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關是考核的是意志,等你們到了第二關的時候,你們自然就知道了,第三關是戰力或者說是生存能力才對,第四關考驗的是智慧」

「下面我說一下第一關的考核,這白色的石頭考核的是資質,青色的石頭考核的兵種」

「你們將手按在這白色石頭上,只要輸入真氣,這白色石頭就會發出白色光芒,一寸一品,四品算合格,每多一品積一百分,不要小看這些積分,這些在你們之後的宗門內可以作為貢獻點使用」

「青色的石頭,你們只要釋放出兵種的力量就可以,這石頭上面會顯示出來你們的兵種,只要是凡品兵種,就算合格,沒高一個等級或者多一個兵種加一百積分。」

陳不用說完之後,就走向了石頭的面前。

「這石頭原來是這樣的作用,太不可思議了」

「是呀,沒想到積分還能換取宗門的貢獻點,只要有了貢獻點,在宗門應該是不愁了。」

「不錯,誰不知道在宗門貢獻點比靈石還要珍貴」

「爹娘呀,希望你們在天之靈一定要保佑我,聽過這次的考核。」

「好了,大家安靜,現在考核正式開始,每一個測試的人,我會給你們發一個令牌,這也是你們這次考核的令牌,不管是丟失或其他原因,一旦不見將失去資格,積分被劃到相應的人手上」陳不用的話剛落,下面就傳來一陣嘈雜聲。

「現在第一個誰來?」陳不用大聲喊了一聲,旁邊的霍老一直在喝酒,似乎對這裡發生的事情一點也不感興趣。

「我來」一個消瘦的少年喊了一句。

少年深呼了一口氣,一個測試如臨大敵一樣,渾身緊張,好在很快就放鬆了下來。

少年將手緩緩的放到了那白色的石頭上面,猛然調動身上的真氣,只見這白色的石頭頂部出現了一道細微的白色光芒,這白色光芒隨著真氣的注入不斷的在增長。

一寸,兩寸,三寸。

眾人的目光都放在這白色的光芒上面,眼神專註,像是自己在參與考核一樣。

那少年更是緊張的厲害,身體都有些站立不穩,三寸一,三寸二,一直到三寸五的時候,不管少年怎麼輸入真氣,這光芒就是一動不動。

「不可能的,我的資質怎麼可能不夠,這光芒怎麼會是三寸五,不可能的,一定是哪錯了」看見這白色光芒一動不動,少年直接癱倒在了地上,嘴裡不斷的喊著。

看著少年那凄慘的樣子,沒有一個人嘲笑他,武者的世界就是這樣,很可能只是一個很簡單的事情,就會萬劫不復,如果少年在這一刻不能清醒的話,那他的路也只能到此了。

「哎」陳不用嘆了一口氣,希望越大,失望越大,這樣的人,他不知道碰到了多少,可是每一次他都為這些人感到不值,這世界就是這樣,與其在這裡哭天喊地,還不如抓緊時間修鍊,也許哪一次機遇就會讓一個有著不同的命運。

