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可是一階魂尊的全力一擊啊!羅良居然接下來了!」

「天哪……誰說他是廢物?天魂境中段?狗屁……他真正的實力深不可測,深不可測啊!」

「這小子對付劉長老的一劍至少也是天魂境上段巔峰境界的水準,若是給他一些時日,他必定會成為赤雲宗下一位魂尊強者啊!」

聽到了這一切議論,那名皇族特使也史無前例地認真起來,望向王羽時,目光閃爍著奇怪的光芒:「照理說,他的實力真的只是天魂境中段!憑藉層出不窮的神通,他居然可以抗衡魂尊?若是他勝出了,我必定會將他引見給皇兄!」

但是……他能勝出、能夠活著離開嗎?

想到這裡,這名真正身份其實正是帝國王爺的特使,濃眉皺起。

再看肖崑山,此刻的他也有了幾分難得一見的凝重:「他居然真的憑藉天魂境中段的力量就硬生生地接下了老夫的一擊……全力的一擊……」

想著,在他的額頭上,同樣有了冷汗:羅良的速度,可以隱匿身影的神通,以及斬出之後居然可以越級達到天魂境上段境界水準的什麼什麼「極劍」……此刻再加上那強橫詭異的防護鬥氣……

「此子,留不得!絕對留不得!要不然再給他些許時日的話,他必定會成為我合歡宗的最大的隱患!」

心意一定,下一刻再望向王羽的時候,肖崑山的笑容變得猙獰而陰寒無比了:「羅良,可惜了你不是我合歡宗的弟子,可惜了你這麼早就遇上了老夫……要不然,你會更強!可惜啊……」

似在嘆息,似在惋惜,但轉瞬之後,肖崑山突然雙眼內血芒暴漲,齜牙怒吼道:「羅良!你必須死!萬魂聚集……萬獸無疆!」

萬魂聚集……萬獸無疆!

才聽到這句話,不遠處的范虎猛地張口,吶喊道:「他最強神通要來了,羅良快逃!」

話語落,只見他身軀一閃,彷彿想要幫助王羽似的向著結界衝來,只可惜實力不濟,終於還是被肖崑山的結界轟得倒飛而出。

聽著看著,王羽看似力竭地只手撐著地面,雙眼內寒光如劍:「機會終於要來了!」 這一刻,肖崑山笑了。

笑得陰沉無比,更是雙眼內帶著勢在必得的自傲以及可以滅殺一名未來強者的快感。

同時,他的雙手不斷地打著結印,身上威勢暴漲,使得赤雲峰四周方圓數十里內的天地瞬間驟變。

先前的雷霆、濃雲,已然被一股股撕裂天地的罡風吹散,反而是滅世一般的紅黑色霞光籠罩住了整個天際。

天際之下,無數血色光點如雨墜落,被這些光點稍稍沾染,四周林木紛紛燃燒起來,就算巨石山巒,也陷入到了恐怖的火海當中。

至於修者,若不是那皇族特使帶來的數百尖銳已經第一時間在四周布置了一道道的防禦結界,估計包括赤雲宗和合歡宗在內的一些實力不濟的修者,都已經會被這些如雨的光點沾染,從而短時間內焚燒殆盡了。

「羅良,你別怪老夫!」

接著望向王羽,肖崑山雙臂前後一拉,雙手中便凝聚出了璀璨光華,眨眼后化作了一桿尖銳的龍頭長槍……

長槍出現,以肖崑山為核心,在他身後百丈內的天地立刻出現了無數猙獰的凶獸幻象,至於在他的胸前位置,長槍尖端同樣凝聚出了一條猛龍的幻影,頭顱巨大猙獰,獠牙鋒利無比地已經將王羽鎖定。

「這便是萬獸無疆?果然是凌厲的神通!」

看到這一切,王羽心神微微顫抖:就算他現在已經達到了天魂境中段的境界,面對肖崑山的這一絕技,依舊有了沙粒對上了浩瀚海洋的渺小和無力感覺。

但是心裡雖然顫抖,王羽依舊露出了邪邪的笑容:「這僅僅是起手式……我還需要等待!」

同時,四周看台上無數修者,已經有了驚呼。

「完了……羅良必死!」

「大師兄,你快逃啊!」

「逃啊大師兄……」

至於遠在上峰之巔的沈龍,上前一步后雙眼睜圓:「王羽,你就給老夫看看你到底達到了什麼樣的實力吧!」

……

轟隆隆……

辟嚓!

斗場上,終於再一次地驚雷密布了!

萬千驚雷中,肖崑山也終於做好了全部的準備:「哈哈哈……小子,你已經力竭,而老夫才剛剛熱身完畢……別叫老夫失望,你有本事便再次接住老夫的這一招吧!」

這句話,狂妄,更是帶著高高在上的驕傲以及對於弱者的無情藐視!

但就在這一刻,王羽居然笑了:現在,便是機會!

再看四周,已然出現了難以形容的恐怖景象!

