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事情之前在群里就說過。其實加入聊天群之前我真的就只是個普通高中生而已,不如說這才是我的正常形態。」

洛塵隨意回應完,端起咖啡默默的喝了一口,然後現場氣氛立馬又陷入熟悉的僵硬氛圍。

果然…

根本不行。

察覺到現場的沉默氣氛,洛塵有些糟心的感嘆一聲,感覺自己根本就找不到什麼話題可聊。

跟男孩子在一起會有數不清的話題,可一旦跟女孩子單獨相處,那就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遊戲動漫或者輕小說,英梨梨這樣的御宅屋雖然的確也懂,可這些話題跟女孩子聊用感覺有些奇怪。

不如說,還是因為曾經的心理陰影依舊籠罩在頭頂上,讓自己不斷回憶起跟女孩子聊天的失敗經歷,所以才會這樣嗎?

呸…

是朋友的心理陰影。

我洛塵才沒有這種東西!

「那個…時空使徒你之前是說要問我點什麼東西之類的吧,是要問什麼?」

似乎被現場氣氛沉默的根本就堅持不下來,英梨梨輕輕的深吸口氣,終於決定把話題往正事上引。

「啊~你說這個,我的確是有事情想要問你來著。」

閑聊洛塵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可如果談起正事,那就有很多事都可以聊下去了啊!

聽到英梨梨主動提起這件事,洛塵明顯來了幾分精神,就連坐姿都不由自主的端正起來。

然後在對方詢問的目光下,緩緩開口。

「我記得你是看過《刀劍神域》並且也知道亞絲娜的對吧?」

「嗯!」

英梨梨端起可樂小口喝了一口,肯定的點了點頭。

《刀劍神域》當然是看過的,那可是她們世界最為暢銷的輕小說作品。

可是隨著世界融合后這部作品就離奇消失了。

不過即使如此,自己腦海里也依舊有印象就是了。

洛塵瞭然的點了點頭。

然後他擺出一副認真表情,稍微措辭片刻后。

終於把後面內容給緩緩補充出來。

「既然如此…」

「那就把亞絲娜的本子給我看看吧。」。 「陳首領。」

這時,一旁的龍子貴看向陳天龍,神色已經冷峻,但目光已不再那麼充滿敵意。

「早點回來,我想西南邊境需要你。」

聞言,陳天龍先是一怔,接着臉上露出了一抹微笑。

很顯然,這次一線天之行,陳天龍的表現已經得到了龍子貴的認可。

陳天龍不僅打仗厲害,打架也很厲害!

況且,陳天龍剛來到一線天,便救了他的性命。

「我會的,等我突破至三花境,立馬就會馳援一線天,矢積家族接下來必然還會有別的大動作!」

陳天龍笑着點了點頭,然後便正式向龍子貴和秋剛告辭了。

二人知道陳天龍如果突破,對於一線天是件好事,所以沒有挽留,而是親自送陳天龍離開一線天。

「陳……

陳天龍!」

陳天龍和慕容琉星剛來到一線天外,一道有些猶豫的聲音,便從身後響起。

陳天龍扭頭,只見亓官玉林竟追了上來。

「三叔讓我把這個給你,就……

就當謝你的救命之恩了。」

亓官玉林將一隻瓷瓶遞給了陳天龍,然後轉身便逃開了。

望着亓官玉林有些倉皇的背影,陳天龍忍不住樂了。

這傢伙。

旁邊的慕容琉星也笑道:「你救了他的命,又在賭約上贏了他,這位紈絝大公子面對你的時候,着實有些不好意思啊。」

「居然還有些可愛。」

陳天龍有些失笑。

說着,他打開瓷瓶,一股葯香頓時撲鼻而來。

慕容琉星見多識廣,嗅到這味道,當即驚訝地道:「這居然是亓官家族的奪命靈丹。」

「奪命?」

聽到這名字,陳天龍皺眉道:「毒藥?」

「不。」

慕容琉星當即搖頭道:「這裏的奪命,意思是從閻王手中奪命。

據說,這奪命靈丹的藥方,是亓官家族一位老祖宗,一次意外救了整個藥王穀神農氏一家,神農氏為了感謝亓官老祖所贈予的。

這奪命靈丹的救命能力,甚至比少林寺的九轉還魂丹還要強上數倍,是古武界很出名的靈丹妙藥!」

「是么?」

聽說這藥方和藥王谷有關,陳天龍立馬將手中的瓷瓶視若珍寶。

能從藥王谷流傳出的東西,哪一樣沒有救命的功效?

