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們到那邊有家了,以後你也生個孩子好不好?」青水拉著雨如煙的手笑道。

雨如煙身體一顫搖搖頭:「找個以後再說吧,好不好?」

青水知道她還有點心結,聽著她很少這麼柔軟的語氣,輕輕地抱住她:「這些都依你,這麼長時間了,我是什麼人如煙還不清楚嗎,你是我的妻子,我不是專一的男人,但我對於你們的愛,每一個都是盡我全部的心,並不是要分成多少份。」

「我知道,不然我也不會和你在一起,青水,你真的不嫌棄我嗎?」雨如煙看著青水說道。

「我說過了,這隻能怪我自己沒有更早的認識你,愛一個人不存在嫌棄,如果要嫌棄那你豈不是要嫌棄我了。」青水畢竟是現代人的靈魂,就像明月閣樓,這樣的好女人永遠都是好女人,至於曾經青水會選擇忘記,現在能遇上她已經是老天的眷顧,雨如煙對於他同樣也是。

……

一回生二回熟,一來一回已經算是兩次了,這一次更是很快,路上雖然遇到些妖獸,但是很容易的被秒殺。

紫玉仙境還是個秘密,所以青水每天還是會消失三個時辰,但一般都是在雨如煙睡著之後,兩個人孤男寡女,一路上感情慢慢升華,如膠似漆,青水這段時間才領略到這個女人的柔情。 1133【遠古傳送大陣,陣仙門的人】

青水現在還能想起以前的雨如煙,端莊聖潔,一個強大的女人,還是一個美麗不可褻瀆的女人,她也幫了自己不少忙,如果不是那次意外,青水做夢也不會想到會有今天這樣的關係。

有些事情只有發生了,才能知道行不行得通,北海已經遙遙在望了,不知不覺的已經過去不少日子了。

這段時間雨如煙像個體貼的小女人,真的像個小妻子一樣,她很會照顧人,飲食起居上甚至穿著上,青水這些其實自己一直都自己這樣過來的,但現在很享受這一切。

越是接觸越是能感覺到她的完美,想到有句話說上的廳堂,下得廚房,床上能把青水的魂勾掉,在外面高貴的讓人不敢褻瀆。

最重要的是,現在青水感覺雨如煙似乎比以前年輕了,這個是心裡上的,他自己知道這種情況,這種變化是自己和她都有。

以前見她是長輩形式的,那時候青水相對年紀小一點,現在他在漸漸成熟,加上和雨如煙關係的突破,所以現在感覺兩人的年齡似乎在漸漸的接近,甚至有一天她會真的成為小女人。

到北海這裡並沒有停,直接使用九州行穿過,秋風已經離開,相比應該在獅王山那裡等著自己吧!

青水想到澹臺璇,那個女人說去另外四州的時候會出現的,不知道她是一個還是會有人一起同往,到時候看著再說吧。

「如煙,你感覺秋風這個人如何?」青水笑著說道,他想看看女人直覺如何。

雨如煙愣了一下笑著說道:「直覺上這個人很好,但到底怎麼樣就不知道了,再說好人壞人都有各自的理由,都在偽裝,有時候其實不用考慮對方是好人還是壞人,而是看看這個人對自己來說是好人還是壞人。」

「咦,夫人高見,利益結合。」關係也是一種利益結合,就像兩個人是很好的朋友,不是無緣無故的成為好朋友,都是有原因的。

「青水,我不是什麼勢力的人,在我感覺世間只有親情是最真實的,最聖潔的,其他的就算是愛情都是夾雜著其他東西,利益也好、圖謀也好,不管善意還是惡意都是有原因的。」雨如煙輕輕的說道,神色有點不自然。

「是啊,情分三種,親情、愛情和友情,男女開始都是從友情到愛情再到親情,相愛的人愛到一定程度就會轉變成親情,只有這個時候才會無私,友情也可以轉變成生死之交,像親情一樣的友情,如煙,你是我親人,是我的女人。」青水笑著躺在金鱗龍象背上,一把把雨如煙帶到懷裡。

雨如煙說的青水理解,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終究是有原因的,人類社會本就如此,青水感覺和秋風交往到另外四州至少可以讓自己很快熟識一些東西,當然投緣也是占很大原因。

而他應該是想讓自己加入陣仙門吧!

