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如果能煉製成功,我就可以飛行了?」天奇既歡喜又驚奇的問道。

只有黃靈境界的強者方才具有飛行的能力,如果有了一副羽翼,必將是自己的一大助力,也根本無需害怕冰雪來追殺,想到種種妙處,天奇心裡激動不已,把自己被逐日鷹抓住高空飛行的時候說的話早就拋之腦後了,只要這翅膀是長在自己身上的,還怕什麼恐高症?

「嗯,確實是如此」,小夜點了點頭,不可否置的道。

「那還等什麼?」天奇有些迫不急待了。

「天奇,你別急嘛,想要煉製一副羽翼得花費很長的時間,在此期間,我絕對不能被打攪,而且以我如今的實力,我也不能保證能否成功,煉製的時候,需要大部分的神獸血脈,如果失敗了,那麼神獸血脈將會大量浪費」,小夜看著天奇猴急的樣子,抿嘴一笑,不過為了以防萬一,小夜還是先把最差的結果告訴天奇。


「那有幾成把握?」天奇沉思了一會,問道。

「五成」,小夜認真的道。

「那好,我們試試吧」,最後天奇還是決定冒險試一試,反正這骸骨是偷來的,即使煉壞了自己也沒有多大的損失。

小夜本就希望天奇最大化的利用這副骸骨,既然天奇決定了,小夜也不反對。

天奇恢復肉身的控制權之後,便朝著另一處深林里去了,現在天奇唯一的想法是找一處山洞,把這翼龍骸骨給煉化了。

前行了約半個時辰,天奇已經進入了一條大山脈的深處,參天古樹拔地而起,水缸大的盤根縱橫交錯,不過這裡依舊很安靜,這魔獸山脈越安靜的地方,說明這裡有高級魔獸的概率越大,也越危險,天奇不得不放慢了腳步,全身警惕出來。

突然『嘎』的一聲,一隻不算大,展開雙翅都只有兩米左右的全身血紅色的鳥飛過,尖銳的叫聲差點把天奇的耳膜震破,一股強烈的威壓迎面襲來,之後隨著那血紅色鳥的離去而快速褪去。

「媽呀,這是什麼鳥,實力居然這麼強悍,差點把我的耳朵都震聾了」,天奇見到那鳥根本沒看他一眼便離去了,方才抬起頭,有些后怕的道。

「那是啼血鳥,四級魔獸,屬火的,雖然這隻鳥與天魔虎同為四級魔獸,不過這隻鳥的實力比天魔虎要強些,我們不是他的對手,好在你的修為低,他看不上眼,不然被他盯上,我們定然要喪命於此」,小夜一臉陰沉的道。

「這魔獸山脈真是危險重重,真希望早點走出去」,天奇聽到小夜的話后,渾身打了一個冷顫,自己打不過冰雪,冰雪又完全根本不是天魔虎的對手,而天魔虎又不是這啼血鳥的對手,如果這啼血鳥真的跟自己幹上了,不出意外的話,還真的會如同小夜所說,自己要殞命於此,想到這裡,天奇越來越不敢在這魔獸山脈待了,歸心似箭。

「這裡應該還只是南魔獸山脈核心地帶的邊緣地區,深入裡面的話,恐怕還會有更高級的魔獸」,小夜實話實說道。

「對了小夜,你知道怎麼走出這南魔獸山脈嗎?」天奇不知道怎麼走出這魔獸山脈,冰雪雖然知道,可是自己要是去吻她的話,她非得把自己虐一頓不可,天奇才不想去討這個罪受,想來想去,天奇身邊唯一可以求助的人就只有小夜了。

望著一臉苦相的的天奇,小夜無奈的道:「都過了這麼久了,我也不知道」。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天奇雖然猜到了小夜不知道如何走出南魔獸山脈,可是當聽到小夜親口承認之後,天奇還是不免有些失落。

