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門作客?」於小豹聽了一愣,「不是上門鬧事,施加壓力么?」

「哈哈,黑臉自有我們兄弟去唱,行了,小公爺也快別耽誤時間了。」戍一說完,跟陳飛使了個眼色,陳飛他點了點頭,一念咒語,兩人便消失在這西山之中。

於小豹瞧的是神乎其神,心中嘆然,轉身也便回了家中。

在家裡坐不多時,他那三爺爺也便回來了。倆人剛把情況互相一說,底下便又有下人進來,這傳的是他於家二爺的一段消息。古色汐野可不比外界,沒那麼發達的信息傳遞技術。實時通訊只掌握在元老的手裡,所以三爺把消息傳給二爺后,也是隔了一陣兒,二爺才把囑咐傳了回來。


囑咐裡頭說,他已經即刻動身,預計將和紫金王領的使臣一同趕到。這件事兒絲毫不可大意,人家能做到那一步,咱們寧可相信他是真有這種能耐的。不過話又說回來,沒有咱們家出力,他將軍府坐享其成的道理,所以無論如何要說動奮威將軍一同去給士家施加壓力才行。

看到二爺的這番傳訊,於家三爺這才把手一拍,點頭說道,「那位高人的使者果然有本事,你瞧瞧,這想的都跟二哥一樣。」

「三爺爺莫急,且先往下看去,二爺爺還有託付的話呢。」

於小豹說著,爺倆也往後看了過去。那往後的話其實就是於家二爺在教這兩位到了奮威將軍府該要如何做。對這位於家二爺於有德,他們於家上下還是無比推崇的,所以他說的自然也都會照辦。

這首先,就得是擺出大場面。

上士家那是求人,做小伏低是應該的。但是這番去將軍府,那就必須得擺出一番凌人的盛氣來才行。不是說要去欺壓誰,而是要去給那杜嵐撐門面。

杜嵐在將軍府不得照應,這又不是什麼秘密。雖然說將軍沒有刻意的打壓過,但是一個沒有恩寵的庶子會有什麼樣的遭遇,這是想也能想見的。

要將軍為他出面,首先一個就是得讓將軍重視起來。而要讓將軍重視,那第一個,他得爭氣,得揚名。這一點自不用說,畢業考試第一名,這也算是昭告全鎮了。這第二個,就得是楊威。將這些年受的委屈通通發泄掉,讓欺壓他的人都來賠罪。這一點,就得靠外力了。將軍端不平一碗水,那就讓他們於家來全部打翻了重倒得了。

關於鬧事兒這一點來說,於家三爺可比求人要拿手多了。浩浩蕩蕩,帶了大隊的人馬,沿街是敲鑼打鼓的就來在了將軍府的門前。這還沒進門,他就先在人家門口搭了個檯子,不是要唱戲,但可比唱戲要熱鬧多了。 只見李天用黑色錐子在堅硬的地面上迅速的刻畫著一行行怪異的字體,如果地球人在這裡看到李天寫的東西的話,肯定會驚訝的大叫:「物理公式!」

李天一遍迅速的寫著,一邊念念有詞,在大腦里進行著精密的計算。

很快,他前面的一塊空地上已經寫滿了複雜的物理公式和計算結果,看著這外人看來猶如天書一般的公式,李天卻是算的津津有味……


數小時后……

「呼……」李天深呼吸一口。

「終於找到了!原來是這條路的運行速度慢了千分之四十一馬赫,而這條經脈的元素濃度多了百分之零點三!找到了……這下就好辦了!」李天興奮的喊道,計算出這一個錯誤點來,可比元素力量晉級還要讓他爽快!

趁熱打鐵,李天也不停留,凝神打起坐來,尋找到錯誤的運行點,然後予以調整。

半個小時后,隨著鐮刀上再一次傳來的精純能量,李天興奮的吼了一聲:「晉階了!」

頓時,在李天的周身形成了一個個細小的黑色漩渦,連空氣都有些扭曲了。從這些黑色漩渦中不時傳出彷彿孩子般的稚嫩的笑聲,以及莫名的慘呼聲。

如果有高手在這裡,看到這一切的話,定會驚訝的大叫:「元素之魂!」

只有到達那傳說中的元素之魂境界,才能形成擁有生命的元素力量,彼時的元素之力,已經擁有了初步的靈智,控制起來可謂是得心應手,甚至可以自行攻擊敵人!

