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呢?你怎麼不行動起來?」

哪知湯皖義正言辭的說道:

「你們一寫的,和我一寫詩的,有什麼可比的?」

「你來說說,是要比字數,還是比速度?」

錢玄莫名的又被震驚了,本來說好的一起,都是寫的,結果湯皖突然就變成了寫詩的,所以自己寫比不過迅哥兒,寫詩比不過湯皖,瞬間變成墊底得了。

不服氣的錢玄,說道:

「行啊,來,筆給你,你有本事當面,再寫一首和《回答》一樣水準的詩來!」

《回答》這首詩真的給錢玄驚艷了,那裏面透露的對這個世道,對於人選的思考,令人為之着迷。

湯皖卻是不上當,經典詩出一首,便少一首,非到關鍵的地方,不可隨意拿出來,便說道:

「寫出來,又沒有獎勵,憑白讓你得了便宜。」

錢玄咬着牙,說道:

「你若是寫的出來,以後誰要是寫文章罵你,我就找人替你罵回去,水平絕對高,替你爭面子!」

這個籌碼真是有誘惑力,湯皖是真的怕了和那些人打嘴炮,光理解林紓先生長篇大論的文言文章的意思,就是一件頭疼的事。

「那我今天和以後回復林紓先生的文章,是不是就不用寫了?」湯皖想確認好,免得變卦。

錢玄點點頭,表示同意,然後便看到湯皖提筆就寫下了一首白話詩。

7017k 林木沒心思跟黃小谷在那計較,此時的他,更擔心的是這個小蛟龍的安全。

按照黃小谷說的,這小蛟龍因為他的血液,本來需要數年時間才能夠進行的進化,這次居然在剛出生沒多久就開始了。

既然如此,會一切順利嗎?用幾個小時走完別人幾年的路,聽起來就很是有些不靠譜啊!

「應該沒問題吧?」

林木心中一陣沒譜,他可是知道自己的事,哪是什麼祖龍血啊,說的神乎其神的,就算是真的什麼祖龍血,也是在碰到聖薇之後才有的造化。

就像當初在荒島上時,聖薇就說過,她消耗了一半的祖龍精魄,全都給了自己。

恐怕就是這東西鬧出來了之後的這麼多的事情。

數個呼吸之後,讓林木心中一驚的事情發生了。

這條小蛟龍就像是力氣用盡了一般,掙扎的幅度越來越小,一雙龍眼更像是要睜不開了,緩緩的閉起,又過了幾個呼吸的時間,這條小蛟龍居然軟綿綿的趴在了林木的掌心之中,不動彈了,唯有幾聲淡淡的「呼呼」聲還證明着它依舊活着。

林木用神識感受了一下,發現後者的生命氣息已經黯淡到了極點,隨時都可能徹底死去。

「這是怎麼回事?不是說進化嗎?怎麼會變成這樣!」

「為什麼它的生命氣息會弱到這個地步!」

林木有些發慌,連忙問向了黃小谷。

這條小蛟龍畢竟是經他的手才來到人世的,無論如何,林木都不願意眼睜睜的就這麼看着它死去。

黃小谷倒是一幅不以為然的模樣,瞥了一眼小蛟龍后,語氣帶着幾分可惜道。

「還能怎麼回事,進化失敗了唄。」

「林道友,你該不會真以為進化會那麼容易吧?連我等修士都有渡劫失敗的,更不要說這些妖獸了。」

「妖獸進化之時,需要調動全身的精氣神來突破這一瓶頸,成功了自然是魚躍龍門,大道可期,可若是失敗了,自然也是身死道消的結局。」

「就是可惜了這小蛟龍的資質了,若是真的能夠成長起來,定然能夠成為一方大妖,唉。」

作為真龍世家的傳人,黃小谷對這種進化最不陌生,畢竟,她自己就親眼見過許多次。

比如,有時家族裏的某些弟子為了能夠突破血脈瓶頸,就不惜生命代價進入了化龍池之中,想要藉助化龍池裏的龍血鯉魚躍龍門。

但這種事情怎麼可能這麼容易,稱之為九死一生都不為過,大部分家族弟子的結局都是失敗之後被化龍池給吞噬,血肉消融,什麼都不會留下。

哪怕一開始黃小谷還能保持有同情心,但見的多了之後,也就不覺得有什麼了,反倒是覺得這樣才是理所應當的。

世間萬物,一飲一啄,皆有天意,要是老實本分,不爭不搶,自然不會突然出現什麼大災,但要是想着逆天改命,那這種生命危機自然是少不了的,只是有的人能夠渡過,而有的人渡不過罷了。

