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不是呢?要是採訪,咱們報紙的銷量那可是節節攀升啊,聽說現在的報紙只要關於這方面的消息銷量特別的好!」

「那可不是,要是國共之間再一次出現這麼大的裂痕的話,那恐怕整個國家的形勢就不妙了,大家自然關注了!」

「咱們還是等等吧,我看未必沒有希望,這些日軍都已經被抓住了,還是王明宇將軍向怎麼弄就怎麼弄?」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聊著,錢立業卻是大步流星的走了出來,面帶笑容的看著底下的記者,下面的記者看著錢立業的笑容,心中都是一喜,看來這個事情有戲啊。錢立業上來也不作態,直接道:「總座經過再三的考慮,決定給大家一個半個小時的提問時間!」

看著底下記者們躍躍欲試的樣子,錢立業道:「這一次的提問原則上是什麼問題都能提問,但是總座已經說過,凡是涉及到敏感問題的,還請大家仔細的斟酌一下!」,這也是王明宇特地交代過的。因為他怕這些記者的提問會讓這些日軍警覺起來,翻譯還是直屬隊的一個人擔任。

過了好一會,四個帶著手鐐腳鐐的重犯被押解到現場,這也是王明宇和他們商量過的,既然是作秀嘛,你總不能讓這些小日本西裝領帶的過來開發布會吧?那樣明眼人一看就穿幫了。要是這個樣子的話,那麼這幫記者拍出去的照片還是很有震撼力的。

四個日本人面色有點憔悴,不過此刻還是略顯猙獰,彷彿要殺光這裡的所有人一般。這幾個哥們為了配合王明宇,同時拿到自己的軍功,幾乎也是不遺餘力的表現。這兇悍的一面讓人一看就是典型的殺人犯代表人物,而且是死不悔改的那種。

「提問開始!按照從左到右的順利開始,時間只有半個小時!」錢立業的話音剛落,左手邊的一個男子就站了起來。

「你們是日本人嗎?徐源泉將軍是你們殺的嗎?」這個是大家都關心的問題,自然都集中精力的看著幾個日本人。

「不錯,我們大日本帝國軍部的命令,不但是這個徐源泉,只要是318集團軍所有的高層,都是我們獵殺的對象!」

底下一片議論之聲,又有一個人站起來道:「你們為什麼就能這麼快找到目標?你們是通過什麼辦法尋找目標的?」

「哼,也是這個支那將領愚蠢,他幾乎每隔幾天都要去喝酒,而且進去從來不帶侍衛。我們謀劃了很久,最後我們成功了!哈哈哈」

看著囂張的幾個日軍,底下的記者義憤填膺,一個記者站起來道:「你們暗殺就不怕我們318集團軍報復嗎?」

「報復?哈哈哈,我們這就是在報復,我們的朝香宮鳩彥王就是被他們318集團軍暗殺,還有我們的谷壽夫中將、荻洲立兵中將等等,這些都是318集團軍帶給我們帝國的傷害。而且他們還射殺了我們帝國那麼多的勇士,我們憑什麼就不能暗殺他們?」

「那你們是怎麼暗殺的?具體的過程是什麼?」一個記者立刻接著提問道「怎麼暗殺?你的問題真是愚蠢,我們當然是躲在暗處,直接用狙擊步槍射殺他了。在高級的將領不也是人嗎?一顆子彈足以!」,日軍的話基本上都是王明宇教給他們的,既顯得他們囂張不怕死,也顯得這件事情是他們做的無疑了。

「你們在318集團軍這邊還潛伏了多少人?他們都是來暗殺318集團軍的高層的嗎?」

「大日本帝國的勇士無處不在,他們將會成為318集團軍的噩夢,這些都只是個開始,帝國的榮耀將照耀整個支那大地!天皇陛下萬歲!」

「草他娘的小日本,老子砸死你!」一個中國記者忍不住直接拿著手中不知道什麼東西就砸過去,一個日軍的情報人員額頭被砸破,不過這個情報人員也算是敬業,還一個勁的咆哮著要殺死這個中國記者,引來一片記者的喧鬧!

直屬隊的人很快的控制了場面,然後押解下去。這個時候已經不適合提問了,不過直屬隊的隊員並沒有直接押回牢房,而是故意押著他們往外走,這是要把他們送入虎口啊,外面已經有很多被王明宇事先安排好的原來第二十六集團軍的一批老人,他們的任務就是打死這幫人。

這個時候正好也是新聞發布會結束的時候,記者們出去之後肯定能夠看到這一幕。王明宇刻意為之的目的就是想通過這幫記者的筆把這件事情捅出去,這樣整個事情中共至少就利於不敗之地,至於什麼反擊什麼的,那個只能看情況而定了。