更何況,這瓷瓶中,可足足有五顆奪命靈丹!

亓官家族真是大手筆啊!

看樣子,亓官玉林的性命在亓官家族眾人眼中,真的比什麼都重要!

「有了這奪命靈丹,關鍵時刻,你也能多保住幾條命。」

慕容琉星的話,再次幫陳天龍確定了奪命靈丹的珍貴性。

陳天龍也將瓷瓶好好收起。

接着,二人便坐上一輛吉普車,向西陽市趕去。

據慕容琉星所言,武塾坐落在距離東南邊境很近的一座城市——胥州市。

二人來到西陽市后,先是乘坐飛機,趕往胥州市附近的省會。

抵達省會後,又乘坐火車,向胥州市趕去。

胥州市是一座縣級市,比較貧瘠,交通工具除了公交和火車之外,別說機場了,連地鐵和高鐵都沒有。

幾經周折,二人終於來到了目的地!

…… 第三十三章:水晶宮裡種『莊稼』

回到闊別大半年的水晶宮,兩人倍感親切,倒是第一次來水晶宮的多多看得一臉新奇。讓多多隨便挑了座宮殿後,姜陽牽著敖靈兒就準備離去,誰知多多又拿出兩個玉盒交給了敖靈兒。不出所料,又是兩枚蟠桃,「這是父親交待的」,多多開口道!

「這大哥還真是親疏有別啊,哈哈哈!」姜陽笑道,在武當的時候一人一個玉盒,以示公平,現在又另拿出兩個玉盒,說明在陸吾的心中姜陽與敖靈兒才是更加親近之人。「靈兒你就收起來吧!別辜負了大哥的好意!」

與敖靈兒回到當初最開始發現的那寢宮后,姜陽不禁往大床上一趟,舒爽得忍不住哼了出來!

「看你這副樣子,像什麼樣!」敖靈兒嗔道!「來看看大哥給的東西吧!」轉眼間,敖靈兒就變回了小財迷的樣子,兩隻眼睛都變得亮晶晶的了。

「也好,看看大哥都給了些什麼好東西,也好分分類!」姜陽從大床上一躍而起道。

將四個玉盒擺在案几上打開后,看著那四個碩大的蟠桃,姜陽不禁咽了咽口水。「饞鬼!」敖靈兒嗔道,卻沒忍住自己也咽了嗯口水,惹得姜陽哈哈大笑!

最終兩人還是沒忍住,一人抱了一個蟠桃啃了起來。還別說,這蟠桃還真不負它的鼎鼎大名,不僅味道香甜味美,而且是功效奇佳!一口蟠桃下肚,頓時就化做一股暖流自動遊走於全身筋脈,不斷改造強化著肉身與神魂。最難得的是,這蟠桃的藥效溫和,不像之前姜陽吃那個朱果一樣,弄得全身筋脈像刀刮一樣痛楚,根本就不需要去專門煉化!

一個蟠桃吃完,雖然沒有傳說中那立地成仙的效果,但也讓姜陽的修為直接達到了金丹圓滿的境界,當然這是指修為上,從心境上來說,姜陽還差得遠得很!而敖靈兒也是獲益良多,修為直接增長到了相當於人類金丹後期的地步!

吃完蟠桃后,兩人才真正開始清點起四個玉盒來。這一清點才發現,每個玉盒中除了蟠桃外,所有的靈藥就沒有重樣的,而且全都是年份久遠,藥效充足!不光發此,在一個玉盒中,兩人甚至發現了半盒《萬界錄》中記錄的龍牙米,一顆顆有如成人手指般大小,均勻的鋪在玉盒中,金燦燦的穀殼有如黃金般耀人雙眼!

這龍牙米可是好東西,按《萬界錄》的記載,這龍牙米長期食用,不僅可增加肉身強度,而且能夠溫養神魂。要知道,對神魂有溫養作用的靈藥並不多,就姜陽目前所知,最好的除了蟠桃就屬這龍牙米了。蟠桃就不用多說了,那玩意兒產量太少了!而這龍牙米雖然比不上蟠桃對神魂的溫養效果,但卻是可以種植的,雖然種植條件比較苛刻,收穫期也不短,差不多要百年的時間,但勝在可以量產啊!以這水晶宮中的環境來看,姜陽覺得應該是可以種植的。看著這半盒帶殼的龍牙米,眼前不禁浮現出一大片龍牙米的稻田來!

