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隆!!!」

此時此刻,天地之間的震動,越來越強烈了。此時為了不會像之前一樣,在度丹劫的時候將房屋毀掉,所以此時莫天趕在雷劫落下之前快速的飛身而出,隨手給房屋下來一個強大的結界,將三泰的住處以及周圍很可能會遭受到波及的住房保護了起來。

「是他!!!」

在莫天出現在眾人的眼裡的瞬間,頓時被人認出來了。此時莫天在眾人的心目之中,就好像是一個無所不能的神一樣,心中十分的驚嘆。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超越武極》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超越武極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黃梵興沖沖地帶著黃維安往外面走了一圈才發現,根本就沒有一個清凈的地方……

因為到處都是黃維安的粉絲啊,走到哪兒都有赤裸裸的嫉妒眼神盯著他啊!躲過了男同胞躲不過要簽名的女粉絲啊有木有!

最後黃維安不得不戴上隱身三件套:口罩墨鏡鴨舌帽,七拐八彎躲進一處偏僻巷弄,這才甩掉了一路尾隨的粉絲群眾。

黃梵靠在青石磚牆上氣喘吁吁道:「你這……紅得有點誇張啊!」

整個面部包得嚴嚴實實的黃維安搖頭嘆氣道:「那也是沒辦法的事,誰叫本小姐天生麗質呢!」

黃梵拍了一下她的鴨舌帽,好奇道:「你早就習慣了吧?當名人是啥感覺?說說唄!」

黃維安並沒有在聽,她突然愣了一下,狐疑地看著這面有點熟悉青石磚牆,然後像是小貓見著老虎一樣炸了毛,恨不得趕緊離開這裡!黃梵莫名其妙地被她拉著快步前行。

怕什麼來什麼,一輛汽車停在了巷子口,顧南巡拉開車門走了下來,一眼就認出了全副武裝的黃維安來,先是一愣,然後看見與她同行的黃梵,恢復淡然神色打了個招呼。

顧青陽跟陳蔓熙竟然也在同一輛車上下來,他們與黃景柏博士一家一向交好,自然也是很快便認出了她。

黃維安瞬間挺直身子跟塊木板似的,尷尬道:「叔……叔叔阿姨好……」

陳蔓熙一向挺喜歡這個姑娘,熱情地迎了上來,握著她的手非要請她進屋坐坐,顧青陽也是難得的擠出一絲笑臉,就是對她身旁的黃梵沒什麼好臉色。

陳蔓熙為人隨和,對黃梵道:「既然大家都是朋友,就一起進來坐會!」

絲毫沒有推辭的餘地,黃維安就這樣滿腹無奈地被請進了顧府。

五人來到後花園的雅間圍桌而坐,陳蔓熙一起身去裡屋斟茶倒水,氣氛瞬間便凝固至冰點……最後還是黃梵先開的口,畢竟眼前可是武評第三的前輩,他恭敬道:「久仰顧家威名,今日來訪是我的榮幸!」

顧青陽雖然有點反感這個一身皮衣,還帶點流氓氣的傢伙,但禮節還是到位的,他眯著眼睛道:「不必客氣,我與黃老素來私交甚密……」又強調了一句,「犬子與小安姑娘也是發小,感情自然不錯,都是朋友,不必拘禮。」

