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貢獻點自然是不會少的。」

駱小敏笑嘻嘻地道,「只要在搜尋過程中出力的,皆可得到五百貢獻點,若是發現了有價值的線索,甚至是抓住一兩個異族之人,那獎勵則更為豐厚!」

「如此好處,你為何會找到我們兩個?」

葉瀟疑惑道,若不是駱小敏前來,他與屺武還真不知道會有這等好事。

「有好事情當然應該和夥伴們分享啊,我有好事都想到了你,哪像你啊瀟木頭!」

駱小敏說完,還敲打了一下葉瀟的腦袋。

「那是我不好了……」

葉瀟尷尬不已,隨後又問道:「對了,那嫻薇,曲偉他們呢?他們應該也不會放棄這個機會的吧?」

「這個嘛……」

駱小敏吐了吐舌頭,解釋道:「任務的發佈就在昨天,而且這次報名的隊伍只限十支,長老宣佈任務之時我恰巧就在那裏,所以第一時間獲得了組建一支小隊的名額,但是每個小隊最多只能有三人。嫻薇姐她跟我哥不在宗門內,而曲偉葛燕他們兩個必定是要在一起的,而我又不太願意看他們倆整天卿卿我我地黏在一起,他們兩個就自己組了個兩人隊伍,所以我也就沒跟他們一起。更重要的是,林野那傢伙不知怎的也知道了這件事,昨日一整天在我耳邊嘰嘰喳喳,想要與我同行……」

駱小敏氣急而笑,說道:「你說我不找你們兩個找誰?也只有你們兩個看起來老實些,不會煩擾到我,況且有你們兩個頂在前頭,我肯定也是輕鬆安全不少啊!」

駱小敏笑靨如花。

「你竟然打的這個主意。」

葉瀟笑了起來,不過這林野還真是賊心不死啊。

屺武不禁也莞爾一笑。

「瀟木頭,你可不能不同意啊,我可不想跟林野,跟不認識的人一起組隊,那樣我可很難受的!」

駱小敏可憐兮兮地拽住了葉瀟的袖口。

「我可沒說不同意啊……」

葉瀟捏了捏拳頭,對於異族他也是頗為期待地想要見識一番的啊。

「那我們何時動身?」

「明日一早在殿前集合……」

……

殿前此時已經圍聚了不少人。

「好了,老夫姓魏,此行便是由老夫來帶隊,這幾位執事會負責安排你們的行動,給你們提供一些關於異族必要的信息。」

從大殿中走出一位半百年歲的老者,其身後還跟着三位灰色衣衫的執事。

「你們一共二十七人,十個小隊,皆是燃血三層的實力,每個小隊我看至少也有兩人,這樣最好,畢竟風蝕澗對於你們而言還是有些危險,有個人相互照應最好不過。搜尋異族還望你們能夠同心協力,謹慎行事,老夫希望你們都能夠活着回來……」

「瀟木頭,被長老這麼一說,我怎麼覺得風蝕澗中很危險啊?我們不會遇到什麼生死危機吧……」

駱小敏不禁有些莫名地擔憂起來。

「怎麼可能,多注意一些就好了,哪裏運氣會那麼背……」

葉瀟安慰道。

「那就好,不過要真的遇到了危險的事,瀟木頭你可不能丟下我一個人跑啊……」

「此行,有血棘衛的一支十人小隊將與你們同去,每個隊伍中都將有一位血棘衛的隊員跟隨,他們與異族打過交道,經驗也更加豐富一些,所以我希望你們能夠好好合作。」

魏長老指了指朝此處走來的一支十人小隊向眾人說道。

「血棘衛會與我們同去?」

葉瀟與駱小敏對視了一眼,這下子三人小隊就變成了四人隊伍了。

「看來曲偉與葛燕兩人的旅行將要被破壞了。」

駱小敏壞笑道。

「好了,其餘的事情我們路上再說,你們現在每十人一組,由三位執事分別帶領,準備出發……」

一聲聲嘹亮的啼叫聲忽然響徹在空中,四道黑影逐一從雲層中飛出,盤旋在眾人頭頂上。

「這四頭疾風鷹速度極快,有了它我們趕往風蝕澗只需一個時辰。」

帶領着葉瀟那一組的灰衣執事笑着說道。

他伸手朝空中招呼了一下,頓時一頭疾風鷹漸漸降低高度,落在了地上。

「這疾風鷹雖說看起來不及那日朗雲師兄所乘騎的暴雷玄鷹,可也是個個精神煥發,俊朗無比。」

葉瀟心裏說道。

疾風鷹雙翼展開足有十丈,容納這十餘人綽綽有餘。

葉瀟等人乘坐着疾風鷹飛向了高空,而血棘衛那十人則是乘上了魏長老腳下的那頭巨鷹。

「這速度,還真是極快!」

感受着周邊越來越快的風速,葉瀟不由眯起了眼睛。

望着這些弟子們在猛烈的風勢下搖搖欲墜,睜不開眼的模樣,灰衣執事不禁輕笑一聲,抬手一揮,一個透明的光罩瞬間將風給隔絕開來。

「好了,現在穩當了不少,離風蝕澗還有一個時辰的時間,你們暫先坐下,我來跟你們講講關於風蝕澗中異族的情況……」

灰衣執事率先盤腿坐了下來。

「風蝕澗離邪月嶺最近,而最先發現異族蹤跡的也是邪月嶺中的一名執事。不過在風蝕澗之外,有着一座村落的遺址,我們七沐宗以及邪月嶺,夜火山等勢力都有着人手駐紮在那裏,所以發現異族之事也就流傳了出來。」

