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子,你就是想得太多,你既然在意,那就服用一粒,還有另一粒你好好保持。雖說叫定顏丹,可它同樣有美顏的效果,你無須多慮,服用不就知道效果了?無論你如何,都是我的原配嫡妻!」說完,周仁傑還感性地拍拍她的手,這名女子已經陪著他走過近四十年了,他又不是冷情的男人,怎麼會膚淺的嫌棄她容顏衰老呢。

「老婆子,好了,你就當糖果咽下。」說著周仁傑當機立斷地將定顏丹塞了一粒放進她的嘴裡,不過十來分鐘,老太太便察覺了臉上和身上的變化,馬上急沖沖地奔進浴室里忙碌了。

另一邊,已經等得很急的老爺子乾淨也服了融靈丹,感覺到丹藥里的靈氣在氣體沖刷,然後堵塞的筋絡被打通了,就連身上的暗疾都被洗刷了一遍,等他回過神時,身上的情況也沒比老太太的好,這不,他也急沖沖地闖進浴室……

深刻體會到效果的老爺子夫妻馬上將喬媚送來的小紫檀盒子放進最安全的保險柜里,一晚上兩老夫妻都在展望未來,覺得身體從來沒有如此年輕過,甚至還因此親密了一回,要知道他們都過了那個年紀,早就看淡了魚水之歡,誰想到不過服了一粒丹藥,既然讓他們都找回了青春的感覺!

要是喬媚知道他們的感覺,肯定會點頭認同,這些可都是元凌上仙親自煉自的,又是放在乾坤空間里,一點也沒有變質,兩老可都是第一個嘗試的人類!

當然,這也是小金團要吃,喬媚拗不過它的賣萌,就給了它一枚,沒想到讓小金團正式成為靈禽,還能跟她做簡單的交流,到是讓喬媚驚喜了一把,對元凌上仙留下來的東西更看重了。

只是找了一遍所有丹藥種類,都沒有醫治凡體的靈丹妙藥,她才略為遺憾地繼續煉丹之路。

因為知道周晉元宵過後就要走,她今天早上表現出來的情緒便有些懨懨的,私下裡蘇麗找了周晉問了一通,知道不是因為兒子定力不行將小姑娘欺負了才如此表態,她就放鬆了一口氣。

(未完待續。)

ps:謝謝西陳好友的香囊,推薦他的書《武林靈劍奇緣》,謝謝啦~~ 喬家村的行程1

然而蘇麗身還沒轉,既然聽到她兒子說他因為要煉功,需要離開一年,將她半轉的身子都弄僵了,這時,她才明白為什麼寶貝兒那嬌嬌俏俏的小姑娘,會表現出一種受了委屈的懨怠表情。

是她也要惱了!才剛把婚結了,就把粉嫩的小妻子丟下去煉武?她該高興兒子沒有被女色所迷嗎?

六神無主的蘇麗,一個電話打到周宇處,將情況說了一遍,兩夫妻一合計,不如邀請小媳婦一家子在內京過年了,順便還能給喬老太太做個詳細地身體檢查,又能照顧一下小姑娘的情緒,最主要的是兩家孩子都要結婚了,正好兩家人好好相處交流呢。

私下裡徵詢過老爺子老太太的意見后,蘇麗一個電話打到喬玉護士室,跟她說了一下詳細情況,又用給老太太做個詳細檢查的理由,在得到顧閔的同意下,當下直接辭職信一送,也不要工資了,跟上級說了絕對會在一個月內挺出分配的套房,就直接回家接過老太太上了飛機。

此時,喬媚還被瞞著。而周晉正全心全意的哄著小姑娘,正帶著她在內京最大的商場里購物。

原本喬媚不想動的,可是想到周晉這一走,可是要走一年的,馬上打起精神,開始她的瘋狂購物之旅。普通食物食品水果肉類,她的空間里存貨龐大不需要準備,可是衣服、鹽、紙巾等普通的日用品,她卻是不會量產的。

又考慮到周晉新年才十六歲,正是長身高的時候。她幫他瘋狂挑衣服的時候,都是正在穿的碼數再往上加多二個大碼。一直挑到一米九的碼數。她一邊購物,還一邊想著趁著現在還能「買」的日用品。她絕對要繼續買夠五十年的!