最開始都是因為某種原因才成為朋友,接著交情深厚才能更深層次的交往,比如生死之交、紅顏知己……

青水不知道自己和秋風能交往到什麼程度,陣仙門到底如何,遠古傳送大陣傳過去是另外四州的那個州,這一切都是未知。

只要過去馬上就可以知道。

……

時間匆匆過去,獅王山已經遙遙在望,這裡的一切還是如舊,並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距離上次離開已經半年多了。

上一次離開的時候青水已經感受到了那些古老的氣息,他當時就可以肯定那是遠古傳送大陣的氣息,至於需要的內丹他也準備好了。

上一次聽秋風說會有人搶劫內丹,有些實力強大的人前往另外四州會在遠古傳送大陣那裡搶劫實力低的人內丹。

這個青水到不擔心,如果這有人不長眼的搶劫自己,他是不介意把這些人解決掉的,這種人有實力獵取內丹,卻是用這種不勞而獲的方法,甚至仗著實力殺人奪取,雖然大陸以武為尊,但這樣的人一般是不能善終的。

趕到獅王山的時候距離遠古大陣開啟時間還有十天的時間,一進獅王山青水就感受到了很多的強大氣息波動。

空中不時的穿過大型的飛禽,上面的武者基本上都是五千星實力以上的,至於是不是另外四州在這裡守護遠古傳送大陣的就不清楚了。

這一代隱藏的宗派世家不少,獅王山算是最接近另外四州的地方,據說因為傳送大陣的原因,有另外四州的靈氣向這裡傾斜,才會讓這一帶的天地規則比起五州其他地方少了差不多一成。

翻過一座巨大的山脈,青水一愣,映入青水眼帘的是一處巨大的山谷,一股磅礴的浩瀚大氣迎面而來。

遠處有一座遠古傳送大陣。

在地面上有個直徑大約千米的圖騰,像是道家的陰陽圖,此時上面閃著古樸的光暈,中間是一根巨大的圖騰柱。

圖騰柱足直徑大約在百米,聳入雲霄,圖騰柱上龍鳳飛舞、石虎齊吼……數百種妖獸還多,每一種妖獸只看圖像就感覺強大無比,那神韻只有遠古妖獸才會擁有。

遠古傳送大陣周圍遠一點的距離那裡有一些人,但是不多,也在看遠古傳送大陣,四周牆壁上開了許多洞府,應該是守護傳送大陣的武者居住,看看四周沒有帳篷,看來暫時也可以讓前來去另外四州的人暫時居住。

青水乘著飛禽也才剛剛翻過這座山,便有兩個老者踏空而來,遙遙便向青水抱拳,這是一種友好的招呼。

青水同樣抱拳還禮!

很快兩名老者就到了青水面前,老人面帶微笑,一身寬鬆的晶藍袍子帶著一點點的光暈,看起來特別的扎眼。

藍色的袍子兩側綉著兩把三尺出鞘的長劍,看到青水后笑著說道:「這位小兄弟,你們兩位可是要去那邊。」

那邊指的就是另外四州,只是都不明說,這裡的傳送大陣都是那面的人在這裡設置的,就像商行一樣,在這裡爭取一些人加入自己的宗派,對於五州的人基本上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畢竟孤零零的一個人到那一邊連個照顧都沒有,在這邊算是強大的實力到那邊據說還是很危險的,傳說那邊普通人不計其數,但強大的武者也是很多。