天空中無數幻化出來的猙獰凶獸均是發出了雷鳴般的嘶吼,一道道巨大的掃帚狀的雷光同時轟落,這一切如同地獄般的畫面下,整個赤雲峰所在的地面均是顫抖不已,一股股可怕的颶風也隨即從天際之上迅速形成,瘋狂落下。

來了!

肖崑山最強的殺招——萬獸無疆!

果然,又是半息時間之後,肖崑山雙手上下各自畫了個半圓,終於齜牙怒吼而出:「萬獸無……」

「就是現在!」

不料,不等肖崑山將全部四個字怒吼出口,王羽的身上居然暴起了一層更加璀璨的金色光華,彷彿他還有無盡的力量一般。

因為這一刻正是他等待的時機——當肖崑山凝聚了力量並且祭出了神通而無法瞬間收回這一切的時候,也就是肖崑山身軀定格難以移動,並且無法轉換攻擊為防禦的時候!

見到了戰機,王羽邪邪冷笑:「黑蛟,看你的了!」

黑蛟是什麼?

一擊即將出手,反而聽到了王羽的吼聲,肖崑山心裡莫名不解,卻也看到了王羽已經雙手在胸口虛抱成圓,頓時在其胸口便有了一個巨大的璀璨漩渦,核心處一點黑色的光點爆出了可怕的威勢。

「這……這是魂尊的力量?一階?二階?三階?」感受到了這股力量的出現,肖崑山原本的猙獰神色瞬間消失,雖然沒有繼續怒吼,依舊瘋狂地向前一推,終於將萬壽無疆轟出。

與此同時,王羽也準備好了什麼,在他身後的天象同樣大亂,雷電閃爍中,一股股澎湃浩瀚的力量瞬間從他身後遼闊的天地間向著他的身體匯聚而來。

最終,這些力量全部融入到了他胸前的漩渦當中,使得內里,發出了一聲驚天龍吟!

聽到了這聲巨大的咆哮,皇族特使猛地上前三步,雙手顫抖起來:「這是巔峰期的黑蛟?羅良居然得到過如此凶獸的魂血,並且獲得了它的一擊之力?」

「這不可能是真的?」身在特使旁,另外一個宗門的門主早已滿頭大汗:「巔峰期的黑蛟……實力之強就算是數十名一階魂尊也無法對付啊,羅良是如何獲得這一造化神通的?」

原來,巔峰期的黑蛟實力果然強大到了難以想象,畢竟它已經是最接近龍族的強大玄獸了。

這樣的玄獸,一般極難被人族修者馴服,但如果強者以壓倒性的優勢實力真的馴服了這樣的玄獸,倒是有機會獲得黑蛟的魂血,將其收為自己的獸寵。

一旦有了這樣的獸寵,那麼獲得獸寵的一己之力,倒也正常了。

只是羅良只是赤雲宗的弟子啊,就算整個赤雲宗一起去對付一頭巔峰期的黑蛟,也必定是全部被黑蛟滅殺殆盡啊!

當然了,他們不會知道王羽遇上的這頭黑蛟其實早已過了巔峰期,更是壽元將盡本就將死……至於王羽如何獲得這一己之力,他們更不會知道!

但就在眾目睽睽下,黑蛟出現了!

「熬唔……」

星宿永恆 ,王羽雙手一推,一頭直徑三丈,身長難以估算的兇悍玄獸幻影果然從他的身前向著萬獸無疆衝出。

此刻再看,這幻影內黑蛟四肢強健粗壯,身上鱗片閃爍著耀眼的光華,獠牙如劍中,血盆大口內噴吐出了驚世駭俗的烈焰。


「這……這是黑蛟之力?」

一邊繼續支撐著自己的萬獸無疆,肖崑山雙眼駭然睜圓,更是靈魂深處第一次暴起了難以形容的危機感,令他肝膽俱裂。

「這不是真的……」

接著絕望嘶吼著,他便看到了自己的萬獸無疆內全部的玄獸幻影瞬間消失殆盡,連那長槍也是才觸碰到了黑蛟幻影便瞬間分崩離析……

一雙黑蛟獠牙,距離他越來越近!

死亡,也越來越近!

「不!」 黑蛟一現,驚天動地,山石開裂……

這一刻,即便有著防護結界以及尖銳修者的保護,斗場四周甚至是方圓數十里內的全部實力在地魂境上段巔峰境界之下的修者以及凡人,均是被黑蛟的咆哮振顫得頭暈目眩,身軀癱軟。

這個範圍內其他的飛禽走獸,更是全部匍匐在地,發出了驚恐和絕望的哀嚎。

而肖崑山面對著黑蛟幻影的恐怖獠牙,早已避無可避,更是被嚇得寸步難移。

等他眼睜睜地望著自己的萬獸無疆全部被黑蛟之力摧毀,緊接著看到的便是自己的毀滅了。

「不……」

絕望中,只見他伸出了雙臂, 欺世盜國 ,但幾乎只是剎那中,他的護身之氣便全部分崩離析,雙臂之上先是皮肉分離,接著便是骨骼崩潰。

而後,便是吞噬!