「南魔獸山脈雖然危險,不過確實是鍛煉人的好地方,而且這裡的靈藥寶物非常的豐富,看開點吧」,小夜的心態很好,臉上絲毫沒有什麼愁苦。

望著一臉無憂無慮的小夜,天奇不由得有些慚愧,小夜在聖祖的陵寢中孤獨生活數十萬年都沒有任何的怨言,而自己只不過在南魔獸山脈待了才不到兩個月,就開始抱怨了,這是連個女人都不如。

「小夜你說的對,只有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這點苦我如果都無法忍受的話,還怎麼變強呢?」天奇內心微嘆了一口氣,在另一塊大陸上還有一位伊人在等著自己呢,自己不可以對自己鬆懈。

「天奇你這樣想就好」,見到天奇想開了,小夜也放心了。

「對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我們又遇到寶物了」,小夜笑嘻嘻的道。

「什麼寶貝」,天奇有些好奇的道。

「是血精石,四級進化到五級是大多數魔獸的一個坎,啼血鳥也不例外,一般來說,啼血鳥為了使得自己突破到五級,都會在自己巢穴中產下一枚蛋,產下這枚蛋之後,啼血鳥每日都會從嘴裡啼出精血來蘊養這枚蛋,當然這枚蛋並不是為了繁殖後代,而是為了將來自己要突破五級的時候用的,這枚蛋就叫做血精石,剛才那啼血鳥還處在四級中階,雖然他的血精石不是很成熟,但是如果能得到的話,我幫你煉製羽翼的時候,成功的幾率至少提升到了八成」,小夜剛才使用了神識向周圍探索了一番,發現了啼血鳥的巢穴,也發現了他巢穴里的血精石。

「這樣好是好,可是我們不是啼血鳥的對手,萬一被他抓住了,怎麼辦?」天奇自然很心動,不過剛才啼血鳥只不過隨意的啼了一聲,自己都差點耳聾,這啼血鳥絕對不是自己所能抗衡的。

「既然你害怕了,那就算了吧」,小夜知道天奇非常容易眼紅的人,這麼好的東西,天奇寧死都不願意錯過,所以故意挑逗一下天奇。


天奇雖然害怕啼血鳥,可是血精石的誘惑力太大了,天奇還真如小夜所想,捨不得這樣的寶物。

「小夜,你一定是有辦法的吧?」,天奇與小夜相處久了,也知道小夜既然提了這事的話,十有**小夜有把握把血精石得到。

「呵呵,看來你還是捨不得這血精石啊」,小夜咯咯一笑,為自己看穿了天奇的心思而有些沾沾自喜。

天奇有些窘迫的點了點頭。

「我想那啼血鳥應該是沖著天魔虎和冰雪的打鬥場面去的,這裡離天魔虎巢穴有些距離,啼血鳥應該不會這麼快回來,我們應該能在啼血鳥回來之前,神不知鬼不覺的把他的血精石偷走」,小夜言歸正傳的道。

「那好,事不宜遲,我們行動吧」,必須在啼血鳥回來之前拿走血精石,並且逃之夭夭,所以此時天奇也不拖泥帶水。

「嗯,啼血鳥的巢穴就在前面山頭的那棵大樹的樹洞里」,小夜指了指山頭不遠處的一棵大樹,告訴天奇怎麼走。 第一百五十二章護道經費

「我的媽呀,這啼血鳥可真會選地方,這棵大樹不知道二十個個人能圍抱住嗎?」天奇獃獃的望著眼前這棵的參天大樹,心底有些發涼。

這棵樹高達一百多丈,粗壯的根脈如同蒼龍般盤旋在地上,高聳的樹莖上一根藤蔓猶如一條巨蛇般旋轉,攀岩而上,抬頭仰望,見不到樹頂。

天奇見過大樹,可沒有見過這麼大的樹。

「啼血鳥喜歡生活在高空中,所以他的巢穴一般都建立在山頂的大樹上,這也沒有什麼稀奇的」,小夜不以為然,她見過的真正的大樹比這還要大幾倍呢,所以小夜根本就不把這棵大樹放在眼裡。