「我們是要去另外一邊!」青水笑著答道,這兩個老人給他的感覺是太過犀利,不知道是衣服還是氣勢,或者都有點吧。

「來來,兩位隨我來,這裡還有洞府,遠古傳送大陣還有十天的時間,大家來聚聚,等時間到了,我們一同前往,如何?」老人客氣的向著青水笑道。

「老人家,我和陣仙門說好了,說好和他們一起前往,下次吧,總不能失信於人吧。」青水笑著說道。

「還有十來天呢,相見就是有緣嗎,大家喝杯酒認識認識總可以吧,放心,一會我親自帶你去陣仙門那裡,怎麼樣?」老人依舊呵呵笑著說道。

話都說道這份上,再說還沒有看到秋風的影子,就要答應這個老人的時候,遠處傳來一聲熟悉的聲音。

「老弟,你總算來了,我這些天都天天在這一帶轉。」

青水看著從一側本來的秋風,他的臉上很興奮,似乎特別開心。

「老哥,麻煩你了。」

「走走,我們過去,一路勞累了,去那邊歇歇。」秋風笑著拉起青水向著雨如煙點點頭說道。

青水看著秋風,他似乎連看都不看兩個藍袍老人。

藍袍老人哼了一聲便拂袖離開。

青水和雨如煙則跟著秋風向著另一頭飛去,大概百里之外又是一座巨大的遠古傳送大陣,在這高空青水感受到這裡不是三十道遠古傳送大陣的氣息。

落下去后這裡也有數十個人,和先前那裡差不多,也是石洞,遠古傳送大陣就更是看不出有什麼區別了,這讓青水感覺很久之前,這裡所有的大陣建造應該出於一人之手。

來到這裡,青水突然想到澹臺璇,那個女人說去另外四州的時候會找到自己,會出現的,但他感覺還是讓秋風留意一下比較好。

「老哥,我有個朋友說在去那邊之前會出現找到我的,她叫澹臺璇,老哥有沒有印象?」青水向著秋風問道。

「嗯,知道,只要她來了我會告訴她你在這裡的。」秋風驚訝的看著青水然後笑道。

隨著秋風進入一個洞府,見到了這裡守護傳送大陣陣仙門的人,一共十五個,十個老人,剩下五個連秋風在內都是相對年輕不少的,不過秋風看起來是最年輕的。

先前在外面的十數人,秋風微笑的和他們點點頭,青水也和那些人點點頭,那些人基本上都是老者,像青水這般年輕的人很少的,今天一下子出現兩個,所以很多人都很驚訝。

這也是為什麼先前藍袍老人想把青水和雨如煙留下來,因為這般年紀達到這個高度,將來的成就不可限量,不管什麼時候天才都是奇缺的。

一個強大的武者可以改變很多的東西,一個家族、甚至一個宗派的命運。 1134【藍雲宗,玄天印,一重天印】

【感謝「曉肆」打賞本書5888看書幣,感謝「曉肆」累計達上「十萬」看書比,謝謝一直以來的大力支持,感謝「薈陶」「dick92334」的打賞】

「各位師伯、師叔,師兄,這個就是我給你說的青水,這位是如煙小姐,老弟,這是我的幾個師叔、師伯和師兄!」秋風笑著給他們介紹道。

「歡迎小兄弟前來,我們早見過小兄弟了,沒想到我們聽秋風經常說到小兄弟就是你,今天見面真是太好了,小兄弟天縱奇才,真是幸會。」一個年紀最老的清韻老者笑著看著青水笑道。

「老人家過獎了。」青水微笑著回應,對於這些陣仙門的人青水了解連皮毛都算不上,所以也不知道說什麼,老人能認出自己應該是和北唐家戰鬥時他們看到的。

「老弟,我們是陣仙門的一支,等過去了,我給你說說一些你想知道的事情,這幾天老弟和如煙小姐在這裡待幾天,小心其他人前來挑釁。」秋風看出青水的不自在笑著插話。

「哦,挑釁?為什麼要挑釁?」青水上一次就聽到秋風說會有其他人搶內丹,難道和這挑釁有關係?

