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們會離開嗎?」

「不知道,我對那個地方早就沒有感情了。可鳳昭有他的責任,我們倆總是要在一起的。」

莞莞心裡突然有些難受,「那要是事情辦完了,你們還會回來嗎?」

「你這是捨不得我還是捨不得我哥哥?」

莞莞小聲的回了句,「都捨不得。」鳳朝師父像個調皮的大哥哥,而鳳昭師父的行為舉止更像個嚴師,兩人都發自內心的對她好。突然提到離別這個話題,莞莞自然是極捨不得的。

鳳朝笑著摸摸孩子的腦袋,「還算是有點良心。我要是走了肯定會想你的。」

「你這樣跑,對這具身體有好處嗎?」莞莞轉移了話題,她第一下次見國師大人時,就發現他臉色蒼白,有些虛弱。

「不知道,總得試試吧。」

莞莞又指了指對面那一群打著赤膊的黑漢子,「你要練成他們那樣嗎?」

「他們這樣確實挺帥的。」鳳朝盯著他們的八塊腹肌,兩眼放光,「我突然覺得這身皮囊太白了。」

「你把它晒黑前,是不是需要先問過鳳昭師父?」頭髮已經剪短了,八塊腹肌是為了身體健康。可這一身黑黝黝的皮膚再加上國師大人月白色的常服,莞莞越想越覺得辣眼睛。

「不用,我們倆什麼關係啊。我做事,他都會支持的。」鳳朝也不知道哪來的自信,得瑟地說道,「丫頭,你以後也要在這跟我一起訓練。」

「好,我跑步比你厲害喲。我要是認真起來,這裡的第一名都跑不過我。」莞莞傲嬌了。

「這麼厲害呀。」鳳朝以前只有對待哥哥時才能這麼放鬆的說話,而其他的人有怕他的,有防著他的,有想害她的,唯獨沒有關心他的,哪怕是生了自己的父母也是如此。

而這裡,不僅沒有人怕他,還有人關心他。鳳朝陰鬱怪僻的性格,也溫和了不少。

「這段時間我和白嘯就住在這兒了。」鳳朝決定道。

「可這裡的規矩是同吃同住。這裡的食物你吃得慣嘛?他們最好的房間都是兩人一間,你也睡得慣?」鳳朝師父的嘴這段時間可被養刁了,這裡的食物雖然能吃飽肚子,可也實在是算不上美食。而鳳朝性子怪癖,不一定能與人相處好。


鳳朝解釋道,「一種新的體驗,挺好的。而且,我不適合住在你家。田馥經常去,他心眼兒多又多疑,要是看到我的存在,哪怕我裝扮的再普通,他也定是要查一查的。這裡很好,那些漢子們嘴很嚴,保密性極強。」

莞莞聞言也不再勸了。

一直訓練到晚上,喬家派人來把兩個孩子接走了。

莞莞剛進喬家的大門,就被喬老夫人一把抱進了懷裡。心啊肉啊的叫著,直言莞莞是個小福寶。剛一回來,就把弟弟妹妹給招來了。眾人都開心的一起附和著。

「皇甫先生,真的是兩個孩子嗎?」楚琳確認道。月份太小,醫院還不能查出。雖然知道皇甫先生醫術高明,還是忍不住再問一遍。

「是,兩個。就是還不知道是男是女。莞莞知道嗎?」

「不知道哦。」莞莞此時已經輕輕地趴在喬巧萌的懷裡,認真的看著兩個小生命體。

「哎呦,男孩女孩都好。喬鈞,你看你妹妹都已經結婚了,馬上就要生子了,你這怎麼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啊,你家那個伊助理怎麼還沒回來呀?」喬老爺子樂呵呵的說道。

「咳。」喬鈞嗆了一口水,見自己即將成為話題中心,忙把話題轉移開,「伊助理他回不回來關我什麼事兒啊。爺爺,你不是想買套房嗎?」

「哦,對,倒是提醒我了,房子找的怎麼樣了?」

「爸,你要搬出去?怎麼沒跟我們說呀?」喬向國一聽這話,忙問道。

「唉,早就想搬出去了。你說,我這早就退下來了,本想著兩耳不聞窗外事,可住在這裡,就根本放不下。你沒瞧見?那群老傢伙們自己不願退下來就算了,還總是有事兒沒事兒的往這跑。有幾次還特別過分,居然拿過去的交情逼著我表態!我說的再明白都沒用。這次正好,借著孩子的出生,咱們都出去住,又不是沒錢,只是有些捨不得罷了。向國啊,把這個大院還給國家吧。」