這樣的吞噬,等到黑蛟直衝天際蒼穹時,一名魂尊強者,赫然已經以最慘烈的方式,徹底地隕落在了無數人的視線和天識當中。

「這是真的嗎……」

「這是噩夢……一定是……」

足足半盞茶時間之後,合歡宗的數名長老和剩餘弟子,才趕到了脖頸的酸楚,紛紛低下頭來望向了斗場中最後一個傲然的身影。

同樣看到了黑蛟幻影消失在了天際之上再也沒有重新回來,正首方看台上的修者中不少人都是深舒一口氣,疲累無比的癱坐在了自己的座椅之上。

「好可怕的力量!」

「肖崑山……死了……」

與此同時,赤雲宗一方的弟子才意識到了什麼,緊接著便暴起了驚濤駭浪般的歡呼。

「大師兄榮耀!」

「大師兄……好樣的!」

其中甚至有些膽大的女弟子,還喊出了這樣的心聲:「羅良師兄,我愛你!」

聽著看著,羅良天識一掃,望向了山峰之巔:沈龍前輩,希望你記得你答應過我的事情!

這句話,是傳聲。

被這聲音提醒,沈龍彷彿才從無邊的震駭中醒轉過來,接連倒退了三步站穩,之後面色變得複雜無比。

原來,他其實對王羽,也有著算計——畢竟王羽使得赤雲宗的靈脈枯竭了,而且還佔據了他最愛的弟子的身軀,所以他之所以要請王羽出戰,所求便是王羽最好能夠戰死在大比當中。

若是王羽最終能夠幫助赤雲宗勝出,這也算是好事。而他給王羽的承諾,其實又是另外的算計——因為那所謂的木靈脈以及土靈脈,都存在於皇族的禁地當中,到時候他若是將王羽引導到那裡面,他便會第一時間通知皇族……

如此一來,沈龍相信皇族為了保護靈脈,必定會出手滅殺王羽,而且因此還會感激和賞賜他和赤雲宗!

但是現在……

「真的要算計王羽嗎?真的要算計王羽嗎?」

心裡,沈龍已經亂了。

因為他看到了天魂境中段境界的王羽居然擁有堪比一階魂尊的速度,還擁有神奇的隱匿手段,更是還有天魂境上段水準的劍氣……

這還不算,他居然還驚世駭俗的得到過黑蛟的魂血不成?

如果是這樣,王羽到底是什麼樣的實力境界?又或者他身後擁有著什麼樣恐怖的強大勢力?

想到這裡,沈龍沒有立即回答王羽,而是擦拭著額頭上的汗水,深吸口氣:「完了……」

與此同時,斗場內赤雲宗的弟子已經稍稍停息了各自的歡呼和吶喊,使得斗場四周,再次安靜了下來。

滿目瘡痍中,那皇族特使一步步地向著台下走來,一邊不斷地輕輕鼓掌。

「好,好,好!」三個好字,他繼續說道:「羅良!你幹得漂亮!本特使宣布——這一次赤雲宗和合歡宗的宗門大比,赤雲宗勝出!」

「好啊!」

「我們終於勝出了!」

「哈哈哈……我們不用離開這裡了,我們赤雲宗還在,還在!」

接著做了個虛壓的手勢,特使立即叫全場再次安靜了下來:「同時,合歡宗從此不存,至於如何安排和處置原合歡宗弟子以及所轄內的大小事務和靈脈,全由赤雲宗決定!」

什麼是殘酷?

這就是,這就是宗門大比的殘酷!

才聽到這些話語,合歡宗所有長老和尖銳弟子,全部面色複雜不已,其中有不甘,有怨毒,更有難以形容的傷心和絕望。

等到特使直接來到了斗場中心,站在了王羽身旁時,他那雙眼內除了皇族的威嚴外,已然有了毫不掩飾的欣賞和讚美之色。

「羅良,好啊!果然是後輩逼人,後輩逼人啊!」望著他,特使不住點頭:「以你年紀,應該不足五十吧?」

這句話,王羽心裡苦笑:他算上前世的話,這年紀就有些恐怖了;至於這一世,他其實僅僅是三十歲的年紀而已……

但因為此刻他的身份是羅良,所以特使說的也就正確了:「正是!」

「哈哈哈……這等年紀,就笑擁了如此可怕的實力!未來你必定會是我尊華帝國最耀眼的希望之星啊!」

點頭大笑著,特使似乎想到了什麼,接著轉身展開雙臂,高聲宣佈道:「作為獎勵!本特使宣布,赤雲宗羅良獲得進入皇族聖地聖龍雪山的資格!這一資格,沒有時限!」

什麼?

轟隆隆……

才聽到了這句話,四周無數修者均是睜圓雙眼,面色震驚而羨慕不已。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