黃維安一聽這話,整張臉紅得發燙,恨不得找個狗洞鑽出去逃離這個修羅場。

黃梵心想這老頭怎麼說話文縐縐的,有些彆扭道:「鄙人也姓黃,單名一個梵字,家父已不在人世,叫東凱。」

「噢?」顧青陽眉毛一提,眼睛終於睜成了正常程度,隨即釋然道:「原來是東凱兄的公子,聽說你在東海一役立下大功,年少有為啊!」

「哪裡哪裡……」黃梵客氣道,既然對方與父親有交情,那話匣子就好打開了,於是兩人自顧自聊了起來,完全忽略了一旁的兩人。

黃維安低頭盯著桌面,顧南巡全程冷漠,咳嗽兩聲道:「我還有課業要做,先告辭了。」

隨著他的離席,尷尬的氣氛終於緩解了,但黃維安腦子裡就跟灌滿了漿糊似的,沒有一點運行的空間,直到出了顧家大門仍是有點恍惚。

黃梵感嘆一聲道:「能跟這麼厲害的前輩長談,獲益良多啊!」

見她仍有些愣神,於是湊近去哇的一聲拐角,把她嚇了一跳。

黃維安一臉厭惡道:「你有病啊?!」小說娃小說網

黃梵擠出笑意道:「我看是你有病,見了人家少主跟丟了魂似的。」

黃維安指著他鼻子道:「我沒有,你也別瞎猜!」

黃梵哦了一聲,自顧自走在前頭,從皮衣里掏出香煙點上一根,自以為瀟洒地抽著。

黃維安伸手捅了他一下道:「你不是說不抽煙了么?」

黃梵擺擺手:「逗你玩兒呢!」

黃維安突然想起趙梓萱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道:「呵,男人!」

黃梵洒然笑道:「俗話說得好,男人的嘴,騙人的鬼!」黃維安卻不知道他嘴上這樣說,其實心裡有多難受。

這種感覺其實大家都有,包括黃維安,包括顧南巡。只不過他們跟所有世俗之人一樣,習慣用其樂融融的氣氛來掩蓋那些憂傷磨成的粉塵。

在黃梵不要臉的執意要求下,黃維安親自送他到停車場,并行注目禮目送他的車子消失在街道的盡頭。

瞎胡鬧了一天,黃維安也是有些累了,回家洗完澡正準備莊周卧夢去,卻發現自己怎麼也睡不著,腦子裡滿是那句充滿魔性的:「男人的嘴,騙人的鬼。」於是覺得對黃梵這個傢伙不勝其煩。

於是打視頻電話給趙梓萱,誰知道她一接起電話就道:「喂,您好,歡迎致電深夜情感熱線,普通話服務請按一,廣東話服務請按二……」

黃維安被逗樂了:「別鬧!」

趙梓萱深情款款道:「怎麼啦偶像?被思念折磨得睡不著嗎?」

黃維安突然問道:「瞎扯什麼玩意兒,我一個人在家,無聊怎麼辦!」

趙梓萱哈哈笑道:「我都喝上了,咱們視頻喝!」說完她舉起一個酒瓶子對嘴灌了一口。

「好!你等我下!」黃維安興沖沖跑到客廳打開她爸的酒櫃,「好傢夥,糟老頭子藏了這麼多高檔貨!」

千挑萬選,拿了瓶子沒貼牌子的,瓶塞封著蠟,打開一聞,嚯!是瓶狠貨啊!

於是黃維安悶在房裡跟視頻中的趙梓萱傻樂了一晚上。

酒過三巡,趙梓萱笑容玩味地問道:「我說,你今兒個怎麼老提起那個叫黃梵的傢伙?你是不是……」

黃維安嗤之以鼻道:「那個臭流氓,整天以為自己跟少女殺手似的,其實最矬就是他!」

趙梓萱咯咯直笑:「最討厭的人往往就是真愛,小說里都那麼寫!」

「呸!」黃維安喝得俏臉微紅道,「我黃維安對天起誓,對他絕對沒意思!」

趙梓萱老氣橫秋道:「呵!你的臭嘴,騙人的鬼!」 第835章再見九霄神雷

在莫天蹦出房間的瞬間,此時天空之中的天幕也在這個時候刷的一下子拉下來了。頓時,原本明亮的天空之中,在這個時候頓時變得黑沉沉的,就好像是傍晚十分一樣。

「啊!!!來吧,我的雷劫!!!」

此時莫天腳踏虛空,頭頂著上空之中的劫雲,頓時大聲的吼道。此時莫天就好像是一尊無比尊貴的大神一樣,怒視著天空。而此時雷劫就好像感覺到有人對自己的不尊敬,這一瞬間就好像是發怒了一般。

此時雖然沒有降下雷電,但是竟然在莫天大吼大叫的瞬間,頓時變得翻湧奔騰起來,同時發出隆隆的咆哮之聲。此時這番情景,使得眾人很深一陣顫抖,在靈魂深處,感覺到了一種無盡的敬畏,驚駭的看著天際和虛空之中的人影。

武者在帝級巔峰渡的是九重雷劫,每一重又分為九層。也就是說,每一層天雷就是一道雷劫,總共九九八十一道,分為九次將領。莫天有渡劫的經驗,不過此時感受到如此強大的威壓,心中都有些驚駭。