「就是這幾個王八蛋,是他們暗殺了我們的老總座!兄弟們,咱們有些弟兄現在正在外面殺鬼子,現在輪不到我們,但是咱們可以在裡面把這幾個小鬼子殺了,給咱們的總座報仇!」

「對,給總座報仇!直屬隊的兄弟們,麻煩你們讓個道,老子要活劈了這幫狗娘養的!」

一個直屬隊的士兵道:「總座的命令是讓我們把他們押解到牢房,很有可能武漢方面會派人提審這幫人犯。他們是重犯,你們這樣做我們很為難的!」

「兄弟,出了任何的事情我兜著,他們殺死了我們老總座,老子們要是不給總座報仇還算個爺們嗎?」一個大漢咆哮道「直屬隊的弟兄們,咱們也不願意跟你們動手,不過這仇今天我們是必須要報了!」

「我看你們誰敢動他們,這可是總座交代下來的命令!各位不希望我們血濺當場吧?我的槍可不長眼睛!」一個直屬隊隊員演戲演的很投入

「老子是被嚇大的?兄弟們,給我沖,殺了這幫狗娘養的。」,說完,百十個人沖入了十名直屬隊的隊員中間,如果真正動起手來,恐怕這幫人還真不夠直屬隊的人收拾,但是這畢竟是演戲,所以直屬隊的隊員們和幾個人『搏鬥了一番,不敵之後氣憤的走了。

一旁的記者面面相覷,不過很快興奮的打開了相機拍攝下來了這衝突的場面。和幾個日軍被活活打死的場面。這些日軍到死都不明白為什麼為什麼他們會死在這裡?不是說好了給他們戰俘待遇的嗎?他們甚至還幻想著回去之後榮耀一身呢。

一個記者一邊拍攝一邊道:「打得好,你們都是爺們,都是咱們中國-軍人的驕傲。真漢子啊!」

這幫人聽到幾個記者的鼓動之後,更加賣力的干起活來了。一旁的錢立業看著這邊的情況,暗自笑了笑,然後轉身離開了!

這一次的作秀可謂是成功之極,日軍的情報人員也可謂是居功至偉的。他們不但沒有反水,而且還成功的角色扮演,使得這一切似乎是那麼的真實。因為這幾個日本人被活活打死,這一切絕對不會讓外界懷疑是作秀,沒有誰拿人命開玩笑的。

PS:鮮花告急,各位殘陽的書友們大大們給點支持啊! 記者們瘋狂的拍攝著這其中的場景,顯然也是被這場上的氣氛調動了起來。這其中絕大部分中國記者一邊拍攝畫面,一面還在那喊著好。顯然他們對於日軍剛才囂張的行徑很是憤怒。只可惜這幫情報人員只不過實在演戲,太投入了一點而已,否則怎麼敢這麼囂張?

當然這也不能怪王明宇說話不算數,所謂兵不厭詐,這個時候如果和這些王八羔子談誠信,顯然是很不合適的。中共的危機可是還等著他們化解呢,再者說留下他們就是一個極其不穩定的因素,指不定哪天就會反咬你一口。

記者們瘋狂的宣洩著,戰爭的代入感在這一刻也是在他們的身上得到了體現。並不是他們不熱血,他們只是用另一種方式保衛著自己的國家。不可能每一個人都必須要去參加戰鬥的。如果沒有農民們辛苦的勞作,這些士兵吃什麼?如果沒有工商業,這些軍餉從哪裡來?

看似不重要的人物組成了一個龐大的國家,每一個人在這個體系裡面發揮著他們重要的作用。抗日戰爭,並不只有軍人才是最偉大的,很多人都是默默無聞的支持著自己的國家的抗日戰爭的事業,這些人或許沒有318集團軍的名氣,但是他們的的確確是必不可少的。

桐城外圍日軍的進攻依舊在延續,只不過最近一段時間他們的進攻好像並沒有太多的瘋狂,顯然他們在等待著什麼!他們等待著什麼呢?畑俊六自然是等待著國共之間的內亂了,要是內亂的話那麼他們幾乎就可以不費吹灰之力拿下桐城了。

甚至於畑俊六還想拉攏一波、打壓一波的方法來離間這個原本就不穩定的國共抗日民族統一戰線。不過畑俊六的這一切都在318集團軍今天的新聞發布會而前功盡棄。就在徐源泉暗殺的第三天上午,各大媒體的文章紛紛發表出來。

「他娘的,原來是小日本乾的,瞅瞅那囂張的樣子,這幫小日本真是活的不耐煩了,居然敢去找318集團軍的晦氣!」

「可不是,這幫孫子真是膽大包天啊!現在活該了吧?活活被打死,哈哈!不過這一次因為這點誤會,咱們自己人和自己人差點打起來!」

「這蔣委員長怎麼不分青紅皂白的就冤枉人家中共啊,現在可是丟人丟大發了,難怪人家中共這麼理直氣壯,感情不是人家做的啊!」

「哥幾個,你們也不想想,國民政府說是中共做的。如果中共沒有做的話?那麼會是誰做的呢?對嘛,就是小日本!」

「是啊,要是小日本的話,誰他媽願意給小日本背這個黑鍋啊!唉,要不是人家王將軍及時抓捕到兇手,這件事情真是難以想象啊!」

「王將軍果然智慧超群啊,沒想到僅僅一天不到的功夫就抓到了兇手!要是人人都有王將軍這效率,恐怕小日本早就回家種田了!」

隨著各家報紙的深入報道,很多的人都聚集在一起談論著此事。要知道眼下最熱的話題除了武漢會戰就是國共的這一次交鋒了!就在各大媒體紛紛發表自己的看法和記者們拍攝的圖片的時候。民盟的主要領導人,也站出來了。這一次他們的口號是聯合抗日不動搖。