特別是女性衛生巾,未來她肯定要用上!想著一年裡內收購多少呢?反正她手上存款很多,周晉不但只將明面上的聘禮轉到她名下,還將他大部分可動產的資金帳戶和印鑒都交給了她,說想買什麼就買什麼,未來可是沒有這麼好的交易環境了。

此時,他已經讓璽在套現資產了,比起他前二年置的物產,內京兩三年漲的價格直接翻了最少都有四五倍。他絕對是個超級撈金的大鱷魚!

等到顧閔喬玉晚上到了內京時,看到女兒買的零零碎碎,簡直是大黑臉了,再看周晉還狗腿地問可買的歡喜不?直聽得夫妻兩人無語,晉王這是要把喬媚寵壞的節奏?再想到蘇麗說因為周晉要閉關修鍊一年,小姑娘吃飯都不香了,又有些理解周晉的舉動了。

顧隼只比父母早來到周宅半個小時,所知事情還不如父母了解地多,自知理虧的顧隼將自己縮在角落裡。盡量不想引起眾人的眼光,幸好大家現在目光確實放在喬媚身上,因而對於顧隼這想泯滅於眾的行為,就這麼成功了。

晚餐過後。周晉特意跟顧閔報告了下他的行蹤,當然,他沒說出他即將去外太空採礦這麼高大上的事實。只是含糊地說道他找到一種礦物用來鍛鋼能比現有的鋼堅固十倍,立馬就得到了顧閔的支持。畢竟兒女私事怎麼能比得上人類生存的大事呢!最主要的是周晉這臭小子離開了。他女兒的貞操就保全了,這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節奏呀!

他當然是大力支持的!就連半個月後將訂婚改成結婚。他的心情都不再鬱悶了。想到他結婚宴過後就要離開,他大方的表示明天帶喬奶奶去檢查身體,這些天喬媚就交給他好好照顧了。

當然,他們再帶喬奶奶去內京檢查不是不相信周晉的醫療結果,只是花錢買個安心罷了。反正他們一家人都關注喬奶奶的身體情況,又表現的大大方方的,周晉也沒有表示過他的不滿。

畢竟喬奶奶是他們的親媽親奶奶,再檢查一下,又無甚大事,周晉還是有這個度量的。

可惜的是,因為喬妹已經發過病了,隱性心臟病也確定了,並且得到其主治醫生隱晦地跟顧閔提醒,要讓老人家身心健康,保持愉悅的心情,只要不再發病的話,還能小有十年的歲壽,若是不幸又發病了,那就只能聽天由命了。

顧閔在猛抽了幾口煙后,揉了揉臉上的表情,才恢復常態的回到妻子養母身邊,帶著他們回了周家老宅。

喬媚得知喬妹的檢查結果只是瞭然的點點頭,對於醫生開的藥物,她卻拒絕給奶奶吃,只是將自己已經熬製成功的小『定心丸』交給奶奶,囑咐奶奶一天早晚一粒就好。

空間有了時間加成,當初周晉採摘到的『玄陰九瓣雪蓮』和其幼苗,她相信最多三個月,就能長出一大茬,她就能著手熬制出奶奶所需要的『補心丹』了。

眼見今天都二月四號了,離過年僅有一天就是除夕,顧閔帶著老婆養母就準備回家,至於喬媚和顧隼,便留在周家過年了。

畢竟喬媚要結婚,他們身為長輩,必須回喬家村交待清楚。聽到顧閔提到這事,周晉這時也想起來了,他還沒有在喬家村裡正式露面,而自家老婆可是要回村裡生活近一年的,到時一不小心被那個渣渣拐了,那他不就得不償失?