「呼!!!這個雷劫還真是不一般啊!要比之前的那些雷劫強大得多啊!!!」

此時此刻,莫天能夠清晰的感覺得出來,這一次渡劫,是自己前所未有見過的。此時即將渡的劫難,與之前的那些相比起來,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之前所度過的那些雷劫,那簡直是不交渡劫。

「咦!奇怪,怎麼會有紫色光芒啊?」

在這一瞬間,有人突然驚叫起來,頓時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在此時,人們只看見天空之中的劫雲上方,竟然出現一絲若有若無的紫色光芒。雖說被黑壓壓的劫雲遮擋住,但是還是被人發現了。

「這到底是怎麼情況?」

「嗯,這樣的情況好像自從沒有出現過,這是為什麼啊?」

在這一瞬間,看到莫天的劫雲之上的異樣,眾人的心中頓時變得十分的疑惑起來,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情況。然而在這一瞬間,很多正在閉關之中的強者,似乎在這一瞬間感應到了些什麼,在這一瞬間幾乎是同時從閉關之中清醒過來。

「天啊,這到底是什麼人在渡劫,這樣的劫雲怎麼會出現啊?」

「奇怪,竟然是這種雷劫,真是有趣啊!若不去看看此人到底是什麼人,那還真是白活一生了!!!」

莫天不知道,此時自己渡劫,竟然引起了這般強大的震動,竟然比自己在半個月之前度丹劫之時弄出來的震動還要大得多。

「是九霄神雷,怎麼會是這樣啊?」

「是啊,這樣的情況似乎只有古籍之上記載得有了!!!」

「嗯不對,在幾年前似乎出現過,只不過之前男人招引來的九霄神雷沒有今天的這個九霄神雷的萬分之一的強大,難道他們是同一個人嗎?」

此時,各種心思和猜想,頓時衝刺著一些大能者的心扉。正所謂的九霄神雷,在古籍之上曾經過有過記載,在十萬年前曾經出現過,當時的那位大能者,就是在渡劫的時候,竟然度過的是九霄雷劫。而能夠引動九霄神雷之人,逼得是大運氣和修鍊天賦逆天的妖孽。

而九霄神雷,不僅僅要比一般的雷劫強大得多,而且顯得十分的霸氣,渡劫者如果一個不慎,那就會灰飛煙滅不說,就連想要保留下來一絲靈魂,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此時出現的九霄神雷,頓時牽動了眾多強者的心扉。

「嗯,若是此人能夠順利度過這個九霄神雷的話,將來的成就簡直是無可限量,恐怕直追當時的那位啊!!!」

「這樣也好啊,想不到我們的這個天元大陸之上,依舊這麼長的時間沒有出現這樣的人物了,也是時候該出現一位了,看來大人的眼光還真是沒得說啊!!!」

在這一瞬間,一處伏羲神宮深處的修鍊密室之中,那雙炯炯有神的目光,在感應到九霄神雷出現的那一瞬間,頓時就從空靈狀態之中蘇醒過來。此時他的目光頓時投向了伏羲宮的方向,看著凶濤奔涌的天空,臉上頓時露出一絲驚異的神色。他著是有些嘀咕了那位的交代之人的能力了。但是此時親眼看到了莫天的身影的時候,他才不得不佩服那位的眼光和莫天的修鍊天賦。

「小子,希望你真的能夠不辜負大人所望啊!希望我們也能夠打開那個地方,到哪裡去尋找一線機會去啊!!!」

這一聲長嘆,頓時使得整個空氣之中頓時一陣顫抖。此時劫雲就好像是受到了驚嚇一樣,頓時顫抖了一下。不過很快,那個威嚴的聲音很快就消弭於天地之間之後,劫雲似乎在這一瞬間將怒火全部轉移到了這裡來了。

如此說來,也就是將所有遭受帶的怒火完全帶給了正在準備渡劫之中的莫天。然而就在這一瞬間,黑沉沉的天空之中,頓時一聲開天闢地般的驚雷響起的瞬間,手臂粗細的雷電火舌,也在這一次剎那間,頓時奪天而出,破碎了劫雲的阻擋,瞬間朝著莫天的聲音轟擊而來。

「嗯,怎麼會有紫色的光芒,難道這是幾年前小爺所渡的九霄神雷的擴大版本???」

在第一重雷劫落下的時候,莫天頓時只感覺到這次所渡的天劫與之前的十分的相似,唯一不同的是,此次渡劫的威力要比之前的強大無數倍。此時莫天估計,恐怕是之前的百不止啊!

