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是去看看慕雲染傷勢怎麼樣了,我這個做長姐的,難道不應該關心一下她?」

容迦看著前面的慕雲傾搖搖頭,關心?才怪了。 慕雲染被帶回將軍府後,趕緊請了大夫來看,等大夫過來檢查慕雲染身上的傷口的時候,立刻搖頭,慕雲染身上的每一處傷口都皮開肉綻卻沒有傷到筋骨要害,顯然下手的人留了分寸,不是重傷但被打的人會體會到斷筋傷骨的疼痛。

此時,慕雲染躺在床上怎麼樣都不對勁,輕微動一下就痛得喊叫,眼淚嘩嘩的往下流。

最後沒有辦法,還是找了萬壽堂的人來看。

自從慕雲傾回來,慕家就沒少找萬壽堂的人,銀子也沒少出去,但凡將萬壽堂的人請到府中,就是一筆重金,然後根據病情輕重再加診金,幾次下來,慕良成只管著往外掏錢就可以了。

說起這個,沈希倒是覺得應該謝謝慕雲傾。

等著萬壽堂的人離開,慕少澤才帶著其他人進屋,慕良成如今還在皇宮內未回來,家裡的事情只能慕少澤暫且做主。

「雲染,你現在覺得怎麼樣?」慕少澤進屋后便問道。

「不疼了,傷口也感覺好多了,萬壽堂的人說要好好休養,這幾天都不可以有什麼太大舉止的動作,否則長好的傷口也會裂開,也不能生氣,還要忌口,如果我不好好遵守,傷口再有什麼問題他就不管了,多少錢都不會看一眼。」慕雲傾將沈希的說的話轉告給慕少澤。

「哼,一個大夫而已,又不是跟仁妙醫師一樣又賢名在外,人人敬畏。」莫少聰不以為意的說道。

「四哥,話可不能這樣說,萬壽堂這人也萬萬不能得罪,畢竟多少達官貴人都會找他看病,我們是不可能動的了他的,萬一惹的不高興,以後不給我們府上的人診治,那就得不償失了,而且他說的也是為二姐好,二姐這幾天就好生休養。」慕雲柔語氣輕緩,往前走了幾步看慕雲染。

女子臉上的傷在沈希的診治下以及癒合,不如方才那般猙獰。她剛看到慕雲染被帶回來的時候一陣心驚肉跳,滿身的傷,滿身的血,即便她是習武之人也覺得瘮然,慕雲傾還真下得去手。

「雲柔說的對,這些對我們有利的都不要輕易得罪,萬壽堂的人現在也不能得罪,我還聽說轎子里的人跟仁妙醫師有交情。」慕少澤說道。

「仁妙醫師?這萬壽堂的到底是什麼來頭?」慕少聰好奇不解。

「誰都不知道,一直都坐在轎子里,哪裡有人看到過。」慕雲柔緩緩搖著頭。

屋內一時間安靜了下來。

最近城內還真是來了不少身份不明的人。

「我不管什麼萬壽堂,也不管仁妙醫師,我只想慕雲傾不得好死!」就在這時,慕雲染突然一聲怒吼,雙眸睜大,盯著床頂,似乎慕雲傾就在那裡。

慕少澤出聲勸著,「雲染,不是說了不能動怒嗎?」

「大哥,你當時看到了慕雲傾是怎麼對我的!她用鞭子抽我,要不是你去說不定她就將我打死了,不僅如此,還讓我眾人丟人,我怎麼能不動怒?」慕雲染霍然扭頭看向慕少澤。

「好了,我的好妹妹,你就別生氣了,我告訴你一件事,讓你高興一下。」慕少澤張揚的笑起來。

「什麼事情?」慕雲染急著問。

「你被少聰帶走之後,慕雲傾也沒好到哪裡去,她被容迦小王爺給抓走了,我派人跟著去打聽了,送進了大牢,現在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慕雲染聽了慕少澤的話美眸里放光,她興奮的不得了,「真的?」

「當然。」慕少澤回道。

「哈哈哈,太好了,真是報應!慕雲傾她活該,讓她囂張,讓她用鞭子抽我,哼!現在她倒霉了吧!」頓了頓,慕雲染眼裡的光更亮了,她抬了抬下巴笑起來,「容迦小王爺肯定是幫我報仇呢,當時還做出一副對我不以為意的樣子,其實早就被我的美色吸引住,只是礙於面子才那樣說。」

「那是當然,二姐可是蒼國第一美人。」慕雲柔彎著嘴角微笑。

慕雲染更得意了。

「可是大哥,慕雲傾被抓走了,我們怎麼讓她去找那人救娘啊?」慕少聰問道。

「關不了幾天的,畢竟她還是將軍府的人,既然我們不能對她動手,有小王爺幫我們代勞,何樂而不為?反正又不是我們做的。」慕少澤說道。

「對啊,這樣回頭慕雲傾既受了懲罰讓我們了了一樁心事,又不耽擱我們去找她請那人。」慕少聰反應過來。

真的是一舉兩得。

「找她請那人?哼!」慕雲染不屑冷哼,「恐怕慕雲傾現在的名聲更差了吧,那人原本肯定是不知怎的被慕雲傾矇騙了,所以才會讓慕雲傾去請自己,現在慕雲傾的真面目暴露出來,怎麼可能還會找她?」

