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定是。」雲蕊心鬱悶道:「我們可能要被困在這裡一輩子了。之前那些人也是被困在這裡的,那些人太可惡。」

獨孤明鑒看向葉芊芊等人,被那些仙子的美貌驚呆,他說道:「之前我們進入那個部落里,那裡的女人非常少,但孩子卻不少。」

其餘人聞言,都是猛地一愣。

聰明的他們,瞬間明白了怎麼回事,很顯然,那些女人幾乎被當成了生孩子的工具。

「楓,我們會不會被困在這裡?」雲紫衣也有些擔心。

聽到雲紫衣稱呼雲楓那麼親切,周圍的人都微微驚訝,雲紫衣對雲楓的稱呼已經變了。

不遠處的雲櫻也是不著痕迹的嘟了嘟嘴,似乎有些不滿,但她卻沒有任何變現。

「放心吧,辦法總會有的,只不過沒有想到而已。」雲楓很自信。

事實上,雲楓心中已經有了辦法。

在這裡,人的確不能飛行,但是,魔能槍射出的能力箭頭肯定能飛行。

那麼,那木筏也肯定能飛行。

既然無法靠著船離開,更不能從海底離開。

那麼,就直接稱作火箭飛出去!

這樣的辦法,也只有雲楓才能辦到了。

在這裡,法寶不能飛行,人也不能飛行。

而擁有飛天陣法的木筏卻並不是真正的飛行,而是滑行。

那是因為在水面上極速滑行,由於速度實在是太快,導致被颶風抬起來,就飛上了高空中。

而且,就算是無法飛起來,靠著飛天陣法那恐怖的推動力,雲楓也有把握衝破激流,逆行而上。

不過在這之前,雲楓還想要套就一下這座神奇的島嶼。

能夠讓無盡海域都產生如此一道巨大的海洋旋窩,這個海島肯定有著什麼驚天大秘密。

雲楓覺得,非常有必要探索。

雖然或許會很危險,但是危險的同時,卻也是機遇。

機遇與危險常常是同時存在的。

「哎。」忽然雲蕊心叫雲楓。

雲楓微笑著看向雲蕊心,這妮子總算不躲避自己了。

雲蕊心抿了抿嘴唇,伸出手:「我的印記用掉了,現在控制烈焰珠好睏難的,再給我一道。」


之前海船進入這座海島的過程中,他們遇到強大的海怪,幾乎被吞了進去,都是靠著火流星炸彈才逃過一劫。

連唐姬妍的那個都用掉了。

而雲蕊心失去了燃燒意志印記之後,對於烈焰珠的掌控力也減弱了許多,掌控起來非常艱難。

!! 雲楓笑了笑,卻並沒有直接給雲蕊心:「等下再給你。」

說著,他走向雲櫻。

雲蕊心不滿的嘟了嘟嘴。

走到雲櫻身邊,雲楓小聲說道:「不要亂走,我有辦法離開,但不是現在。」

聲音無比溫柔。

這樣溫柔的聲音,或許只有對雲櫻才會出現。

雲櫻微微一怔,他有辦法?

之所以這樣對雲櫻說,雲楓擔心這丫頭因為他的關係又離開了這個隊伍。

也不管雲櫻答不答應,雲楓知道她肯定知道怎麼選擇,現在不是任性的時候。

隨即,雲楓朝雲蕊心眨了眨眼睛,轉身離開。

雲蕊心俏臉一紅,說實在的,她心中有些害怕,擔心雲楓會再次強吻她,欺負她。

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是什麼樣的,她如今的真實年齡也才十六歲,對這些事情依舊懵懂。

