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還是我出去弄武器吧!你們等我回來。」李國傑黑著臉搖搖頭。轉身就走。

「哎~….」

李國傑出了酒店,打車瞎轉悠一圈,找到一家商店,買了兩個黑色大行李袋。又打車來到一個僻靜位置,看清楚四周沒有人。

「系統!兌換,手槍十隻,子彈2000發。手雷20顆。Ak兩把。子彈1000發。」

「叮~!….需要劇情點,50點,(是否)兌換?」

「是!」

眨眼間,李國傑身邊地上堆滿武器。李國傑忙把傢伙裝進早準備好的兩個行李袋裡。

等到晚上,李國傑覺得時間差不多了,提著兩個袋子,打車返回酒店。

把眾人召集到一個房間。李國傑打開袋子。

「哇~傑哥!你在哪弄的?」陳家駒驚嘆道。

「這麼多,這是要打仗嗎?」蘇薇婭有些緊張。

安迪翻看一下,拿起ak比劃一下道:「有這傢伙明天要哪些畜生好看!」

李國傑道:「手槍你們隨便拿!手雷和ak就算了。你們都沒用過,容易誤傷!」

說著,把ak遞給蘭博道:「看看,順不順手?」

「咔噠!」

蘭博拉拉槍栓:「嗯,不錯!」

「好了!手槍一人兩把,子彈自己壓!」見陳家駒恨不得身上插滿彈夾。李國傑忙道:「家駒,你帶這麼多用的了嗎?不要貪多,量力而行。帶多了反而影響行動!」

「嘿嘿~..每次執行任務,子彈都不夠用。一時看到這麼多子彈,一下,沒忍住!」陳家駒訕笑道。

聞言,李國傑都不知道怎麼吐槽。

「安迪,你就不要帶了,明天你只是接頭,帶武器容易引起他們誤會!」

「啊~..那我遇到危險怎麼辦?」

「你有什麼危險?那幫人還要你幫著找東西了,在他們眼裡你可是寶貝!」陳家駒懟道。

「好吧!」

蘇薇婭也拿起彈夾在壓子彈。李國傑奪過來道:「你歇著吧!老實在酒店呆著!」

「我不!我要幫忙!」

「不添亂就好!再說,你一出動前呼後擁的。這麼多保鏢跟著,怎麼幫忙!」

「這…要不我偷跑!」

「想都不要想!你真想幫忙,就提前去奧地利,給我們準備武器彈藥和準備幾駕飛機!如果蘿娜不在這邊,我們要在打草驚蛇之前,趕赴奧地利繼續行動。怎麼樣,你幫不幫?」李國傑言語相激道。

「好吧!」 「要知道,動物往往比人類更加容易的受到控制,所以,讓一些非常忠誠的動物在小屋當中修鍊的話,一方面可以讓空間一直都保持二十四倍的時間加速,另一方面卻可以讓這一些動物,修為更快的提升。*.」

「當然了,為了保險起見,我會在每一個進入到空間小屋的動物腦海之中,都布置下一層禁制的,而這樣做的目的,當然就是為了讓這些動物有意識的避開空間小屋了,這樣的話,基本上就沒有什麼人能夠發現空間小屋的秘密了。」

其實,葉問還有一個理由沒有說,那就是空間小屋那裡,葉問準備煉製一件極品的靈器,用來當做自己即將入住的地方。

要知道,空間小屋那裡,可是靈氣最密集的地方,所以要是有一座靈器級別的行宮坐鎮的話,那麼這件靈器級別的行宮,很有可能就會發生進化,並且非常有可能達到仙器級別的行宮哦!

所以,煉製行宮這件事情,還是大有可為的!

………….

此時,乘坐在飛行器當中的迷人小幽殤,看著『中華城』裡面的風景,心中一時震驚的無以復加。

要知道,『中華城』作為『問天門』弟子們的大本營,風景能不優美嗎?所以,迷人小幽殤一邊遊覽的時候,還一邊還不自覺的感嘆。

不過,迷人小幽殤感嘆的情緒並沒有維持多久,就被心中一種堅強的信念所取代。

因為經過狂暴的點醒,迷人小幽殤雖然還不記得以前所發生的事情。但是迷人小幽殤加入到『問天門』的那一顆決心。卻前所未有的堅定。

曾聽別人說:「前五百年的回眸。就是為了今生的相遇!」

而這句話,要是套用在迷人小幽殤身上的話,那就是『縱使我意外失去了記憶,那也改變不了,我加入到『問天門』的決心啊!』

因此,『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既然上天又給了迷人小幽殤一次加入到『問天門』的機會,那麼迷人小幽殤要是還不能把握住的話。那麼真的就可以找一塊豆腐撞死了啊!