「也對,否則怎麼會突然就找到了慕雲傾。」慕少聰贊同。

「如今慕雲傾還被小王爺抓走,更是可以證明她人品何其差勁,那人說不定已經改變主意了。」慕少澤說道。

「二姐。」就在大家都說著慕雲傾的事情時,之前沒有說話,在想事情的慕雲蝶開口了,她神色古怪的看著慕雲染,「我可以問一下,你為什麼會單獨遇到慕雲傾嗎?」

慕雲染慌了一下。

她不可能告訴慕雲蝶自己原本的想法,所以只能勉強的笑著,「我本來出去逛一下,沒有想到回來的時候恰好在路上遇到了慕雲傾,我情急之下就找了她,結果……」

說到這裡,慕雲染的臉上又浮出了憤怒。

「恰好嗎?」慕雲蝶撇了一下嘴,「雖然二姐這次受了重傷,但慕雲傾被容迦小王爺帶走,也算是有所補償了,慕雲傾估計會特別慘。」

慕雲蝶的話正是大家心裡所想,之前慕雲傾那麼囂張,讓他們求著她請那人,哼!看她這次之後還有什麼本事!只要那人改變主意,慕雲傾就毫無用處,到時候他們絕對不會放過慕雲傾!

可沒等他們高興勁過了,外面就有人進來,「大少爺,大小姐回來了!」 大小姐?

乍聽來人說的話,誰都沒有反應過來是慕雲傾,兩秒之後,所有人臉上的表情都一點點的僵住。

什麼?慕雲傾回來了?她不是被容迦抓走了嗎?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才三個時辰啊!

「你胡說什麼呢?慕雲傾怎麼可能回來!」慕少澤不敢相信。

他是親眼看著慕雲傾被容迦帶走的,容迦是什麼人啊,哪裡會輕輕鬆鬆就讓慕雲傾回來?

「大小也,我沒胡說八道,大小姐真的回來了,而且……」來人話音未落,慕少澤已經衝出房間,其他人也趕緊跟著去了,只剩下慕雲染躺在床上不能隨便亂動。

來人見此,張著的嘴緩緩合上,將後面沒有說的話咽回去。

大小姐可是跟容迦小王爺一起回來的啊。

慕雲傾這會兒跟容迦剛進來不久,兩人直接往慕雲染的院子走過去,恰好在拐角的地方迎面看到慕少澤等人風風火火的往這邊走。

「慕雲傾,你怎麼回來了!?」慕少澤剛看到慕雲傾就大吼著。

慕雲傾笑,「我住在這裡,為什麼不能回來?」

「你不是被容迦小王爺帶走了嗎?怎麼會毫髮無損的站在這裡?」慕少聰口快。

「奇怪了,那我應該是什麼樣子回來?你們希望我變成什麼樣子呢?渾身是血?到處是傷?還是毀容?亦或者……」慕雲傾拉長聲調,「想我直接死了?」

「被榮迦小王爺抓走的人怎麼會沒有一點事情的回來?這根本就不可能!」慕雲蝶狠狠跺腳,指著慕雲傾說道。

「那真是不好意思,讓你們失望了。」慕雲傾笑吟吟的說著。

慕少澤等人的確氣竭,方才的好心情頓時煙消雲散。

「容迦小王爺怎麼會是手下留情的人?他不會這麼做的……」慕雲柔輕聲嘀咕,眉宇微蹙,仍是不敢相信。

這時,一道邪氣的聲音從拐角處傳出來,「那本小王應該怎麼做才對?」

容迦踱步出來,站在陽光下,眉色舒展,五官堅毅,眼角眉梢都帶著戲虐的邪佞之氣。

哼!

幸好剛剛他晚了一步出來,否則怎麼會知道慕家的人都是這麼對慕雲傾的?他可是一直都聽說慕良成這一家子對慕雲傾極好,幾個兄妹也是對其言聽計從,向來謙讓慕雲傾,所以才讓慕雲傾有了那囂張跋扈的性子。

卻不想,竟然是這樣的一幕。

什麼謙讓容忍,悉心照顧,視如己出,全都是騙人的!

慕少澤等人在見到容迦之後全都傻眼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容迦竟然在那拐角之後,因為是個死角,他們根本就看不到。

「容,容迦小王爺,您,您怎麼會在這裡?」慕雲柔吃驚的看著男子,衣袖裡的手控制不住的發抖。

「我?我送雲卿姐姐回來。」容迦負手而立,笑道。

眾人再度驚住。

送……送慕雲傾回來?而且剛剛容迦叫慕雲傾什麼?雲傾姐姐?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過區區三個時辰而已……

慕少澤等人嗓子里像是哽了東西一般,說不出話來了。

他們也不知道說什麼,眼下的情況完全出乎他們的意料,他們更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讓慕雲傾跟容迦兩人關係如此融洽。

這下,慕雲傾豈不是多了個靠山?