318集團軍或者說是王明宇的態度讓民盟的人心中大定,原本左右搖擺不定的他們此刻也是堅定了國共聯合抗日的決心。當然這些只不過是事後諸葛亮而已。王明宇的這一招顯然是瞞天過海,基本上所有人都被他蒙在了鼓裡。

不過王明宇始終覺得這件事情他做的並沒有任何的錯誤。首先王明宇覺得化解這場危機是非常有必要的;其次王明宇覺得國共之間的矛盾雖然存在,但是現在是抗戰最艱苦的時候,不宜節外生枝;最後就是這件事情本身就是日本人乾的,自己這麼做也只是為了揭露一個真相。

社會各界都開始紛紛的發表了自己的看法,他們就是在等待著這樣一個機會。318集團軍可謂是現在民眾心目中的一桿標尺,現在無論318集團軍說什麼,總有一幫人支持著,而且這些人還在不斷的增加之中,當然就按照現在的人員情況來看,也是一個不小的規模了。

一個部隊能夠做到這樣,在中國乃至世界上來說都已經算是成功的了。318集團軍至少做到了。社會各界的反應也是在318集團軍澄清了這個事實之後才敢發表自己的看法,在他們心中318集團軍的分量也是在不斷的提高著的。

當然這一次收益最大的並不是318集團軍,相反他們沒有任何的收益,甚至還冒著得罪蔣委員長的危險。這一次收益最大的可謂是中共了。中共這一次基本上沒有出什麼力,是王明宇一招隔山打牛,直接隔空向蔣委員長反擊了。中共可以說是坐收漁翁之利。

陝西延安!

主席等人也是拿著最新的電報觀看著,報紙一時半會也到不了這麼偏僻的地方,只能拿一些情報人員的電報過來看,當然內容是一樣的。

「恩來同志、克農同志啊,沒有想到小王這一招還真是天衣無縫啊!」主席哈哈一笑,顯然此刻的心情很是開心,這場危機基本上化解了!

「主席,這一次能夠這麼順利的化解這場危機還多虧了王明宇這位同志。不過這一次他可能要冒很大的風險!」周副主席顯然還是有點擔心

「主席、周副主席,這一次能夠順利的化解這一次的危機,的確是多虧了王明宇總司令的幫忙,這裡有一封錢立業同志秘密的電報,記載著當時整個的經過,可以說這一次至少一半以上的功勞要記在王總司令一個人的身上嘍!」李克農同志臉上也有著一絲欽佩的說道

主席和周副主席拿著李克農的電報迅速的傳閱了一番,主席哈哈一笑道:「這個小王的確是有兩把刷子啊,居然把這小日本耍的是團團轉,把別人賣了別人還在幫他數錢呢!不過這樣一來,這件事情更加的能夠化解了,現在是死無對證!」

「可是如果日軍這個時候橫插一杠子,到時候恐怕王明宇總司令就要危險了啊!」周副主席也是擔憂的說道「恩來同志,你是說日軍站出來說318集團軍騙人云雲?」主席笑著道,周副主席點點頭,顯然他是有這方面的擔心的。

主席接著道:「這恩來同志你就多慮了啊,日軍如果這麼做就是非常愚蠢的行為,你想想,這個時候他們跳出來誰會相信他們?只會認為這是拙劣的反間計。到時候我們在發表一個申明什麼的,再者說小日本的話誰會去相信?」

李克農問道:「主席,那麼下一步我們應該怎麼辦?這一次和國民政府的對抗雖然僅僅是短短兩天左右的時間,不過據報告我們下面至少發現了數百名中層以上的幹部出現了很不好的現象。據調查已經有至少超過一百名的人直接或者間接的和國民政府有著密切的聯繫!」

主席臉色微冷道:「這幫人想著腳踏兩隻船?什麼時候都能不倒?我偏偏就不如他們的意。凡是政治立場不堅定的人,我們只能清除出我們的隊伍。這些人往往都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人,留下來遲早要動搖我黨的根基!」

周副主席道:「不錯,如果一旦有任何的危險,或許第一個跳出來反對我們的不是國-民-黨,但是卻很有可能是他們!我也同意這一次的行動。這一次雖然我們略有損失,但是我們也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最重要的就是能夠清除一批這樣的人出我們自己的隊伍。」

主席道:「不錯,我們的隊伍現在正在不但的壯大,但是壯大之後帶來的問題更多。磨合問題,思想的教育問題,戰術問題,物資問題等等等等,這些都需要我們用時間來積累。這一次就相當於穩定一段時間吧,也該給有些同志敲敲警鐘了!」

