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士並非坐忘,而是……早就死了。」

說到最後神王的語氣已經有些陰沉了,狂士早就死了,用他自己為祭品,或者說,是金丹大道里的一句話——識神死,元神活。

不僅僅如此。

狂士做到了更高的地步,元神死而元炁活。

狂士並非是沒有抵達根源,找到他自己的生命之本,從而同時殺死自己的善惡面,他可以做,但卻沒有去做。

他要做更多的事情……

損害我的完整性已經沒有意義了,破綻這東西,有一個就足以,多了其實沒有什麼用,迦南已經在做的事情,狂士不會去重複。

而且,殺死神王對他們來說並沒有意義。

問題沒有真正解決。

殺死神王只會引爆無量量劫,以前沒有辦法攔,只能寄希望於李和屍體的力量,後來知曉人皇位格+文明之證可以做到,卻殺不死神王了。

而如何殺死神王,迦南已經找出了破綻。

狂士要做的,就是讓李和能夠用到人皇位格力量,哪怕只有一次……

無量量劫能夠吞噬世上的一切東西,它是以沖刷緣數為作用機制的,任何東西在無量量劫的洗劫下都會消散於無,唯獨……先天元炁。

這秉承於先天元靈的碎片,是不會被無量量劫消滅的。

無量量劫只能洗刷掉上面的業果,讓其變為純凈的碎片重新轉世。

常理來說,被沖刷后的碎片不會有任何個體行為的。

但……

狂士很可能留下了一條指令,可以封鎖到藏納於阿賴耶識的種子裡面的指令,他以元神死而元炁活,讓元炁早就通過他自己的根源通道,來到了神王這邊,然後通過神王與無量量劫的聯繫,直接抵達了人皇位格所封印的無量量劫當中。

那個碎片,在伺機而動!

手中剩下的半個紅薯被捏碎成虛無,神王到這一刻終於坐不住了,他如芒在背,又驚又怒。

狂士最早肯定沒有想到會有李和。

所以他只是在陰他,等他最後得到人皇位格,並自己吞噬掉無量量劫的時候,最成功最放鬆的時候,將會受到人皇位格的反噬!

他雖然源自無量量劫,可他不是無量量劫,他已經是人了。

最關鍵的時刻,人皇位格的倒戈,會讓他處於極為尷尬的位置,他如果不想崩潰,只能停止吞噬吸收,改為封印。

也就是說……他將步李和的後塵。

成為封印無量量劫的容器!

狂士!好狠的算計!!

神王一陣后怕,如果不是任俠、周瑞他們的謀划改變了局勢,從而讓他心生警覺,並且在葉朴年的靈光下偶然察覺。

他恐怕已然中計。

可是現在,他沒有中計,但人皇位格卻變成了雞肋,是有毒的蘋果!

他不敢吃!

但,李和可以!!不但可以,必要時刻,哪怕李和沒有人皇身份,也可能會得到人皇位格力量的支持……

「艹!」

神王不由爆了句粗口,他被騙了,被騙了這麼多年,如果早知道狂士已經死了,而不是什麼坐忘,他早就該動手的。

只剩下迦南和漁叟。

迦南又是跟他一樣心懷不軌,漁叟根本就擋不住!

李新德離開那年,是最好的機會!!

可他錯過了!

神王現在尤其憤懣難平,他曾經離勝利如此之近,他卻沒有發現,狂士所有的謀划都建立在他沒有勘破上。

如果早發現,把審判委員會幹掉,拿到人皇位格的時候注意點。

狂士又翻得起什麼風浪呢?

如此一步險棋,狂士居然敢走,他居然沒有發現,真當狂士在坐忘當中已經迷失了,如果他早些時間去偷襲狂士。

哪怕成功了,也只會嘲笑狂士,愈發鬆懈……

「看來,只有叫錯的名字,沒有取錯的外號,狂士,還真的狂啊……」葉朴年感慨著,眼裡卻全是笑意。

狂士的計謀並不高明,或者說極為簡單。

極其兇險。

只要神王發現了他的真相,那麼一切都完了,可神王從始至終都沒有朝這邊想過,他把狂士的「眼界」認定為了阻止他成為完全體。

卻從來沒有想過,狂士打算憑一己之力來幹掉他,幹掉無量量劫。

迦南在佛教當中也是護法的意思,與道教的靈官等同。

狂士、迦南,都做了應當做的事情。

那麼……漁叟呢?

