨了。

當冰峰傭兵團到達比賽會場時,再也沒有以往的叫囂。這一次,對於他們的打擊是巨大的。尤其是在走入比賽會場時,面對眾人那諷刺的笑意,他們只能捏緊拳頭,不敢再將拳頭往眾人的臉上比劃。

果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啊!沒有想到他們冰峰傭兵團也有這麼一天。

「哈哈哈…」暢快的笑聲在比賽會場中響起,那是來自其他傭兵團的笑聲,在看到冰峰傭兵團出現后,笑聲就更大了。

宋海看著眾人的眼中,滿是狠戾之光,拳頭狠命握的死緊。等著,等著他們將火焰傭兵團滅掉后,就來滅掉他們。現在他們的奚落嘲諷,會是將來他們被滅殺的理由。

宋海的眼神一一在眾人臉上掃過,而被他掃過的人,都收斂了臉上的笑意。對於宋海,他們還是十分忌憚的,這個男人心胸太窄,為人太過陰狠毒辣,這樣的人,還是盡量不要招惹的好。

他們之所以敢這般地大聲笑著,完全是因為這一次,冰峰傭兵團如同斗敗的公雞一樣,狠狠地被火焰傭兵團踩在腳底下。不過,現在看到宋海凝視過來的眼神后,他們再也不敢多說什麼了。

「唉…」冷夏在看到眾人這副模樣后,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何時?傭兵界變成了這副模樣?作為傭兵,是不畏懼生死的,更不貪戀和畏懼任何權利的才是!可現在,好似一切都變了。變得宋海的一個眼神,就能夠讓他們閉嘴,完全沒有了那一絲衝勁。

看來,這一次火焰傭兵團在小師妹的帶領下,可以扭轉這一局勢也說不定。

因為五級傭兵團有冰峰傭兵團的存在,導致礦山的分配都不均衡了,如果這一次,能夠將冰峰傭兵團,踢出五級傭兵團行列,對於整個傭兵界來說都是一件好事。

隨著火焰傭兵團的到來,整個比賽現場再度沸騰起來。今天是第二輪的第三場比賽。之前的兩場比賽,讓冰峰傭兵團損失兩名幹將,今天,冰峰傭兵團是否還會遭遇之前的困境呢?

這一點,很值得眾人的期待。當然,他們最期待的還是最終的結果,到底是冰峰傭兵團勝出,還是火焰傭兵團贏呢?要知道,他們可是投入了大量的金錢在冰峰傭兵團身上,一旦冰峰傭兵團輸掉的話,那麼他們將傾家蕩產啊!

不管結果如何,現在第二輪的第三場比賽開始了。當柳庭終於站在比賽擂台上時,眾人都鬆了一口氣,但是冰峰傭兵團的眾人卻咬緊了牙關。

劉輝在看到柳庭的那一瞬間,唇角微微往上揚起,一抹狠毒的笑意在他的嘴角綻放開來。柳庭,我等你多時了!宋海一看到柳庭上場,便暗道一聲不好,再看到劉輝的樣子,他的心就狂跳起來。想要換一個人上場,但是現在卻不可能了。

在人員出現在比賽擂台上時,就不允許再有任何更改。所以,此時他只能看著二人在擂台上進行搏鬥。沈凌兒也在認真的看著擂台上的二人,在看到劉輝唇角揚起的那一抹微笑后,心中一凜,有種不好的感覺。

「柳庭,把靈珠捏在手上,必要時就捏碎!」沈凌兒立刻傳音給柳庭說道。


柳庭聽到沈凌兒的傳音后,便從空間戒指中將靈珠捏在了手中,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在看到劉輝上場的那一瞬間,他就覺得劉輝有問題。

「柳庭,準備受死吧!」劉輝也不等主持人說開始,便直接朝著柳庭開始攻擊。他一動,柳庭自然也動了。不過,柳庭並沒有選擇主動攻擊,而是進行閃躲和防禦。

而劉輝一上來,便使用了最強的招數。他將全身的力量都涌動在手掌之上,手掌往前輕輕一推,一道綠色的光芒從他的手掌而出,直接朝著柳庭而去。看到綠色光芒襲來,柳庭右手上的大刀直接揚起,不斷揮舞著,一道道的刀芒從他的大刀上發出,抵擋住綠色光芒的攻擊。