雖然王明的領導權被撤去,但是中央內部也不是同氣連枝的,黨內的鬥爭也從來沒有減少過。上一次的羅玉梅事件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康生同志已經明確提出在羅玉敏到來之後給他做秘書,這種黨內的高層這樣刻意的保護羅玉敏,顯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們與之搏鬥的是主席等人,羅玉敏只不過是他們高層角力的一個跳板,一個棋子而已。中共這一次的危機看似渡過的很輕鬆,實際上主席等人也知道,一個不慎就是滿盤皆輸的下場。政治鬥爭表面上風平浪靜,實際上波濤洶湧,你永遠不知道對手在什麼時候就會給你來一刀。

主席和周副主席等人談論著下一步的行動,實際上下一步的行動很簡單,隊伍的發展壯大也需要一個過程,他們就是要把握住這個過程。

PS:今天有一個二十朵花加更! 武漢領袖官邸!

周圍的樹木依舊是翠綠,天空也是依舊晴空萬里。武漢還是那麼的炎熱,但是這一切都沒有蔣委員長心中的怒火來的更加的熱。

「娘希匹、娘希匹!318集團軍到底搞什麼東西?戴笠到底是怎麼辦事的?」蔣委員長此刻表情相當的憤怒,臉色鐵青,手中的杯子已經不知道是摔壞了第幾個。一旁的戴笠和蔣夫人兩人也都是無法上前勸阻,畢竟領袖一怒,至少也要讓他怒完吧?不然等會倒霉的還是你。

「這個王明宇,壞我大事啊!娘希匹,這一次原本打算動搖中共的根基,沒有想到沒有動搖他們的根基,反倒是偷雞不成蝕把米!」,蔣委員長自言自語,彷彿其他的兩個人不存在一般,蔣夫人也不上前,只是坐在沙發上。而戴笠則是站在一旁,腿都有點哆嗦了。

蔣委員長生氣嗎?那是相當的氣憤啊。原本以為這一次可以把中共往死里揍,結果沒有想到318集團軍居然在這個時候幫他們的忙。蔣委員長甚至懷疑是不是他們串通好了的?但是想想又覺得不可能,顯然蔣委員長此刻相當的糾結鬱悶。

蔣委員長最氣悶的地方就是318集團軍或者說王明宇了,現在他算是領教了什麼叫剛正不阿了,就連自己的意思他都不願意聽。雖然這個意思有點齷齪。蔣委員長覺得他可以這麼栽贓別人,其他人也就都可以這麼做,只不過沒有想到王明宇不但不配合,反而給自己一巴掌。

如果318集團軍就此事保持沉默的話,蔣委員長也能夠把中共攪得天翻地覆,可是這個王明宇居然揭露了事情的真相。蔣委員長不知道真相?當然知道,這擺明了就是日本人乾的嘛,但是民眾不知道啊?小日本居然還很默契的配合了自己一把,沒有想到318集團軍居然這麼不配合!

蔣委員長真的是有氣沒地方發,他也知道這件事情根本不怪戴笠,畢竟戴笠和王明宇談,王明宇肯定知道這個是自己的意思。但是他還是選擇揭露真相,這他娘的到底是為什麼呢?蔣委員長越想越糾結,他決定要向王明宇問個明白!這口氣蔣委員長咽不下去啊!

愛情向東,婚姻向西 打擊中共的機會就是那麼好找的嗎?雖然之前蔣委員長圍剿中共,但是那個時候日本人沒有這麼蠢蠢欲動,現在可是國共抗戰時期啊。這個時候不好明著打擊中共,但是中共在戰場上並沒有給出太大的貢獻,反而趁著這個時候發展自己。蔣委員長焉能不著急?

暴君,從了本仙吧 現在好容易有一個打壓的機會,居然就這麼沒了,換做是誰也不要氣的一蹦三尺高了。蔣委員長現在只罵罵娘,那已經是相當的文雅了。

「達令,這件事情既然已經這樣了,那以後在找機會就是了。現在在怎麼生氣也是於事無補了!中共註定逃過此劫了!」蔣夫人低聲道「我就不明白為什麼318集團軍要出面解釋這件事情?難不成要跟我這個校長過不去嗎?」蔣委員長顯然是想不通這件事情是為什麼。

「委座,318集團軍現在也是有苦難言啊,他們可是被近十萬鬼子圍著,現在他們也是自身難保啊!」戴笠似乎想替318集團軍解釋一番。這一次雖然戴笠沒有做好,但是實際上他還是挺佩服王明宇這種人的,一般的人委座一句話就屁顛顛的上去了。

「我自然知道他們處境艱難。但是艱難也不能這樣不顧黨國的利益吧?好了好了,這件事情我親自過問,現在就給我連線桐城!」蔣委員長似乎是不打破砂鍋誓不罷休了。這件事情的確是如鯁在喉一般的,讓蔣委員長心中頗為的不暢快。