「嘶!!!這怎麼度過這樣的雷劫啊!難道就這樣嗎?」

此時看見手臂粗細般的天雷猶如銀色帶有淡紫色火尖槍一樣,直奔自己的腦門擊殺而來的瞬間,莫天全力的運轉真力,快速的閃躲開來。

「嘶啦!!!」

此時莫天的速度雖然極快,但是還是稍微有些晚了一點。不過好在沒事兒,莫天輕鬆的度過了一劫,此時只是衣服被灼傷了一片而已。此時莫天知道,是最小號元氣的,所以在莫天衝出修鍊密室的時候,順手將元石和靈脈收起,此時將元石看似隨意的拋向虛空之中,可是卻是隱藏門門框框。此時漂浮在虛空之中的上千塊的元石,在這一瞬間頓時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聚靈陣發。

莫天趕在第二重雷劫雷劫落下之前,硬是將聚靈陣合攏。在這一瞬間,莫天立即飛身而上,直接虛浮在聚靈陣上空,不停的吸收著強大的元氣。然而就在這一瞬間,莫天在領用零星的雷電淬鍊身體的時候,頓時只感覺到在自己的體內的雷電元素,此時變得十分的興奮起來。莫天頓時一愣,心中頓時一喜。

「無奈,我怎麼搞忘記了,九霄神雷可是雷龍的補品啊!!!」

在莫天醒悟的瞬間,頓時就好像是與自己的體內的至尊雷元素有著心靈感應一樣,很快雷電元素快速的形成了大碗般粗細的雷龍,剎那間從莫天的手掌之間快速的額衝出來。然而就在這一瞬間,天空之中頓時一陣銀白之色,其中更是帶著一絲明顯的紫光。

「轟隆!!!咔嚓!!!」

「吼!!!」

在這一瞬間,雷龍在脫離莫天的掌控的瞬間,頓時發出一陣強大的龍吟之聲。剎那間,天地之間頓時一陣顫抖。伏羲宮眾人一擊暗中來到這裡觀看衝擊域級的強者,在這一瞬間,十分頭疼的看著眼前的一幕。

「卧槽,空明之體,至尊元素,此子要逆天啊!!!」

然而此時,不只是這些人,就連伏羲宮之中的宮主顧春和一眾長老們,此時也來出現在乾坤殿之中的頂層之上,暗中驚駭的觀看著天空之中的這一幕。只不過此時看清楚了渡劫之人的模樣的瞬間,雖然顯得十分的震驚,但是此時莫天給他們的震撼已經要麻木了許多,眾人雖然十分的震撼,但是此時看到渡劫之人竟然就是那個經常給他們帶來震撼的莫天的時候,很快就平靜了不少。畢竟莫天實在是太逆天了。不僅僅修為強大,還是一個八品的高級煉丹師。而此時衝擊域級渡劫,能夠引來九霄神雷,那也不奇怪了。

「這小子!!!」

眾人此時,只是羨慕嫉妒恨的看著前方,有些哭笑的罵道。而此時人群之中的三泰和燕妮,此時在看到渡劫之人是莫天的時候,頓時就好像是小孩子一樣,顯得十分的振奮。

「莫天,您可要成功啊!!!」

「莫天哥哥,燕妮知道你能行的,加油啊!!!」

在這一瞬間,三泰和燕妮雖然三對莫天十分的有信心,但是在他們知道莫天此時所渡的天劫是九霄雷劫的時候,心中頓時的大驚,此時心中十分的擔憂。

「嘶!!!實在是太恐怖了!!!」

眾人還沒有回過神來,此時只看見脫離莫天手掌的雷龍,在看見第二重的九層九道九霄雷電來臨的方向,瞬間衝擊而去,張開血盆大口,硬生生的將九道九霄神雷吞噬在了自己的肚子之中。