之前第一次被雲楓強吻,她悲憤欲絕,非常恨雲楓。

第二次被雲楓強吻,她茫然不知所措。

後面雲楓突然消失,她卻有些惶恐,擔心。

漸漸的她才明白了,雲楓雖然總是占她便宜,但其實對她也挺好的。

雲蕊心抿了抿嘴唇,偷偷看了雲紫衣一眼,而後朝著雲楓離開的方向走去。

……

雲楓來到一棵大樹下,手中出現了一個又一個盒子,但又都被他收回到空間戒指里。

經過一次次選擇。

終於,一個玉盒出現在手中。

「就是它了。」雲楓咧嘴一笑。

「喂。」

雲蕊心跟了上來,周後面叫道。

雲楓轉過身,笑著看著雲蕊心。

「快給我。」雲蕊心道。

「將你的面具拿掉。」雲楓笑道。

雲蕊心一怔,有些遲疑。

「這裡沒有別人。」雲楓道。

雲蕊心左看右看,確定真的不會有人看到這裡,這才用手在臉上一抹。

頓時一張美麗到令人窒息的俏臉出現了。

即便早就不是第一次見到這張臉,但云楓依舊感覺到有些不真實。

見到雲楓那痴獃的模樣,雲蕊心心中暗暗驕傲:「迷死你,哼哼。」

「現在,可以給我了吧。」雲蕊心抿了抿嘴唇,道。

「將手給我。」雲楓道。

雲蕊心微微遲疑,將小手遞給雲楓。


雲楓微笑著握住雲蕊心的小手,微閉雙眼,猛然一震手掌。

只見一道耀眼的火光一閃即逝,瞬間沒入了雲蕊心體內。

雲蕊心感覺身體瞬間變熱了許多,她急忙收回手,但身體馬上又恢復了原樣,她羞惱道:「你對我做了什麼?」

雲楓睜開眼睛,臉色微微有些蒼白,他笑道:「以後你就可以無數次使用火流星炸彈了,不用擔心,這次不是一次性的。」

雲蕊心聞言,不由得心中一喜,那種不能隨心所欲的掌控烈焰珠的感覺,實在不怎麼好。

「可是……」

雲蕊心說道:「我已經沒有火流星炸彈了。」

雲楓笑了笑,道:「這次想要幾個?」

雲蕊心美眸一亮:「十個?有嗎?沒有十個就別拿出來丟人現眼了。」

雲楓呵呵一笑,一揮手,十個漂亮的火焰色晶體出現在面前的樹樁上。

雲蕊心一喜,急忙將火流星炸彈收起來,這東西,除了威力強大之外,樣子也特別受女孩子喜愛。

看上去就像是寶珠,有哪個女孩子不喜歡?

「這次的火流星炸彈比上次的威力至少強大了一倍,使用的時候扔遠些。」雲楓說道。

「哦。」雲蕊心點頭。

「寶物收了,是不是有點表示?」雲楓笑道。

雲蕊心俏臉微紅:「你……你以為就這幾個垃圾珠子就想……想……」

雲楓笑了笑,再次一翻手,將那個盒子拿出來:「這個,送給你,我想應該適合你。」

「什麼東西啊,說好了,爛東西我可不要。」雲蕊心說著,接過盒子,好奇的打開一看。

只見七彩霞光閃爍,一個潔白如玉的人蔘躺在其中。

雲蕊心頓時驚呼一聲:「七彩人蔘!」

雲蕊心的心中掀起了滔天海浪,這種東西,即便是武皇強者都可能會搶破了頭,這傢伙這段時間都經歷了什麼,怎麼會得到這麼珍貴的東西?

他……

竟然捨得將這個東西送給自己?

雲蕊心感覺芳心怦怦跳。

「這個,應該不算垃圾吧?」雲楓笑道。

雲蕊心依舊處在震驚中,七彩人蔘這種東西,一旦出現在外界,絕對會爆發出血雨腥風。

這傢伙,竟然說送就送。

忽然雲蕊心感覺纖腰被雲楓摟住了,還不等她反應過來,雲楓的嘴就吻了下來。

雲蕊心猛地瞪大了眼睛,她……她再次被這傢伙強吻了。

趁著雲蕊心被嚇住的時候,雲楓趁機攻入雲蕊心的嘴裡,挑逗她的丁香小舌。

很久知道,雲楓才意猶未盡的放開雲蕊心,卻依舊抱著雲蕊心不放,微笑的看著她。


雲蕊心回過神來,感覺有些慌亂,不安的躲開雲楓的眼神,急忙睜開了雲楓的懷抱:「我……我走了。」

說著急忙小步跑著離開,雖然是小步,但也就是幾個閃爍之下就消失在前方了。

雲楓咧嘴笑了,雲蕊心的小嘴可真柔軟,真香啊。

雲蕊心慌張的離開了雲楓,快要進入人群中,忽然想起自己還沒有遮去原來的容貌,急忙躲起來,將自己原來的容貌遮去,這才走出來。

雲楓這邊,他可以馬上回到人群中,因為他發現雲櫻再次離開了大隊伍,不過還好,她並沒有走遠,只是到了數百米外的一座小山上。

確定雲櫻不會亂走之後,雲楓回到人群中。

見到雲蕊心已經恢復了那張平凡的容貌,正跟雲紫衣和葉芊芊等幾女說著什麼,雲楓微微一笑,走了過去。

「楓,你真的有辦法離開嗎?」雲紫衣迎上來。

雲楓從雲紫衣懷裡將克神抓過來,笑道:「你忘記了我的飛天木筏?」

雲紫衣眼睛一亮:「對耶,雖然這裡不能飛行,但是那個並不是真的飛行,只是速度太快,衝上了高空,那個肯定能夠衝破逆海流。」

「去跟她們玩吧。」雲楓笑道。

「嗯。」知道真的能離開,雲紫衣完全放心了。

雲紫衣離開之後,雲楓看著變成袖珍版可愛模樣小妖的克神,笑道:「小傢伙,有沒有想我?」

「我不是小傢伙,不許叫我小傢伙,我有名字。」克神不滿道。

雲楓笑道:「那你說說,你幾歲了?」

克神一愣,竟然不好意思的用爪子將臉遮起來:「六歲。」

六歲,相對於十六歲的雲楓來說,的確只是小傢伙,只不過克神的本體是非常龐大的,讓它不能忍受比它還小的人類稱呼它小傢伙。

說起來,真正逆天的存在,應該是克神才對呢,才六歲而已,就已經達到了八階玄妖之境。

兩人一邊說話一邊朝著人群之外走去,雲楓拿出一個朱果:「賞你一個果子。」

克神眼睛一亮,一口將朱果吞了:「吼吼,雲楓你太好了,還有沒有?」

雲楓無語:「這東西可是天才地寶,不能太依靠這種東西的。」

「去去去,你以為本虎跟你們人類那麼不濟啊,身為截天虎,可以完美消化一切天才地寶。」克神驕傲的說道。

雲楓驚訝,果然是上天的寵兒啊,竟然還有這樣的待遇。

「好吧,再給你一個,不過在這之前,你先幫我做一件事情。」雲楓說道。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