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把她綁了,千萬不能讓她死了!送到院子的柴房去!」梅寒裳腦中飛轉,對家丁高喝道。

家丁立刻將柳姨娘五花大綁起來,拉出去了。

梅寒裳先去是看鄭蘇蘇,她還在振國公懷裏掙扎呢,眼神兇狠,好像變了個人一樣。

梅寒裳輕輕嘆口氣對振國公道:「爹爹,麻煩您將娘親打暈了吧,不然這樣鬧下去,娘親的身體只怕是吃不消。」

振國公點頭,舉了兩次手才終於下狠心打下去。

鄭蘇蘇暈了之後,梅寒裳跟振國公告了罪,從廳堂里出來。

現如今她還有個法子可以實行。

她從脖子上取下掛着的項鏈拿在手中,進了柴房去。

柳姨娘被五花大綁着,還在奮力掙扎。

梅寒裳緩緩走到柳姨娘面前,忽然將手中的鏈子垂下來,左右搖擺起來,輕輕喚:「柳姨娘,柳姨娘。」

柳姨娘一怔,盯着那鏈子看了片刻,忽然就鎮定下來。

「柳姨娘,看着這個鏈子,按照我的話去做。」梅寒裳放緩語速說。

雖然她說得慢,聲音也輕,但剛才還大吼大嚷的柳姨娘忽然就平靜下來,眼睛盯着那個鏈子怔怔的。

「現在放鬆,放鬆。」梅寒裳繼續說。

柳姨娘閉上眼睛,真的放鬆了。

在現代的時候,她上醫科大學的時候選修過心理學,曾經跟着一個心理學老師學過一點催眠術,她的初衷是能想法子探索到患者內心的世界,從身心兩方面都能將患者治好。

沒想到,這點技能現在竟然用在了這裏。

雖然她的催眠術學得還不夠火候,但想必對付柳姨娘還是綽綽有餘的,現在試用之後,發現果然如此。

梅寒裳對着身後的追難打手勢,示意他把鄭蘇蘇請過來。

追難立刻去了。

不一會,振國公親自抱着暈過去的鄭蘇蘇走了進來。

梅寒裳打手勢讓振國公將鄭蘇蘇放在柳姨娘身旁的地上,然後對着柳姨娘緩緩道:「現在,讓你身體里的母蟲把鄭蘇蘇身體里的子蟲召喚出來。」

她說着話,將那個鈴鐺遞到柳姨娘的手上。

柳姨娘閉着眼睛開始搖鈴鐺,清脆的鈴聲響起來,跟之前讓鄭蘇蘇發狂的那個鈴聲略有點不同。

不一會,梅寒裳就看見一隻紅色的小甲蟲從柳姨娘的鼻孔里爬出來,在她的鼻孔外面轉起了圈圈。

大家靜靜等著,過了會,就看見鄭蘇蘇的鼻孔里也爬出來一隻綠色的小甲蟲,跟那紅色的蟲子一樣在鄭蘇蘇的嘴唇上面轉圈圈。

梅寒裳眼疾手快,用淬寒刀的刀尖挑開那綠色的蟲子,扔在地上,然後一腳踩死。

那個紅色的母蟲好像感應到自己的孩子死了,在柳姨娘的臉上瘋狂地亂爬起來。

「把那蟲子弄死。」振國公對旁邊的家丁發號司令。

家丁上前正要用刀挑開那母蟲,母蟲卻「呲溜」一下重新鑽進了柳姨娘的鼻孔里。

柳姨娘原本閉着眼睛,身體是放鬆的,但這蟲子進去之後,她的身體陡然僵直起來,隨即開始不停地抽搐。

梅寒裳喚了「柳姨娘」兩聲,將她從催眠狀態帶出來,但她的身體還在不停地發抖抽搐,然後,鮮紅的血液漸漸的從她的鼻孔里、眼睛裏和耳朵里流了出來。

過了會,柳姨娘的身體直直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追難上前,用手撫了撫她的鼻下,道:「死了。」