不行,必須先回去露個面再說。再看自家老婆左右為難的相子,周晉直接大手一揮,家裡的結婚宴就交給長輩們了,他初八才跟著新嫁娘一起回來文定,元宵正式擺宴。

象他們這種大家族,文定之禮是不能少的。因而,他們就直接將初八定為文定,只家裡人正式過禮,元宵節卻是要大擺的。兩人對於西方禮服都沒愛,直接就挑了古典的漢式禮服,有了璽這個大管家在,這些事直接就派給他完成了。

顧閔一行六人,趕在晚機回了h市,等他們回到家時,已經十一點了,直接決定在c鎮住一晚。

周晉聽到岳父說他們已經離職,他直接派了二個生化人給他,說這都是他的人,絕對聽話老實安全可靠,這兩人以後就貼身保護他們夫妻,有什麼事也能讓他們做。

周晉送他們回家后,直接也回了家屬樓睡一晚。

(未完待續。) 喬家村的行程2

因回來太晚了,大家相繼洗了澡,便早早各自安憩。喬媚此時正泡在空間溫泉里,整個人趴在岸邊緣,撫著滑膩的玉石發獃。

他要走,普通物品準備地差不多了,倒是元凌上仙的儲物物品整理一下,增加靈力的丹藥給他帶去好了,再要準備多一些靈物給他,一年呢,時間真的好長,她第一次覺得分離是一件非常讓她苦惱的事情。

就算前一陣子她害羞惱怒發脾氣不理他,可他卻是天天都會準時出現在她眼前,總會讓她知道,他一直在她身後。

再想到半個月後,她驀然回首時,他不會在她身邊,她的眼淚就儲滿在眼瞼里,滿目的水氣與溫泉氣溶為一體,周晉進來時,看到的便是她這個樣子,整個人脆弱地如被拋棄的小貓兒,躲在暗處舔、舐傷痕。

「老婆。」周晉抿著唇解了身上的浴巾下了溫泉,從身後抱住她嬌小玲瓏的身子,貼在她耳畔輕喚。

「嗯?老公……」喬媚迷惘地回過頭來,看到周晉既然來了她都一無所覺,有些反應遲鈍地應了聲,側身抱住他的腰身將小臉埋在他的脖子里,貼近貪戀地依偎屬於他身體的溫暖。

「咱們去修鍊了,嗯?」周晉清楚她只是暫時不能接受事實,因此他並不在她面前提起離開地球的事情,只是抱著她起了溫泉,抓起浴巾將她包緊一個瞬移就來到小木屋。

等到兩個人花光了每天的四個時辰的修鍊時間,他才艱難地退出了她嬌小的秘境。回到閨房幫她整裝完畢,兩人各自忙著將空間收拾。

該種的種上新的稻種葯種。年份足夠地採摘下來存進倉庫,還有聽到周老太爺說那靈酒非常地有用。還能治療人體身上的暗疾,最主要的是,就連凡人都能長期飲用增加體質,喬媚便將這一期已經成熟了的靈果全部都泡製成了靈酒或者靈釀,總歸周晉給她購買的酒罈實在多,可不能浪費了。

因為空間里與現實時間對比增加一倍,兩個人有足夠的時間清點空間的物品,這一清點,兩人對於空間的儲存能力有了個大致地了解。周晉這時才有空。抱著小人兒躺在庭院中的榻椅里閑話。

「老婆,咱們主要的是在外面購買不可再生的資源,特別是鹽、藥物、日用品和保暖用品,就連汽油也是要加大能力儲存。」

「不知道到時候的水源可會受到影響。」按她前世曾看過的末世文,十有**都是會受影響的。

「老婆,當初時間太短了,璽抓取的畫面根本不能分析真實的情況。但是環境造就人才,就算水源一開始會影響人類的身體情況,但是當人類的身體習慣當下的環境。問題就迎難而解了。不過你這一提醒,咱們可以收些水資源。」

「噢對了,老公,元凌上仙收存的空間容器里。有幾個能儲水的琉璃小水瓶哦,裡面只有二個才存有液體,其實五個都是空的。我們可以拿這東西存水!」

「老婆,到時讓璽幫你查找一下。哪裡的水資源沒有被污染的,要收就收好的!只是記得小心一些。你要注意保護自己。對不起——」周晉將她攬進懷裡,心裡滿是憐惜,她的難過讓他心裡歡喜又抱歉。

「老公,你不要說對不起!我知道你完全是為了我,才去冒險的,要說對不起的應該是我才對!如果不是因為我,你根本不用特意去找什麼礦產!我想通了,我會好好保護自己,你也是,什麼都沒有你的安全重要,早點回來!」喬媚先前一直在收拾空間時,才發現自己有多依賴他!