「怎麼都不說話了?」容迦見眾人沉默,隨口說道。

慕家這邊還是沒人開口,眼前的事情讓他們大驚失色,各種情緒在心裡交扯著,更何況他們也不敢隨便說什麼。

氣氛緊繃,十分壓抑。

容迦見對面的人都不吱聲,隨即笑了一聲,「你們不說,那本小王來說,如果今天不是跟著雲傾姐姐回來,我還不知道原來你們是如此虛偽的一群人。」

「小王爺,不是……」慕少澤脫口而出,想要辯解。

「不是?」容迦蹙眉,臉色沉了下去,「那慕大少爺的意思是,我眼神不好使?耳朵不好用?」

「不敢!」慕少澤慌忙搖頭。

「不敢,那就代表我看到的,聽到的都是事實。」容迦說道。

「容迦小王爺,我想您誤會了,其實……」

慕雲染話音未落,就看到容迦挑眉,嘴角勾著邪邪的笑意。

慕雲柔停了下來,不說了,容迦已經說的很清楚,她再解釋也沒有!

「其實什麼?」容迦卻不罷休,繼續追問。

「沒有什麼。」慕雲柔尷尬的笑笑。

「既然沒有,那就代表我所聽非虛,哼,想不到你們會是這樣一群人,老將軍為人剛正不阿,一身正氣,怎麼偏偏有了你們這樣一群子孫?」容迦朗聲道。

慕少澤等人心裡一陣發虛。

辯解?

容迦雖然行事霸道,但不是傻子。

「容迦小王爺,我們……」慕少澤掙扎了片刻覺得應該說點什麼,話到了嘴邊又覺得無話可說。

他們對慕雲傾的態度已經掩飾不住了!

容迦也不管他,似是下命令般的說道,「告訴你們,慕雲傾從今以後就是我姐姐,你們要想對她怎麼樣,就先看看我同不同意!」

眾人心中一凜。

這算是明著給慕雲傾撐腰了?那以後他們怎麼對慕雲傾動手?容迦不好惹啊!

慕雲傾這是走了什麼狗-屎運,讓她攀上了容迦這根高枝兒。

「怎麼,有意見?」容迦見幾人不回自己,語氣驀的沉了下去。

慕雲柔定了定神,「容迦小王爺,這是我們將軍府家事,您……還是不要多過問的好。」

「家事?」容迦嘴角彎著,露出一個略顯詭異的笑來,「我管你們家事不家事,我偏要管,你們能攔著我嗎?」

蠻不講理!

慕雲柔心裡憤怒,可仍舊努力保持自己溫柔的外表,「小王爺,這樣恐怕不太好。」

「你跟我說這些有用嗎?不太好?你從來聽過我守規矩這件事嗎?」容迦不客氣的問。

沒有……

慕雲柔在心裡回答。

容迦是混世小魔王,就是宮裡的規矩都無視,更別說是他們所說的了,他做事肆意,全憑心情的。

可他們不能讓容迦護著慕雲傾,這個女人讓他們痛恨,怎麼可以便宜了她? 「我再說一遍,慕雲傾是我姐姐,她身後不僅是我,還有成安王府,所以你們看著辦!」

容迦這次又加上了一個成安王府,直接震懾的慕少澤等人無法開口。

慕雲傾站在一旁看著面前幾人的囧態,心裡默默給容迦點了一個贊,這小子還挺有模有樣的,直說的慕少澤等人一愣一愣的,無法反駁,跟剛才在大牢里對著她賣萌的樣子完全判若兩人。

「小王爺,您如果拿成安王府來壓我們,我們也沒有辦法。」慕少澤過了許久才擠出來這麼一句話。

他以為這樣說,容迦會礙於面子,選擇退讓,卻不想容迦根本不吃這一套,還理直氣壯的說道,「我就是拿成安王府來壓你們,怎麼了?不滿?有意見?」

有也不敢說啊。

慕雲傾差點就要笑出來了。

容迦說是混世小魔王,但其實還是蠻可愛的。

慕少澤又被容迦噎的說不出話來。

「反正我護定雲傾姐姐了,你們休想再欺負她!」容迦宣告著。

「小王爺,本太子的未來太子妃什麼時候輪到你來護著了?」聲音傳來的時候,人也已經到了。

只見一名男子走在前面,身後跟著七八個人,男子劍眉星眸,五官細緻,眼睛裡帶著凌厲氣勢,雙唇抿成了一條線,錦黃袍子加身,腰間束著鑲玉緞帶,雍榮華貴。

男子一路走來,周圍的人全都必恭必敬,就連慕少澤等人也微微俯身。

在場的所有人只有容迦跟慕雲傾還直挺挺的站著,對來人毫無懼意。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