「怎麼會死的?」梅寒裳驚問。 「謝謝你的關心,但是不必再如此了。」

羅恩遇到問題從來不會拖延,能夠什麼時候解決,那就最快解決。

當發現了梅莉的行為之後,他就直接將事情挑明。

「……」

「自己選擇的路,自己來負責,什麼是成功?那就是在自己選擇的道路上走到自己能夠讓自己為之驕傲的地步,既然榮光屬於自己,那麼風險也應該讓自己來負責。」

羅恩說道。

想要成功最難的一點是什麼?是堅持嗎?不,而是選擇,對於意志堅定的人來說,堅持是很容易做到的,但是只有做出了選擇,才能夠開始堅持。

這也是為什麼,羅恩十分重視選擇的原因。

選擇是一個人的未來,所以羅恩不會去干涉任何一個的選擇,同樣……他也不願意別人來干涉自己選擇。

友人可以給予意見,可以道明利弊,但是也僅限於此了……剩下的交給他自己,不要去明顯的阻止,更改……因為這是他的道路。

只有自己去選擇,自己去承擔,那麼才能真正的成長。

路由自己來選擇,結果由自己來背負。

不要去幫他人做決定,因為結果也許是你也承受不了的。

沒有人比自己更了解自己,所以自己最初的選擇,也是最適合自己的。

梅莉沉默著,她不知道該說什麼,她回想着阿爾托莉雅的經歷,她想要再一次避免那樣的事情。

她不想要……在結局時,再一次的無顏面對朋友。

「哦……對了,白色很適合你,雖然你這傢伙是只魅魔,但是白色在你身上還有些別樣的風情呢~」

嚴肅的氣氛被羅恩不著調的話語打破,梅莉的臉蛋上也浮現起了色彩。

不是常規的少女羞澀,而是社死。

就像是在「不滅之握~巨龍吐息等」時,被青梅竹馬看到一樣尷尬,社死。

就在梅莉即將爆發的時候。

羅恩接着開口說道:「朋友,謝謝你的關心,但是就此為止了,不必帶有心理負擔,做回你自己就好,該咋樣咋樣,謝謝。」

「……」

梅莉爆發的情緒停止了,她沉默了一下,好似滿不在意的聳了聳肩,說道:「這可是你說的……倒時可別怨我。」

「OK,沒問題,rbq魅魔,你想好你第一個正的第一筆寫在那裏了沒有,在線等,很急的。」

羅恩的再一次變得不著調起來。

「那個……二位的友誼十分深厚,真是令人羨慕,不過……我有個疑問想要問一下羅恩先生。」

貞德從被羅恩盯着的羞澀中走出,眉頭緊鎖,表情更是標準的苦瓜臉,看來是遇到了相當麻煩的問題。

「貞德小姐……請說?」

「那個……我們離這麼遠……到時候……另一個我來襲……我們會不會來不及保護城內的居民?」

「???」

羅恩用着一種很詭異的眼神看着貞德。

不止是羅恩,周圍一圈都是如此。

被三人用着詭異眼神盯着的貞德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她有些猶豫的問道:「怎麼了?」

巴黎此刻已經淪陷在英格蘭手中數十年,說句實話,在歐洲這邊的混亂情況,別說是數十年,就是十年,還算不算是法蘭西的都兩說,且當初巴黎淪陷時,民眾也是大多逃離,或者投降了,說是英格蘭的地方也不為過。

而這個抗爭英格蘭的先鋒,這個被英格蘭找借口燒死的少女,現在居然在想如果保護敵人?

客觀的來說,貞德「Alter」作為被燒死,被背叛的貞德來說,她的舉動完全合乎常理,甚至於她的復仇,嚴格意義上來說,在這邊還屬於常規了。

「那裏現在是英格蘭的國土……」

「只是現在是,未來它一定會回歸法蘭西的懷抱。」

貞德義正嚴辭的說道,話語之中蘊含着不容置疑。

「……但是現在那裏是敵人?你難道對於那些敵人,一點恨都沒有嗎?」

這就是羅恩想要問貞德的問題,被審判,被污衊,被烈火焚身足足燒了四個小時,生生燒死,她難道一點恨意都沒有?

