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學姐,我們還是開始測驗吧。」

程無雙動了動石劍,收斂尷尬之色,然後渾身氣勢釋放,一股血煞之氣升起。

見此,柳清怡臉色露出一絲認真的態度,她可是對程無雙在神魔學院的成績都十分了解,眼前這位長得清秀俊氣,面貌人畜無害的少年,實際上可是一位出名的狠人。

在神魔之界內雖無法動用靈力,但程無雙卻斬殺了聖人階位的仙羽境大能,不得不說,這份能耐,已足夠讓她全力出手。

「程無雙,想要住進特等住宅,就要打贏我!」

一語落下,柳清怡便是絲毫不留守,揮動龐大的真武玄力與道文之力,演化玄妙秘法,雙手捏訣,幻化出了一道道威力絕倫的掌印,轟向程無雙。

「我去,真是毫不留情呀,這和劉雅樂她們測試,完全差了兩個等級!」

望著柳清怡那等凌冽的攻勢,程無雙心中一緊,不敢大意。

神魔學院內的每一個老生,都不簡單,尤其是柳清怡這等級別的人物,能夠被學院任命為代教老師,想必應該手段通天,戰力絲毫不弱於半神境武修才對。

劍光一動,程無雙便是施展出了太極乾坤劍,將化道劍意完全釋放而出,一劍刺出,無盡劍意影藏在劍影之內,隨著劍氣的桀驁,盡數轟擊在柳清怡的掌印之上,令得虛空散發出沉悶的轟鳴之音,整個空氣都變得滾動不寧,遠遠望去,交戰的畫面,變得扭曲至極。

「小傢伙,劍法不錯!」

柳清怡無數掌印,在程無雙的凌傲劍氣之下,不但破碎,這些劍氣凝聚出的強大聖武靈,宛若一條條蛟龍一般,不斷從虛空轟擊而來,逼迫她連續後退數步,當即嬌喝一聲,掌法一變!

五行造化掌!

雙手一合,旋即雙臂轟擊而出,纖細的十指微微一扣,掌心便是爆發出可怕的真武玄力,一道道光芒隨著掌心處印法的浮現,而迅猛凝聚成一尊宛若山嶽一般的掌印,這道掌印從地面而起,宛若一雙女人的手,大如山脈,對著程無雙的聖武靈以及本尊一合!

那掌間散發的力量,似乎能將程無雙給徹底壓碎!

砰砰!

程無雙之前劍氣凝聚出聖武靈,幾乎根本無法逃避這掌法的威壓之力,在轉眼間盡數被泯滅。

而程無雙此刻也陷入了這門聖武靈之內,只見那雙巨掌合併,似乎想要將他碾壓成肉渣。

北冥魂劍訣!

沒有猶豫,程無雙立刻眸中血光一閃,借用北冥魂劍訣那類奇異的劍勢疊加之法,在短短半息時間,連續斬擊出了上千劍,這上千劍彙集而成的劍勢,旋即被程無雙運轉在劍上。

雷影劍!

程無雙劍法一變,便是將那千劍之勢與雷影劍重合,爆發出強大威力,在無盡狂風與劍氣支配下,一頭桀驁的黑色雷龍浮現,以狂暴之勢,瞬間劃破雙掌,碾碎柳清怡的聖武靈,兇猛轟殺而去。

滾滾劍音,如雷貫耳。

那柳清怡臉色一沉,想不到程無雙的實力竟然如此恐怖,連忙凝結星魂之力,一枚奇異的星辰宛若從九天落下,浮現在她的掌心之上。

隨著這道星魂之力的出現,四周恐怖的威壓瀰漫,場地四周無數建築崩裂,地面也隨著裂縫四起。

「這是星辰星魂!」程無雙臉色一變,想不到竟然遇到了這等強大的星魂,這列星魂的力量,雖然不及他的世界星魂,可是也足以傲視這片星域。

「看來不動絕技是不行了。」程無雙冷哼一聲,既然柳清怡連星辰星魂都用了,想要擊敗她,也只有拿出真本事了。

當然,程無雙是不敢動用世界星魂,怕一動用,就擊殺柳清怡,那樣估計神魔學院會立刻通緝他,在這學院中,學員廝殺,導致死亡可是重罪。

雙手一揮,程無雙動用了他的拿手本領,銘紋之力!