「因此此次搜尋異族蹤跡,各方勢力都有插足,搜尋異族蹤跡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便是各個宗門勢力培育出來的弟子之間的較量比試,所以我希望你們能夠好好表現。」

灰衣執事頓了頓,接着說道:「根據那邪月嶺執事的描述,這次出現的異族恐怕有着將近十人,應該是屬於異族中的夜磷族和岩蜥族。關於他們的樣貌特徵這玉石中有着圖像描述,你們互相傳閱一番。」

說着,他便伸手拋出幾顆玉石,扔向眾人。

葉瀟伸手接過,分出一縷心神進入其中,兩道人影圖像顯現在他的眼前。

「第一次親眼見識異族,沒想到樣貌與我們也相差不多……」

葉瀟將玉石遞給了駱小敏。

他原本以為異族人的樣貌衣着都怪異無比,可現在看來似乎不是。

要說特殊之處,那便是夜磷族人的瞳孔很大,佔據了大半個眼珠,瞳孔中有着青金色的光澤,而岩蜥族人則是身上除去頭部之外,有着暗黃色的鱗片,不過隱藏在衣服下也是難以看出。

「這群異族人多半會偽裝起來,因此你們千萬要注意,光憑樣貌是不足以區分的。夜磷族人擅長使用一種被我們稱作磷火之術的攻擊手段,而岩蜥族人則有着幻化為蜥蜴模樣的能力……」

「異族人的手段果然奇異莫測!」

葉瀟驚嘆不已,他早已料想到這次任務一定不易。

「讓我們來搜尋或許只是明面上的,那些長老執事恐怕是會在暗中展開調查……」

葉瀟猜測著。

「若是遇到了異族之人具體如何應對,血棘衛的傢伙們應該知曉,你們多聽取他們的意見便可,切忌魯莽行事,否則不慎落入了異族手中,後果不堪設想。切記,切記!」

灰衣執事面色變得嚴肅起來,再三提醒道。 兩人激戰就要一觸即發。

可是在這時候,大山那邊,傳來一個老邁的聲音。

「金剛,不得無禮。」

這從大山那邊飄來的老邁聲音,聽起來不大,但是全場每個人都清晰可聞。

現場的居民們,聽到這老邁的聲音,都露出崇敬的表情,甚至紛紛跪伏了下去,表情虔誠。

就連處於憤怒暴走狀態的金剛,也一下子冷靜了。

他怒火瞬間全部消失,身體一哆嗦,從狼人形態,一下子恢復了人類形態。

他滿臉恭敬,低下頭,如同做錯事的小孩子般,小聲的道:「是,長老。」

原來,從大山那邊飄來的這個老邁聲音,是戰牙部落的長老阿古巴的聲音。

阿古巴讓金剛狼不得無禮之後,他的聲音又再度響起。

「米國的五星上將,人類的巔峰級彆強者,遠道而來的客人,麥克斯閣下。」

「你打破互不干預的潛規則,闖入我們的地盤。」

「你這是對我們狼人有什麼不滿,前來挑起紛爭的嗎?」

麥克斯望着遠處連綿大山,平靜的道:「你應該就是戰牙部落的長老阿古巴了吧?」

「我今天來這裏,不是來找麻煩的。」

「而是給你帶來一個不好的消息,而且有件事想請你們幫忙。」

阿古巴的聲音傳來:「什麼不好的消息,還有你們想要我們幫什麼忙?」

麥克斯淡淡的道:「狼人比利,是你們戰牙部落出來的狼人吧?」

金剛狼聞言睜大眼睛,連忙的問:「比利,我朋友比利他怎麼了?」

麥克斯轉頭望向金剛狼:「原來比利是你朋友呀,那真是不好意思,他前段時間,剛剛被華夏戰神陳寧給殺害了。」

什麼?

金剛狼聞言又驚又怒。

周圍的小鎮居民們,也都憤怒了。

阿古巴的聲音緩緩的響起:「比利不守我們部落的規矩,擅自離開小鎮,跑到人類世界去遊盪。」

「他落此下場,怪不得任何人。」

「麥克斯閣下,多謝你告知我們比利的消息,如果你沒有別的事情,可以離開了。」

麥克斯輕笑道:「當然還有事,我剛才不是說有事要求助於你們嗎?」

「我希望你們狼人能夠幫我一個忙,幫我殺掉華夏戰神陳寧。」

「當然,你們也可以當做是幫你們自己,幫你們的同伴比利報仇。」

阿古巴當場拒絕:「對不起,我們狼人無意介入你們人類之間的紛爭。」

麥克斯對阿古巴的態度似乎早有預料。

他也沒有強求,只淡淡的道:「你們再考慮考慮,如果你們狼人願意幫我的忙,我保證會給予你們莫大的好處,改善你們的生存環境。」

「如果你們最終不答應的話,那我只能去找你們狼人的死對頭血族幫忙了。」

麥克斯說到這裏,似笑非笑的道:「怕就怕,到時候血族答應幫我的忙,我又給予血族各種便利條件,到時候血族強大起來,壓過你們狼人。」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