「委座,接通了!王明宇總司令在電話那頭!」戴笠雙手捧著電話,示意蔣委員長可以接電話了。

電話那頭傳來了王明宇的聲音:「委座,第318集團軍王明宇向校長問好!」

「問好?我可是相當的不好,知道我為什麼不好嗎?」蔣委員長說話的語氣有點高,顯然是生氣了。

「我知道委座!」王明宇出乎蔣委員長意料一般的回答,讓電話那頭的蔣委員長倒是新奇了起來。難不成這哥們明知自己會非常的生氣,還敢這麼的承認出來?這簡直是藐視自己嘛!蔣委員長相當的不開心。

「既然知道,為什麼還要如此?難不成你就不怕我撤了你的職?」蔣委員長一臉怒容的反問道,實際上說這句話他自己都沒有任何的底氣,要知道桐城要是不318集團軍的話,恐怕早就變成了日軍的地盤了,現在居然拿自己的軟肋去威脅人家,蔣委員長自己都感覺有點好笑。

「校長,這件事情我知道怎麼回事,但是桐城現在承受不起國共之間的摩擦。桐城的兵力本來就少於日軍,而我們的背後是大別山,如果國共之間一旦摩擦升級,那麼我們的後路就斷了! 總裁老公你真棒 我不想我的部隊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

「現在我桐城內的守軍有著近萬中共的軍隊。這是一股不小的力量,如果一旦爆發衝突,可以想象,必然是血流成河!到時候我們外要防備日軍,內要防止八路軍,即便是我們再能打,桐城也會在短期內被攻佔!這個賭我賭不起!」

「所以校長,這一次我沒有聽候您的調遣。但是我問心無愧,如果校長要撤職,我王明宇現在就脫去軍裝,回寧波老家去!」

王明宇的話說的鏗鏘有力、擲地有聲,蔣委員長一時間也是愣在當場,有些原因是他想到的。比如和中共開戰的等等的擔憂,也有些原因是自己沒有想到的,但是不管想到沒有想到。人家這邊說的有理有據,而且一點點的破綻都沒有,你還拿什麼去怪罪人家?

再者說王明宇可是抗日的英雄,不知道為蔣委員長立下多少汗馬功勞。有句話說得好,不管黑貓白貓逮到耗子就是好貓。這個318集團軍雖然蔣委員長指揮不動,但是有一點蔣委員長不得不承認,這支部隊給予他帶來的東西遠遠超過他付出的東西。

就憑這一點,蔣委員長就不能也不敢對他們怎麼樣,現在的武漢會戰可是指著他們。蔣委員也可以想象,一旦日軍突破桐城,繞過大別山,整個武漢就敞開懷抱面向日軍了。到時候自己除了灰溜溜的直奔重慶之外,恐怕別無他途了。

蔣委員長道:「這些都是理由,我不想聽!現在我很失望,好了,希望你們用你們的實際行動彌補這次的過失吧!」,說完蔣委員長就掛了電話。實在不是蔣委員長不想再說什麼,他也沒有辦法反駁王明宇。

王明宇是站在桐城的角度來考慮的,而他蔣委員長是站在整個黨國的角度來考慮的,兩個人考慮的立場是不一樣的。但是蔣委員長覺得他們歸根結底都是為了黨國的利益在考慮,所以頃刻之間,蔣委員長反而不是那麼生氣了,只是自言自語的笑罵一句道:「這個不知好歹的人!」

但是任誰看到了也知道,蔣委員長好似解開了自己的心結一般。實際上蔣委員長也是一個拿得起放得下的人,這一次沒有成功,他期待下一次嘛。反正來日方長,機會總還是有的。但是這一次他更加的確定了王明宇的忠誠,這也算是一大收穫吧!

不知道蔣委員長要是知道王明宇已經加入中共心裡會不會一下子崩潰掉。但是他要是知道王明宇內心的想法,或許就沒有那麼的擔心了。實際上王明宇加入中共,並不是為了那建國之後的風光和前途。就是王明宇現在的能力,到哪裡都可以混的風生水起的。

即便是要幫助國民-黨打擊中共,王明宇覺得自己也未必沒有偷天換日的可能性。但是王明宇沒有那種念想,他認為中國人不打中國人是對的。小鬼子他能下的去狠手,但是自己的同胞,作為一個現代人,王明宇自認為自己還沒有那麼的殘忍!

國民政府的腐敗已經無可挽回,王明宇覺得在這方面自己絕對不可能化腐朽為神奇,中共卻是如新生嬰兒一般的茁壯成長,雖然在這個道路中會有一系列的挫折,但是至少現在來說還是艱苦樸素的。有些東西是可以改變的,王明宇希望能夠通過自己改變它。

當然成功與否暫且不論,或許那個時候的王明宇已經遠渡重洋以另外一種形式支持自己的祖國,但是王明宇覺得自己這輩子也算沒有白過。至少他可以打小日本,打的酣暢淋漓。即便最後戰死沙場,他也覺得沒有白白來到這個時代。

蔣委員長的怒氣消了不少,也代表著這件事情可以暫時的劃上了句號。蔣委員長也知道,即便是現在日軍站出來,那也是無濟於事的。民眾顯然是相信318集團軍,而不會相信一個侵略者的! 事情總歸是有解決的一天,無論這個結果是好是壞。當然好壞都是相對而言的,對於中共來說這個結果就是好的。但是對於蔣委員長來說,這個結果相當的壞了。對於王明宇來說,說不上好壞,但是至少這件事情是過去了。桐城的穩定是最重要的。