原本他就實力強大,根本就不用這麼辛苦地到處奔波,可他偏做了,他為的不過是要給她一個安全可靠的『家園』罷了!這其中還是因為她前世的原因,對家人十分內疚,因而她下定決心要好好保護她的家人朋友。

他完全是為了她,她有什麼理由在嬌氣難過?她首要做的是好好努力提升自己的實力,讓自己能堅強地站在他身邊,跟他一起保護她們共同的親人朋友!

而不是象現在傷秋悲月!只不過是分開一年,又不是生離死別,而且他為的完全是她,她應該感到幸福,更要堅強!

「老婆,我會儘快回來的。我走後,璽它會隨時跟在你身邊保護你,學校盡量別去了,就考試的時候去報道,那張紙沒有什麼用處,你要是覺得實在無聊,就接你的朋友回來小住,還能順便給她們學學武增加體力。要是初潮來了,記得回花房小住,那裡的計劃能封閉你的血氣息,知道嗎?」

「知、知道了!」喬媚聽到最後,小臉終於禁不住薄皮漲紅了。毛線,自家小男生最惦記的還是她來初潮的時間,這感覺咋這麼讓人郁悴又有股難言的喜悅呢?覺得沒臉見人的她,只得拉起他身子往閨房裡帶「走,咱們看看元凌上仙的收藏品吧,東西實在太多了,我就整理了一點點。」

「好。」周晉看到她耳尖都紅了,鳳眸帶著笑意地順著她轉移話題。

「老公,你的空間里能疊加空間飾品嗎?」

「不清楚。」

「那你試試,這個是乾坤袋,裡面已經被我清空了。」喬媚說著,隨手將一個綉著仙鶴圖樣的乾坤袋遞給他。

「老婆,不行。我的空間收納不了。」

「這樣,老公,咱樣那先整理這些空間玉飾吧,你喜歡什麼樣式的?咱們都挑一個,就用來掩飾物品的出處?」

「好,都聽老婆的。就這對墨玉戒指吧?正好咱們當婚戒!」

「壞蛋,你連婚戒都要省嗎?」喬媚也是一眼就瞧上這對墨玉戒指,空間大約有一畝左右,在這九枚空間玉飾里,空間略小一點,可對於他們來說足夠用了。

「不,老婆,我錯了,明天我們去選婚戒,好不好,都聽你的。」周晉連忙將小人兒搬在自己懷裡哄道,他瞬間想到地球人的某些浪漫場景,覺得這東西不能省,雖說地球這些婚戒材質他都看不上眼,可在地球人眼裡,這東西必須得要!

「哼哼——」

(未完待續。) 鞠躬感謝dallgy的月票,總柔情的平安袋,么么噠!

月票加更要周一送上哦~~

————…………

喬家村的行程3

兩人膩歪了一會兒,周晉才將墨玉空間里的東西一樣一樣的拿出來,目前需要或者能用上的先放在一側,大多數是礦產、靈植、靈石,小部分丹藥、靈種、玉簡,兩人合作,按說好的位置先分放,最後才來挑選。

別看只有九個玉飾,可玉飾的空間是最大的,因為這些都是元凌上仙的收藏,而他進階進功出關卻得知道侶身殞,心志已死,便將自己的東西全都置放一處,並且多次嘗試尋找愛侶的魂蹤,卻一再傷神而一無所獲。

最後一次使用尋魂術時,感知到愛侶的本命法器蹤跡,他急勿勿而去,什麼也沒有帶走,一經多年未歸,也許早就道消身殞在某處了。

而他留下來的物質是非常豐富的,如若當初他閉的不是生死關,宗門又經過權力更遞,他的道侶也不會心灰意冷下,寧可死守下來與他共存亡。元凌上仙本身有個身為太上長老的長輩,在宗門裡一向是權力的代表,可修真界遷移既然無人知會他一聲,其中最重要的一點時,他家長輩被身殞了。

而他的愛侶目擊了整個過程,便受到了上層的打壓,雖說敵人自持身份不願意刁難小輩,可也讓她直接被扣留了。他的愛侶在離去尋找機緣時,留下來的玉簡便將當時的情況說了個詳細,因此元凌上仙才會被心魔入侵而無生志。

