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凱,嵐昕剛醒你們怎麼就給他吃這個,他睡了三天胃空空的,肉蔬餅很難消化會傷胃的。」

「可是他餓了啊,我們又沒別的吃的,而且他現在這樣我感覺再來幾塊餅他都能吃掉。」狄鵬飛看著嵐昕的吃相笑道。

「吃完就別給他餅了。」嵐昕那副飢餓樣讓畢思沒再多說什麼。

幾人就這樣看著嵐昕大口大口的吃完,等他喝完最後一口水后,畢思說話了。

「嵐昕,還記得你昏之前的事嗎?就是我們一起攻擊屍蜂后的事。」

嵐昕楞了一下,大叫道:「屍蜂后不是被初茗小姐幹掉了嗎?怎麼了,它不會逃了吧?」

其餘幾人看向初茗,只見初茗卻是不驚不喜的看著嵐昕。

「我記得我掉到池子里的時候好像看見初茗小姐的,初茗小姐後來跳到池子里,我還聽見初茗小姐說話了呢,什麼夢如…」

「好了。」嵐昕還沒說完呢,初茗便搶先說道,「屍蜂后的事已經過去了,在進行下一個任務前你們還是先解決嵐昕的問題吧。」

眾人不語。

聽見自己名字,嵐昕問道:「我的事?我有什麼事?」

「你不是跟我們說要去星空城嗎。」

嵐昕點頭。

葉凱凱繼續道:「本來我們的任務就是解決這個地方村民失蹤死亡的事件,任務解決之後我們就可以回星空城,不過昨天剛接到通知說南城的魔使死亡愈演愈烈急需我們去調查,南城最近在封閉進去就不能出來,所以沒法帶你去星空城了。」

葉凱凱擺擺手表示無能為力,嵐昕聽見后沒什麼反應。

「你們不能送我但我可以自己去啊,我不是可以自己去嗎。」

本來嵐昕就是打算自己走到星空城,畢思那時說的話嵐昕其實也沒怎麼當真,穿梭時空,聽著嵐昕就感覺不可能,不過本著玩玩看的心態嵐昕才跟著畢思等人的,現在聽見不能穿梭嵐昕當然也沒太大反應,可是葉凱凱的反應就不一樣了。

「你不懂。」葉凱凱叫道,「別忘了你是從環嶺來的,說白點就是指你身份不明,現在中央平原又不太太平,像你這樣的走在中央平原里雖然都有可能被抓起來盤問,要是跟著我們直接到星空城就沒什麼大問題了,可惜我們現在不能送你了。」

「那我怎麼辦?」嵐昕傻眼。

「嘿嘿,這你就不用擔心了。」狄鵬飛立馬擋著葉凱凱,搶著說道,「昨天我們都幫你問好了,只要你肯做一件事,那就保送你進星空城的。」

「什麼事?」嵐昕問道,應該不會把自己賣了吧?

「嘿嘿,那就是…我說,我說…」狄鵬飛和葉凱凱搶著要說,嵐昕看到直接轉頭看向畢思。

「白鎮的羽火山最近有點問題,導致了哪裡幾十里都變得極度乾燥缺水,已經嚴重到快要沙漠化了,而且有傳言說羽火山上的魔獸殺了人,現在那邊又是缺水又是死人弄得人心惶惶,聯盟最近真的是抽不出小隊前往那裡解決那種小事情,上頭說,如果你前去解決水源的問題的話,可以考慮讓你進星空城,當然,只是考慮。」

都死人了居然還是是小事,而且讓我幫忙也就算了居然還說只是考慮,嵐昕滿臉不高興,不過聽葉凱凱他們說自己去星空城那麼麻煩,看來只有這個辦法了。

誒?不對啊!

