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顆星沒有什麼異常……」

轟!

一地的叫罵聲!

大綠棒停頓了一下,在所有人能殺了他的眼神中,才老神在在的繼續道:

「可它旁邊有異樣!」

旁邊?

一片漆黑!

哪有什麼異樣!

一眾人實在忍受不了這種折磨了,悟塵速度最快,在所有人剛想動手時,他的佛珠已經迎頭打在了大綠棒的腦蹦兒。

呲牙咧嘴下,大綠棒不敢再啰啰嗦嗦吊胃口,直接開始了解惑。

在星空圖的天稷星旁邊,有一顆伴星,伴星極為暗淡,在現實中並不存在,對於博山等人來說,雖然很暗淡,卻早已看在眼中。

只是,對他們來說,這就是一個很普通的星,沒有任何什麼異樣。

可大綠棒很肯定的說,這顆星大有文章!

最令所有人震驚的是,它不是一顆畫上去的星星,而是一個空間入口!

此處竟然隱藏着一個空間入口?

這……這怎麼可能呢?

為什麼他們都無法發現呢?

即便他們的實力不是半神級,可空間波動還是能感應到的。

按照大綠棒的解釋,此處空間沒有任何的異樣波動,一般的異能者感應不到任何異常,除非像他這樣身懷異能眼的,而且,還得需仔細查找才能感應到!

異能眼,能感應到最細微的光線變化,光譜略有變動,他都會靈敏的察覺到。

博山看了看悟塵等人,眼中儘是慶幸。

冥冥中不知是不是真的有命運女神,奇葩聯盟快把地宮翻個遍了,也沒有任何發現,陰差陽錯下,大綠棒蘇醒了,而剛好他懷有異能眼,竟然輕易的就找到了秘密所在!

「博山施主,雖然找到了一處空間入口,可是和始皇帝的重生是不是有關還無法判斷,而且,如何進入這空間,似乎大……大綠棒施主也毫無頭緒。」

悟塵始終保持着足夠的冷靜,就在所有人興奮不已時,他迎頭澆了一盆冷水。

是啊,這空間是不是他們在找的東西,還不清楚,而裏面究竟是什麼,誰也不知道,如何能進入這空間,更是沒有任何思路。

剛破了一個難題,轉眼又面臨一個難題,真是令博山感覺腦袋漲疼。

不管怎麼說,這處空間入口是當下唯一的希望,如論如何,也得打開它!

「大師,對於法陣之道,在場的數你最為精通,讓大綠棒配合著,看看能否打開這空間,如何?」

「小僧當仁不讓!」

悟塵一聲佛號,轉向大綠棒。

「大……大施主,還請你多多費心,你把看到的空間入口的一切都告訴我,我來推演一番。」

「沒問題,這裏有點遠,我們近點吧……你們,你們別跟上來,省得吵擾到我們!」

大綠棒眼看眾人也要飛身上前,急忙止住了,隨即一甩大氅,頭顱高昂,瀟灑而去。

悟塵微微一笑,也沒有說什麼,跟了上去。

博山安撫了眾人一番,同樣在下面仰頭看着。

人群中,紅姐眼神微閃,似乎欲言又止,最終忍住了沒有說什麼。

足足一個小時,就在眾人望眼欲穿,脖子都快斷了的時侯,二人終於下來了。

「怎麼樣大師?」

博山急切的迎了上去。

「阿彌陀佛,博山施主,實在抱歉,讓你失望了……」

悟塵臉色一暗,低頭搖了搖。

「小僧法陣修為太淺,無法破開這空間障礙,此手法小僧也是第一次看見,陌生得緊,無從下手。」

哎~

又一次陷入絕境!

老天真的不想讓我回去了嗎?

心中的苦澀漸漸的淹沒了自己,博山氣餒了。

日己觥的大嘴巴也閉住了,即便大綠棒也不再出聲,只是略有好奇的看看這人看看那人,失憶挺好!

「姓姜的,要不找找那幾個地球人?」

「找他們?還是讓我先考慮考慮吧。」

博山當下無心去想這些事。

「公子,你沒事吧?別着急,咱們先回去,再想想辦法,既然知道這裏有空間了,它總不會跑掉吧,總會想到辦法的。」

陶媽和博山從小一起長大,又虛長幾歲,和博山幾乎心靈相通,他的任何心裏變化她都能感應到。

「沒事,陶媽,放心吧,我沒事,既然沒什麼辦法,我們先回去商量一下吧,還得勞煩大師,把這空間壁障給我們詳細描述一番,大家也好群策群力。」

「博山施主放心……」

「嗯……姜公子……」

紅姐猶猶豫豫的開口叫住了博山。

「紅姐,何事?我們邊走邊說吧?」

「姜公子,讓我試一下吧!或許我有辦法,不過,我也不敢保證。」

「什麼?」

博山似乎沒聽清,似乎不敢相信,總之兩眼瞪得跟牛眼一樣,連一向穩重的和尚也表情精彩。

紅姐會法陣之道?