錢立業在會議室道:「明宇啊,這件事情多虧了你啊!中央讓我代表他們表達對你的謝意!」

王明宇搖搖頭道:「我原本是不打算參與這種事情中去的,但是也是生在其中沒有辦法。這件事情不但是為了組織也是為了桐城的數萬將士。不過我還是要感謝主席等人對我的關照,眼下我軍面臨大敵,這些事情總歸是一些小事情。我們真正要面對的是日軍。」

錢立業解決了這次的危機之後,顯然心情也是非常的放鬆。相對於日軍,或許錢立業更加在意自己組織上的安危吧。

不過有人歡喜有人愁,野上滄狼這幾天潛伏了下來,他們躲在一個地窖裡面。這個地窖原本是一戶人家所住,但是現在已經離開了桐城,野上滄狼等人買了很多的食物和水然後就呆在地窖裡面。現在的外面還是很混亂的,這個時候他們晚上成天在外遊盪很容易暴露的。

「這一次我們成功的暗殺了318集團軍的一名中將,很有可能已經引起轟動了!如果加藤君能夠順利的回到帝國的本部的話,那麼我們暗夜的輝煌就要在這一刻打響了!」野上滄狼此刻說著這件事情居然也是一臉的得意,顯然對於這樣的結果他是相當的滿意。

「大佐閣下,今天我去買東西的時候,看到支那軍在那邊打死了帝國的情報人員!好像說著為他們的長官報仇!」一個會中文的暗夜小隊長對著野上滄狼說道。這件事情很是奇怪,這些情報人員怎麼可能是刺殺那個318集團軍中將的兇手?

寵婚撩人:小嬌妻,有點甜 「你確定他們是這麼說的?」野上滄狼一聽不怒反喜道,看著這個小隊長點點頭,野上滄狼笑著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真是太好了。這幫支那軍肯定以為刺殺他們中將的兇手已經被逮到,肯定放鬆了他們的警惕!或許用不了兩天我們的行動就要再一次開始了!」

「的確是這樣的,大佐閣下!前兩天幾乎是全城戒嚴,今天我出去的時候,明顯防守鬆散了很多。我看明天我們就可以繼續了。因為這一陣巡邏的人特別的多,我感覺機會正在像我們靠近!」那個暗夜小隊長也是一臉興奮的說道現在的這些日本暗夜大隊的成員,都是挺嫉妒加藤那個小子的,隨便胡亂開一槍,基本上就成就了自己。現在要想超過加藤這個小子,那麼只有繼續刺殺318集團軍的高層了。原本他們以為這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但是現在看來,暗殺還是很容易的。

人的自信心就是這麼漲起來的,如果第一次失敗了,那麼以後留下的陰影那是相當的大,但是第一次成功了。他們的信心自然是無比的膨脹,這個時候恐怕已經有相當一部分人把刺殺的目標定在了王明宇的身上,這也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

「接下來我們的目標就是318集團軍的最高指揮官—王明宇!從現在開始,我們這批人全部的注意力都要放在王明宇的行動規律中來。」野上滄狼此刻也是把目標定位的相當的高,他覺得只有殺死王明宇才是真正的勝利,或許帝國直接提拔他為中將都是合適的。

「大佐閣下,你的意見我們完全支持,只是經歷了上一次的刺殺之後,恐怕支那軍的防備更加的嚴密了。我們是不是通過一些手段找到城內的諜報人員,雙管旗下,這樣機會或許會更大一點!」暗夜的一個小隊長說道,他們其實比一般的特工都要優秀很多。

「這個是自然的,下面我分配一下任務!第一小隊你們的任務就是密切觀察318集團軍司令部的動向。第二小隊給我在從318集團軍到北城門的路上開始布置,一旦王明宇去北城門觀戰,恐怕到時候就是我們的機會了!」野上滄狼的計劃其實早就想好了!

「大佐閣下,那麼我們為什麼不能在三個城門都布置一下呢?這樣不論他去哪一個城門,我們都有下手的機會!」

「不不不,北城門是概率最大的,而且我們的人手不夠,三個城門都布置的話,力量太少了。他的身邊肯定有大批的人員保護。到時候我們撤退還需要掩護等等,我們只有五十六個人,必須精打細算!」野上滄狼沉聲道「卻是如此,我們必須要有人掩護,和製造混亂,否則到時候我們將要承受的怒火可不是那麼簡簡單單的幾個人!」

野上滄狼繼續道:「實際上來之前我和板垣征四郎中將已經談過,這一次整個進攻桐城的部隊重心都是放在北城門。 惹火前妻:過期總裁我不要 因此我斷定,如果318集團軍的王明宇要去觀戰和指揮,那也必然是去北城門,東南兩個城門的威脅並不大。所以北城門的沿途是我們的第一目標!」

野上滄狼等人在秘密的謀划著對王明宇進行刺殺,他們這一次的目標定位顯然是受到了上一次刺殺徐源泉的刺激。如果第一次刺殺的目標是一個大校,那麼你下一個目標刺殺少將也行,但是你第一個目標刺殺的是中將,那你不能這一次刺殺少將吧?