陳不用的手一揮,這少年就被拋到了一邊「下一個」,陳不用緊接著喊道。

有了第一個人的前車之鑒,他更是小心了,緊張的情緒一直籠罩著自己。

這少年倒是比第一個能好一些,三寸八,可惜仍然沒有達到四寸。

第三個,第四個一直到了第十個始終沒有一個人能夠到四寸,不說他們的兵種怎麼樣,第一關的一半就已經讓他們徹底的被放棄了。

第十一個,這少年的境界是通氣境八層,眼神中充滿了自信,走路也是虎虎生風,陳不用的臉上也露出了一些笑意,一個人對自己都沒有自信,就算天賦在高又有什麼用。

這少年將手放在了白色的石頭上,那石頭瞬間就爆發出了超過三寸的光芒,陳不用的眼睛一亮,三寸,瞬間成型,那就意味著這少年的資質恐怕極為不弱。

果然,三寸並不是頂點,這光芒還在不斷的增長,三寸三,三寸五,四寸。

這還沒有停止,白色光芒還在不斷的生長,四寸五,五寸,一直到五寸八的距離才停止了下來,山海宗這邊總算出現了一個資質合格,眾人心中才放鬆了一些,原來是真的能合格的。

前面十個都沒有過,讓很多人的心中都產生了一個疙瘩。

「下面進行兵種考核,和之前一樣,釋放兵種的力量」陳不用看著這少年開口說到。

少年遵照陳不用的說法,將手又一次放到了那青色的石頭上面,兩道兵種的力量頓時迸發了出來,這少年的兩種兵種都是普通的兵器兵種,一刀,一弓,兩者相合就是凡品兵種。

少年的第一關總算是過了,臉上也露出了一些笑意。

「嗯,很好,這是你的牌子,積分一百,你拿好」陳不用從懷中拿出來一塊上面刻著九的牌子扔給了這個少年,秦暮鼓的眼裡驚人,即便離這少年很遠,還是看到這牌子的右下角有一個一百的字樣。 少年拿好那塊牌子,向陳不用道了一聲謝謝,就離開了這裡。

第二關的考核還有三天的時間才會開始,在這裡也沒有用處,還不如繼續修鍊,提升自己的實力,在接下來的考核中獲取更高的積分。

轉眼之間半天的時間就已經過去,可和已經進行了一大半左右,到目前為止不過只有二十來人通過了考核,大多數的人不是資質的不過,就是兵種不過,這也證明了這次的考核是多麼的嚴格。

據秦暮鼓聽他人所說,在前幾屆的考核中,壓根就沒有這麼難的考核。

在前幾屆都是三寸光芒就可以,兵種到是一樣的,畢竟兵種關係到一個人的戰力。

人群中早已經安靜下來,眾人的心中都在暗暗祈禱自己能通過考核,兵種一般都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兵種,但是資質基本上都不知道。

就目前來說,通過的人裡面最好的一個是資質達到了六寸光芒,兵種也是雙凡品兵種,等同於精品兵種。

「下一個,我來」人群中一個身穿白衣的少年,這少年看起來普普通通,沒有絲毫的亮點。

不過秦暮鼓將注意力轉移道這少年的身上的時候,眼神微微一眯,這少年不知道怎麼回事,竟然給他一種危險的感覺,這種危險隱藏的很深,只是戰魂天經猛然一動,才知道了這一點。

以秦暮鼓的經驗來看,戰魂天經在自主運行的時候,一般只有兩種狀況,一種就是碰上戰氣充裕的時候,而另一種就是碰到有危險的時候。

不止是秦暮鼓,就是陳不用看到這少年的時候也是一陣驚訝,甚至旁邊的喝酒的霍老的動作也是頓了頓。


「嗯,開始」

和之前所有人的動作一樣,這人將手放到了白色的時候上,瞬間這白色石頭上散發出一道光芒,這光芒瞬間衝破了四寸,緊接著以極快的速度衝破了五寸,六寸,一直到七寸才停了下來。