只見上百道遠古級別的聖階銘紋連續不斷浮現在虛空,瞬間形成一道大陣,當即程無雙石劍一動,一道劍氣灌入大陣之中,令得那些大陣瞬間化為殺戮可怕的血煞劍陣!

血劍荒陣!

彈指之間,程無雙以銘紋之力伸掌凝陣!

隨著陣法出現,柳清怡的星魂威壓立刻被碾壓抗衡,那俏美的臉頰露出一絲慌亂與震驚,顯然想不到程無雙底牌竟然如此之強。 漫天劍意,滾滾而法,隨著那虛空凝聚的血色大陣,這些劍意揮發成劍氣,一道道宛若狂風暴雨落下,將柳清怡的身影淹沒在其中。

柳清怡那俏美的臉頰此刻顯露出一絲慌亂,目光凝視著密集的劍氣,隨手化印,凝化出一道道金色的屏障,抵禦著這些劍氣的轟殺。

錚錚!

柳清怡身邊那道艱澀的光幕,不到幾個呼吸時間,就開始破裂開來。

虛空之上,程無雙傲然道:「學姐,你若認輸,我就收陣。」

柳清怡何等高傲,見到程無雙一副俯視眾人的傲然模樣,當即氣得直直咬了咬牙齒,冷喝一聲:「小破孩,這點實力也在我面前嘚瑟。」

當即貝齒輕咬紅唇,纖細的十指在虛空幻化成璀璨的星芒,星魂之力在此刻又一次動用,那種化腐朽為神奇的星辰星魂,將漫天威壓增強。

柳清怡那撩人的身姿,在這一刻變得光彩動人,那瀑布般的秀黑髮絲,散亂的披散在香肩,綻放如同星辰一般的色澤。

隨著她嬌喝一聲,雙手以華美的姿勢擁抱虛空,在那雙手之間,居然彙集出了一道令得葉凌雲都微微有些恐怖的力量,這股力量無比強大,讓四周一些老學員們都驚動了,紛紛飛遁虛空之上,在遠古觀望那兩人的戰鬥。

「這是偽星命本源!」

程無雙的目光落在柳清怡凝聚出的璀璨星光上,整個人微微輕顫,顯得震驚不小,瞳孔也是陡然間收縮一番。

星命本源,是一顆行星的心臟與生命,供給行星存活的力量,同時豢養無數生靈,因此,星命本源可謂是強大無疑,若是能夠動用星命本源之力在戰鬥中,那麼毫無疑問,將會是極其恐怖的殺手鐧,就算是半神,也得隕落在星命本源的狂暴力量下。

不過偽星命本源,卻比真正的星命本源弱上一些,它擁有星命本源的狂暴力量,卻是沒有星命本源的靈氣,更重要的是,偽星命本源,並非任何人都能隨意製造出,像柳清怡這類在轉瞬之間凝聚偽星命本源的人,還是倚仗了星魂之力。

隨著柳清怡的偽星命本源形成,程無雙的大陣彷彿遭遇到了勁敵一般,那些劍氣紛紛在柳清怡散發的威壓之力下,化為虛無。

這般可怕的力量,讓掌控大陣的程無雙列起冷意,這女的,看來要和他拚命了。

「以吾之念,殺盡世人!」

柳清怡古老的咒語一念,以她高傲的性子,絕對不會在一個新生面前低頭,若是她今天敗給了程無雙,那麼以後這師姐與代教老師的身份,可就保不住了。

「小傢伙,這是你自討苦吃,等把你打殘了,師姐我給你一株遠古聖葯,讓你生龍活虎!」柳清怡也是知道她這偽星命本源的威力,一旦施展秘法引爆,整個懸空城都會波及,但是為了挽回作為師姐的尊嚴,可不能被一個新生打敗。

空間封鎖!