……

兩儀山,漁叟猛然睜開眼睛,將魚竿猛的拉起,扯出一條漆黑的大龍,如此意象在成功釣起后便消散開來。

將魚竿放下,看著因為動靜前來的陳白衣等三人,說道:「神王已經發現了狂士的真相。」

「他不再擔憂狂士,看來馬上就要進攻了。」

「你們準備好了么?」

剩下的三名皇級執劍者,分別是風皇陳白衣,海皇汪直,搖光魏懷月。

陳白衣是六位皇級執劍者之首,而海皇自不必多說,大地、天空、海洋,都是極高的權柄,海洋比前兩者稍弱,但也屬於高級位格,只是還要看使用者。

而搖光是北斗七星的第七顆星,主祥瑞、和氣。

魏懷月戰鬥力不強,但是其本身的存在就是強大的氣運,可以扭轉未來的運勢。

單看著,每一人都不弱,有很強的能力。

但是在面對神王的時候都沒有什麼效果,漁叟所說的準備,則是另一件事情……不是自殺取火,神王馬上就會來,那等於不做抵抗的貢獻給神王。

那件事是,取走氣運。

二十四年來,從回歸開始,漁叟的天池裡積攢了全人類的氣運,不光是他們這條線的,他是真的在垂釣諸天,調控各個世界的氣運。

當初任俠決戰之前曾說過。

如果他敗了,是指沒有完成戰略目的的時候,那麼請404機關將神農鼎交給媧皇,讓漁叟掘開天池,從而掀起風雲薈萃的時代,透支人類未來的氣運,來打今天這一仗。

不論如何,他們不能輸。

由此可見,天池裡的氣運非常重要,而這些氣運非常人所能承載,他們這些擁有原初之火的執劍者,卻是不同。

漁叟早已與三人說好,他們也都答應了。

現下自然沒有異議。

他們來到天池前配合漁叟,如鯨吞一般汲取著天池內儲存的全部氣運,片刻之後,他們一個個狀態好得不能再好,但軀體已經開始不斷裂解了,也就是原初之火勉力維持著在修復,可修復的速度遠遠比不上崩潰的速度……

陳白衣深深吐了口氣,看著自己崩裂的軀體說道:「這些氣運給神王,真的有效么?」

漁叟嘆了口氣。

說道:「至少他需要五份原初之火才能穩定這些氣運,固然會增加神王的運勢,讓他看起來勢不可擋,實際上對他的實力是有很大壓制的。」

「另外。」

「全人類的氣運都在他身上,人皇位格就離他無限近了,可他明知道人皇位格有坑,再加上這些氣運,他擔憂兩者聯合之下,會出大問題。」

「便不願意接受人皇位格。」

「這樣進退失據,神王的節奏就亂了,節奏一亂,做什麼都是錯的。」

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

神王要來,要吞噬他們,可以,帶著這些氣運一起吧,當然,神王也可以選擇不,但等他們被氣運撐爆后,原初之火也會隨著他們的意願消散。

神王就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而接受這些氣運……

其實還有最關鍵的一點,神王拿了全人類的氣運,那便是站在了全人類的對立面,他固然離人皇位格無限接近,但卻離人們,無限遙遠。

氣運所造成的影響會很微妙。

例如在周瑞死後,人們會忽然發現,他們得振作,他們不能當神王的奴隸,他們更容易相信和看懂文明覺悟的理論了……

是的。

氣運從來就不是單獨存在的,它是相互影響的。

它關係的永遠是兩方,甚至是多方,哪怕他匯聚在一個人身上,也不意味著所有的一切都是對那個人好。

而是他逐漸變為事情的中心。

毫無疑問,吸納了全人類氣運的神王,會變成人類文明興衰的中心……

當所有的因果都牽向了神王的時候,事情反而變得更簡單了。

「那麼,你要怎麼做呢,神王。」

神王沒有帶圖靈他們來兩儀山,他自己來的,因為他已經不需要炮灰了,他聽見了漁叟的問話,看著陳白衣等三人,神王即便帶著面具,也可以感覺到他那陰沉的面容。

這三人毫無抵抗之力,處於瀕死狀態。

這對他來說並沒有什麼區別,因為只要他想,不過是多花費點力氣而已,陳白衣的速度被他的時空能力天克,不是秒殺,也是三五分鐘就解決戰鬥的事情。

汪直的海皇看著位格很高,但實際上還是要看使用者,他有玄鳥的能力,洪水看似不能與海洋相比,但是對於人類文明的影響程度來看,洪水遠比海洋的因素要高。

實際戰鬥起來,汪直也是被他剋制的。

力量本來就不是一個層面,能力又克制,這仗更沒法打。

魏懷月就更不用說了。

她根本不擅長戰鬥,氣運強大,幸運高,偶爾能避免一兩次災禍,可當她面臨的每一招都是生死危機的時候,氣運哪裡還有用?

神王一次性幹掉三人,都用不了半個小時。

但是現在,漁叟又給他下套了。

這是跟迦南一樣的套路,迦南讓他吞噬了那股怨氣,以至於他有了破綻,如今漁叟又……等等,怨氣,氣運,原來如此!!

全人類都會厭惡我,與我為敵。

這就是你們的謀划嗎?

欲取之,必先予之。一個本來健康的人,百毒不侵的人,要怎麼才能將他毒倒呢?那就是給他進補,補到他受不了為止!

他想入關,以恐懼來奴役世人。

讓世人在恐懼的踩踏下任他宰割,他畢竟只有一個人,能直接損害多少人?其他人在這種心理之下,必然服從,而且會爭先恐後的向他效忠。

但,漁叟他們將這條路堵死了。

他們明確的告知了世人,你若向神王效忠,必會失去一切。

當切身利益如此明確的時候。

再愚昧的人都能做出選擇,當對付神王的唯一辦法就是文明覺悟的時候……他們就會選擇文明覺悟,哪怕,他們先前再抗拒這條路。

私心,戰勝了私心……

殺人,誅心,覺悟,你們竟然都想要!!! 張寧睜開眼睛之後,看到毛勇並沒有走,還在那裏坐着,就這麼看着張寧。

張寧下了一跳,「你幹什麼?這麼看着我?」

毛勇緩緩站起來:「算了吧,不報仇了,本來我也不喜歡那個門派,要不也不會出來遊歷,身為門人,冒着生命危險,刺殺了你兩次,可以了。」

「至於你說的什麼有血性,我覺得我有,但我不至於去完成我認為完成不了的事,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張寧看着咱在眼前的毛勇,沒想到啊,還是個好樣的。

張寧也跟着站起身,拍拍身上粘的灰塵,說道:「行,那你怎麼還不走?」

毛勇深深的看了張寧一眼,抱拳道:「江湖再回!」而後轉身而走。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