「誒,聽您的。那你想搬到哪裡去啊?」

「我讓阿鈞找隨心居附近的房子,到時候啊,兩家人在一起,熱鬧些。」

「那還找什麼呀,乾脆你們都住到我那兒去吧,我那好多房子都空著呢。」皇甫景天笑著點點頭。

喬鈞這時插嘴了,「你們放心,我看中的那個房子就在隨心居隔壁,到時候兩家一打通,不就變成一家了?」

「這個好。」

「嗯,喬小二這次事情辦的不錯。」

皇甫景天和喬老爺子都誇獎道。 回京之後的日子,莞莞過得很是舒心。愛她的人都在她的身邊。這讓她很有安全感。

喬老爺子的動作很快,在軍區大院的其他家還沒反應過來時,就悄悄地搬了出來。

喬鈞出錢,將兩個院子都翻新了一下,江南的意境更加明顯了。

臨近過年,喬巧萌的肚子越來越大,皇甫景天早就查出了是兩個男寶寶,一想到自己又有重孫了。以往面無表情的臉上,總是帶著一抹笑意。

哼!莞莞此時也總會爬上太爺爺的腿,非常嚴肅的指責他重男輕女。

「我哪裡輕你了?」皇甫景天抬手就是一個小爆栗。

「哪裡沒有?!你最近總是一個人偷笑。」莞莞毫不掩飾的揭露出來。

「我哪裡偷笑了?我是明目張胆的笑,小丫頭,我沒對你笑,就是不寵你啊。」

「可是你最近越來越不關心我了。」

「比如呢?」

「你自己看嘛,很明顯的。」

皇甫景天一頭霧水,實在是不知道這丫頭今天是為什麼鬧彆扭。平日里,最喜歡弟弟弟弟地叫著的,明明就是她自己。

見太爺爺不說話,莞莞更生氣了,又覺得很委屈,「莞莞四歲啦?!為什麼還這麼矮?!再不長個,一兩年後弟弟說不定都比我高了。我明明有每天都泡葯浴,怎麼就是長不高,您最近心裡都是弟弟,也不幫我配點更有用的葯。」

皇甫景天聽了這麼長一段的話,總算是知道小丫頭彆扭什麼了,「傻丫頭,早跟你說了,這是溫補藥,沒有副作用,你的身體得慢慢調著,這才過了多久啊。不急,現在是蓄力階段,等你再長大些,個子就會突然蹭蹭的往上竄。」

「真的?」莞莞狐疑的望過去。

「這是什麼小眼神?別人要是敢這麼質疑我,我早就不管了。也就是你,打也打不得,罵也罵不得,還說我不寵你,我這剛配好的葯。都被你給弄撒了。」

「我不是故意的。」莞莞看了看灑在地上的藥材,有點小愧疚,剛才的動作確實是有些猛了。

「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也沒怪你啊,瞧瞧,這還委屈上了。」皇甫景天摟住了孩子,輕聲問道,「今天怎麼沒去你龍爸爸那裡?」