莫天頓時只感覺到自己的靈魂一陣顫抖,臉色有些慘白。莫天知道,自己現在是遭受到了雷龍身上傳來的力量的反噬。

所以此時,莫天不敢有絲毫的大意,立即運轉真力將其死死的壓制起來,幫助雷龍將雷電煉化,成為雷龍身體的一部分。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超越武極》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超越武極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當今武林道教執牛耳者武當也,山中終年雲霧繚繞,孕育一股邈邈仙氣,地靈則人傑,自古以來仙人輩出,來此修道之人得以仙氣浸染,修行自然事半功倍,加上新武林以來,武當山兩位仙人登上武評名氣大盛,引得各方武林人士趨之若鶩,不管是不是修道之人,皆是聚集在此,希望借天地之靈氣為助力,在武道上更進一步。

讓人遺憾的是自秩序崩塌以來,武當派封閉山門,往常向遊客開放的景點也謝絕訪問,於是這些武林中人只能退而求其次,不顧冬日嚴寒登上各個小山紮營而居。

一時間除了天柱峰,青蓮峰等武當道館坐落的大片,其餘山頂皆是擠滿了各路習武之人。

林子大了自然什麼鳥都有,有整個幫派上山割據地頭收人頭費的,有招搖撞騙哄各路女俠兒雙修的,有擺攤算命的等等等等,皆因武當門人一心求道懶得去搭理這些。

對他們來說,武當門外之事,天下一角而已,顧得門外顧不得全天下,做與不做又有何異?為不如無所為,無牽無掛一心求道才是正事,別耽誤本道入玄求無為。

這一天,來了個和尚。

這可是件稀罕事兒,一個和尚來這種道門聖地湊什麼熱鬧?再說光明會的事兒才剛落幕,大家對其行徑自然是深惡痛絕,見著光頭的都沒什麼好臉色。

往他臉上吐口水還是輕的,有幾個家中有人被禍害的本地人衝上去就是一頓打!

奇怪的是這個和尚既不惱也不怒,給人無緣無故打了一頓,只是站起身來拍拍衣裳上的塵土繼續上山,跟沒事人似的。

倒是打人那幾個氣喘吁吁拳頭髮軟,圍觀的人一看,乖乖,這個和尚可能還是個真神仙啊!於是有人一路尾隨,發現和尚竟然徑直上了天柱峰。

來到山腰處緊閉的山門前,和尚也不敲門,就是往側面繞了一下,尋了塊平坦的空地,吃了點乾糧就開始打坐。

這鬧的是哪出?大傢伙好奇啊,莫非這個神奇和尚發現了此處是修鍊的好地方?嗯,看起來有點仙氣!於是本來這個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武當主峰半山腰上開始陸續多了一些人,大家也不說破,心照不宣就是了,說出去那得多少人搶著來佔地兒啊?

話說這個和尚也真是神奇,竟然還能空手伐木,不到兩天功夫就搭起一個完全能夠遮風擋雨的小茅屋,有一個五十多歲,信佛的老頭兒每天給其帶點素齋的吃食,日子就這樣過起來了。

老頭為人熱心也是出了名的,認識的都叫他老張頭,有一次,老張頭給和尚送齋食的時候崴了腳,和尚一見,把他請進茅屋后二話不說就出去了,不到一會功夫拿回來一些草藥,搗碎了給他敷上。

說也奇怪,在敷草藥的時候老張頭只覺那和尚的掌心有股熱流傳進腳踝,這才剛敷上藥就消了腫,這個法師果然是位得道高僧啊!

於是平常愛跟人閑聊的老張頭把這事兒一說,一傳十十傳百,幾日後和尚的小茅屋外擠滿了人。

這和尚也不嫌累,就這樣每日給山中的這些練武之人醫治跌打損傷,給他治過的都讚不絕口,稱其醫術可比扁鵲華佗,久而久之一些奇難雜症也找上門來,最讓人無語的是還有上來就開口問xing病能不能治的,和尚頓時也傻了眼,連忙解釋自己只是會些草藥跌打,那種病看不了。小說娃小說網

這下就得罪人了,原來前來看那種病的是個當地黑老大,平常燈紅酒綠的日子過慣了,世道變了以後歌照唱舞照跳,得了那病沒地治了才找到這兒來!

黑老大被拒絕之後就不高興了,後果很嚴重,幾十名小弟團團圍住了茅屋,非要那法師用神通給他治病。

和尚被逼無奈,只能說試試看,其實他哪裡會這個?給人家瞎糊弄一番就給打發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