三道遠古級別的空間銘紋立刻從柳清怡的手中浮現,念頭一動,銘紋的力量迅速擴散,在四周傳開,形成一道囚籠,封鎖程無雙所處的虛空。

「這女人,真的打算引爆偽星命本源!」

程無雙目光一冷,旋即手法結印,嘴角露出一抹怪異的笑容。

引爆!

柳清怡嬌喝一聲,星魂力量涌動,只見雙手那道璀璨星光,在遠處幾道嬌美身影驚駭的註釋下,化為一道流光,抵禦無盡劍氣,沖入程無雙的大陣之中。

轟!

巨大的能量炸開,令得整片虛空都化為一片沉寂,任何顏色,任何聲音,都消失不見,那張開的狂暴能量因為擁有封印的存在,直接被禁錮在空間內,無數可怕的星魂之力,宛若巨龍的嘶啞,撞擊著空間封印。

遠處那幾道嬌美身影驚駭道:「奇怪,究竟是誰?竟敢讓清逸小師姐動用了底牌,若是沒有那道空間封鎖,估計半個懸空城都會被師姐玩壞。」

隨著那巨大能量持續了片刻功夫,在轉眼之間,消失不見,一道人影便是從虛空落下。

那柳清怡見此,知道程無雙應該落敗重傷了,連忙飛掠而去,想要將程無雙接住,同時心中有些愧疚,似乎出手太重了。

程無雙本來就是新生,以之前那等瞬間凝聚遠古殺陣的手段,足以進入特等住宅區,不過柳清怡心高氣傲,不願意輸在一個只有十七道命輪的少年手中,一時頭腦發熱,便是動用了自己的星魂之力。

「對不起,小鬼,我出手太重了。」

望著渾身被血霧纏繞的身影,柳清怡臉色微微僵持,很抱歉的說道,然後雙手伸出,想要將程無雙攬入懷中。

哪裡知道,下一刻,變故出現。

「是呀,師姐,你出手太重了,你這是要殺人的節奏。」

那些纏繞程無雙的血霧忽然散去,只見程無雙竟然毫髮無損,眼眸之中,露出一抹震怒與狠意,直接兇猛的轟擊一拳,然後一拳爆發出巨大的威力,無數道文之力壓縮凝聚,融入拳意之中,那等聲勢,絲毫不弱於一位半神境武修散發的威壓拳意。

「你!」

柳清怡臉色蒼白,大驚不已,她打死都想不明白,程無雙是怎麼可能毫髮無損,在她偽星命本源的引爆之下,就算道體階位的半神強者,都無法化解開來。

程無雙這等修為境界,怎麼可能化解?

旋即,柳清怡再次拿出一道銘紋,瞬發啟動。

而此刻程無雙的一拳,卻是陡然轟擊在她的腹部之上,那等狂暴的拳意讓她整個身體都微微顫抖,直接被程無雙這一拳狠狠轟擊墜入地面,地面破碎不堪,直接洞穿場地,墜入了場地之下的地下水湖泊中。