綠色的光芒和刀芒交相輝印,噼里啪啦,不斷的在比賽擂台上炸響。這一戰,比起之前的幾場比賽,都要驚心動魄,更加吸引眾人的目光。

神尊強者對戰神皇巔峰,這一戰也是十分有噱頭的,因為劉輝一開始就使用了最強的攻擊,柳庭一時間有些招架不住,原本在他看來,劉輝會先使用慢招數的,就他這般的性子,肯定是要摸索著打才對。

但是這一次卻不同,這一次劉輝一上來就是拚命得打法,最主要的是,他發現劉輝的精神好像有些不對勁。或許一開始,他並沒有表現出來,但是隨著打鬥進行下去,劉輝的雙眼都變成了紅色。

紅色?明顯是入魔的狀態,難道說在比賽之前,他服用了什麼東西?不然的話,為何他會有入魔的癥狀?

不對勁,太不對勁了!

柳庭注意到了劉輝的不對勁,沈凌兒等人自然也注意到了,但是注意到了,他們現在也沒有任何的辦法。比賽擂台上,根本不允許有人在比賽開始后多加干預,就算知道劉輝此刻入魔了,他們也不得上去打斷。

宋海看著劉輝的樣子,忍不住嘆了一口氣。他知道,劉輝在一開始就做好了赴死的準備。他死,也要拉著他的對手一起死。劉輝的對手是柳庭,火焰傭兵團的神尊強者,如果劉輝拉著柳庭一起死的話,那麼對於火焰傭兵團而言,也是一種打擊。

一個神尊強者對於傭兵團而言,是不可多得的財富。昨天, boss有毒,嬌妻嫁一贈一 ,那麼今天,他們冰峰傭兵團,同樣也要滅掉火焰傭兵團一個神尊強者。只是,這樣的代價卻是又要犧牲一個自己的手下才能換來。

「這個劉輝倒是有勇氣啊!」冷夏作為煉丹師,一眼就看出了劉輝此時的狀態。

劉輝其實並沒有入魔。相反,此時他的精神狀態還相當亢奮,他服下的丹藥,可以讓他的精神,一直保持在亢奮狀態之中,這也是為何他的眼睛會變得通紅原因,因為充血。

劉輝此時的樣子,確實有些恐怖。現在的他,不僅眼睛充血,就連臉上也開始充血了。柳庭看著劉輝越來越不對勁的樣子,手中的靈珠捏得更緊了,只要情況出現變故,他就捏碎靈珠。

「柳庭!去死吧!」劉輝突然間身體往前衝過來,完全不顧柳庭手中的大刀,身體直直的往柳庭身上撞過來。同一時刻,劉輝的身體周身爆發出了大量的能量。

自爆!

在劉輝身體內的靈力升華到極致

------題外話------

謝謝:15928741077投了1票(5熱度)

shanshan33投了2票(4熱度)

小布丁淡淡投了2票

15928741077投了4票

wxshowtime投了1票

piaopiaolin投了1票

zl19801201投了1票 時,眾人驚愕的發現劉輝居然選擇了自爆。他已經不將這場比賽當成比賽了,他這是在復仇啊!

一看到劉輝自爆,柳庭毫不猶豫的捏碎了手中的靈珠,神皇巔峰自爆的力量,即使他是神照樣能強者也是抵擋不住的。這也是為何劉輝會選擇自爆的原因,這麼近距離,就算是柳庭也別想抵擋住。

可惜,劉輝還是算漏了一件事。那就是沈凌兒給柳庭的靈珠,足以抵擋住他自爆產生后的龐大力量。再加上柳庭本身就是一個神尊強者,體質也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比的。

所以,劉輝的自爆,只會對柳庭造成一點小的傷害而已,卻不足以致命。可惜答案,劉輝永遠也不會知道了,因為此刻的他已經身魂俱滅了!神皇巔峰自爆產生的力量,足以將整個擂台轟碎。

當灰塵散盡,眾人驚訝的發現,柳庭依然完好的站在原地。雖然地面下塌,但他還是站在那裡,並沒有因為劉輝的的自爆而死亡。雖然身體上有不少的傷口,但是柳庭卻活著!

沒錯,活著!眾人怎麼也沒有想到,神皇巔峰自爆產生的能量下,柳庭居然還能夠活下來。

不可思議!簡直太不可思議了啊!