野上滄狼確認目標之後,也是躊躇滿志,這一次他一定要讓帝國的人對他刮目相看。別人不知道野上滄狼這一次是因禍得福才能重返暗夜,但是野上滄狼自己心中清楚,所以這一次他才卧薪嘗膽,準備報自己的一箭之仇,野上滄狼這一次也是卯足了勁的。

這一次刺殺王明宇其實在野上滄狼心中也不是很有把握,這麼重量級的人物他覺得如果真的這麼容易的話,支那軍的高層領袖早就被他們刺殺個遍了。正是因為不是那麼容易,野上滄狼才挑這個有難度的。成功的話,那無數的榮耀簡直就是撲面而來。

現在野上滄狼心中有底的原因是什麼?那是因為自己已經有一個徐源泉保底了,即便是刺殺王明宇不成功,野上滄狼也覺得能夠給318集團軍以信心上的打擊,還能夠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讓他們不敢隨意的刺殺帝國的高層。否則等待他們的就是這樣的血腥報復。

當然野上滄狼的想法是好的,不過他低估了王明宇等人的實力和決心。如果就這麼點手段就能震懾王明宇等人的話,恐怕他們也取得不了如此的成就。即便是林文身死也沒有能夠威懾到王明宇等人,哪怕是一點點的威懾。

野上滄狼的想法在他們自己看來是對的。日軍現在也繼續塑造出一個英雄,一個野上滄狼已經被日軍運用到極致了。不過這不是真正的英雄,只是塑造的英雄。野上滄狼也知道自己要想真正的成為英雄,只有踩著英雄的屍體上位。無疑踩著支那軍英雄的屍體是相當的爽的。

王明宇在司令部會議室和錢立業繼續的交談著,對於這一次的事件能夠圓滿的解決,大家心中都是很開心,而且錢立業知道蔣委員長那邊也已經擺平了。所以現在錢立業等人的心中也沒有任何的壓力,不過王明宇顯然沒有那麼輕鬆。

現在桐城的日軍進攻雖然攻勢減弱了一些,但是誰能知道他們什麼時候就加強攻勢呢?不過現在老第二十六集團軍的人情緒基本上被安撫了一下。他們聽到了自己的總座被日軍暗殺之後對於日軍也是憋著一股子怒火。

前方陣地上的第二十六集團軍的人和日軍幾乎都是以死相搏,志在為他們的老長官報仇,這樣的打法雖然死傷多些,但是對日軍也是一個極大的威懾。日軍今天居然下午四時左右提前結束了今天的進攻。顯然是被第二十六集團軍的人給威懾住了。

王明宇心中最大的一塊心病就是潛伏在桐城暗殺徐源泉的那一批人。這批人自然不會是潛伏在桐城的特工,如果估計的不錯的話,很有可能就是以前和他們過過招的日軍暗夜小隊,這一次他們可能是通過攀岩等技術直接潛入桐城的。

檔案事情還沒有得到證實,雖然是八九不離十,但是也不能排除日軍有第二支這樣小隊的可能性。怎麼樣能夠把這批人揪出來?這現在成為了王明宇的一個難題。全城大搜捕顯然是不能了。這樣不是明擺著造成一種恐慌嗎?這個王明宇自然不會這個干。

王明宇冥思苦想,就是希望能夠把這幫具有威脅的人扼殺在桐城內部。

「既然他們這一次來是以刺殺為主?那麼現在他們肯定還會刺殺,嘗到甜頭的他們應該不會這麼容易就放棄吧!」

PS:加更到,咱們說道做到,弟兄們也給散心點動力啊! 王明宇知道現在他們想要把日軍的這個暗殺小隊給弄出來,只有入虎穴得虎子了。如果整天呆在這個集團軍的軍部之中,想要抓獲這幫人簡直有點痴心妄想了。日軍也不是傻子,他們會等著自己來抓?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把這批人扼殺在搖籃之中。

王明宇對於暗殺也是頗為的有心得的,這個東西看上去好像挺難,實際上也挺簡單。一旦讓這幫人熟悉了之後,他們就會建立強大的自信,徐源泉的死說明他們肯定已經建立了某種自信。他們肯定還會有下一次的行動。

如果他們放棄了這麼好打擊自己的士氣的機會,那麼他們就不是一個合格的暗殺小隊。如果真的是像王明宇猜測的那樣是日軍的暗夜小隊的話,那麼王明宇完全有理由不把他們放在眼裡,一個連繼續搏殺的勇氣都沒有的特戰小隊,在他的眼裡如扶不起的阿斗一般,令人失望透頂。

所以王明宇才斷定這支小隊十有八九會再度來襲。但是這件事情也不能和底下的這幫人商量,為什麼?如果王明宇要親自當誘餌,十有八九是會遭到別人反對的。這個機會只能讓給別人了。王明宇也知道自己如果真的當誘餌,恐怕這些人會把自己捆在司令部,不讓自己出去半步。

實際上根本不需要王明宇親自當誘餌,在318集團軍的直屬隊中和王明宇年齡相仿的人實在是太多了。只要他們隨便換上一個中將軍服,任誰在遠處看都會以為是王明宇無疑,因為在桐城還有誰敢冒充他王明宇?而且還是這麼大搖大擺的冒充?