「這裡有個不成文的規矩,就是每個傳送陣那裡想去另外四州那邊的人可以去其它傳送陣那裡挑釁,戰鬥,輸了的就會跟著對方走,僅限於五州前往另外四州的人。」秋風說到這個規矩似乎很鬱悶。

「還有這種規矩?」青水也是特別的納悶,這完全是實力至上,不把人當人看嗎?他知道大陸殘酷,但卻是沒有想到會直接赤.裸裸的殘酷。

「可不是嗎,所以一定會有人想把你帶回去,我挺師伯、師叔他們說過你,所以還是不怎麼擔心。」秋風笑著看著青水。


「就因為我年輕一點。」青水笑著問道。

「嗯,年齡是體現天才的標準。」

「如果被打敗的人不跟著他們去呢?」青水疑惑的問道。

「那戰勝的人有權利殺死戰敗的人……」

「我知道了,沒事的。」青水笑呵呵的說道。

秋風帶青水、雨如煙和其他人打個招呼去找洞府,這裡的洞府都是在山壁的十數米高的位置,先前已經進去了一座,這個洞府不大,沒有柱子,頂部是拱形的,石面光滑如刀削,內部設置倒是和一般的住房差不多,只是床和桌椅都是石頭做的,上面鋪的獸皮墊子很厚,都是嶄新的。

「老弟,看看這裡是不是滿意。」秋風把青水和雨如煙帶到這裡看了一遍說道。

「很好,讓老哥費心了。」青水開心的說道,他對這裡很滿意,這裡內部設施很對他的胃口,讓他都有種將來選擇一處這樣的住址,據說生活在大山裡的人都是住這樣的地方,堅固、防水、防冷還防野獸。

這裡有兩個卧室,一個客廳,一個廚房,空間不大,也不小,但房間不多,所以住人也就住兩個最為合適,大部分都是住一個人,畢竟來這裡的沒有多少人,也不是一般人。

「這地方不錯,將來我們也建一座這樣的房子。」青水笑著拉著雨如煙在這裡到處看看。

「呵呵,不錯是不錯,你要隱居嗎?」雨如煙笑道。

「以後我們可以大家在這樣的地方住上一月半年的還是可以的。」青水想了想笑道。

「青水,你說會不會有人來挑釁我們呢?」雨如煙和青水在這裡看看后坐在「沙發」上,這裡的一切雖然都是石頭做的,但沒有稜角,都是圓的,最重要是上面和四周都有厚厚的墊子,舒軟無比,這一帶的氣候寒冷無比,洞府中相對溫暖不少。

「誰知道呢,來不來有什麼區別,來了直接打走。」青水無所謂的說道,他還真沒有將這件事放在心上。

……

不知不覺在這裡已經住了一周的時間,除了修鍊就是到處看看,倒也平靜,還有三天時間遠古大陣就要開啟了,澹臺璇還沒有出現,這讓青水和納悶。

去另外四州,澹臺璇這個人很重要的,到了那裡能多一點朋友還是有很大的好處的。

今天青水和雨如煙在山谷和一些人聊天,這些人都是來自五州各個地方,都是一方霸主的存在,年齡最小的也一百三十歲了。

這些人到了另外四州都會投入陣仙門,秋風並沒有直說要青水加入,但意思隱約中有透露,不過青水並沒有答覆,他還沒有做好要投身那個宗派,如果將來有這個打算的話,倒是不介意投入陣仙門,因為他對陣法有點研究,陣仙門應該有不少陣法。