要是小夜恢復了實力,拔起這樣的大樹就像拔根蔥似的,輕而易舉。

「看來還真得費點功夫了」,啼血鳥的巢穴在樹頂處的一個樹洞中,想要得到血精石,看樣子確實是一件難辦的事情。

「讓我控制肉身,我幫你一把吧」,誰也保不準啼血鳥什麼時候回來,小夜為了安全起見,打算強行在短時間內提升境界,直接飛到啼血鳥的巢穴中。

血精石是啼血鳥用精血每日灌溉而成的,難保血精石不會與啼血鳥有這一絲感應,唯有小夜方才可以掩蓋氣息,不讓啼血鳥發現有人偷他的血精石,所以天奇想了想,還是把肉身的控制權讓給了小夜。

小夜深吸了一口氣,旋即手印一張,全身經脈迅速流轉,磅礴的靈力在小夜的面前凝聚,做完這些,小夜的額頭微微冒出了幾滴香汗,不過片刻之後,小夜的實力提升了許多,隱隱散發出一絲比之以往更為強大的威壓。

強行提升修為之後,小夜不敢遲疑,畢竟提升境界持續的越久,對自身的損害越大。

小夜縱身一躍,整個人就御空飛行起來了,穩穩地落在了啼血鳥的巢穴中,啼血鳥的巢穴異常的寬大,橢圓形的樹洞,足足可以容得下幾百人。

而在啼血鳥的巢穴中央,有一個看起來像木墩的平台,平台中央又有些凹陷,而凹陷處靜靜的躺著一塊只有巴掌大小,橢圓的血紅色的晶石。晶石裡面居然還有血絲流動,彷彿有生命一般。

小夜走了過去,伸出泛著一層青光的玉手小心翼翼的向那塊血紅色的晶石。

天奇見到晶石到手了,歡喜不已。

「嘎嘎」

就在這時,啼血鳥的巢穴外面突然傳來一聲鳥鳴。

天奇的心底一涼,冷汗連連,「媽呀,這啼血鳥怎麼這麼快就回來啦?」

不過小夜卻一點都不緊張,動作依舊不急不慢。

「不是啼血鳥回來了,而是一隻普通的鳥飛過,無需擔心」,小夜雖然在專心收取血精石,可是她的神識一直打開著,防範著巢穴外的一舉一動,所以剛才小夜沒有一丁點的慌亂。

「好了,我們走吧」,小夜把血精石拿在手裡,青光依舊包裹著血精石。

從樹上下來之後,小夜控制著肉身直奔千里之外,在一處臨近小溪流的石洞中安頓了下來,不過小夜不敢放鬆警惕,依舊用青光包裹著血精石,掩蓋血精石的氣息。

封好洞口之後,小夜又在洞內布置了一個屏蔽氣息的陣符,布置好陣符之後,小夜方才把血精石放在一個乾淨的玉瓶中。

「這血精石是啼血鳥的精血所蘊養而成的,與啼血鳥有這一絲血脈的感應,我現在的實力還無法斬斷這絲感應,所以這能設了一個屏蔽陣符,屏蔽陣符需要靈力支持,在我煉化的這短時間內,天奇,就要麻煩你幫我維持這陣符的運行了」,小夜端坐好后,正色的道。

「你這麼說豈不是折煞我了,你本就是幫我的忙,我應該謝謝你才對,你放心吧,我一定會源源不斷的為陣符提供靈力,也絕對不會打攪你」,小夜這麼說,反而弄得天奇有些不好意思了。