如果野上滄狼的暗夜小隊看到冒充的這一行人的話,恐怕十有八九會冒出來吧!當然這個只是王明宇的猜測,萬一這批人的目標不是自己,而是東南北三個城門的軍事主官的話,那麼王明宇也只能說句這幫人沒出息了。

要知道按照現在的情況來說的話,實際上刺殺王明宇比刺殺吳培林等人要容易的多。吳培林等人一般都處在備戰狀態之中,他們的防禦幾乎是時時刻刻都保持著高度的警惕,而司令部雖然防守嚴密,但是防守越是嚴密就越有可能出現紕漏。

因為他們不是出於備戰狀態,他們只是為了保衛裡面人的安全。但是也正是因為如此,一旦王明宇要出去或者什麼的話,在路上日軍下手的機會就會很多。如果日軍膽子夠大他們在刺殺完徐源泉之後,混入自己的部隊之中,很有可能會更有機會刺殺到自己或者級別很高的將領。

不過王明宇也不是吃乾飯的,他絕對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別人刺殺自己的。在這方面自己或許在這個世界上都難逢敵手吧。但是智者千慮必有一失,這種事情絕對不能看不起別人,所謂淹死會水的就是這個道理。最擅長的領域往往也是最容易栽跟頭的地方。

「三娃子,通知直屬隊的唐風過來一趟,我有點事情找他談談!」王明宇對著一旁的一個直屬隊隊員說道

三娃子應了一聲,就去喊唐風過來了。王明宇喊唐風的目的是什麼?就是為了收拾這幫混入進來的鬼子。現在東南北三大城門和日軍正在展開激烈的交鋒,此起彼伏的槍聲在炎炎夏日之中顯得是異常的聒噪。不過目前的態勢來看,中日雙方似乎都拿對方沒有什麼辦法。

整個戰場陷入了僵局,這個時候王明宇正好騰出手來給小日本好好的練練。唐風很快的就來到了王明宇的辦公室之中。

「唐風,徐副總司令剛剛被日軍刺殺,你也知道我們所謂的抓到的兇手只不過是掩人耳目的行為,這一次我找你的目的就是為了把日軍這股子人徹底的消滅在我們桐城範圍之內。」王明宇一上來直奔主題,畢竟和唐風等人已經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了,沒有必要繞彎子。

「總座,現在咱們可沒有那些人的線索,這樣找下去恐怕也不是辦法,我看不如這樣。他們在暗,我們在明。我們只要有足夠的籌碼肯定能夠吸引他們出來,一旦他們出來,我定然讓他們插翅也難飛!」唐風想了想說道

「呵呵,你的辦法和我的辦法差不多。不過現在我們即便是要吸引他們,也要選擇一個比較合理的線路。否則太做作的話,恐怕日軍是不會上當的!我們的機會也只有一次,如果這一次不成功被日軍發現的話,恐怕他們需要蟄伏很久,或者離開也說不定!」王明宇提醒道

「這個我明白,按照道理來說,整個桐城最能吸引日軍的目標自然就是總座您了!但是這樣的危險性太大,我看只能派一個替身去吸引這幫小鬼子了,不知道總座的想法是?」唐風問道

「呵呵,我本身是打算自己親自去的,但是我也知道你們肯定不會同意,所以這個意見我就不提了!我看找個差不多點的,然後穿上我的衣服,但是這件事情一定要自願,危險性實在太大。日軍拿的不是一般的三八大蓋,而是狙擊步槍!」王明宇面色有點凝重的說道

「這個自然,這方面我一定仔細的詢問當事人的意見。如果不行就我自己來!」唐風點點頭對著王明宇說道一旁的三娃子道:「總座,團座,這件事情不如讓我來吧?你們也知道我三娃子一人吃飽全家不餓,這件事情我去最合適不過了!」

唐風看了看三娃子道:「這件事情很危險,你確定你要去嗎?一旦有任何的意外,恐怕都不會看到第二天的太陽了!」

三娃子語氣堅定的說道:「總座、團座,我三娃子這條命本來就早應該死在寧波了,如果不是總座我娘的棺材錢我都湊不齊。現在好了,也是我報答總座的時候到了。而且這件事情我也不一定就犧牲,如果成功了還能陞官不是?呵呵」

看著三娃子那笑容,唐風也是微微一笑:「我們直屬隊出來的各個都是好樣的,面對生死談笑風生,好!三娃子這件事情既然你主動請纓,我就讓你去代替總座,我也給你保證,這件事情如果成功我保證你升一級!如果你不幸…」

王明宇接過話道:「如果成功,我給你個中校噹噹。如果失敗犧牲,我追贈你為上校!我王明宇說到做到!」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