就在這個時候遠處出現了十數道身影,轉眼已經到了上空,青水抬頭看看笑了:「該來的還是會來。」

青水看到這些人中有兩個是穿著晶藍袍子的老人,正是那天的兩人,剩下的數人讓青水最扎眼的是其中的一個小巨人一樣的男人,模樣像是中年大漢,壯的像是一頭熊。

「李一風,出來熱鬧熱鬧了。」

聽到老人的話,青水一下子笑了,青水一直猜測陣仙門和這穿藍袍老人所在的實力應該不合,但也沒有深仇大恨,可能是一直都在競爭,看這架勢都是很熟悉了。

「哈哈,藍大蟲,我就知道你會來,湊什麼熱鬧啊!」走出來說話的正是陣仙門年紀最大的那個老人。

其實一直青水有個問題想不開,就是上一次那麼大的動靜,這藍袍老人所在的實力不可能不知道啊,如果還要再來挑釁,能成功嗎?如果在另外四州也就算了,但這裡可是五州,或者是這些人根本沒有把北唐家放在眼裡……

青水也感受了那個如熊一樣的男人,很強大,不過青水自信可以秒殺他,便向著旁邊的秋風問道:「他們似乎不認識我?」

青水不是說自己多出名,只是上一次的事情就是在這附近發生的,要說出名,知道這事的不少,但不能對號,親眼見的人就更少了,對於大多數人都是只是聽聽,傳傳,把真人帶到他們眼前也不認識。

「呵呵,還真不認識,據說上一次他們藍雲宗這裡的人有事沒有在,只是聽說一點,不能和你對上號,另外四州的人在這裡更像是隱居,對於五州的事情並不是多麼關心,很少會去湊熱鬧,所以這裡守護遠古傳送大陣的人中多半是不知道你的。」秋風呵呵笑道。

「我這裡有一位先生聽說這有兩個年輕的高手,忍不住想切磋一下。」其中一個長眉老者笑著看著李一風說道。

青水現在有點想笑,有時候最幼稚的謊言還要撒,誰都知道這是謊言,但還是要說出來,人本來已經在人生這個舞台上演戲了,在演戲當中還要戴上兩層、三層的面具,甚至有些面具就是多了一層臉皮。

「切磋啊,既然切磋就帶點彩頭吧,不然很沒有意思。」這個時候青水知道該自己說話了,站起來看向對面的幾人笑道。

「彩頭啊,好啊,你說什麼彩頭吧?」對面那個異常雄壯,比起小胖還要雄壯三分的男人說道,聲音如破鑼一樣,巨大卻是很難聽。

「我的彩頭是你的空間錦袋。」青水笑著說道。

雄壯的大漢一愣,看著青水:「我答應你,但我也有我的彩頭。」

「你說。」

「我也要你的空間錦袋,但另外我再要一件別的。」雄壯的大漢看著青水,最後卻是把那一雙如銅鈴一樣的雙眼放在了雨如煙身上。

「說來聽聽。」青水的聲音很平靜,平靜的像是最直接的音符,似乎沒有音調波動。

「如果我贏了,你的女人歸我。」

本來那聲音已經夠難聽了,但現在在青水聽來不止難聽那麼簡單了,搖搖頭感覺自己還是不夠出名,世界太大了,想做到天下威名基本上太難太難了,只有武力也不夠,沒有武力更不夠……出名只是在相應的那個實力圈子,而且還是受地域性限制,畢竟這片廣闊的天地太浩瀚了。


「色字頭上一把刀,不知道你有沒有那個命。」青水看著像個小巨人一樣大漢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只要我活著就不能答應。」青水說完接著搖搖頭說道。

「那好我就讓你死!」

大漢一揮雙手,手掌上出現一雙巨大的土黃色的環錘,每個鎚子都有成年人大小,上面閃著土黃色的氣息波動。

雙錘上閃動著厚重的光暈,更是在表面形成一層大一號的土黃圈,散發出強大的精神氣息,一閃而逝的向著青水砸來。

這實力放在五州已經算是不錯的存在了,相當的不錯了,可惜碰上了青水,在青水看來這強大的攻擊破綻百出。

玄天印,一重天印!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