他一千多年儲存下來的資源。瞬間讓小白的兩人,立馬擠進修真大戶里。等兩個人將所有物資都清空完畢后,既然花了一個多時辰!要知道兩個人都是築基期了。再加上兩人強大的精神力神念,既然還要忙了一個時辰,可見這收藏量絕對是個龐大的數目。

很多礦物兩人都不認識,因此周晉將每種礦物都取了一點,準備讓璽檢測一下本質,光是這種礦產,就佔了非常大的數量。

再過來是靈石,下品靈石並不多,可是最多的是中品靈石。堆起來既然可以自成一個山脈了!上品靈石量也不小,極品靈石是小數,最土豪的是,元凌上仙既然有一枚無屬性的靈石精,有了個拳頭大小的靈石精,他們能讓所有的靈石堆積在一處,讓靈石經過歲月的洗禮,再度上升一個等級!

依舊兩個的修為,一個中品靈石。就夠周晉三天不停的吸收下來,靈石才能清空,而只要靈石再余有一絲靈氣,再丟回靈石精附近。經過三五年,靈石就會『充能』回復在中品靈石,簡直是用之不竭!

兩人對了一下數目。發現下品靈石有156萬,中品靈石卻是有1367萬。上品靈石有69萬,極品靈石最少。只有6萬,總數加起來既然超過了1600萬枚靈石,雖說靈石只有拳頭大小,可這麼龐大的數量,絕對是不容小覷的!

特別是他們有了靈石精后,又有喬媚的空間靈氣和時間加成,想要每種靈石都上升一個等級,不過是時間的問題。只是倒回頭來想,這些靈石便是他們一生修鍊的定數的,因為地球早就沒有靈石的蹤影,因此兩人對於這堆靈石非常看重,直接就將靈石精拿了出來,放在空闊的一處盆地,最下面一層鋪的便是極品靈石,緊接著上品靈石,將靈石精置於中心地帶,再將中品靈石中的大部分放進去,下品靈石只作了六萬多做平常用,其實它都是按照特定規律堆積起來,最後又鋪了一層中品靈石。

等靈石山堆積完成後,此處的靈氣如同實質一般,空氣都帶著一股讓人舒暢的迷霧呢,如仙似幻。

將頭等大事弄好后,兩人又挑空間里沒有的靈植靈果一一播種,等將數量清點完畢,時間又過了大半個時辰。幸好空間戒指的時間都是靜止的,不然這浪費的東西得有多少!

喬媚將中品靈石拿出一萬丟進周晉的墨玉戒指里,自己也將餘下的零頭放進她的空間戒指里,又拿了一些下品靈石的放進去。

整理的丹藥大多數都是他們現在的修為不能服用的,唯有傷系和增靈系的丹藥,兩人還能用上一部分,挑挑撿撿,她將能用上的丹藥挑了大部分給他,被他瞪了一眼,只取了一小半,其餘地又存放在空間葯室里。

元凌上仙的戰利品非常多,但是大都是他化神期使用的,還有一部分是元嬰期他使用過留下來的精品,最次的只有一件,還要金丹期才能使用,是他的愛侶玉寧仙子送給他的道袍,他一直留著做留戀。這麼一看,元凌上仙留下來的靈器既然是沒有一件能用上的。

倒是玉寧仙子留下來的靈器更為實用,因為玉寧仙子還處於元嬰後期,她身上的靈器便大多數是元嬰期能使用的,就連她築基期和金丹期使用過的精品都沒捨得送人,還留在著,她離開前,除了帶走要用到的丹藥,其餘的家底都存放在一個手鐲里,這個手鐲也被喬媚收納了。

玉寧仙子的空間里,靈果靈米之類日常服用的都用光了,唯余有幾粒不知明的種子,也被喬媚種在後院里,丹藥也只有幾瓶療傷的,其餘的瓶子都是空的,唯有靈器法器,這些不能增加靈氣的物品,她還存著非常多。

也是,這些東西,有些是她準備給她的弟子的,誰知道她的弟子一見她被打壓,全都脫離關係了,她就只好丟準備好的武器法衣全丟在一起,眼不見心不煩。

除了武器法衣,她還在坊市裡收集了非常多的修真界常識,本宗門基礎心法,傳承心法,特殊心法,基本上因為有了元凌上仙這一層道侶關係,她能在宗門裡兌換的東西,她都有備無患的一次過收錄了,誰知道她眼光奇差唯一一次收了三個弟子,既然全都是有心計的,見他們夫妻情況不妥,直接就叛變了。

這些東西,當然是便宜了周晉喬媚兩個人。

整理了玉寧仙子這些物品后,喬媚眼眸一亮,與周晉對視一眼,覺得這玉寧仙子的東西,簡單是急時雨,再好不過了!