只是這些都是傳說,只有真正到了那級別的人,才能感受到,那凌駕於元素之神之上的元素之魂的可怕!

而李天身上這些仿若具有生命的元素力量,其實只是那些靈魂體中尚未完全湮滅的靈智罷了。

「太爽了!」李天睜開了眼睛,站起身來。只覺得身體里充溢著強大的力量,真想找個人來狠狠的大戰一番!

「飛行!」李天意念一動,雙腳一輕,便騰空而起。

他卻不知,一般修鍊者要做到騰空飛行,至少要有元素統帥的水準。騰空飛行,是元素統帥的標誌。而元素統帥的水準,也是達到了真正可以被稱作為高手的級別。

然而,李天卻由於修鍊的是罕見的暗屬性元素力量,再加之體內有很多不能完全吸收的力量,因此雖然等級尚還不夠,卻是能夠做到了短暫的飛行。

事實上,如果李天不是作為物理學家,化學底蘊也非常豐富的話,對這元素力量進行了各種分析,是不能領悟這飛行能力的。

在地球上,有一種「磁懸浮列車」是通過兩種磁極的相對排斥,使得列車可以懸浮起來,從而大大提升速度。

而李天正式利用了相似的原理。李天本身修鍊的是暗屬性元素,而充斥在整個空間里的,都是光元素,兩者相排斥,便可以產生推力!

沒錯,李天現在的凌空飛行,就是向腳下釋放暗屬性元素力量,使之與身下的光屬性元素摩擦,甚至燃燒,以此產生反方向的推力!李天的這一領悟,不可謂不天才……

不過這地底世界的光源極少,導致光元素也非常少,因此李天的飛行十分不通暢。但是望著腳下的地面,李天還是迷醉的伸了伸懶腰……飛行!這種感覺,太好了!

此刻正騰空的李天,察覺到了自己上面那一面無形,卻可以感覺得到的膜,知道那便是壓制地底靈魂體的封印。

想到這裡,李天四下看了看,發現這整個地底世界都已經空蕩蕩的了——所有的靈魂體,都已經被他和鐮刀,吸收的乾乾淨淨了!數萬實力不等的靈魂,竟然已經全部吸收了,真不知道已經過去了多長時間……

李天雙手聚力,凌空衝刺到那一層界限處,雙拳轟出,只聽得「轟隆隆」的巨響,然而那封印卻是一動也不動。

「糟了……打不動的話,那豈不是出不去了?!」李天急了,將被他放到了背上的巨大鐮刀取了下來,準備全力一擊。

然而看到手裡的鐮刀,李天愣住了。

記得一開始被自己帶過來時,這把鐮刀還是全身漆黑,刀刃上也是布滿了鐵鏽。而此刻,這把鐮刀上,除了一直就隱隱存在的絲絲涼氣之外,不知何時已經氤氳起淡淡的黑色氣息。而刀刃上的鐵鏽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銀白色的,泛著詭異光芒的鋒利刀刃。

李天想起,在自己的世界里,傳聞鐮刀是死神的兵器,意味著「收割」。又想起這把鐮刀吸收靈魂體時的強悍,李天想,這把鐮刀簡直就像死神的化身。

「就叫你死神鐮刀吧。」

李天用手中的死神鐮刀向著虛空中的無形界限砍了幾刀,卻仍然無法動搖那堅硬無比的封印,他有些泄氣了。無奈的降落到地面,李天一時也不知道怎麼辦了。

「怎麼被抓進來,就出不去了呢?!鬱悶啊!」李天氣氛的發著牢騷。


突然,他的眼睛一亮:「對啊!我是被抓進來的!怎麼進來的,就怎麼出去唄!」

既然那個靈魂體能夠把他抓進來,說明在這個封印的某個角落,應該會有一個極少人知道的漏洞!