小夜不再多說,她相信天奇能做好,調息了一會兒之後,小夜便微閉雙目,開始把翼龍的雙翼給拆下來,把翼龍的軀幹先放在了一邊。

小夜深深吐了一口氣,而後把血精石拿了出來。

「天奇,借一下鼎」。

天奇想了想,而後從乾坤戒中把自己一直沒有用的紫金龍鼎給拿了出來,對於小夜,天奇不會隱瞞什麼,也不會擔心小夜能把這事說出去。

「紫金龍鼎?」小夜看著這古樸端莊,周身紫光閃閃,上面還有一條盤旋的紫金神龍,有些吃驚。


天奇撓了撓後腦勺,憨然一笑,點了點頭。

「沒想到你居然還藏有這樣的寶貝,當年聖祖用的鼎都沒有你這麼好,真是看不出來啊」,小夜微微一笑,調侃道。

「這是我老師送給我的」,天奇也不隱瞞,直接道。

小夜從未聽天奇說起過自己有一個很厲害的老師,心裡有些傷心,以前自己沒事的時候,與天奇傾心而談,自己從未對天奇隱瞞什麼,而天奇居然對自己連他有老師的事情都不告訴自己,小夜心裡有些來氣,便有些沒好氣的道:「看來你老師不僅修為非常高,而且對你這個徒弟也很器重,居然把這麼好的東西送給你,不過你一個有這麼好的老師,看來我在你旁邊完全是多餘的了」。

天奇看出了小夜心中的不滿,知道她是因為自己沒有對她坦誠相待而有些惱怒,天奇心底也承認在前一段時間內,對小夜的信任有些搖擺不定,不過經歷了這麼多事情之後,天奇也真正的敞開了心懷,接納小夜。

「小夜,你沒問起,我也沒在意這個,所以忘了跟你提起,不過我絕對沒有對你有所隱瞞的意思」,天奇怕小夜生氣,所以有些撒謊道。

「我們是好朋友,不應該有所隱瞞的」,小夜也覺得自己剛才的話有些唐突了,如今天奇居然把這麼重要的紫金龍鼎拿出來了,說明他對自己是信任的,所以小夜相信了天奇的話,認為他是忘了跟自己說,小夜略微遲疑了一下,接著道:「那…你還有什麼隱瞞我的嗎?」

小夜其實不想問天奇這個的,不過為了滿足女孩子的虛榮心,小夜還是忍不住問了。

「我的老師叫玄老,他有多厲害我也不太清楚,不過他只教了我四年左右便有事離開了,在臨走之前他傳授給了我一部殘缺的法訣《幽龍訣》和這個鼎,還有一些丹藥,從那以後,我就再也沒有見到過我的老師」,天奇如同犯了錯的孩子在家長面前認錯一般,把事實全都娓娓道來,不過卻沒有提及戀兒。

「《幽龍訣》」,小夜喃喃一聲,而後道:「看來你的老師真的很看重你,把這麼好的東西都送給了你」。

「嗯,老師待我很好,今生今世我都無法報答完他對我的恩情」,天奇本把自己對玄老的感激埋藏在了心底,如今舊事重提,難免有些刻骨銘心。

「哦,對了,老師給了我我許多的丹藥,都是些高級的,我用不了,你看一下那些丹藥里是否有對你恢復實力有幫助的丹藥」,天奇突然想到在貓兒姑娘送給自己的乾坤戒里還有玄老送給自己的丹藥,自己一直都沒有動,如果不是今日正好提及了此事,天奇早就忘了這些丹藥。

「不要啦,這是你老師送給你的,我怎麼好意思查看?」小夜有些不好意思,有些推辭。

不過天奇可不管這麼多,直接把玄老送給自己的丹藥全都擺出來了。

「你看我都擺出來了,你不看一下,豈不是讓我白拿出來了」。

小夜白了天奇一眼,嘴角用低不可聞的聲音嗔道:「明明我都說了不要看了,你還擺出來」。

不過縱然小夜嘴裡有些嗔怪天奇,心裡卻是如同喝了蜂蜜一般,甜甜的。

最終在天奇的百般催促下,小夜打開玉瓶,一個一個的查看了一番,裡面的丹藥卻是很珍貴,不過能對小夜恢復實力起到作用的丹藥並沒有多少,只有幾枚,可是經過了數十萬年的時間消磨,小夜的實力降到了很低的層次,而這幾枚丹藥的品位太高了,小夜不敢強行服下。