宋海在看到柳庭完好的站在原地后,兩隻眼睛都快瞪了出來,劉輝不惜自爆身亡,居然沒有讓柳庭下地獄,這是怎麼回事?就算是自己的實力高過柳庭,在劉輝的自爆的力量下,絕對也只有死路一條,但是現在,柳庭居然站在那裡,雙眼清明,完全沒有因為劉輝的自爆而受到太多傷害。

就連冷夏和評委席上的眾人,此時也是一副驚呆的模樣,他們根本不相信,在神皇巔峰的自爆下,柳庭還可以活著。現在,柳庭不僅活著,甚至還沒有受到重創。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咔嚓…

宋海腳下的地面一層層裂開,他怎麼也沒有想過,他們冰峰傭兵團再度損失了一名高手。眾目睽睽之下,他們冰峰傭兵團再度被火焰傭兵團的人給滅了。

現在,柳庭站在原地,這意味著,這一場比賽,他們又輸掉了。他們的人不僅輸掉了比賽,甚至連命都沒了。

下一場,如果他們還能夠扳回一局的話,也許還能夠保住顏面,但是下一場出戰的是丁峰,也未必是火雲的對手。對於火雲,宋海十分清楚火雲是火焰傭兵團的少主,他身上一定會有不少的底牌。所以他知道,丁峰和火雲對抗的話,結局也只有死。

現在的火焰傭兵團勢不可擋,他們完全不將冰峰傭兵團看在眼中,每一次出手,必然要斬殺他們一人。想到這裡,宋海的眼中滿是陰蟄之色,看向火焰的眼神,已經不能用仇恨來形容了!

火焰卻笑眯眯的看著宋海,眼中滿是戲謔之色。這一次,可不是他們下的手,而是你們自己選擇了自爆,和他們可沒有一丁點的關係。

「火雲,這一場你小心些,將靈珠放在手中,以防萬一!」沈凌兒說道,前面三場,冰峰傭兵團出戰的人全部身隕,對冰峰傭兵團的人造成了一定影響。第四場出戰的人,心理絕對不會安寧,因為沒有人不怕死。

但是,狗急了還會跳牆的,為了以防萬一,火雲還是將靈珠捏在手中為好。

「我知道!」火雲點頭道,朝著比賽擂台而去。因為之前的比賽台被毀壞,在眾位評委的商討之下,直接徵用了其他的比賽擂台,原本準備修復一下,卻遭到了火焰的反對,他要一鼓作氣,贏得第二輪的比賽。

當火雲站在比賽台擂上時,比賽場內的傭兵們不由的歡呼起來!宋海看著站在台上的火雲,雙手捏住。宋海的眼神變得愈發陰暗了。這一場,如果他們輸掉的話,那麼冰峰傭兵團真的要被踢出五級傭兵團的行列。

怎麼辦?宋海是絞盡腦汁,也無法想出一個辦法來,而此時,火雲和丁峰的戰鬥也開始了。丁峰在看到火雲時,眼中並未有任何波瀾,那平淡的眼神,就好似在看一個死人一般。

「來吧!」此時的火雲,眼中滿是戰意。這一次,他要為過去死在冰峰傭兵團手裡的兄弟報仇!

丁峰一看到火雲眼中盛起的光芒,眼神突然一閃,做出了一個讓眾人都大跌眼鏡的動作……

他居然直接跳下了比賽擂台。沒錯,丁峰放棄了和火雲的比斗,他甚至連打鬥都沒有打,就直接跳下了比賽擂台。在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之際,他快速的往外跑去。

丁峰,在眾目睽睽之下,竟然逃跑了!在他看來,和生命相比,面子什麼的都是浮雲。這一幕,眾人根本就來不及反應。等到反應過來后,整個會場哄堂大笑起來。他們真的沒有想到,丁峰會逃跑,以這麼狼狽的方式逃跑了。

此時的宋海,臉上再也沒有一絲的光澤。他想過種種,卻從未想過丁峰會逃跑,就這樣在眾人的面前逃跑了。

這一刻,他們冰峰傭兵團的臉面,徹底被丁峰給毀了啊!