嵐昕道:「你們不是可以和上頭聯繫嗎?那為什麼不直接說我身份沒問題,讓他們在路上不用查我,這樣我不就可以自己去星空城了!不用你們送也沒關係啊。」

嵐昕想到這還沒為自己的想法鼓掌呢,葉凱凱他們古怪的眼神就讓嵐昕感覺有點不對勁。

葉凱凱狄鵬飛幾個對視了一下,看著嵐昕說道:「聯盟是聽說你是水霧魔法使后才提出那個條件的,否則你以為聯盟會那麼好心幫你,他們都是現實主義者,雖然全是為了星空,不過沒有利益的事他們從不會做,簡直比奸商還奸。」

「也不能這麼說。」畢思道,「正因為聯盟這種以星空利益為前提的準則才使得聯盟一直以來被所有人承認,也被所有魔法使認可,如果聯盟是個重交情的地方,你會願意為他效力嗎?」

葉凱凱等人使勁搖著頭。

嵐昕翻白眼,無奈道:「那好吧,那我要做什麼事才可能讓他考慮我進入星空城。」

「做你身為水霧魔法使該做的事。」

水霧魔法使該做的事?那是什麼?水霧魔法使能解決水源的問題?

嵐昕滿臉疑問。

一個小時后。

嵐昕基本準備差不多了,精神也養好了肚子也吃飽了和六個人也道過別了,就差那啥了。

嵐昕傻笑著看著畢思等人,「那啥,那我走了哈?」

葉凱凱和狄鵬飛猛點頭,擦著什麼都沒有的雙眼說著一路好走啊,嵐昕真想弄死那兩個活寶。

這時佳文走過來一把抱住嵐昕,什麼都沒說就是抱著不放鬆。

嵐昕看著真正相處還沒幾個小時的男孩子尷尬的不知道該幹嘛。

突然。一個黑洞出現在了嵐昕身後。

「佳文,嵐昕該走了,蟲洞傳送來了。」

佳文又是一把鬆開嵐昕跑到羅州身後,冒出半個頭看著嵐昕。

嵐昕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後頭一看差點被蟲洞嚇到,「就是這個?」

幾人點頭。

「那我真走了哈,以後再見!」說著嵐昕就跑進了蟲洞里。

幾人就這樣看著嵐昕消失在視野里。

下一篇章的開頭,少了點哈,**會多的。 羽火山的名字來源於羽火山上的一種樹,整整幾百畝的的山上生長的全是白色的火樹,連綠色的草都沒有,遠遠望去就是白茫茫的一片,白火樹上舞動的火焰就像是輕柔的羽毛,滿山的白火在嵐昕踏出蟲洞的一瞬間就震撼了嵐昕,不過接下來震撼他的當然是那巨大反差的溫度。?

在畢思他們那邊溫度差不多是二十多度,穿個短袖正好,現在到了這邊那股燥熱讓嵐昕瞬間想軟趴在地上,無比的高溫讓嵐昕動都不想動。

立馬回頭想離開,然而背後的蟲洞早已消失,只剩遠處一座小城鎮出現在嵐昕的視野里。

嵐昕現在位於羽火山的山腳下,也就是羽火山和白鎮的正中央,那為什麼不直接把我送到鎮子里,嵐昕滿肚子抱怨地走向白鎮,火辣辣的羽火山讓嵐昕到白鎮這段不遠的距離變得好漫長。

嵐昕第一次知道一座山居然可以比太陽還可怕。

還沒走到白鎮呢,嵐昕已經出了一身的汗,衣服早就被濕透了黏糊糊的感覺讓嵐昕有點難受,遠遠的都能看見嵐昕在冒熱氣,嵐昕立馬托出兩個水球,一個立馬往頭上一澆,清涼感瞬間沁入心扉,嵐昕忍不住來了個深呼吸。