在這個懸空城的地下,是一座巨大的湖泊,這些湖泊之水,是懸空城的生命。

柳清怡墜入湖泊內,因為程無雙那一拳的威力太過於快速,令得之前啟動的一道防禦銘紋,都無法抵禦住,巨大的拳意在她的腦海內留下殘力,使得意識轉眼間昏迷過去。

狠狠打了柳清怡一拳后,程無雙才算鬆了一口氣,想到剛才因為有些憤怒而出手太重了,立刻身影一掠,墜入湖泊中,將柳清怡那嬌柔的身軀從湖水中抱起。

「這下你真的成濕姐了。」

見到懷中昏睡的嬌美人,衣物全部打濕,撩人的柔軟軀體顯得熾熱無比,程無雙嘴角露出一抹鬱悶的樣子,頓時神識一動,探查了一下柳清怡此刻的狀況。

「幸好只是昏睡過去了,應該過會就會醒來了。」

程無雙嘆息一口氣,然後回到地面上,在一處石柱前坐下,靜靜等待柳清怡的到來。

這時候,程無雙因為無聊,就自己打量了一下柳清怡此時的模樣,只見柳清怡渾身衣物散發出淡淡光亮,一絲絲熱能將衣物上的水分蒸發,散發出白色的水霧,衣物有些不整齊。

程無雙眉毛一挑,覺得若是這柳清怡醒來,估計會以為他在吃她豆腐,因此決定將她的衣物弄好,畢竟他之前動用了星魂之力,將柳清怡的星魂力量吞噬,鑽了個空子,然後一拳突襲成功,才導致柳清怡受傷昏迷。

程無雙伸手,那指尖剛剛觸摸在柳清怡的衣角,這柳清怡便是眼睫毛一抖,忽然清醒,下意識搖晃著腦袋,立刻起身,瞬間讓程無雙十分無語。

他原本想要理一下柳清怡的衣角,而現在,竟然恰巧的探入了柳清怡的衣領,觸摸到了大白兔。

柳清怡意識恍惚,在一個呼吸就清醒過來,立刻,一種前所未有的奇妙感覺出現,當然,更多的是羞怒!

「程!無!雙!你個變態加色狼!」

柳清怡嬌嬈的俏臉刷的一下紅起來,貝齒緊緊咬住嘴唇,立刻飛起像只受驚訝的貓咪一般,驚恐與憤怒的吼叫一聲。 伴隨著美人的嬌喝聲,程無雙那隻手感覺石化了一般,有些尷尬的一動不動,他覺得這太巧合了,剛剛好心想要幫柳清怡整理衣角,結果她一動,居然一不小手就探入了她的衣領內,與那大白兔親密接觸。

