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了,改明兒四爺留院子裏用膳的時候,直接叫這張嬤嬤做上一道拿手好菜,親自端著奉菜,算了算了,叫小膳房那幾位每人做上一道拿手菜親自奉上,我給爺跟前給他們討賞。」

「奴才代他們多謝主子。」

靜姝擺了擺手,手上飛快地剪斷了線,拿着兩隻鞋仔細在手中比對,心中卻想:她不過是想瞧瞧這些廚房伺候的是否能用着放心罷了,所謂的求賞只是說着好聽的,到不用什麼代謝什麼的。

第二日一早,靜姝剛從夢鄉中想來,便收到了白芷想往外跑的消息。

「前些日子還一門心思圍着膳房轉悠呢!也不知這是達成了什麼共識,今個晨起二門剛開的時候,就躡手躡腳地出了院子。」空青一邊伺候靜姝漱口,小心地捧著痰盂,一邊道:「奴才直接去找了林公公,也沒說什麼旁的,只與林公公道,奴才近些日子覺得白芷總往膳房湊,心中擔憂,勞他查查看罷了。」

「這樣就成。」像他與蘇培盛這種聰明人,向來不帶怎麼信旁人查到的消息的,但是於他們自己查到的消息,則完全不同。

自白芷又一次悄悄摸出院子,空青瞬間就繃緊了渾身的神經,一雙眼睛就快不錯眼睛地盯着膳房了。

隨着時間越來越久,空青甚至都失了耐心,不由怪罪起了林公公的進程。

而就在這種情況下,白芷被帶走了。

一個二等丫頭消失在後院,這並不是什麼大事兒。

尤其是相較而言,久不來後院,一來就又是差蘇培盛提前來桐安園通知的消息傳遍了四貝勒府的後院,一個本就不受重用的二等丫頭就更不夠看的了。

只除了做賊心虛的人。

靜姝聽到這個消息時,略為心虛了虛,畢竟知道這人忙,卻還是給他找了活幹了。

而且,這個活兒還叫他知道了一些更為令人心沉的畫面。

心沉到···

「主子,您且安心,主子爺既說了要來桐安園的,便定會來,這會子突然往李側福晉那兒去,多半是出了什麼事兒。」九成是因為白芷。

她也是前兒才打聽到,這位白芷姑娘,當初可是在大阿哥身邊伺候過的。

「奴才素來勤正老實,可從我三十四年的時候得主子救護,此生,便再無其它路可走,我知我大阿哥聰慧可愛,我也知道大阿哥是多麼無辜,可我沒辦法,我有千般錯,便是死後多半要入無間地獄受萬般罪責···」

沒有知道四爺與李氏說了什麼,只知道屋子裏響起了兩回碎瓷器的動靜。

而等四爺出來之後,李氏院子的大門就落了鎖。

這得是犯了多大的錯?!

如今眼瞅著就到年結了,便是福晉都有所動作,多半要在三十宮宴前解了養病之說的。

李氏居然被關了,要知道側福晉可是能如入席三十宮宴的。

尤其是李氏還是個身邊有阿哥傍身的側福晉。

「主子,武格格來了,說是要來拜訪主子。」

「拜訪?」靜姝探頭往窗外瞧,紅霞滿天,落日的餘暉依舊張揚。

這時候?

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請進來。」要不她還能如何?叫人給打出去么?

「請章佳姐姐安。」武氏一席素粉夾棉旗衣,外頭披了見熊皮大氅,素來得男子喜歡的大氅,此時把武氏裹在裏頭,顯得人越發的小了:「妹妹這會兒才來瞧姐姐,姐姐可要勿怪才是,實在是近來憊懶得很,便只是給福晉姐姐抄的供於佛前求福晉姐姐身子康泰長樂平安的佛經,不敢有一日懈怠,如今妹妹才聽說,福晉姐姐見強了,說不得哪日就能與咱們日日得見了,這才停下休休。」

一開口就直接放了一個消息,想來能叫她這般直言的,福晉被解禁怕只是眼前的事兒了。

「可是真的?」心中千百個不願意,都習慣了每日睡懶覺的日子,又叫她日後天天早起,任哪個能開心起來,可心中這般想,嘴上卻不是不能這般說的:「我一直便遺憾,我這都入府數月了,與府中眾姐妹依舊生份的不行,如今福晉身子大安,府中眾姐妹也都能安心了。」「祁山!」陸征終於緩過神來,看着祁山,有種難以置信的感覺。