「龍爸爸出任務去了,阿洛哥哥和他都走了。」

皇甫景天知道這個他指的是誰,「他們三個都去了,唉,這次任務恐怕不簡單呀。」

「別擔心,有他在,沒事的。」

「嗯,你說得對。」


「你楚奶奶教給你的外語作業做完了嗎?」

「早就做完了。」

隨著喬家從大院里搬出,楚奶奶也很快就正式退了下來,一邊照顧著女兒,一邊把兩家子打理得井井有條。

閑來無事時,發現了莞莞的外語天賦,就又開心地拿起了老本行,將自己的知識毫無保留的交給了莞莞。

「嗯,還是不想去上學?」

「太簡單了,不好玩。」

皇甫景天也不強求,畢竟莞莞不是一般的孩子,「咱們晚飯去喬家吃。喬小二總算是有點動靜了,說不定很快你又有弟弟妹妹了。」

「可是,喬家的長輩都不喜歡。他們總說鈞叔叔的伊助理最好。」

「唉,姻緣的事情哪裡說得清。咱們晚上就去湊湊熱鬧。」

前段時間,鈞叔叔突然就宣布了自己將要訂婚的好消息。而訂婚的對象還是一個小明星。

喬家向來婚姻自由,從不干涉晚輩的戀情。可這一次,大家紛紛提出了質疑。

這個小明星長得很漂亮,也確實挺火的,可火的原因卻是她緋聞太多。

儘管喬鈞一再保證,那些都是假的。可耐不住,都好幾個月了,這娛樂新聞的頭條總是她。聽的多了,再理智的人,心中也會產生疑問的。

今天是小明星第一次見男方家長。喬家邀請了皇甫景天一起去吃飯。

一方面,是關係越來越親近,都不把對方當外人。另一方面,也是讓見多識廣的皇甫景天幫忙掌掌眼。

晚上八點,喬鈞帶著小明星準時出現了。

兩人親昵地挽著手,時不時的親親嘴,旁若無人的秀著恩愛。見到女孩暴露的穿著和不禮貌的舉止,楚琳的臉色,立馬沉了下去。

這個小明星果然很漂亮,莞莞心中評價著,打扮的很是精緻,小巧的瓜子臉,大大的眼睛,聲音軟糯,顯得楚楚動人,穿著露背的晚禮服,腰身纖細又不失豐滿,真是一幅好身材。

可這女孩大概是太年輕了,一點眼力見兒都沒有,這種場合,都不知道收斂一下,穿著一身晚禮服,是把這裡當成紅毯了嗎?

場面有些尷尬,楚琳還是決定給兒子面子,語氣淡淡的說了句,「你就是柳伊人吧。」

「是的,伯母。」輕輕柔柔地回了句,還做作的行了個古代小姐的拜禮。面是沖著各位長輩的,可眼神兒早就飄到喬鈞的身上了,還在他看過來時,拋出了個極妖艷的媚眼。

楚琳見了氣都不打一處來。心中很是納悶。自己小兒子的眼光可真是有問題啊,這樣的女孩也敢往家裡帶?!

坐在一旁的喬向國知道妻子已經生氣了。只能接過話題,先讓女孩坐下。

「媽,我和伊人決定馬上結婚。」剛一坐下,喬鈞就一臉痴情的說出了這個他自以為的『好消息』。

「什麼?!」楚琳的音調不由得抬高了,可很快又恢復了平靜,因為她知道,這種時候越是反對,情況會越糟糕,「你昨天不是說訂婚嗎?再說了,這還是第一次見呢,大家相處熟悉了,再談婚事不是更好?」

「媽,你們不是總催著讓我結婚要孩子嗎?這會兒人都來了,你們怎麼又不同意了呢。」喬鈞立馬變臉了,說話口音有些沖。

莞莞不由得皺了皺眉,總覺得今天的鈞叔叔有些怪。以前從未見他跟家人發脾氣。

「不是不同意。」楚琳雖然心中火氣更旺,可依舊保持冷靜的語調,「只是希望我們之間能再熟悉些,要不,這幾天就讓伊人住在家裡?我們也好跟她培養培養感情。」

把人看在身邊,說不定會有些收穫的。只希望能找到些證據,讓兒子不要再傻乎乎的錯愛下去。 喬鈞聞言,皺緊了眉頭,瞧這情景,明顯是擔心家裡人難為柳伊人。

這一個下意識的動作,讓楚琳的心都涼了,自己辛辛苦苦養大的兒子,怎麼就突然變成這樣了呢?!

柳伊人看出了喬鈞的為難,自信而又魅惑地一笑,「你是在擔心我嗎?」

喬鈞抿嘴,點了點頭,喬向國見狀,張口就想訓斥,卻被楚琳拉住了。

「呵呵呵…喬鈞,你真可愛。」柳伊人捂嘴嬌笑,望向喬鈞的眼裡,滿是藏都藏不住的愛意,「你別擔心我,好不好?你應該讓我自己解決的。你的家人只是太愛你,太在乎你了,所以才會用審視的目光看我。」

柳伊人微微低下頭,楚楚可憐的說道,「也怪我涉世未深,那些胡言亂語,我本以為只要不理會就好了,卻沒有想到越來越多,越來越傷人,傷了我倒不要緊。怕就怕在,那些留言會傷害了愛我的人。」

喬鈞聞言,忙拉住了柳伊人的手,「那些留言傷不到我的,我也不會讓它們傷害到你。之前,你總是讓我置之不理,現在我會讓它們全部消失。別怕,誰都不能傷了我最心愛的女人。」

喬鈞深情的說完。

莞莞抖了抖身上的雞皮疙瘩。這是中了什麼邪?!莞莞和太爺爺對視了一眼,有問題!