「紅姐,你可別扯了,你要說拉皮*條,那我絕對服你,破開空間壁障,嘖嘖嘖嘖……不是我看不起你,我確實看不起你。」

日己觥終於抓住了一個笑話,他自以為的笑話,一通貶損,讓他心中暢快,長久以來的壓抑,也緩解了不少。

「小脫!」

紅姐這次卻沒有和他拌嘴,只是招呼了一聲小脫,就一閃身,往穹頂而去,陶媽也難得的沒有諷刺紅姐。

博山等人本想跟上去,卻被悟塵攔住了。

「各位施主,我等還是不要前去打擾紅施主了,就在這裏耐心等待吧!萬一有什麼情況發生,進可攻、退可守。」

博山心中一動,明白了悟塵的用意,隨即吩咐下去,各人分守在地宮各處,以防外人入侵。

同時,萬一空間壁障處有什麼情況,眾人也好相機行事。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底下人再次仰著頭,望眼欲穿。

遙遙不知多遠之外,西部邊疆深處,這是一片死亡之谷,號稱地獄之門。

深谷內,牧草繁茂,卻從來不見有牛羊來吃草,據說,生活在附近的牧民寧願牛羊餓死在戈壁,也絕不敢進入谷內。

在那常人看不見的空氣中,隱藏着一些不知名的東西,它們充滿戾氣、陰寒,不停的在熊、狼等骸骨身上糾纏,一些不知何處來的孤墳里,更是不停的在冒出,向這個世界宣洩著死亡的氣息。

夏日時節,谷內上空白雲悠悠,地上溪流淙淙,鮮艷的花朵迎風盛放,一切那麼的寧靜祥和,彷彿一片世外桃源。

然而下一瞬間,突然老天變臉了!

電閃雷鳴間,夾雜着沙塵的暴風雨席捲而至,天地間一片暴虐,似乎要將一切都摧毀殆盡。

那一道道連通天地的雷電並非普通的白色,而是血紅色,更令整片死亡谷猶如地獄一般。

而如果有異能者在此,就會發現,之所以到處都是血紅色的雷電,是因為在地獄之門內,一張無形的、密集的大網正在不停的翻騰著,似乎有什麼東西在裏面掙扎!

這種掙扎引起了大網的反撲,進而導致了天雷的懲罰。

吼~

一聲驚天動地的吼叫響起,蓋過了雷電肆虐的天地之威,大地震顫了,地獄之門深處地面,裂開了一道漆黑的口子。

隨着這裂縫的出現,四周的大地開始了大面積的塌方,其內的屍骨、鮮花、草地盡數被吞沒了。

僅僅十多秒,地上就多了一個方圓數公里的深淵,深淵內一片漆黑,似乎直達地獄,陣陣陰風衝天而起,陰風過處,夏日消亡了,萬物枯萎了。

吼~

又一聲驚天動地的吼叫響起,深淵中,兩盞紫色的燈火亮起,緩緩的由小變大,並不時的一滅、一亮。

難道是地獄被捅破了,鬼火出世了?

漸漸的,那紫色燈火越來越近,終於能模模糊糊的看清了!

但見它周圍,是一個高大的身影,足有五米高,而那兩盞燈火,竟然是黑影的眼睛!

而黑影身下,是一座方圓百米的孤峰石柱,此時正在緩緩的升起,石柱頂端是一片光滑的平台。

平台上,八根弧形青銅柱挺立八方,猶如巨獸的肋骨一般。

青銅柱上,遍佈神秘的符文,八根青銅鎖鏈一端連着青銅柱,一端連着高大的黑影,並穿入其體內各處,將他牢牢的禁錮住了。 蘇璟的修為很深厚,但是,在陣法上面的造詣,卻遠遠比不上那些陣法聖師。

他佈置出來的陣法,乃是由九靈大聖研究出來,名叫「九靈血海陣」。必須使用九靈神鳥一族成員的聖血,勾畫陣紋,才能爆發出最強大的威力。

九靈血海陣佈置出來后,蘇璟對張若塵說道:「現在,九靈血海陣只能擋住一步聖王的攻擊,這已經是本王能夠佈置出來的最強陣法。」

在廣寒界,蘇璟的陣法造詣,足以排進前一百位,稱為陣法之道的大師也不為過。

但是,只能擋住一步聖王的陣法,顯然是遠遠不足以用來抵擋雲界強者的攻伐。

蘇璟又道:「如果我的精神力強度和陣法造詣更進一步,達到陣法聖師的層次,佈置出來的九靈血海陣,即便是六步聖王,也都擋得住。可惜,那一步太難。如今,整個廣寒界的陣法聖師,也就只有四位而已。」

「一座大世界,培養一位陣法聖師,比培養一位大聖還要艱難。」

「不過,我還有別的手段。」

蘇璟將九靈大聖的本命九羽打了出去,插入進九靈血海陣的九處陣眼,與陣法結合在一起。

為了守住鏡香崖道場,蘇璟也是拼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