李天將靈魂力量外放,感應著封印的強弱……

「找到了!」在一個偏僻的角落,李天發現了一股明顯十分弱小的封印力量,顯然是被之前的靈魂體摧殘過的出口!

事實上,如果不是李天修鍊的是暗屬性的話,他是不會這麼容易便找到這個封印缺口的。

暗屬性強大的地方之一,便是感知能力!因為感知,靠的是精神力,而精神力又與靈魂息息相關。修鍊暗屬性的李天,靈魂要比同等級的強大得多,精神力自然要強,感知能力也相應提高。

興奮的沖向那個明顯能量薄弱的角落,李天雙手緊緊抓住手中死神鐮刀的刀柄,一個大幅度的猛力劈砍,向著那個角落發出了一道黑色的氣刃。

氣刃迅速撞擊上那一塊封印,只聽得「喀嚓」一聲,封印上被氣刃上的黑色霧氣衝擊出四散的裂縫,又聽得「滋滋」的聲音,那氣刃上的黑色霧氣居然還具有腐蝕性!

瞬間,本已薄弱的封印上出現了一個僅夠一人出入的洞!

李天大喜,不顧一切的沖向了那個洞,在封印自我修復之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了出去!

再次站在藏武閣里,李天的眼睛都有點濕潤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終於——出來了!

而且,現在的自己,有了足夠傲視未名庄所有弟子的實力!

就在李天準備尋找出口,走出藏武閣時,身旁牆壁里傳出了一陣能量波動。

「元素能量?裡面有寶物!」李天很是欣喜。要知道,如今這守護寶物的靈魂體可是被他全部吸收了,也就是說,這個藏武閣里的所有寶物,他全部都可以享用!

在地底的這一段時間,李天也是逐漸搞清楚了這個封印,與這個地底世界的來龍去脈。

地底這些靈魂體,是很早就存在的。而藏武閣,是後來才存在的,所以,基本可以斷定,藏武閣的存在目的之一,就是為了鎮壓地底這些瘋狂而數量繁多的靈魂體!

而這藏武閣里數量繁多,能量強大的種種寶物,看似是未名庄的珍藏。但據李天估計,這些東西,應該是前人為了封印地底靈魂留下的!

種種寶物,全都蘊含了強大的能量,在有心人的設計之下,藉助眾寶物的能量,便成了這一個封印了數萬靈魂數百年的超級封印大陣!

如今靈魂體已經全部被他和死神鐮刀吸收了個乾乾淨淨,這些寶物也就沒有了當初的意義,完全可以被他使用!

一想到這遍布了藏武閣的種種寶物,李天便是興奮不已。這一次,可發大了……< 李天右手一捏拳,運起元素能量,對著那散發出元素波動的牆壁,猛的一拳擊出! 「轟!」牆壁瞬間崩塌,一個水藍色的捲軸,在曼妙的淡藍色光芒中,緩緩地漂浮到了空中。 「水屬性三等元素技……悲劇了,我用不了!」李天鬱悶的自言自語。 暗屬性,整個元素大陸上都不多見的,而這藏武閣里,雖然寶物眾多,可是個個都有著自己的屬性,而那罕見的暗屬性功法和元素技,可實在是太少了…… 一想到這裡大部分的好東西自己都不能用,李天一下子蔫了。 「管他呢!先找到那些暗屬性的玩意兒吧!這麼多,總有一小部分是我能用的吧!也夠了……」李天暗暗地安慰自己。 大約過了幾個小時,李天手裡也才只有少少的三本暗屬性元素技捲軸,一本暗屬性元素功法,以及一把黑氣騰騰的小刀。 無奈的看著懷裡的這幾樣東西,李天悻悻的說:「真是的,差不多把整個藏武閣都翻遍了,也才找到這麼幾個暗屬性的玩意兒!」 不甘心的再次搜索著,李天的耐性也快磨光了,搜尋時也越來越不耐煩,看來也就只有這些東西了…… 突然,李天敏銳的感覺到了地底下又一次傳來了較大的能量波動,顯然有什麼高檔的寶物,被埋在地下。雖然有過很多次的失望了,但李天還是充滿了希望的對著地面一拳轟下。 地面碎石的崩碎中,一個黑色的小木盒,在黑色的煙霧繚繞中,漂浮到了空中! 黑色!暗屬性! 李天興奮的跳了起來,這裡面,東西定然不會差,更關鍵的是,這是他能夠使用的暗屬性寶物! 激動的一把抓下黑色木盒,急急的打開了盒蓋,此時此刻,李天一臉興奮的表情凝固在了臉上…… 盒子中是兩把一尺長的彎刀,亮黑色的刀鞘,暗黑色的刀柄,整個刀身呈現一個優雅的弧度。 李天用顫抖的雙手從盒子中,緩緩地取出了這兩把讓他無比震撼的彎刀,然後小心的取下了刀鞘…… 刀刃的顏色有較大變化,但李天還是從那鈍而厚的刀背,以及極其鋒利的刀身上,看出了這把刀的來歷。 「尼泊爾軍刀……」