黃小谷的這一番言論讓林木也是心有觸動,但直播間面前的那些觀眾就沒什麼感悟了,他們此時更多的是有一種同理心,不忍心這麼一條新生命就在自己眼前逝去。

「怎麼辦,不想看到這小蛇就這麼死了啊。」

「就是,主播,你別弄這些煽情的情節啊,莫名的突兀。」

「主播,把它救活,我給你刷禮物!」

「沒錯,救活了后保證給你刷禮物!」

林木自然也不願意見到小蛟龍就這麼死在自己面前,於是,他再次開口道。

「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救活它?」

「要是能救活的話,以後算我欠你一個人情!」

黃小谷眼前頓時一亮,一名祖龍血脈傳承者的人情,這個價值,對於它們真龍世家的人來說,完全稱的上是無價之寶了。

她腦子裏不停的回想着以前讀過的那些典籍。

彼岸花,這東西倒是能夠救的活,可是,林木不可能有啊,至於其它的辦法,好像都需要那些很少見的天材地寶。

「有了!」

片刻之後,黃小谷還真的想到了一個方法,她趕緊說道。

「這小蛟龍是因你的血液而進化的,所以,應該可以與你的龍靈相互溝通。」

「你若是用龍靈來引動它的精氣,或許有那麼幾分的可能能夠救活它!」

黃小谷說着又生怕萬一沒救活會連累到自己,因此,急忙補充道。

「當然,可能性只是幾分而已!而且,對你自己也有一定影響。」

「到底要不要試,你自己決定吧,這應該是我想出來的唯一一個辦法了。」

林木聽黃小谷說完后,二話不說就直接喚出了自己的龍靈。

青色龍靈降臨在直播間里,一股無比龐大的壓力立刻向著四周席捲開,甚至於隔着屏幕都直接影響到了那些觀眾的心神。

「見了鬼了,為什麼每次見到這頭龍,我都有一種被盯上了的感覺。」

「原來不止我一個人嗎?我也有這種感覺,就像在動物園裏被老虎盯着,隨時都可能撲上來一樣!」

「真的假的,為什麼我沒有,你們說的這麼邪乎是幹嘛啊。」

「是主播請來的水軍,用來烘托氛圍的吧,我就沒有那種感覺!」

一縷縷難以言明的物質從青色龍靈本體之上消失,緩緩注入到了那小蛟龍的身體之內,然後,難以置信的一幕發生了。

龍靈狀態下的林木感受的更為清楚,小蛟龍的生命氣機正在逐漸恢復,相較於剛才那種性命垂危的樣子,已經是有了極大的好轉。

果真有用!

林木心中一喜,黃小谷見狀也是大鬆了一口氣,同時,再一次意識到了祖龍血脈的價值。

雖然是剛才她提出的辦法,但在她的估算之中,最多也就只有半成不到的可能,沒想到,因為祖龍血脈的恐怖,竟然將這一成功幾率無限的拔高了。

大概半柱香的時間過後,小蛟龍終於睜開了眼睛,顯然是渡過了生命危機。

但是,小蛟龍腹部的白光也是在一瞬間就吸引住了林木的注意,在他的感知之中,那裏似乎將要發生什麼變化! 「這個請潘專家放心,外面已經有我泡菜國的大量高手在暗中保護潘專家。」

那軍官很是高傲,有些不屑的說道:「別忘了這裡可是我們泡菜國首都,華夏派誰來都只能有來無回,請潘專家相信我們大泡菜民國的實力!」

潘龍心中腹誹,有些鄙夷,泡菜國什麼實力他能不清楚?

如果不是有燈塔國罩著,哪敢跟華夏叫板?

不過畢竟是在人家的地盤,潘龍點點頭,跟著幾人離開機場。

幾個小時后,一架從華夏飛來的客機降落。

正是葉一鳴所乘坐的客機!

葉一鳴走出機場,掃了一眼四周,一個身穿藍色休閑服的年輕人走到葉一鳴跟前。

「請問今天會下雨嗎?」藍色休閑服年輕人說著華夏語。

「今天不下,明天下。」葉一鳴回了一句。

年輕人立刻露出笑容,伸出手掌:「飛鷹。」

「葉一鳴。」葉一鳴也伸出手和飛鷹握手,淡淡道。

飛鷹掃了一眼四周,眼神警惕,低聲道:「走,路上說。」

葉一鳴點點頭,這就是華夏在泡菜國的情報專員,剛才說的只是接頭暗語。

飛鷹帶著葉一鳴走出機場,上了一輛黑色轎車。

車裡,飛鷹打量了一下葉一鳴,見葉一鳴看起來十分普通,還以為他也和自己差不多只是普通的情報專員。

上面只是告訴他會有人過來泡菜國,讓自己全程協助,將叛國的專家擊殺並拿回資料,本以為會來一個大高手,可是葉一鳴普通的樣子也不像大高手啊,出了手上戴著個白手套挺顯眼……

「叛國的專家叫潘龍,資料應該已經有人發到你的手機上了,據我們得到的消息潘龍應該已經在三個小時之前到達了泡菜國首都,但是具體的位置目前還沒有掌握,我們先回基地。」

在葉一鳴剛下飛機沒多久,另一邊,泡菜國首都最高辦公室。

泡菜國的總統文明金召集了一眾高層。

文明金皺著眉說道:「我們接到情報,華夏方面已經派出了強者來到我們泡菜國,想要拿回資料。」

「立刻派人搜查機場附近,發現可疑人員立刻逮捕!」

……

飛鷹開著車不斷繞彎帶著葉一鳴來到一處民用住宅,在飛鷹的帶領下,走進了住宅里的地下室。

地下室內,有不少高科技儀器還有電腦,有幾個人在忙碌著。

「這就是我們在泡菜國的一個據點。」飛鷹介紹道。

話音剛落,旁邊走過來一個女情報員。

「飛鷹,就在你們離開機場的時候,泡菜國的軍方就派出了大部隊在機場附近搜查,恐怕就是為了你們。」

女情報員語氣嚴肅,還看了一眼葉一鳴。

「動作倒是挺快,我飛鷹哪能這麼容易被發現,不管他們,潘龍的位置定位到了沒有?」

飛鷹冷笑一聲,又立刻問道。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