托著另一個水球嵐昕邊走邊喝,頓時輕鬆了不少,有水真不錯。

一路上嵐昕看到了不少乾枯死的參天大樹,地上也都是枯黃的草根,開裂的地面已經快要碎成沙塵,看來這裡本來並不是這麼高溫乾燥的,可能還是片森林。

走到鎮上的石馬路嵐昕看見一家家都閉門關窗,空蕩蕩的大馬路一個人也沒有。

「有人嗎?請問有人嗎?」嵐昕叫著,連喊了好幾聲可惜一個回答都沒有,連回聲嵐昕都沒聽見。

突然想起畢思說的話,嵐昕繼續叫道:「我是星空聯盟派來的魔法使,請問有人嗎!」

還沒等嵐昕說第二句呢,一排排人從屋子裡涌了出來。

「魔法使啊,是聯盟來的魔法使!」

「太好了太好了,白鎮有救啦!」

「嗚嗚嗚…」

被一窩人圍起來的嵐昕立馬高舉雙手,表示自己什麼也沒做。

一窩人圍著嵐昕,不過卻不是跟嵐昕在說話,要麼自言自語要麼兩個兩個對嚎,搞得嵐昕跟看瘋子似的看著他們。

「好啦好啦,大家安靜!」

突然一個男人擠進來,擠到嵐昕旁邊沒理會嵐昕先和周圍的人說道:「大家先安靜一下!」

看著漸漸平靜下來的人群,男子繼續道:「大家不要急,聯盟既然派魔法使大人來了就說明一定會幫我們解決問題的,大家不能都聚在這裡了,我會和魔法使大人說的,大家都回家等待消息吧,等魔法使大人的通知啊,都回去吧!」

男子手一擺,一窩窩人就這麼鬧著回去了,雖然用窩不太合適不過嵐昕真找不到詞形容這些鬧哄哄的人群了。

男子回頭,看著嵐昕一臉茫然的表情笑道:「不知道魔法使大人怎麼稱呼啊?」

嵐昕結巴的道:「叫,叫我嵐昕就好,不用加大人。」

「那可不行啊,我們這小鎮都好多年沒有聯盟的魔法使來了,這次大人千里迢迢的趕來一定要好好招待。來來來,嵐昕大人請跟我來這邊。」男子一個側身引著嵐昕走。

嵐昕有點尷尬不過還是跟著走了,第一次被叫做大人而且還是被一個比自己大好幾十歲的男的叫大人,想想嵐昕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或許有的人會很享受不過嵐昕感覺怪怪的,對這個男的,嵐昕的印象也有點不太好了。

走到一處房屋裡還沒等嵐昕看看周圍呢,身後就傳來了一聲婦女的哭喊。

「鎮長啊,快幫幫我們家小娃吧!」

嵐昕轉身,一個婦女抱著一個孩子跑了過來,嵐昕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她的嘴巴,沒辦法不注意啊,乾的都白了,她懷裡的小孩更是嚴重,好像都昏迷了。

「三嬸啊,我也沒有辦法啊,昨天最後一口水都讓那隻狐狸扒走了,我家現在也是滴水沒有啊。」男子雙手扶著婦女聲音中透著無奈。

聽到這,嵐昕不明白了,「是缺水了嗎?」

聽到嵐昕說缺水,婦女一屁股坐地上了,嚎啕大哭:「老天爺啊這做的是什麼孽啊!」

「別說殺人放火了,我們一家可從沒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啊,就連上山采白果我們都要拜拜尾仙大人的,怎麼就讓我家小娃受這份罪啊,我滴個老天爺啊!」

婦女哭得嗓子都啞了,眼淚流下來直接流出一道淚痕,嵐昕能看出來那是婦女臉上的塵土遇到水之後混成泥了。

嵐昕走到跟前蹲了下來,右手一伸,一滴水冒了出來,半秒沒到瞬間擴大成水球。

旁邊的男子眼睛一眯,婦女更是看傻眼了,張著乾裂的嘴不知道說什麼。

嵐昕把水球送到男孩嘴邊,男孩乾裂的嘴唇剛碰到水球就濕了,水球的水順著男孩的嘴就流進了嗓子里,男孩剛開始沒反應只是讓水自己流進嗓子里,後來不行了,男孩沒醒可卻張大著嘴咽水。

