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能怎麼辦?被金雕盯上了你還想跑?可惜這麼漂亮的鳥就成了一隻金雕的腹中之物!」

直播間的觀眾急的不行。

郾城。

別墅區。

林淺雲此刻正在電腦面前看蘇城的直播。

正在欣賞這些小紅鳥的時候。

突然一隻金雕沖了出來。

把林淺雲嚇的幾乎尖叫出來。

她實在太喜歡那些小紅鳥了。

要不是蘇城不賣,她花多少錢買下來都願意。

但是突然出現的金雕讓林淺雲一下子心就揪起來了。

那些鳥不會出事吧。

這該死的金雕!

林淺雲都不敢看直播了。

她怕下一秒這隻金雕就一口將那些小紅鳥抓住叼走。

類似林淺雲這樣的情況,在蘇城直播間內不斷發生。

不少觀眾直接選擇閉上眼睛,認為這些小紅鳥肯定死定了,他們不忍心再看接下來的畫面。

然而,所有人都沒想到。

就在這隻金雕已經張開利爪朝這些小紅鳥抓過來的時候。

這些小紅鳥也在這時候發現了這隻突然攻擊的金雕。

但這些小紅鳥卻根本不慌。

一個個依舊是老神在在的樣子,甚至還不屑地瞥了一眼這隻金雕。

壓根就沒把這隻金雕放在眼裡。

這隻金雕顯然也發現了這一點。

金雕的血壓一下子就上來了。

呦呵!

我!

金雕!

天空霸主!

你們懂不懂?

你們不怕我?

這隻金雕上頭了。

它這輩子都沒這麼被人瞧不起過。

當下爪子上的力氣更大,直接想把這群小紅鳥撕碎!

然而,下一秒。

沒等這隻金雕的爪子碰到這些小紅鳥。

這群小紅鳥直接翅膀一拍。

接著,一團恐怖的紅色火焰從它們的身上升騰而起,並且熊熊燃燒起來。

這些火焰包裹著這群朱雀的身體,火焰溫度飛速攀升,空氣都被燒灼的扭曲了起來。

金雕眼睜睜看著這些原本看上去手無縛雞之力的小紅鳥竟然直接自焚了。

它雕都麻了。

這特么什麼鳥啊?

還能自己起火?

而且這溫度也太高了!

無從下爪啊!

金雕只感覺自己的爪子還沒觸碰到這些小紅鳥,那恐怖的溫度就幾乎已經可以燙傷它了。

拍著翅膀懸在空中這隻金雕猶豫了半天,愣是抓不下去。

沒辦法,太燙了。

簡直就是一群燙手山芋。

這些紅鳥不好吃啊!

金雕只能轉而將目光看向地面上還在看熱鬧的麒麟幼崽。

沒辦法!

狗子兄!

這群火焰怪鳥燙爪子,你雕爺我只能先拿你們開涮了。

俗話說得好,柿子當然得挑軟的捏。

金雕在空中拐了個彎,戰術撤退,轉而氣勢洶洶殺向地上的麒麟。

這群麒麟幼崽原本還在興沖沖地看著熱鬧呢。

看到金雕吃癟,這些麒麟樂開了花。

然而它們沒想到,自己轉頭就成了這隻金雕的新獵物。

看著朝自己這邊飛過來的這隻愚蠢的金雕。

這些麒麟幼崽也怒了。

什麼玩意兒?

那群朱雀你惹不起。

我們麒麟你就覺得你惹得起了?

你這是老壽星上吊,嫌命長!

看著這隻金雕朝自己俯衝過來。

其中一隻麒麟幼崽向前一步,深吸一口氣,接著,一聲巨吼。

「吼!!!」

麒麟神威瞬間釋放。

神獸的威壓一傳播開,即便這些麒麟只是幼崽,但神獸血脈上的威壓還是讓這隻金雕翅膀直接一軟。

剛才還凶威赫赫的金雕一下子就變成軟腳蝦,直接從天空栽了下來。

金雕:「?????」

——————

評論區一直有人在問加更規則。

在這裡回復一下。

上架之前,每增加2000推薦票加一更。

QQ閱讀平台打賞一個【填坑鏟】加兩更!

上架之後每50張月票加一更!

如果衝到新書榜第一,我直接反手一個超級加倍,加四更!

所以,各位有票的多投投推薦票啊!拜託了!!! 葉家拳雖然看起來簡單,但是在經過反覆的練習之後,葉秋也是慢慢地發現了其中的奧秘。

說的直白一點,這葉家拳就像是拼音一樣,看起來簡單,但是卻可以組合成無數的可能。

葉秋髮現,如果將葉家拳的每一招都拆解出來,竟是能發現許多國術的影子。

太極,詠春,洪拳……這些國術的精華竟是都能從葉家拳中捕捉到。

此時葉秋才知道,創造出葉家拳的葉家先祖究竟有多麼的厲害。

就這樣,半個月的時間又過去了。

在這半個月的時間裡,Dream公司在鐸京市也是逐漸站穩了腳跟。

雖然不至於能和楊家蘇家那樣的龐然大物相提並論,但也擁有著一些話語權。

相信只要慢慢地發展下去,以Dream的實力和譚家的底蘊,遲早能躋身於鐸京市的金字塔尖。

另一方面,葉秋在青龍公司混的也是風生水起。

自打上次收購了中和市場之後,葉秋也是愈發收到了龍鈞的賞識和栽培,尤其是葉秋的實力,更是讓龍鈞對葉秋重用有加。

久而久之,龍鈞甚至是將幾個重要的場所全都交給了葉秋去負責,葉秋在東分部的地位也是直線上升這天晚上剛下晚自習后,段恆前腳剛剛踏進寢室,一個電話便是打了過來。

段恆在接到電話之後,整個人都是急噪了起來,似乎遇到了什麼大事。

隨後,段恆又是接連打了好幾個電話,旋即便是慌慌張張地要出門去了。

「老大,你怎麼了,一副急噪的樣子?」

袁翔見狀,上前攔住了要出門的段恆問道:「現在都十點了,你出去可就回不來了。」

「讓開,我要出去!」

段恆竟是罕見地十分無禮地說道。

平時的段恆雖然為人張狂了一些,但對室友都是十分禮貌的。

眼下段恆如此反常,袁翔就更加不放心了,道:「老大,你到底遇到什麼事了?有什麼事不能告訴我們的?」

「老二說的對,他也是關心你,你是不是遇到什麼事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