把這個想法跟敖靈兒一說,敖靈兒眼睛一亮,立馬就答應了下來。不過出於女人的細心,敖靈兒提議先試著少種一點,如果證明這水晶宮能夠種植,再全部種下去,惹得姜陽直誇還是老婆細心!

在將所有靈藥分類后收起來后,姜陽拿出了得自白衣男的遁龍樁交給了敖靈兒防身。本來敖靈兒不想要,但按姜陽的話說,自己還是更喜歡真刀真槍的戰鬥,這遁龍樁更適合敖靈兒這樣的女人使用,因此敖靈兒只有收下。在將遁龍樁的使用方法告訴敖靈兒后,姜陽告訴敖靈兒,使用遁龍樁的時候暫時盡量注意不要讓守護者知道!等以後出了此界就無所謂了。因為從白衣男的記憶中姜陽知道,這遁龍樁和愚茶使用的真武皂雕旗一樣,都只是仿製品而已!出了此界並不太少見!

處理好這些瑣事後,姜陽就又露出了豬哥的面孔,抱起敖靈兒就向著大床走去。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自從姜陽煉化吸收了白衣男的元神碎片后,這心中的情慾也是跟著大增,估計還是跟封印在神庭中的那株青蓮有關!

第二天一大早,姜陽就被敖靈兒拉著去尋找種植龍牙米的地方。本來還不情願的姜陽,當敖靈兒在其耳邊竊竊私語了一番后,立馬精大振,急吼吼的拉著敖靈兒就向著龍宮的花園跑去。

其實姜陽當初在想到種植龍牙米的計劃時,就已經選好了地方。就是那些六欲蓮所在的池塘,稍稍改造一下,就能做為龍牙米的種植田。

來到一處荷塘邊上,揮手就將一片六欲蓮連根拔起,直接丟棄在了一邊。雖然看著那些脆嫩的蓮藕直流口水,但卻是再不敢吃一口。只能浪費了。在將荷塘里的池水攝了出來一些,直到露出底部的淤泥后,敖靈兒才從抱著的玉盒中取了一些金燦燦的帶殼龍牙米,一粒粒小心的撒在了淤泥上。

這一次由於是試種,所以種得不多,總共約摸也就一百來粒。看著那點綴在泥土上的龍牙米,兩人不禁心中充滿期望!

「靈兒,這龍牙米就算種植成功也要將近百年才能收穫,要不我們先弄點嘗嘗什麼味兒?」姜陽望著玉盒中的龍牙米流著口水道!「就知道吃,大吃貨!」敖靈兒對著姜陽翻了個白眼扭頭就往回走。

「就吃一點兒,好不好,老婆!大不了我再回崑崙去向大哥再要點兒!」為了吃,姜陽是徹底的不要臉皮了,居然說出了再回崑崙要龍牙米的話!

「二叔二嬸!」就在兩人打情罵俏的時候,多多不知道從哪兒冷不丁的鑽了出來。

「啊,是多多啊,那個,我和你二嬸正商量著種你父親送的龍牙米呢的事呢!」饒是姜陽臉皮再厚,被一個小輩看到自己這副模樣,臉上也有點掛不住。

「龍牙米?不是撒在土裡就行了么?」多多疑惑道!

「這不是換了個地方嘛,萬一這水晶宮不好種呢,所以我和你二嬸就商量著先少種一點,等如果成活了再種!對了,這水晶宮住得還習慣吧?」姜陽問道。

「還好,就是太安靜了,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多多撓了撓頭道。

「這樣啊,這水晶宮確實是少了些人氣,要不這樣,二叔送你去武當,和愚茶道友學學武藝道法?」姜陽眼珠一轉道。

說實話,在這水晶宮裡,龜丞相走後就一直只剩自己和敖靈兒兩個人,冷不丁的多了個人,還真有點不習慣。再加上自己好像也確實教不了多多什麼,還不如送他去武當跟愚茶那老道士混呢,大不了出去遊玩的時候再去帶上多多,反正大哥也只是讓多多跟著出來長些見識而已。

打定主意后,姜陽就把自己的打算說了出來,多多一聽,頓時也有些意動。畢竟好不容易才從崑崙出來,本以為可以好好的逛逛這外面的世界,哪知道直接就給關到這水晶宮裡來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