只見少女的臉上露出了純潔的微笑,那個笑容十分唯美,異常的有着感染力,就彷彿是那神話中聖母瑪利亞的微笑。

她用着輕柔且毫無做作,真摯無比的語氣說道:「我恨他們,我也是人啊!當然會對於他們產生憎恨。詆毀主的意願,玷污主的聲音,那烈火焚燒的痛苦當真的令人難忘,但是……那些人們是無辜的,我仍舊記得,那火場之前遞給我十字架的小姑娘,我仍舊記得那些人之中依舊存在的善意,我知道……他們不過是被欺騙了而已,就連亞當與夏娃都會被欺騙,他們被欺騙也沒什麼。」

很難想像,這是一個在花季便被烈火活活燒死少女的話語,雖然她的話語說在恨,但是語氣卻異常的柔順,正如同那神話之中的聖人一般,憐憫著世人。

面對這樣的少女,羅恩認為即使是曾經將她燒死的那個主教想必也會跪下懺悔。

不過……那個主教可沒有那麼好的運氣遇上這位少女,他終究將吞下屬於他的業果。

憐憫的聖女他遇不到,而憤怒的魔女,將會將自身的痛苦令他感受。

這是他作為主教,肆意妄為,犯了「罪」的結果。

基督教的罪孽之中,「謊言」便是一條大罪,畢竟傳說中的撒旦便是以謊言令亞當夏娃吞下禁果的。

並且他的罪不止一條……太多了,作為神的代言人,他卻胡作非為,以神之名踐踏聖人,理應獲此結果。

羅恩不禁想起了一段典故,是一段佛教的典故。

傳言釋迦摩尼成佛之日,魔王波旬前來與之相鬥,波旬被輕易的擊敗了,但是他卻留下了一句話。

魔王波旬說:「到你未法時期,我叫我的徒子徒孫混入你的僧寶內,穿你的袈裟,破壞你的佛法。他們曲解你的經典,破壞你的戒律,以達到我今天武力不能達到的目的….」

而佛主所言:「那我真正的弟子便會立刻寺廟,進入紅塵,將我的法散佈人間,而你的魔子魔孫則會被永世囚禁於寺廟之中。」

雖然是用別國的劍,斷該國的事,但是卻也名副其實。

最初的宗教都是使人向善的,但是卻會在後世的發展中逐漸化為工具,成為魔鬼寄生的地方。

求推薦票!求收藏!求月票!「可如果你不代替我們蘇家參戰,以我現在的實力,根本無法競爭。」蘇正帶着一絲顯喪的口吻道。

「爸爸怎麼說,秦林剛剛也是無奈之舉才說,我是他的未婚妻的啊。」蘇落這會又勸說道,不過心裏也是希望秦林能代替蘇家,參戰比試。

秦林有所……

《戰神歸來》第一百零九章王家的條件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陳長安的眼前,是一片高聳的樹木,組成的樹林。

這些樹木都光禿禿,所有的枝杈上,都沒有任何樹葉!

在這些高樹之下,是黑紫色的霧氣,而且味道十分腥臭。

在樹林外圍,沒有那些霧氣的地方,一雙兇狠的目光正在緊緊地盯着陳長安。

也許是在這個空間之中,所有的魂識感應,都會出現偏差,也許那凶獸隱藏得足夠巧妙,並未讓陳長安發現任何蛛絲馬跡。

「前面那些霧氣好有劇毒!」陳長安眉頭微皺。

「嗯,毒性應該還很強!」蒼日兔深以為然。

「吱吱!」玄天魔蛛自告奮勇,要前去探查。

畢竟,使用過琅琊果,還曾在玄水之中洗滌幹活,最後又飲用過長生泉水。

用百毒不侵來形容玄天魔蛛,雖然有些誇張,卻絲毫不為過。

「這裏一切都是未知的,你不要冒進!」陳長安當即阻止了玄天魔蛛。

「吱吱……」

玄天魔蛛無奈,又退回到了陳長安的身後。

「小蒼,讓辛月和玄毒蜂出來吧!」

「好!」

蒼日兔話音剛落,身前不遠處,華光閃過,辛月和玄毒蜂顯露身形。

「這是哪裏?火炎島?還是……冰陰島?」辛月打量著四周。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