皇甫景天沖喬老爺子使了個眼色,喬老爺子秒懂,「喬鈞,雖然我們和你爸媽都不同意你這麼快就結婚,但是也並不反對你們交朋友,我們也確實需要時間好好了解你的女朋友,婚姻不是你們兩個人的事,而是兩家人的事,讓你的女朋友留下來,我們也好互相磨合,互相了解。爺爺在這裡給你一個保證,必然不會傷她一分一毫的。」

柳伊人此時也懂事地勸說道,「阿鈞,我父母早亡,從小一個人長大,你是知道的,我最希望的,就是有一個家,家裡有愛我的丈夫,愛我的父母以及愛我的孩子們。而現在,愛我的丈夫已經有了,而你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你就給我這個機會,好不好?讓我和他們相處一段時間,我會讓他們看到一個真實的我,而不是一個被緋聞掩蓋的骯髒的我。」

喬鈞聞言滿是心疼,旁若無人的開始親吻柳伊人的眉眼,用自己的行動來安慰她,「好,不論你說什麼,我都聽你的。要是住的不舒服了,一定要告訴我。我捨不得你受苦。我想讓你每一天都幸福。」

這一頓飯,除了喬鈞和柳伊人,誰都沒吃好。不過好在,立馬結婚的事情,終於不再提起。柳伊人也被留了下來。

楚琳雖然心中窩著火,可終究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此時正盡心儘力地為柳伊人收拾客房。

喬鈞直接被他父親拉走了,屋裡只剩下楚琳和柳伊人。

「伯母,我來幫你吧。」聲音中沒有了魅惑,只留下甜甜的親切。這女孩子真是厲害,楚琳心中評價道。

楚琳索性將手裡的被罩遞給她,聲音雖然依舊是冷冷的,卻不難聽出其中帶上一絲暖意,「會套被罩嗎?」

「小的時候,阿媽教過我。已經這麼多年了,手法也有些生疏了。」柳伊人接過被子,像模像樣的套了起來,雖不是很完美,但也看出這人並不是不做事情的大小姐。

「柳小姐是哪裡人呀?」

「運城的,我從小在海邊長大。」

「哦,怪不得長得這麼水靈靈的,運城那邊的氣候好,很滋補人的。」

「哪有,伯母長得才好呢,近看,臉上一點皺紋都沒有。」柳伊人嘴上說著漂亮話。手上抖了幾下,被子總算是弄好了,「伯母,還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做的嗎?」

楚琳看了看四周,「都收拾得差不多了,你今天早些休息吧,明日看看還有什麼需要填補的。」

「不用了,伯母,這些已經足夠啦,都是您精心準備的,我喜歡還來不及呢!」柳伊人笑的極為天真可愛。

楚琳被她的笑容晃了一下神,心中更加疑惑了。

書房內

「皇甫,阿鈞不會是中了蠱毒了吧。我怎麼感覺他被那個女人迷惑了心神?」喬老爺子心急的問道。

皇甫景天搖了搖頭,「沒有,我早已看過了。不過,確實是有問題。只是,我還不知道問題出在哪?」

「是不是你們那邊的手筆?」喬老爺子湊過來小聲問道。

皇甫景天繼續搖了搖頭,眉頭緊鎖,「不像是九大家族的手筆,也許是一些散修吧?」

「唉,連你都理不清頭緒,我的喬小二可怎麼辦喲。這楞頭青的樣子,真是又可氣又可笑!」喬老爺子一想到那飯桌上的一幕,心裡到現在還是不舒服,晚飯都沒吃好。

「行啦,這麼著急幹嘛?那女子現在不是還沒動手嗎?你得讓她露出些馬腳,我們才好查。」

「唉,也只能如此了。」

第二天,莞莞去喬家小院串門的時候,就看到柳伊人正在廚房裡親自下廚,很是用心。

若非鈞叔叔性情變得太多,估計誰也不會懷疑這個蕙質蘭心的女子吧。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