而畫面自動回到劉德華的身上,因為此時的劉德華在得到莫斯李傳授的《先天功》之後,就已經提前來到了自己所居住的地方,開始努力的修鍊了起來。

畢竟到了劉德華這個年紀,什麼名啊!什麼利啊!對於劉德華來說,那都是沒有任何吸引力的!

而目前對劉德華最具有吸引力的,那當然就是長生不老了啊!所以,劉德華自然要抓緊每一分每一秒,用來修鍊的了。

不過,劉德華此時留在『中華城』當中修鍊。並不是說劉德華就不走了。

恰恰相反,劉德華修鍊的目的。就是為了把修為稍微的提升一下,而這樣做的好處有三點:

第一點好處,有了修為之後,劉德華就可以回到香江做許多事情了,比如帶著妻子兒女回到老家省親,路上如果碰到危險的話,那麼劉德華就可以憑藉著自己強大的修為,很輕鬆的面對了。

第二點好處,劉德華要是有了修為之後,劉德華就可以像妻子兒女,展示自己獲得的強大力量了,並且劉德華還能跟妻子兒女許下諾言,等劉德華修為提升到『築基期』之後,就可以把妻子兒女全部都接到『中華城』居住了,到時,一家人永遠都可以不用分開了啊!

至於最後一點好處,那當然就是有關於劉德華個人的了,要知道,劉德華自從被莫斯李收為了『見習』徒弟之後,心情肯定是非常激動的,而且莫斯李還傳授給了劉德華一部《先天功》。

所以,心情無比激動的劉德華,自然要好好修鍊一番的了,這樣的話,劉德華才能更加直觀的感受到《先天功》的強大,進而更能堅定劉德華追求長生不老的那一顆決心啊!

因此,劉德華留在『中華城』當中修鍊,那也是經過深思熟慮過後才作出的決定啊!估計等劉德華的修為突破到後天後期的地步,劉德華才會停止此次的修鍊吧!

要知道,一顆普通的『聚氣丹』,就能讓劉德華把修為順利的突破到後天一層的地步了,而劉德華手中的『聚氣丹』那可不是一顆兩顆哦!那足足有十多顆啊!

因此,在這麼多『聚氣丹』的幫助之下,劉德華當然就能把修為提升至後天後期的地步了,但是想要把修為突破到『先天期』,那根本就不是短時間內能辦到的事情啊!

畢竟,修為提升的越快,那麼往往死的也就越快!

所以,『凡事適可而止!』那才是王道啊!

…………….

話說,華夏國的習大佬,在得到了葉問的肯定答覆之後,就在龍傲天的陪同之下,乘坐著『大中華帝國』的專機,回到了華夏國的首都燕京!

並且回到燕京之後的習大佬,馬上就召開了一次非常重要的常委會議,而會議的內容自然就是商量如何在短短的十年之內,把華夏國併入到『大中華帝國』的問題了。

要知道,把華夏國併入到『大中華帝國』,那可不是一件小事情啊!要是華夏國內部沒有處理好的話,那麼華夏國很容易發生內亂的!

因此,習大佬才緊急的召開了此次決定華夏國國運的會議,並且龍傲天全程陪同。

當然了,如果華夏國要是真的內亂了,那麼龍傲天就會通過身上的信號接收器,把華夏國內亂的原因傳送給智能生命『夢飛煙』,而智能生命『夢飛煙』馬上就會派『大中華帝國』的軍隊前來支援的。

估計在世界各國的眼裡,『大中華帝國』就是因為有了『問天門』才這麼厲害的,但是華夏國要是真的內亂了的話,那麼世界各國就會重新的見識到『大中華帝國』高科技威力的。

所以,為了能讓華夏國順利的度過這十年的過渡期,龍傲天在請示了刀疤他們之後,就被同意留在華夏國了,專門負責讓華夏國平穩的過渡。

此時,看到參加會議的人員,基本上都到齊了,於是習大佬首先就開口說道:「各位,我前幾天去『大中華帝國』參加了葉問的大婚,並且還和葉問達成了多項協議,這其中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葉問已經同意讓華夏國併入到『大中華帝國』了,不過這個期間卻是十年!」

「因此,我想問就是,在這十年裡面,我們華夏國將會如何安全平穩的過渡呢?」(未完待續。。) 「因此,我想問就是,在這十年裡面,我們華夏國將如何安全平穩的過渡呢?」

聽到習大佬所提出的問題,在座的各位大佬首先都沉默了一下,畢竟把華夏國併入到『大中華帝國』,那可不是一件小事情啊!因此,在座的各位大佬們,該思考的還是要思考的。.