這被保存在藏武閣的絕世武器,赫然便是李天世界里,聞名於世,尼泊爾軍隊使用的——尼泊爾軍刀!

難道,這個世界,和自己身處的那個世界,有什麼聯繫?!

李天一陣激動,又有一陣茫然,這其中,到底有什麼聯繫?為什麼,他有一種看不透的感覺?

一切的一切,彷彿有著一種命中注定的關聯,李天有一種被人扼住喉嚨的窒息感。

許久,從那無力感中走出的李天,看到了盒子中一張紙上,關於這兩把刀的介紹。

「情仇雙斬」本是遠古時期流傳下的兩把由不知名金屬打造成的雙刀,后被一不知名超級高手所得。此人身負殺父之仇,得到此雙刀之後,如虎添翼,信心大增,決定替父親報仇。

在出發前,為了斷絕一切後顧之憂,此人狠心用雙刀之一殺害了自己的妻子以及兩個兒子,從此,雙刀之一變為血紅色,稱為「斬情」。

後來,此人慾用雙刀中的另一把去刺殺殺父仇人,最終卻沒能成功,后重傷逃逸。於是,雙刀中的另一把便染上了此人濃濃的殺意,不甘,以及滔天的怨念,變為了陰森的漆黑色,稱為:「斬仇」。

雙刀合併,合稱:情仇雙斬!

后被吾僥倖得來,作為此萬靈壓鬼陣法的針眼。此雙刀性邪惡,非修鍊暗屬性元素之人不可使用,否則,必受怨念侵蝕,變為嗜殺之魔鬼!

李天看完這一段介紹,很是震驚,這改進版的尼泊爾雙刀,竟然在這個世界里有了這麼傳奇的一段經歷!而且,居然還是這龐大陣法的針眼!

只見這雙刀,一把刀身血紅,彷彿在濃稠的血液里浸泡多年;另一把刀身黝黑,不時傳出淡淡的涼意,與他背上的死神鐮刀簡直如出一轍!

欣喜的看著這兩把手感極為舒適的雙刀,李天忍不住將元素力量附著在上面,然後進行了一番舞動,讓得周圍的殘缺建築物彷彿遭到爆炸般破碎。這雙刀,威力自是極為強悍!

如獲至寶,李天高興將雙刀入鞘,然後綁到了自己的背上。

在藏武閣里又逛了很多圈,搜羅到了一些不適合自己用的東西之後,李天也不再失望,打破封印,回到了地底,他已經決定,要將這雙刀「情仇雙斬」學會使用,並且將那幾卷元素技,以及一卷罕見的元素功法好好的修習完。

在李天回到地底之後,那被李天搞的一團糟的藏武閣里,各種元素技捲軸,武器,都在封印的力量下,自動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以維持封印的存在。