光是基本心法,全是能修鍊到築基期的,而傳承心法,更是最次的都可以修鍊到元嬰期,至一特殊心法,那是一些元嬰期以後的特殊手法和神通,這個現在只能看著眼熟罷了。


眼見時間不多,外面都快天亮了,喬媚才依依不捨地與周晉出了空間,在床上興奮的趴甩了十幾分鐘,她才將好心情收斂了。

也不怪她現在這麼高興,她哥哥有心法能用了!現在只差她哥哥是否有靈根罷了!眼見鐘錶指向六點半了,她乾淨快速起床,干躺著她也睡不著了呢。

(未完待續。) 喬家村的行程4

知道今天的行程重,喬媚便著手做了些蛋糕和靈米粥,剛轉身,就看到奶奶也起床了,就站在她身後一臉慈祥地看著她。

「奶奶,你怎麼這麼早起床?昨晚這麼晚睡,休息不夠對身體不好!」喬媚馬上走上前,扶著喬妹回到餐廳坐下。

「乖乖,奶奶沒事。倒是我家小乖乖真的成了大姑娘了,真能幹。」喬妹臉帶溫柔,可仍止不住她眼底的輕愁,可是她不說,大家倒不好追問。

「奶奶,無論我多大,都是奶奶的乖乖呢!奶奶,你要有心事跟我說,憋在心裡容易得內傷~~」喬媚有些擔心地撒嬌。

「奶奶沒事,只是習慣了早起,能睡到這個時間已經算晚了。」

「哦~奶奶你坐著,我去給你端碗粥來,你臉色都不好看了,可不能餓著肚子!」

「好好,奶奶可想念乖乖煲的粥了,又香又滑的。」

「嗯,馬上來!」喬媚將熬好的粥盛了一碗放在她的桌前,又回了廚房快炒了幾碟咸制菜一一端出來。

「嗯,乖乖的手藝真不錯,晉王小子有口福了!」


「叮冬~~」

「瞧,咱們一說曹操,曹操就到!」喬妹看到大孫女微紅的小臉,戲笑道:「乖乖快去開門,可別讓人久等了。」

「奶奶——」

「快去快去!」

喬媚無懶地紅著臉小跑去開門,看到門外果然是一身凌峻的周晉,只得羞嗔了他一眼。才拉著他進來。

「怎麼了?小臉這麼紅?」周晉在她臉頰上淺印了一吻,才摟著她的小肩頭問道。

「還不是你!」

「晉王。你來了,快點過來吃早餐。乖乖早早起床熬制的呢。」

「奶奶,你別忙,我自己來。」周晉忙上前二步接過她手上的熱粥,扶著她坐下,看她氣色不好,心裡更擔心一分。「奶奶昨晚沒睡好?」

「奶奶沒事,只是昨晚的休息時間不夠,才會顯得臉白了些,晚點回去早點休息。明天就好了。」

「奶奶,你別動,我看看。」周晉不放心地大手扣著老人家的手,精純的內力通過相接地部位慢慢地在她周身運轉了一大周天,喬媚看到喬妹臉上的蒼白漸漸退下反倒顯出一絲紅潤,抬頭見父母兄長都起來了,對著他們擺了個『噓』的姿勢讓他們不要出聲打憂。

等周晉一個完整的大周天完全運轉下來,喬妹臉上已不見蒼白了,兩臉頰肉上透出一股粉澤。顯得氣色紅潤,精氣神立馬恢復了一大截。

「媽、爸,隼子。」周晉一收功,就感知到後面圍觀的幾人。立刻站起來打聲招呼,見顧閔擺擺手,他才在喬媚身側坐下。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