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烈哥,你好可愛,」朴燦烈回了回神,有些詫異地望著自家妹妹,「不過這麼沉默,可不像你哦,捧場王。」說完,朴允熙便亮出了她的小虎牙,笑得極可愛。

可沒過多久,她就收起笑,帶著些不滿看著金珉碩說:「公司不過是沒準備好,索性就不準備了,讓我跟你們住,說是向你們學習,其實是想讓我照顧你們的起居。我又不是保姆,真是的,要是跟茜姐住多好啊。」

世勛歪了歪小腦袋問道:「茜姐?」

朴允熙突然臉紅了一下,不過很快就收住:「就是f(x)宋茜啊。」

「你跟宋茜姐認識嗎?」世勛湊近了一點問。

朴允熙一呆,爾後咧開嘴笑了,伸出手捏著世勛的臉,邊捏還邊說:「世勛小朋友啊,我突然發現你好可愛,而且臉真的真的好軟。」

「咳咳,額,朴小姐。」林炫均有些汗顏了,只好開口。

「呀!林炫均叔叔你在這啊,什麼時候來的?」朴允熙裝作驚訝地說。

林炫均臉黑了黑,勉強地笑笑:「朴小姐,我一直都在,這是我的辦公室。」敢情這小祖宗在記恨我之前撞著她了?

「嘿嘿,不為難你了,小炫均,」朴允熙又笑了,心想這些人怎麼這麼可愛,「燦烈哥,快帶我去你們宿舍吧,還要整理整理,要不然我晚上就沒地方睡了。」

十二隻小狼崽無奈地互相看了看,乖乖地跟著出去了,留下林炫均一個人在辦公室任由下巴慢慢脫離。 良久,林炫均突然反應過來,追了出去,邊跑邊大聲喊:「朴小姐,今天晚上你的經紀人也會過去,你們今天先熟悉一下,誒!朴小姐!」

此刻,exo宿舍里環繞著古怪卻又和諧的氣氛。

「燦烈哥,把我的行李放到我房間!世勛小朋友、鹿哥,你倆快點去拿掃帚和拖把,把我房間整理一下,哎,俊綿兄、珉碩同志,你倆趕緊把客廳里收拾一下,不然沒地兒坐!我說你們怎麼這麼不會整理,這麼亂也不。。。。。。浪漫韜、藝興歐巴,你們還愣著幹嘛,在他們整理完之前出去幫我買點必需品,不是我說你,都暻秀娃紙,趕緊準備晚飯啦,不然會餓死的,鍾仁鍾大,你們去打下手,喂喂喂,吳隊長,別冷著臉,白賢,上,你趕緊逗隊長笑.。。。。。」