「七寸的光芒?這人從哪裡來的,怎麼會這麼厲害」

「是呀,這樣的天賦實在是太可怕了,不知道他的兵種會是什麼?」

「估計也不會很差,要知道兵種和一個人也多多少少有一定的關係」

「先看吧,這也說不好,不過不管是什麼,也足以讓我們羨慕了」

要說眾人不羨慕那少年的資質是假的,這樣的資質不說稀世罕見,但是在這九宗城裡面也是拍在前面的。

「什麼?這怎麼可能」

「我是不是眼花了?」

「我怎麼感覺有點在做夢,竟然是..」

「啪」少數的人更是忍不住在自己的臉上拍了拍。

「竟然是真的?竟然真的是精品兵種」

秦暮鼓眼神一凜,那青色石頭上分明出現了幾個大字,精品兵種,陽火兵種。

這樣的兵種不是應該出現在一個身材魁梧的人身上嗎,這少年哪一點符合要求了,完全沒有,好不好。

陽火兵種屬於火兵種的一種,但是比火兵種要高級多了,這陽火併不屬於變異,而是實際存在的一種精品兵種,與他對應的還有陰火,同樣是精品兵種。

這樣的兵種絕對是極少見的兵種,同樣也是目前出現的唯一單兵種達到精品的,要知道雙凡品雖說定義為精品,但是和精品兵種比起來還是有很大的差距的。

眾人都是倒吸了一口氣,資質上乘,兵種上乘,這讓人還怎麼活。

「七品資質,積分加三百,精品兵種,積分加一百,合計四百積分」陳不用臉上也是堆滿了笑意。

雖說這少年不定會選擇他們山海宗,但至少是他們這邊測出來的,多少也能增光一些。

少年走下來的時候,眾人都是恭喜到,不管以後怎麼樣,都希望能給這少年留下一點印象。

不過這少年顯然有些看不起這裡的眾人,頭高高揚起回應著眾人,眼神中卻充滿了不屑。

「什麼人呀,這是」

「不就是資質好一些,兵種好一些嗎?有什麼了不起的」

「哎,這有什麼辦法,誰讓他的資質強呢」


很快就有人不滿意了,最終都化為一聲聲嘆息,修士的世界就是這樣,沒有天賦,沒有資源,沒有實力,註定要被人所看不起的。

陳不用看到這人此刻的表現,眉頭也皺了起來,暗暗搖了搖頭,天才他不知道見了多少,這少年的資質也許很強,但是在這北荒疆域,資質好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只有能活下去的天才才是真正的天才。

這少年此時的表現讓他很不滿意。

這少年好像是將所有人的運氣用盡了一樣,之後很久,都沒有在出現一個讓人眼前一亮的資質,通過的更是寥寥無幾。

「下一個」剩下的人已經不多了,陳不用繼續喊了起來。

秦暮鼓緩緩的走了上去,過了這麼久,終於到他了,深呼了一口氣,緩解了一下緊張的情緒,督脈裡面一道光芒閃過,秦暮鼓的情緒總算是穩定了下來,那緊張也拋到了九霄雲外,眼神明亮。

陳不用點了點頭,這少年的氣度倒是不錯,越是到最後,一般來說壓力越大,特別是他前面已經有連著五百多人沒有一個人通過考核了。

秦暮鼓的手放到白色的石頭上,那白色的石頭上頓時傳出來一股吸力,自己身上的真氣也緩緩的向著這白色石頭裡面流動而去。

一寸,一寸一,一寸二。

秦暮鼓眼神有些不好看,自己這真氣的道白色石頭上的光芒似乎生長的很慢,和別人的完全不一樣,但是要說,秦暮鼓比他人差,秦暮鼓是完全不相信的,融合了戰氣的真氣,豈是普通的真氣能比的。

秦暮鼓已經明白,這白色的石頭說是測試資質,實際上是在測試真氣的純碎度,和資質還有一些不一樣,比資質更加的高級。

兩寸,兩寸一。


下面的眾人都看著這奇怪的光芒,這中場景完全沒有見過,就是之前那個三寸光芒的人,也是瞬間長到兩寸,才開始變慢的,從頭開始變慢的,好像只有這少年一個人吧。

陳不用也有點不能理解是什麼情況了,目光望向了霍老,希望霍老能給他說點什麼。

霍老阻止了陳不用的問話,看著秦暮鼓眼神中閃出了一道精光。

這白色石頭的作用,他比誰都清楚,這樣的情況,陳不用沒有見過,但是他見過,這樣的情況只有一種,那就是白色石頭吸收眼前這青衣少年體內的真氣速度緩慢,而非是資質的問題。

這意味著少年體內的真氣恐怕已經達到了一個極強的高度,白色石頭吸收起來也感到吃力。

這樣的事情已經快五十年沒有發生過了,沒有想到在這裡竟然能見到這樣一個少年,霍老望著陳不用點了點頭。

陳不用望著霍老的動作,吃了一驚,霍老的意思不言而喻,是讓自己注意這少年,這還是第一個讓霍老看重的人。

山海宗每年招收十人左右,幾乎每一次都會有一個監督者出現,這監督者的作用就是選擇山海宗要招選的人,也只有監督者點頭,這些人才能進入到山海宗。

陳不用和霍老的動作,秦暮鼓並沒有看見,他只是注意著白色石頭上的光芒。

三寸,三寸一,速度是越來越慢,秦暮鼓的臉色也是越來越難看。

「難道我的資質這麼差?」

「按照現在的速度,就是想要達到四寸都有點不太可能了」

「該死,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要是在第一關就這麼功虧一簣,那就太說不過去了,意味著自己之前的努力全部要報廢了。