程無雙覺得,這不能怪他呀。

不過柳清怡顯然不會那麼認為。

「程無雙,你,你,你!」

柳清怡嬌身微微輕顫,內心此刻的羞怒之情,已經讓她有些說不出話來,四周暴亂的靈力,隨著情緒的失控,而變得更加肆意狂暴起來。

「我殺了你!」

作為一個連男人手都沒有拉過,毫無任何愛戀情感的柳清怡來說,這是一件擾亂她心驚,令得她心跳加速到達平常幾十倍的恐怖事情。

「額,學姐,你聽我解釋,我剛才只是想整理一下你的衣袖,絕對沒有惡意。」

程無雙欲哭無淚,這麼巧的事情,怎麼就讓他給遇上了,這是天大的烏龍呀,連解釋的機會都沒有了,因為便宜他都賺到手了,再解釋都沒用了,女人一旦升起氣來,智商就是負數。

旋即柳清怡立刻捂住身前,當即對著程無雙一掌轟擊而來。

程無雙見此,只能雙手結印,凝聚出一道詭異的道文符印,然後雙手締結印法,閃爍出灰暗的灰色光芒,與之前的金色道文有著不同。

而此刻的柳清怡一拳轟在道文之上,那道文瞬間在程無雙怪異的笑聲道,化為一道精純的氣,湧入了柳清怡的體內。

緊接著,柳清怡渾身發軟,忽然涌動的靈力就消失不見,沒有一絲力氣,並且感知到體內擁有一道及其恐怖的拳意與道文力量,封鎖了她的靈泉,識海,甚至肉體與靈魂溝通的魂脈。

「你做我作了什麼?」

柳清怡冷靜下來,嬌美的身子搖搖晃晃。

「沒什麼,只是讓你安靜一會,學姐,你要知道我只想進入高等住宿而已,現在我早就贏了你,快點帶我去吧。」

程無雙一把將快要倒地的柳清怡扶著,做出一臉無奈的表情。

感受到一雙炙熱的手貼在她的腰間和手臂上,柳清怡俏臉變得更加紅潤,整個人的身子也忍不住顫抖一聲,似乎對程無雙與他身體的觸碰特別敏銳。

「流氓,你放手,信不信我告你非禮。」柳清怡想要掙脫程無雙的手,可惜渾身上下,所有的力量都被程無雙詭異的手段封印住了。

程無雙白了她一眼,好心扶著她,結果說他非禮,論起女人,劉雅樂的嬌嬈可絲毫不輸給柳清怡,而憐星的嫵媚,絕對勝過了柳清怡,還有顧薇薇的清純可愛,這些都是傾城美人,他本來就嫌女人夠多了,哪裡還有心思再勾當其他女子。

「哦,如你所願,我放手了。」

程無雙立刻鬆手,像只袋鼠一般僵直的后跳一步。

那柳清怡哪裡知道程無雙說放手就放手,直接一個踉蹌,摔倒在地,對於失去了靈力的她來說,目前這具身體就如同重心失去平衡一般,無法控制自如。

「你混蛋!」

柳清怡俏臉羞怒,緊緊咬牙,恨不得吃下程無雙一口生肉,眼前的新生,不光沾了她的便宜不說,還封住她的力量,讓她摔倒在地,這是對於她的侮辱。

她可是這裡的大姐頭,傲然的存在,這個小男人怎麼能比她要強,怎麼能站在她的頭上,怎麼能這樣對待她,學弟難道不應該乖乖聽師姐的話,當師姐的小跑腿,被師姐調戲嗎?怎麼到她這裡就反了。

「師姐,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是你說讓我放手的,怎麼又怪我了?」程無雙做出無辜的表情,看了看天色,似乎快要到黃昏了。

在地神界,晝夜溫差特別大,白天是正常溫度,晚上就如同進入千年冰窖一般,若是不進入特定的房屋內躲避寒流,就算是仙羽境,雨露風霜久了,也會令得身軀之中的經脈受損。

「學姐,現在你先帶我去特等住宿的地方吧,只要你送我到達那裡,我就為你揭開封印,當然,前提是你不準動手打人,若是你再動手,我就封印你個一年半載。」程無雙淡淡說道,這封印力量的手段,是從天魔族內的傳承記憶中搜刮到達的,藉助了道文之力后,變得更加強大起來,因此可以封印住像柳清怡這類強悍的仙羽境武修。

柳清怡無奈至極,冷靜想了一下,如今被程無雙施展秘法封住力量,全都是她自己所造成的,若不是她為了爭強好勝,動用了底牌,想要重傷程無雙,程無雙哪裡會生氣,突襲自己一拳,不過想到程無雙之前對她的無禮舉動,立刻咬牙切齒,她可不相信程無雙是好心幫她的鬼話。

「好,我帶你去,你先給我解開封印吧。」劉雅樂穩住身子,直直亭立,瞪了程無雙一眼,想到以後一定要狠狠修理程無雙一番。

「想的美,你給我指路,我拖著你去,等地點到了我才給你解開封印,不然你反悔再次動手,那可不好辦了。」程無雙露出一個很無恥的笑意,看得柳清怡直直咬著牙齒,死死瞪著程無雙。

程無雙也不理會柳清怡的表情,直接在柳清怡排斥的目光下,直接一隻手抓著柳清怡的一處一腳,輕輕一提,就終身飛掠而去。

柳清怡一路上邊為程無雙指路,一變氣得嘟起小嘴,顯得有幾分少女那般青春氣息,少了幾分嫵媚妖嬈。

一會功夫,程無雙穿越了數道建築,在一處很豪華的宅院中停住。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