「朴允熙!」十隻小狼崽(兩位出去買東西了)突然齊聲吼了一句。

「嗯嗯,怎麼了,各位歐巴們?」

吳亦凡實在看不下去了,剛想開口說說,卻被門鈴給打斷了。

「快去幹活,都愣著幹嘛。」朴允熙瞪了十隻一眼。

這時門鈴又響了。

「來了來了,不是剛出去嗎,怎麼又。。。。。。」打開門,朴允熙愣了一下,不是黃子韜和張藝興,而是。。。。。。

「怎麼是你!」來者和朴允熙同時叫了出來,宿舍里的十隻都圍了過來。

鹿晗一看,趕緊出來解圍:「小城,你怎麼來了?」

「呦,看不出來啊,鹿城你竟然是鹿哥他弟,基因差太多了吧。」朴允熙立刻諷刺了一句。

「哼,關你什麼事。」鹿城不服氣的反駁了一句。

鹿晗看得有點呆:「那個,你們認識?」

「鬼才和他(她)認識!」兩人鄙視地給了對方一個白眼,如此默契,讓十人都忍不住偷笑。

朴允熙瞪了十人一眼,就坐在了沙發上:「快去幹活!」

「哼,你還是那麼愛使喚人,臭脾氣再不改改就沒人要你了。」鹿城毫不客氣地也坐下,隨手拿起一個蘋果啃了一口。

「沒你事,話說,你怎麼在這。」朴允熙也收斂了脾氣,問道。

「我還想問你呢,我是來這兒給s。m的新練習生做暫代經紀人的。你呢?」

「不會這麼倒霉吧,我就是新的練習生。。。。。。」

鹿城忽然盯著朴允熙,上下仔細地打量,看得朴允熙有點發毛:「你看什麼?」猛地環抱住自己,「你不會想非禮我吧?」

鹿城再次鄙視了她:「就你那小身板,哼,白給我我都不稀罕,只是沒想到你竟然願意當練習生。」

「切,不過是我媽讓我來照顧燦烈哥,正好又無聊,就來了。」朴允熙也不生氣,只是搶過鹿城手中的蘋果咬了一口,又還給他,鹿城也不嫌棄,繼續吃。

不過屋內的十隻可想多了,都用不明意味的眼光看著兩人。


「喂,想到哪裡去了。」朴允熙不滿地說,「我在中國留學那會兒跟他是好兄弟,兩人租的一個房子,這很正常。」


「哥,沒想到啊。。。。。。」鹿晗笑了笑,調侃道。

朴燦臉微微黑了臉:「小熙,你是女生,這種做法很傷體面,要知道,媽媽說過很多次,女孩子就要有女孩子的樣子,這樣太不像話了。。。。。。」

「燦烈哥!」朴允熙突然湊到了朴燦烈面前,笑得甜甜的,露出兩顆可愛的虎牙。

朴燦烈不禁臉紅了紅想繼續說,卻被金俊綿拉走了,金俊綿邊拉邊說:「別搶我的台詞,我才是媽媽。」

瞬間其他兄弟也都笑到了一起,然後毫無疑問的又是一大堆調侃。誰都沒注意到吳亦凡露出了一絲絲羨慕卻又帶著不舍與留戀的目光,然後默默地走開。 「林炫均!」第二天一大早,朴允熙和鹿城便到了林炫均的辦公室,同時拍了一下桌子,把正在想事的林炫均嚇了一跳。

他扶額,無奈地搖搖頭,面帶疲倦地問:「什麼事,快說。」

「我要換經紀人(練習生)!」

林炫均一聽怒了:「你們就別鬧事了好不好!我現在很煩!」

朴允熙和鹿城面面相覷——這是怎麼了?

林炫均平了平心情,無力地說:「吳亦凡要退隊,他寧願付違約金,也要離開。這是社長今天才告訴我的。」

「為什麼?!」朴允熙一驚,但鹿城卻是很平靜,好像這事他早就預料到了。

「你們趕緊回去看看吧,他今天下午就走了。」林炫均現在很頭疼,因為李秀滿出了一個難題,要他再找一個人,功底必須很好,重新組成12人的exo,可好的苗子哪那麼容易找。

「你似乎不驚訝。」朴允熙在路上時問。

鹿城很平靜地說:「不奇怪,李秀滿既然能逼走權志龍,吳亦凡那麼強自尊,被逼走也是預料之中。」

「啪」朴允熙很大力地打開門,卻見屋內十一人頹然地站著、坐著,亦或是躺著。

「看來,他是先走了。」鹿城還是那樣平靜,看得十一人想上去一拳,可朴允熙知道,鹿城很少哭,平靜就是他最難過的表現。

「隊長房間有信!」金珉碩悠悠地走上樓,過了一會兒又風風火火地下樓,手中拿著一張紙,從他的臉上看不出他的情緒,是開心,是失望,亦或是無奈。

「快拿過來!」剩下的十一隻都像後邊有鬼追似的,衝過去爭搶那張紙。

但那麼多人,根本沒法看,朴允熙見狀直接吼了一聲:「夠了!你們就不想知道他寫了些什麼!給我!」

exo兄弟們:

我走了,是不是很意外呢?

海賊之惡魔海軍 ,食言了,真對不起。

不論你們怎麼說,總之,對於金英敏和李秀滿對我們非人的待遇,實在是無法接受,但即使我離開了,我肯定不會忘了,我們是一體的!

鹿晗,我走之後,m隊的各位就交給你了。說實話,你man起來很帥,賣萌嘛也很可愛,可以說是全方位無死角的花美男,記得你第一次來我們練習室的時候,我覺得你是比我還小很多的小男生,誰知道你竟然比我大,呵呵,你總是很努力,我知道你總背著我們練習,不過你收穫到了應有的回報不是嗎?

金俊綿,老有人喊你綿媽,呃,不過也不錯啊,你經常性的很溫柔,k隊的調皮小子們,都不聽你的,真是頭疼,對吧,我離開后,也不能偶爾幫你管管了,你要學著嚴厲一點。

金珉碩,你是我們十二個人當中最大的,承受的也很多,你默默地接受一切,不管是好的壞的,從不抱怨為什麼又是你,肯定很累吧。累了就跟兄弟們說,別老憋在心裡,很不舒服的,練嘶吼的時候記得隨身帶潤喉片,不忍嗓子會承受不了的。