大約過了數分鐘之後,胡大佬首先就打破了會場的沉默,並且開口的說道:「呵呵,我先來說一說吧!把華夏國併入到『大中華帝國』,這是我們事先都商量好的事情啊,因此,我認為我們接下來的工作重心,應該分為三個階段走!」

「第一個階段,我們應該鼓勵一些有志青年,去『大中華帝國』工作,並且接觸到『大中華帝國』的先進文化,為將來華夏國完全併入到『大中華帝國』做好前期的鋪墊工作。」

「第二個階段,我們國家的社會體制也該慢慢的與『大中華帝國』接軌了,到時,兩個國家的性質要是相同了,那麼不也是方便我們管理了嗎?」

「第三個階段,也是最重要的一個階段,我們要加強華夏國的安全防衛工作,堅決打擊那些破壞華夏國併入到『大中華帝國』的人,相信這一點,『大中華帝國』一定不會袖手旁觀的,不是嗎?」

「好了,以上就是我所說的那三個階段,並且這三個階段還都是相輔相成的,因此,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需要補充的?

「呵呵。補充的我倒是沒有。但是我卻有一個疑問。那就是華夏國將來併入到『大中華帝國』了,那麼我們這些官員會有安排嗎?還有那些失業的人員會有安排嗎?」

「要是沒有安排的話,我估計這些失去工作的人,心裡會不好想的。」一位平常不愛發言的陳大佬,馬上就忍不住的開口說道。

「哈哈……….這個問題就由我來回答吧!要知道,我們『大中華帝國』,目前最不缺的就是就業機會了,而這些就業機會。一名普通人經過簡單的培訓之後就可以勝任了,並且福利待遇什麼的都非常不錯。」

「當然了,如果你貢獻度足夠高的話,那麼你可以不用工作,就能在『大中華帝國』過得很好的了,而我們在座的人,自然就屬於貢獻度比較高的那一撥人了。」

「因此,我覺得『中華城』是各位最好的歸宿,不過具體能夠入住多少人,還是得讓葉問來拿主意啊!」龍傲天大笑的解釋道。

「呵呵。大家都聽到了沒?人家『大中華帝國』已經替我們想好了退路啊!因此,我們不能老是用過去的眼光來看待問題啊。畢竟『大中華帝國』發展的步伐,可是我們望塵莫及的啊!」習大佬隨後補充的說道。

「是啊!是啊!反正華夏國併入到『大中華帝國』,我是舉雙手贊成的,因此,你們不管是做出什麼樣的決定,我都是沒有什麼任何意見的。」又一名大佬微笑的應道。

「對呀!我也是支持的!」緊接著,又一名大佬表態的說道。

「呵呵,我也支持!」隨後,還剩下的幾名大佬同時也表態的說道。

「好了,大家既然都表態了,那麼就按照胡大佬剛才所說的那三個階段,下去安排工作吧!不過,我還是要重申一點,那就是一定要穩定,千萬不要出現任何的哦!不然的話,就連我也都保護不了你們了啊!」

「因為只要我們華夏國一的話,那麼『大中華帝國』的軍隊就會直接介入的,到時,參與的人,可不是由我們華夏國來審判的哦!」

「因此,我希望你們記住我剛才所說的話,並且全力的保證華夏國這一次平穩的過渡,在此,我代表華夏國的全體人民,謝謝你們了!」說完這句話之後,習大佬突然就站了起來,並且面對著大家深深的鞠了一躬。

「老習啊!你行的這一份大禮,我們可受不了啊!反正不管怎樣,只要敢破壞華夏國平穩過渡的人,我老胡第一個不放過他!」看到習大佬突然行了這麼一個大禮,胡大佬立刻就站了起來,並且雙手快速扶住了習大佬,然後保證的說道。