儘管少了陣眼——「情仇雙斬」,但是由於地底的靈魂們已經全部消失了,所以這力量的削弱,倒也造不成多大影響。就連鎮守藏武閣的大長老也沒能察覺出封印的這些變化。

藏武閣地底。

如今的李天,雖然有著強悍的元素力量,但還需要合適的元素技來釋放元素力量。

這就好比地球上習武之人,即便有了雄渾的內力,也需要武功招式來釋放內力,否則內力再渾厚,也不能發揮出其真正的實力。

這一修習,就是大半年。在忘我的修鍊中,李天已經完全的領悟了兩卷二等元素技,以及一卷強悍的一等元素技。

而李天的實力,也從之前剛突破的初級元素者,升到了中級,實力又有了進一步的提升!再加上他暗屬性的詭異與強悍,就算碰上高級的元素者,也有一拼之力。這還是沒有算上那「情仇雙斬」以及死神鐮刀的詭異力量之下。

估計當李天用上了死神鐮刀,全力拚命之下,可以與元素者巔峰的高手一較高下!

而由於對元素力量的超然領悟,李天學會了短暫的飛行,這使得李天的逃命能力大大提升……

另外,李天也把那捲不多見的功法給研習了一遍。

所謂元素功法,就是元素的運行方式,掌握了好的元素功法,才能讓體內的元素力量更為雄厚,也更為便於使用。

就像一個城市,如果有了好的交通規劃,那麼這個城市便能容納更多的交通運輸系統,而且更方便管理。相反,如果交通規劃很混亂,車行雜亂無章的話,不但不能實現運輸效益最大化,還會出現交通事故。

李天學習了那一卷功法之後,經過嚴密的計算,加以改進,取長補短之後,運用到自己的身體中來。使得自己的元素力量得到進一步的提升,體內的元素之力更為磅礴。

而那尼泊爾雙刀的「情仇雙斬」,李天更是愛不釋手,幾乎天天都要拿出來舞動一番。

只是這雙刀雖然很得李天的喜愛,但卻比不得李天背上那把鐮刀死神鐮刀來的親切。李天總覺得,自己跟死神鐮刀有著一種彷彿血緣般親密的關係,哪怕再喜愛「情仇雙斬」,也比不得自己對死神鐮刀的感情來的深厚。

摸了摸背上讓他親切不已的死神鐮刀,李天突然很想念上面的父母,幾位兄弟,還有那可愛的左曉雨。

< 無論在哪兒,無論是哪個種族,但凡是尋常老百姓他們都有一個共性的好毛病叫愛湊熱鬧。但聽得鑼鼓衝天,鞭炮齊鳴,於家三爺往那將軍府前的檯子上一站,頃刻便被圍了個水泄不通。就連將軍府裡頭的小廝都撇了手裡的活兒,湊了進來,巴著眼睛,等著看戲。 當然了,於家三爺把勢頭做的這麼足,他要撂出來的東西,那必須也是重量級的。 輕輕的咳了兩下,三爺他拿腔捏調是開了嗓子,「千古奇冤,千古奇冤吶!那什麼,話我也不多說了,各位自個兒看著吧。」 說著話,他右手一揮,這頭頂上便浮現出一塊巨大的冰鏡。那冰鏡里的畫面,赫然正是他於家的花廳。而在花廳裡頭坐著的,不是旁人,就是他於家三爺,不過這三爺的跟前兒還站著倆人。 人群裡頭又將軍府的小廝,那一眼就認出來了,信口便道:「誒,這不是雲樵跟雲庭兩位哥兒么!」 其實不用他們講,在這兒瞧熱鬧的諸位多半也都是認得的。因為這兩位可都是奮威將軍的兒子,還是一對兒雙胞胎,分別是將軍的第十子與第十一子。 他們的母親雲夫人,那也是個望族家的姑娘,雖然說是庶女,可娘家也算是有些勢力的,嫁到這將軍府里也是甚得恩寵。名義上是個妾,可實際上與平妻也不遑多讓了。若不是這倆孩子不夠爭氣,早也該被賜了名姓。但是在一眾庶子中,他們也是最威風的,甚至比起一些不得寵的嫡子都要風光的多。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