吳世勛,你是最小的,可我發現你比我們還忙,問你幹嘛去了,你都說做頭髮、試妝,哈,早就想說了,李秀滿把忙內都當做試驗品,真是沒良心。

黃子韜,該說你什麼呢,就像你自己在快本上說的,傻不拉幾的,其實你也就是太單純了,太老實了,以後處事要學會圓滑一點,否則在這個圈子裡只能被人欺。

都暻秀,一想到別人叫你驚恐嘟,就想笑,這也是你的一個缺點,不管是否在娛樂圈,人總是要學著掩藏自己真實的情緒,不過呢,這也算是別人喜歡你的重要理由吧,做你自己想做的就行了。

金鐘大,說實話,作為m隊的領唱,儘管別人都誇你中文很好,但如果你仔細聽你的漢語還是有點怪異,就是平舌音和翹舌音不太標準,可以說是特色,但聽多了就感覺彆扭了。練歌的時間不要太長,否則喉嚨會啞,可以和舞蹈換著練。

朴燦烈,大白牙啊,開心果,在這樣的生活里,有你這樣的兄弟真好,雖然你笑得不分時候,但這樣就好不是嗎,要不然真的就會很枯燥而無聊。

張藝興,別老開啟你的jpg模式了,偶爾還可以,但總是。。。。。。算了,也沒什麼不好,對吧?至於治癒獨角獸,也不是吹的,你很暖心,起碼我不開心的時候,你總陪著我,還有,練舞要適度,注意自己的腰傷。

卞白賢,一直都很想問,你為什麼總被燦烈欺負,下次他再欺負你,你就欺負回去,他要敢說什麼,你就告訴俊綿,他是mama,肯定會保護你的。

金鐘仁,跳舞帥,也愛耍帥,但是跳舞機器也要注意自己的傷,哎,你總愛搶我的風頭,呵呵,說笑呢,沒事的時候就教教其他兄弟怎麼才能做到只用一個動作就迷倒一片少女,哈哈。

別哭。相信我,離別不是件傷感的事,如果想我了,那就笑笑,說不定我一高興,就出現在你們腦里。

weareone!exo,相愛吧!擦浪嘿呦!

你們的吳亦凡,永遠的kris留 「不好意思,我無法接受。」朴允熙冷冷地看著李秀滿,之前對於這個人的好感一掃而空。

李秀滿打開文件,指了指合同的最後一項,道:「只要你願意扮成男生進入exo,代替吳亦凡的位置,活動所得將會比別人多一份,這項交易對你並沒有什麼不利,幹嘛跟錢過不去。」

「那就真得讓您失望了,我還就跟錢過不去。」

李秀滿皺了皺眉,盯著朴允熙的目光就像一隻餓狼盯著獵物,迸發出了寒光:「朴允熙,不要給你這個面子你不要,告訴你,如果你不簽這份合同,那麼你就必須再練習三四年才能出道,而且你還必須兼顧exo的助理,那可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工作量!」

朴允熙目光沉了下來,隨後毫無表情的站起身:「隨便你,我還要去練習,不打擾了。」

「哐」的一聲,朴允熙很大力地關上了門,表示自己很不滿。

李秀滿冷著臉,瞥了眼桌上的合同,然後諷刺得一笑,緩緩地撕碎。

朴允熙沉著臉走進exo的練習室,發現他們沒有一句話,各自練習,是啊,少了一個人又怎麼能適應,明明說好一起走,怎麼就……

「回宿舍吧,吳亦凡,剛剛朝那裡去了,如果還想見他,就趕緊走吧。」鹿城打開門,面無表情地說。

不理會十一人的焦急,鹿城走到朴允熙面前,忽然猛地抱住了她:「忍著太難受了,想哭就哭出來吧。」雖然朴允熙並不了解這十二個少年,但總收到哥哥的簡訊,每一句話都離不開exo,由此可見,這是怎樣的一個團體,他們之間的感情是更甚於親情的,是世間最偉大的友情。所以,朴允熙也算是看著他們成長的。

此刻終於忍不住了,淚水奔涌而出:「那樣的一體啊,怎麼就能捨棄離開了呢,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這意味著,他們每個人的生命都不完整了!他們是彼此活著的重要原因啊!」

宿舍里,吳亦凡沒有想到他們會在這個時候回來,他略帶震驚地直視著十一雙眼睛,互相的眼中流轉著不同色彩,憤怒?疑惑?亦或是悲傷?但無論是誰,都存在著同樣的一種情緒,那種情緒叫做不舍。

彼此都沒有說話,卻把自己的心意完整傳達到了。

「我,走了,再見。」沒有人阻攔,沒有人質問,安靜的空氣中彷彿在無聲得留著十二人青春的淚。

「1,2,3,weareone,大家好,我們是exo!」

「大家好,我是exo堅韌淡定的kris。」

「炸雞不是哥的絲帶兒。」

「哥為什麼想去galaxy?」「因為喜歡。」

……

「飛往中國的htz377航班即將起飛,請各位乘客登機。」吳亦凡在飛機口停住了,默然回頭,眼中映出了十一個人的影子。

他猶豫片刻,然後將帽子壓低,轉身登上飛機。

exo,相愛吧!

exo,weareone!

exo,吳亦凡,永遠的kris!

exo,我們要永永遠遠地走下去!

exo,我們要更加努力,帶著你的那份!

exo,我們要贏得更多的榮譽,讓你每時每刻都記得,你是exo的成員,永遠不變,我們拿著獎,等待你的歸來!