「是啊!老習,希望華夏國人民過得好,過得幸福可不是你一個人的事情啊!因此,你跟我們行了那麼大的禮,我們可都受不了啊!」又一名大佬頗有些感觸般的說道。

「老習啊,我老龍這輩子最佩服的人有兩個,一個就是『問天門』的門主葉問,另外一個就是老習你了啊!所以,為了能讓華夏國平穩安全的過度,我一定會竭盡全力的保航護駕的。」看到習大佬所表現出來的那一片愛國之心,龍傲天也同時表態的說道。

「呵呵,那就麻煩各位了啊!」看到自己的帶頭鞠躬,起到了比較良好的推波助瀾作用,習大佬馬上就笑呵呵的說道。

接著,大家就在習大佬的安排之下,奔赴到華夏國的各地,做著各自所領到的任務了。

此時,智能生命『夢飛煙』在葉問的授意之下,開始有步驟的制定華夏國人民來到『大中華帝國』的相關事情了。

首先,智能生命『夢飛煙』開啟了華夏國人民來往『大中華帝國』的航班,其次,每一名來到『大中華帝國』的華夏人,他們原有的身份證明都將會被取消。

因為這些華夏國人,自從踏上了『大中華帝國』的國土之後,他們就是一名正式的『大中華帝國』公民了,所以這些華夏國人原有的身份證明肯定會被取消的。

最後,自然就是安排這些華夏國人的工作了,要知道,華夏國可是十年之後才會正式宣布併入到『大中華帝國』的,因此,能夠提前來到『大中華帝國』的華夏人,他們的思想可以說是最先進的。

也就是說,這些提前來到『大中華帝國』的華夏人,他們已經從心裏面認同了『大中華帝國』,並且甘願加入到『大中華帝國』的懷抱當中。

所以,智能生命『夢飛煙』自然要安排好這些提前來到『大中華帝國』的華夏人,他們的身份以及工作問題了。

不過這些問題對於智能生命『夢飛煙』來說的話,那完全都不是問題,畢竟『大中華帝國』目前最缺的就是人口了。(未完待續。。) 城市中心的廣場。

安迪緊張的背著劍匣,左右張望。見李國傑和蘭博一左一右遠遠跟著,心裡踏實很多。更遠處陳家駒開著車,緩緩行駛時刻準備接應。

「先生,你信教嗎?」一個穿著黑色僧袍的神職人員攔住安迪去路。

「額..對不起,我不信!」安迪沒心思搭理他。擺擺手就要離開。

「哦~先生!你必須要信!」

教徒並不罷休。幾步繞道安迪前面擋住,把手中的經書攤到安迪面前。

「說了….嗯!」安迪正想反駁,一低頭就見攤開的經書中。有張蘿娜的照片。

「這…蘿娜!你們…」安迪有些急。

「跟我來!」教徒轉身就走。安迪朝著李國傑等人位置看一看,跟上教徒。

李國傑朝著蘭博使個眼色,蘭博微微點頭。快步朝著教徒前面走去。李國傑自己則吊在安迪身後。陳家駒開車平行的緩慢前進。

教徒越走越偏,安迪心驚膽戰跟上。轉過幾條窄巷。教徒帶著安迪來到另一條街上。走進一家酒吧。

蘭博搶先一步,擠進去。叫了一杯酒水喝起來。安迪看到蘭博心中大定。教徒帶著安迪上到二樓一間辦公室。此時李國傑和陳家駒也到了。

進到酒吧里,李國傑看到蘭博。蘭博眨眨眼,指指樓梯。李國傑意會,朝著陳家駒低語幾句。

陳家駒轉身出了酒吧,轉到屋后,看看房子結構,退後幾步,衝刺一下,攀住房檐,一滾身就上了二樓。

房間里。

安迪一進門,就被兩個大漢搶走背上劍匣。房間里共有5個人。都是教徒打扮。

「嗯!」打開劍匣裡面是空的。

「你耍我們!」領頭的教徒怒聲質問道。

「沒有!只要你們讓我見我女朋友一面。我馬上帶你們去拿真東西!」安迪忙解釋。

「哼~!你以為,我還會相信你嗎?帶他出去!」領頭教徒發火道。

「別!別!」安迪大急。忙道:「我有聖靈寶劍!我可以叫我朋友把東西送來。只要你們要讓我見我女朋友一面!」

聞言,幾個教徒互相看看。一時拿不準。

領頭的又道:「如果你騙我們!我就讓你女朋友參加我們的「舞會」。到時候,你可別後悔!」

「舞會?」安迪不解。

「嘎嘎~…」

房間里的教徒紛紛發出不懷好意的笑聲。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