嵐昕沒給男孩喂多少,因為感覺喂太多不好,而且喝太快很容易水中毒的。

再次托起一顆水球送到婦女那。

「要喝嗎?」

沒過一會兒,婦女帶著漲著肚子的小男孩連聲道謝回去了。

「嵐昕大人,你的魔法是?」婦女走後男子看著嵐昕問道。

「水啊!你們不是缺水嗎所以我來了。」嵐昕擺擺手很自然的道。

男子聽見后大聲笑道:「哦,謝天謝地啊,太好了,沒想到大人是水之魔法使,太好了白鎮的人有救了。」

嵐昕已經快徹底受不了這些人了,兩三句沒說呢就是謝天謝地,我又不是活菩薩,說救就救你。

還沒等嵐昕說什麼呢,一陣喧鬧從門口傳來,只見又一窩一窩的村民涌了進來。

「魔法使大人啊,給點水吧!」

「施捨點吧,我家孩子快渴死了!救救我家孩子吧。」

「我老公已經嚴重缺水了!」

「嗚嗚嗚…」

尼妹!怎麼哪都有在那嚎的啊!

「啊!啊!啊!」

無聊的兩章結束了,下一章會有看點哦 因為你們這缺水,所以我來了。

嵐昕說出這句話后還沒半個小時就後悔了,這個鎮子大大小小近百家呢,整整七八百人口啊,就算每家來個一缸水也有一百左右,尼妹說到這缸嵐昕就來氣。

城裡孩子還真沒幾個看過缸的,聽都沒怎麼聽過,剛聽到鎮長對堵在門口的村名保證說每家至少一缸水,嵐昕還以為就跟一桶差不多呢,等走到第一家準備放水時候才現,那缸,裝十個嵐昕都夠。

半天下來嵐昕才裝滿十缸水,十缸水啊,嵐昕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裝滿的,裝到第七缸水的時候嵐昕已經感覺虛脫了,支撐到第十缸水嵐昕整個身體就跟被掏空了似的,傳說中的精盡人亡是不是這種感覺啊?

一想起還有**十缸水嵐昕果斷停下,叫村民先僅這十缸水用然後轉身逃命。

村民們倒是沒難為嵐昕,畢竟半個多月沒見水今天一下冒出了十缸水,激動的已經相當滿足了,一家家都急著去提水呢那還有心情去理嵐昕。

被稱作鎮長的那個男子更是握著嵐昕手不放鬆,一句一個感謝魔法使大人啊感謝聯盟啊,弄得嵐昕感覺怪怪的。

「啊!」

一聲慘叫突然從對面傳來,立馬把嵐昕和鎮長嚇到了,等兩人走到慘叫出的地方擠進人群后,只見一個人在地上掙扎著,捂著嗓子翻滾著,乾燥天氣導致的灰塵被滾的都飛揚了起來。

「這這,這是怎麼回事啊?」鎮長立馬跑上前去拉著那個人用力安撫著,滿臉的擔憂和不解。

「他剛才來提水,喝了口水后就成這樣了。」人群中有人解釋道。

眾人議論紛紛,甚至有人盯著嵐昕。

喝了口水就成這樣?

嵐昕走到跟前,舀起水喝了一口,味道不錯啊,

這可是嵐昕自己製造的水,怎麼可能有問題。

旁邊也有人說道:「水沒問題的,我們一開始不是都喝了好多,也沒什麼問題啊。」

眾人點頭,剛開始嵐昕製造第一缸水的時候就讓所有饑渴的村民來喝了水,免得有人真渴死,現在如果說水有問題的話那絕對是腦子的問題。

有個男的腦抽了下,也舀了口水喝。

然後悲劇了。

「啊!好熱好辣!嗓子!嗓子!」

男子瞬間趴地上,捂著嗓子哭嚎,跟旁邊另一個人一模一樣。

嵐昕傻了,我剛才喝沒問題啊,怎麼他喝了就這樣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