或許這就是青春,她很美,卻是帶刺的,不要奢求有一個完美的青春,因為,想要采拮她,終是要痛,可痛過才記得更清楚,exo的青春,就是這樣的,每個人都知道會受傷,卻仍然為了彼此的相遇,奮不顧身。 在kris,哦,不,是吳亦凡走後一個月,exo的通告減少了許多,舞蹈卻一直沒有再表演,因為,在這一個月里,公司為他們排出了新的舞蹈隊形,練習十分緊張,一個月里沒有再聽到關於吳亦凡的任何消息,只知道他將會和公司打官司。

朴允熙到最後仍是沒答應李秀滿,她回到了學校,通過兩個月的假期,無時無刻地學習,自學完大學課程,然後到首爾大學拿到了文憑,2014年9月就開始做exo的全職助理。

她看了7月的中國綜藝快樂大本營,包括其他各種活動的視頻,這些人,究竟要用多大的勇氣,才能勉強自己笑得那麼開心,真是牽強。

吳亦凡為小時代電影唱的時間煮雨早已發布在網路,她也聽了,這首歌,還真是適合此刻的exo,是的,是exo,朴允熙始終將他當作是exo不變的一員,所有粉絲,一定打從心底里這樣認為,她堅信,吳亦凡會有回來的一天。

在快樂大本營,關於十一個人重新開始,如果放在幾個月前是多麼諷刺,現在,所有人心裡都不再存在這樣的感覺,僅僅剩下的,是對彼此的思念,時間會沖淡一切情緒,唯獨思念他人的心永遠都在。

吳亦凡有去外國旅遊,德國停留時間最長的,還去了韓國江原道,並沒有呆很久,感受了一陣子就離去了,他也去了韓國海邊,第006章到會議室,包括鹿城,還有朴允熙。

「我打算把朴允熙包裝出道,各位有什麼意見嗎?」李秀滿這話根本就不是在詢問他們,只是告訴一聲而已。

朴允熙很不滿,在這時又看到鹿城發過來的信息,便不屑的勾勾唇說:「出道?還是算了。」

「朴允熙小姐,我們希望你能以男生身份出道,公司目前正在打造一個男子團體,全稱叫memoriesoftime,簡稱m。o。t。,中文是回憶的時候,一共五人, 婚不由己:強勢總裁離遠點 ,目前缺一個人,而且,你以男生出道更容易照顧你哥哥不是嗎?」李秀滿似乎就打定主意了,拿出了朴允熙最無法拒絕的軟肋,朴允熙立刻動搖了,想了很久才說了句:「讓我想想,過幾天給你答覆。」 「我答應你。」朴允熙站在李秀滿面前說著他早就猜到的結果。

李秀滿沒有多餘的表情,把m。o。t的出道準備行程表遞給了她:「你先去把頭髮剪掉,然後做成像鹿晗那種蘑菇髮型,染成彩虹色,自己訂做幾套男士的衣服,按照這上面的風格設計,明天下午兩點到exo的練習室,因為暫時沒能騰出練習室,而exo也要參與環球smt,馬上就去倒數第007章這種微妙的氣氛。

「你們去忙吧,鹿城跟著我去我房間談談。」朴允熙淡然地開口。

雖然都去做自己的事了,但每個人都擔心著他們兩個,因為鹿城似乎很不希望朴允熙出道。

而此刻,兩人的哥哥正在進行著無聲的交流:

【喂!鹿晗,要是你弟敢把我妹怎麼樣,小心我用剪刀手剪你!(ー`′ー)】

【我又沒惹你,別老拿我開刀,再說了,我弟絕對不會把她怎麼樣的。→_→】

【你怎麼確定的啊!】

【你難道看不出來嗎?!o_o】

【什麼啊。=_=】

【我弟喜歡你妹!】

【what?!】

朴燦烈瞬間呆住了,鹿晗白了他一眼,繼續收拾東西,這貨真是白痴,這都看不出來……

朴允熙房間里,確實沒有像朴燦烈想象的那樣……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