「看來只能那樣了」

「戰氣分離」既然淡青色的真氣不行,那就只能用純碎的戰氣了。

「轟」丹田內太極圓盤,劇烈的轉動起來,青黑色和白色也分離開來,秦暮鼓的身上猛然爆發出一道強大的氣息,這種氣息,下面的眾人都感覺不到,只是覺得秦暮鼓的身上有了一些變化。

但是陳不用和霍老就不一樣,兩人的眼神瞬間一凝,對視而望,這股力量比之前的氣息更加的濃郁,是普通真氣的好幾倍。

只是讓秦暮鼓沮喪的是這戰氣湧入到白色的石頭裡面,不但沒有讓光芒繼續增加,反而讓白色光芒停滯不前。

秦暮鼓的臉色陰沉的能滴出水,他完全被這白色石頭搞蒙了。

「白痴,用純碎的真氣」突然秦暮鼓的耳邊響起了一道蒼老的聲音,秦暮鼓的驀然驚醒,望著那繼續喝酒的霍老,眼神中閃過一道明亮。

他終於知道自己錯在哪了,而且一開始就錯了,這白色石頭明顯就是用來測試真氣的,可是不管是淡青色的真氣還是戰氣,都已經和真氣不一樣了,自己竟然做了一件南轅北轍的事情,太丟人了。

秦暮鼓的臉上一陣尷尬,將體內的真氣緩緩的調動了起來,這一刻,原本已經不動光芒,瞬間一陣暴漲,直接跳到了五寸。

下面眾人都被秦暮鼓這種情況看的有些不知所以然,這是什麼情況。 開始不爆發,在最後一刻竟然爆發了,更令他們吃驚的是,五寸並不是終點,一直到了六寸,這光芒的速度才減慢,一直到了六寸五停了下來,最終還是沒有過七寸。

秦暮鼓似乎看的很開,眼神中很是平靜,沒有一絲遺憾。

回頭望了一眼霍老,充滿了感激,剛才要不是霍老的提醒,他恐怕連第一關都過不了。

那道聲音他已經聽出來了是霍老,不過這一點他並不吃驚,能看出他身上的情況,就算以霍老的經驗都能辦到,他驚訝的是霍老當時的說話方式。

聚氣成聲。

也只有聚氣成聲才能做到這樣的程度,只有他一個人能聽見。

這樣的事情,黑老同樣能做到,黑老告訴過他,能做到聚氣成聲的人,幾乎都到了四品武將境,也就是說霍老的實力已經到了四品。

可是從外表上怎麼也看不出來。

收回了目光,秦暮鼓將注意力轉移到了青色的石頭上面。

只要這兵種考核成功,第一關就算是徹底的成功了。

兵種方面,秦暮鼓還是非常有自信的,不說戰意兵種,就是雷兵種和金兵種任意一樣,都能讓秦暮鼓的兵種考核成功。

秦暮鼓的神情肅穆,緩緩的調動起來體內的兵種,不過他調動的並不是戰意兵種,而是另外的金兵種和雷兵種,他不知道這青色石頭是否能檢測出來這戰意兵種,但是他知道,這戰意兵種是從戰魂天經裡面養出來的。

一旦被看出來,恐怕會非同小可,他不得不小心。

黑龍的額頭位置和四隻腳上同時爆發出一陣亮光,紫色的光芒和金色的光芒同時從這兩個地方出現,竄出了秦暮鼓的身體,湧進了這青色的石頭裡面。

這青色的石頭頓時散發出兩道光芒,一道紫色,一道金色。

這兩道光芒從青色石頭上面消失后,秦暮鼓就看見幾行字出現在這青色的石頭上面。

雙成長型兵種,半精品雷兵種,半精品金兵種。

下面的眾人都是一愣,秦暮鼓也是一愣,陳不用和霍老同樣是一愣。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