「哈哈哈…冰峰傭兵團的漢子,真是好樣的!」火焰對著宋海豎起了大拇指,此時的火焰,再也掩飾不住心中的喜悅。這一場,隨著丁峰的逃跑,他們火焰傭兵團贏了。連勝三場,他們贏得了第二輪的比賽。

三局兩勝制,他們已經先贏兩局,這就意味著,他們火焰傭兵團已經取代了冰峰傭兵團,成為新晉級的五級傭兵團了,而且還是排名第四的五級傭兵團。

如果落日傭兵團不挑戰他們的話,那麼他們火焰傭兵團就坐實了排名第四的五級傭兵團!不管是排名第四,還是排名第五,他們火焰傭兵團終於成為五級傭兵團了,這絕對是一件喜事,天大的喜事。

同樣的,沈凌兒的唇角也揚起了一抹絢麗的微笑。這一次,不僅將冰峰傭兵團打得落花流水。而且,她還是這一次排位賽的大贏家,徹底的大贏家。此時,恐怕那位下賭注的莊家,會有摸脖子的衝動了吧!

不過,不管他要如何,屬於她的金錢她都會拿到手!贏家,大贏家!這一次,沈姑娘是狠狠的大賺了一筆啊!

「凌兒,我們贏了!」火雲的臉上也綻放出了大大的微笑,即使這一次,他沒有出任何力。但是,這份榮耀也屬於他。本身清冷的人,此時燦爛一笑,所有的人都醉了。徹底醉了!

火焰傭兵團這邊眾人歡騰,冰峰傭兵團卻滿身落寞。

砰…

歐陽明此時再也掩飾不住身上的怒火,熊熊怒火蹭蹭蹭的往上冒,他都已經準備出手了,卻沒有想到丁峰會果斷的逃走。讓他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這怎麼能讓他不憤怒!

他這一逃走,不僅讓火焰傭兵團坐實了五級傭兵團的排名,更加讓冰峰傭兵團從此抬不起頭來。不戰而退,絕對會被眾人看不起。

冰峰傭兵團,徹底毀了!他們聖殿所培養的心血,在這一刻,也徹底的毀了!冰峰傭兵團作為聖殿的一部分,他們所花費的心血可是不少的,不然的話,冰峰傭兵團也不會在短短五六年的時間內,成為五級傭兵團。

但是現在,冰峰傭兵團居然被一個四級傭兵團,給踢出了五級傭兵團行列,更甚至,成為了傭兵界的笑話。

就算冰峰傭兵團還有利用價值,他們聖殿也無法再繼續用他們了。宋海看著歐陽明全身涌動的怒火時,身體微微縮了一下。完了,真的完了,就算下一輪,他殺了火焰也無濟於事了,他們冰峰傭兵團這一次是真的完了!

「恭喜火叔叔了!」沈凌兒向著火焰恭喜道,這確實是一樁喜事,五級傭兵團,這是需要多少努力多少錢,才會有這般的成就。

「哈哈哈…這一次我們火焰傭兵團,能夠成為五級傭兵團可全靠丫頭你啊!」火焰大笑著說道。他們火焰傭兵團在這一次的排位賽上,不失一人,能夠有這般的戰績,靠的全是沈凌兒啊。

這一次,他們火焰傭兵團,可是徹底在傭兵界揚名了!

「火叔叔客氣了!我也有很多收穫的。」沈凌兒輕笑。如果不是因為冰峰傭兵團是聖殿的爪牙,她也不會這般賣力,甚至還提供了靈珠。要知道,煉製一枚靈珠可是耗費了不少材料的。好在,一切都是值得的。

冰峰傭兵團這一次的失利,恐怕無法再在傭兵界立足。如此一來的話,她也算成功給聖殿添了賭,也算是替柒色報了一點點仇。想要徹底報仇,還是必須要滅掉聖殿才行。

沈凌兒與火焰聊得熱火朝天,歐陽明此時看向沈凌兒的眼神卻充滿了殺意。在第一輪的比賽時,他就注意到了沈凌兒,這個突然間殺出來的女人,絕對是這一次火焰傭兵團,能夠成為五級傭兵團的最大「功臣」。

他的眼光可是相當犀利的,如果不是沈凌兒的話,這一次,火焰傭兵團絕對不會取得這般的勝利。想到是沈凌兒讓冰峰傭兵團失利,他就氣得想要殺死沈凌兒。不過,他知道,現在還不能有所行動。至少在傭兵城內,他不能輕舉妄動。

沈凌兒當然也注意到了歐陽明凝視過來的仇恨眼神,她就怕他不來找她,一旦他找上她的話,那麼這一次,她定然也會讓他有去無回。她不會放過聖殿中的任何一人。在得知柒色現在的樣子,都是聖殿的人所為之後,她就和聖殿就結下了不可逆轉的仇恨,只有他們死了,才能讓換回柒色曾經受過的苦楚。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