這是哪裏,是陸征的精神世界,老古董和顧儺寄居於此也就罷了,怎麼現在祁山也闖了進來。

不過震驚之後,自然就是欣喜,眼前的情景,也算是另類版的他鄉遇故知了。

「小子,我問你,你是怎麼進來的!」這時老古董直接開口,打斷了陸征和祁山的寒暄。

「小子?」祁山挑了挑眉毛,看向一旁的老古董。

祁山落地的時候,就已經看到了陸征身邊的這一男一女,只當是陸征在這裏結識……

《平妖辦》第一百八十九章笨方法 包括這位二當家。

所以,在路上,秦蒼穹便已經,震碎了他的五臟六腑。

這位二當家甚至來不及掙扎一下,就已死絕,下黃泉了。

……

而,與此同時。

張鋒集團,頂樓。

董事長辦公室。

張山港口太子爺,張鋒,正一身西裝筆挺,面色冷厲,坐在老闆椅上,淡淡品著茶。

他,在靜靜等待着手下的消息。

今早,他便已經調動人馬,前往吞龍集團,要挾秦蒼穹那個瘋子,前來喝茶一敘。

說是喝茶。

但,那就是個下馬威…!!

讓那秦蒼穹,不得不趕過來,面見自己!

想到這裏。

張鋒冷笑一聲,翻看着文件,面色冷漠森然!

他,要讓那秦蒼穹,吐出所有的錢后,在絕望中死去…!!

派出幾千人。

足以,讓這人過來一趟了吧?

此時,他在靜候佳音。

那秦蒼穹,縱使單兵作戰能力再強,縱使三頭六臂,也絕對逃不出自己的五指山!

今日,那秦蒼穹來也得來。

不來,也得來!

此刻,張鋒的心中,倒是泛起一絲好奇。

這個傢伙,到底是蠢貨,還是什麼?

在這片江南,已經很久沒人,敢招惹他張家,張鋒了…

現在,忽然有人跳出來。

還讓人,有點不習慣。

而,此刻。

「叮鈴鈴~!」而就在此時,突然,他辦公桌上的座機電話鈴聲,突然響起。

張鋒面色平靜,眼眸深邃掃了一眼來電顯示。

是公司樓下,前台的電話。

他嘴角,揚起一抹冷弧,接起了電話。

「如何,秦蒼穹那傢伙,到了嗎?」張鋒面色平靜冷漠,緩緩問道。

「稟公子,秦蒼穹已經抵達公司了,現,正在公司樓下!」

電話那頭,前台手下的聲音凝重無比,彙報道!

聽到這個彙報,張鋒的眼眸中,閃過一抹冷戾的神色。

秦蒼穹,那個瘋子,終於到了!

他的腦海中,彷彿已經浮現出了,一會秦蒼穹凄慘至極,跪在地上瘋狂磕頭求饒的樣子…!!

想到這裏。

張鋒的嘴角,都是泛起了一抹冷意!

這傢伙,敢招惹他張家,該死…!!

而,此刻。

電話那頭的手下,卻緊急跟着說道,「公子,可樓下出事了啊…!!」

「我們派出去的一千打手,現在…全都失聯了!不知道是什麼緣故!」

「屬下打了不少電話,根本沒任何消息,不管打給誰,都是一樣……!!那些人,彷彿人間蒸發了一樣!」

「所有人員的手機,全部關機狀態,根本聯繫不上。」

「董助理他,也找不到了。」

「而且,而派出去的那位二當家,現在,也消失不見了!」

忽然。

樓下,響起一道驚呼聲!

緊接着,不斷有腳步聲響起…!!

顯然,樓下發現了什麼!

而,此刻。

電話內,響起手下氣喘吁吁的聲音,帶着無盡的驚恐!

「他,他已經死了…!!死在了車裏,七竅流血,死相凄慘啊…!!」

唰!

聽到這句話,張鋒的瞳孔猛地一凝,殺機湧現!

派出去的一千打手,全……

失聯了???

這?

這他媽!

開什麼玩笑?!

那可是一千多人啊,即便整個江南,都很少有比得上的…!!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