好在有一枚『上古靈丹』的品位不是很高,可以服用,至於其他幾枚,既然現在不能服用,天奇便連同其他的丹藥一起收了起來,打算等以後小夜的實力恢復上去了,可以服用了的時候在服用。

至於那枚『上古靈丹』,天奇直接給了小夜。

「喏,拿著吧,等你煉製完翼龍雙翼的時候,我幫你護法,你把這枚丹藥服用了」。

「這個是你老師給你的,我怎麼還意思要」,小夜有些扭捏,不肯接受。

「這又不是免費給你的,等你將來強大了,是要為我護道的,我這是高瞻遠矚,做長遠的打算」,天奇微微一笑,吹噓道。

小夜自然知道天奇為了讓自己心安理得的接受這枚丹藥才故意這樣說的,不過即使天奇真的想要自己幫他護道,自己也欣然接受的。

「好吧,那我就當做幫你護道的經費了」,小夜嫣然一笑,沒有再推辭,接過了天奇遞到她手中的丹藥。 第一百五十三章煉化羽翼

煉製羽翼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不過有了這紫金龍鼎,煉製這些一副羽翼倒還真的變得輕鬆了不少,至少無需向紫金龍鼎提供靈氣,只要把紫金龍鼎催動了起來,他便可以自主的吸收周圍的靈氣。

一個小小的屏蔽小陣雖然可以隔絕一切氣息,不過卻無法阻擋紫金龍鼎對靈氣的吸收,不過此時的小夜實力還很虛弱,根本無法完全催動紫金龍鼎,不然這片天空上千萬里範圍內的靈氣都會向紫金龍鼎奔涌而來,甚至長時間下去,這裡還會變成一塊靈氣貧瘠之地,沒有幾年都無法恢復。

有了這紫金龍鼎之後,小夜設置的用來屏蔽氣息的小陣里的靈氣越來越濃郁,甚至天奇都有一種身在靈界的錯覺。

身處在靈氣如此濃郁的環境之中,天奇也可以吸收一邊吸收靈氣,一邊催動陣符,無需擔心體內靈氣的枯竭,甚至天奇在閑暇的時候,還拿出王丹送給他的聚靈鼎煉製丹藥,天奇本還有一些藥材,進入南魔獸山脈的這段時間裡,自己也沒事的時候也採摘了些,在加上自己一路走過來也殺了許多魔獸,得到了許多的獸核,煉丹倒是不缺材料。

如今天奇雖然踏入了下品元魂的魂魄境界,可是自己依舊只能煉製出上品靈丹,也就是說自己依舊是個上品靈丹師,天奇知道煉丹這事急不得,欲速則不達,不過沒事的時候練練總是好的,更何況自己的乾坤戒里除了一些玄老送給自己的高級丹藥外,並沒有多少低級丹藥了。

不過天奇煉製這些丹藥不光是留著自己以後用的,更主要的是為身旁的小夜準備的。

小夜為自己兩隻羽翼,需要大量的靈力補充體力,最快最直接恢復體力的辦法便是服用丹藥,所以天奇煉製了大量的恢復丹藥放在冰雪的身邊,小夜不敢鬆懈,虛弱了的時候便服用天奇放在自己身邊的丹藥,以防自己因為體力不支而出現什麼閃失。

沒幾天,天奇便把這些藥材和獸核全都煉製完了,可旁邊的小夜卻還只是把血精石煉化了。

小夜的額頭冒出幾滴香汗,天奇想幫小夜拭去,不過又怕驚擾道小夜,所以伸出的手又縮回來了。

正好此時小夜也睜開了眼睛,紫金龍鼎的血精石已經完全煉化了,變成了純正的沒有一絲雜質的血紅色液體,被靈氣緊緊包圍在一起。

「小夜,休息一下吧」,天奇拿起一個玉瓶遞給小夜,關心的道。

LEAVE YOUR COMMENTS